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思君不见倍思君(一发完/高污)

* 普快车预警:慎入

-----------------

大梁的青年皇帝高坐大殿,英朗身姿将玄色龙袍衬托得威风挺拔,金丝编绘出的金龙从墨色深处飞跃而出,栩栩如生的模样仿若真能唤雨呼风。
萧景琰安坐大位,凝神细听文武百官呈禀份内差事,他向来处事严谨,如今身为当今圣上更是明察秋毫,妄在他眼皮底下蒙混过关着实困难。
只见他时而大笔疾挥;时而皱眉蹙额,偶尔露出一抹浅浅笑意,但那十有八九是冲着户部尚书沈追与吏部尚书蔡荃,只有两位持身中正的尚书大人最能贴合圣心。
不过,偶有教人猜不透之时。
皇帝陛下近来只要一下朝,便会先召他的贴身内监小肃子前来问话,每日问的都是「来了吗?」
若小肃子从袖袋里摸出一封密函恭恭敬敬呈上案桌,皇帝陛下的脸上立刻露出灿烂笑意。反之,则会听到细不可闻的叹气声。
一日,小肃子在整理龙案上的信件时,不经意见到摊在桌上密函,他只是瞄了一眼,但看不明白。
不归,不散。
这究竟在打什么哑谜?
小肃子看不懂,但他记得皇帝陛下看到这信时露出灿烂一笑,那笑颜难得一见,恐怕连皇后都没看过几回。
他们直觉陛下正在等一个人回宫,至于是谁,他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也约莫猜得出来。琅琊榜年年更新,蔺少阁主自打年前返回琅琊山主持大局至今一直未归,算算日子也有三个月余。
只是那人向来就会惹得陛下横眉竖眼,怎么又能让陛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挂怀,这倒也教人好奇得很。
自琅琊山而来的书信不多,一个月也就一、两封,里头的字还特别少,不过其他新鲜事物倒是三天两头就往宫里送。什么野山葡萄、琅琊仙果、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不是一箱箱就是一缸缸送来,全是快马加急,送来时与刚采收的鲜度还差不到哪儿去。
有一回蔺晨甚至还让人送来一篓琅琊山泉钓的鲜鱼,一路上都有人到驿站给装鲜鱼的箱子添进冰块,保持新鲜直送皇帝的御膳房。
静太后一眼就瞧出端倪,对皇帝直笑道:「蔺少阁主果然高明。」
萧景琰不发一语看着自家母亲,神色窘困却也未曾多加解释。
但想是啊,那人离京三个多月,十天半个月才捎来一封惜字如金的书信,物以稀贵,自是令人格外珍惜。可却又不时送来一些礼物,让人想暂时将他遗忘都不成,这般隔着千山万水仍能日日撩拨人心的作风,当然堪称高明。
萧景琰为翻赤焰血案苦盼十三年,自是切身体会思念一人的感觉,可他却从未感受过夹杂情愫思念一人,从未在睡梦中还惦记那人的一颦一笑,更从未在夜深人静寂寞难耐,抱着那人留下的衣衫入眠,这都是蔺晨彻底改变了他。 

蔺少阁主离京近五个月时派人送来一坛陈年桂花酒,二十斤的酒装在大坛子里用马车运到金陵,一路送到皇帝陛下跟前,当包着红布的坛口打开时,养居殿上满室生香,连站在最远的小宫女都能闻到温润沁人的桂花酒香。
宁王与卫峥用计收服东海,两人前日才凯旋归来,萧景琰在亲贵宴席上特赐桂花酒给众人品尝,才刚饮一口就不住接连喝着,让小肃子一杯接一杯替他倒酒,直到宴席终末,萧景琰回到寝宫仍继续饮酒。
皇帝陛下哪能这般伤身贪杯?高公公劝了几句也无用,便挥挥手撤了伺候的人,让他们都去外头守着。
其实萧景琰从未喝得这般酩酊大醉,也不明白为何自己要如此行事,只知这酒让他忆起少年时去琅琊山游览,蔺少阁主带着他到老阁主的酒窖里偷喝酒,他们俩装满两壶桂花酒溜到山边一处亭子里观星赏月、吟诗饮酒,此后便是我眼中有你;你眼中有我。
然而岁时更迭,他们早已不是昔日意气风发的少年,自打登基以来琐事繁多,萧景琰也不常思索儿女情爱之事,倒是这回蔺晨远行,才教他体会思君不见的寂寥。
酒气萦绕,萧景琰又独饮一会,直至醉卧方休。


喝完酒就是準備上车

核桃文庫備用


蔺晨伏在萧景琰身上,用指腹抹去他淌在双颊的泪水,微微一笑问道:「喜极而泣?」
「蔺先生真是智计深沉。」
「何出此言?」
「原只是小别数月,我本不该如此上心,结果你花样百出,倒让我不想起你也难。」
闻言,蔺晨满脸笑意扑抱上萧景琰,埋首在他颈间撒娇似的蹭动不停,发丝搔痒惹得皇帝陛下扭身闪躲,低沉笑声自喉间震震而释,是久违的欢愉片刻。
蔺晨玩闹够了才重新将他的皇帝陛下拥入怀中,萧景琰酒气未散,如此笑闹一阵让脸颊爬上一层红醺。他紧靠爱人温暖的怀抱,鼻尖嗅着那令他万分安心的熟悉味道,淡淡的药草香气。
「我醒来之前正在作梦。」
「梦见什么?」
「彩纸红烛、红罗暖帐,我俩穿着喜服对坐矮榻。」
「皇帝陛下一言九鼎,咱俩在你梦里大婚也算正式成亲吧?」
「还贫嘴。」
「我的嘴就需要做点事儿。」
话才说完,薄厚适中的唇倏然贴上另一个,微启的朱唇防备甚松,随即被敏捷的舌尖攻破,软软的小舌被闯入者揪着吮吻。
桂花酒香在交缠的舌尖上被晕开,渲染出淡淡的花香,但比酒更醉人的是缠绵悱恻的深吻。萧景琰双手勾住蔺晨项颈将他的脸摁向自己,舌尖往深处探进,舔舐些许粗糙的舌根,那人不甘示弱搅弄回来,吻得纠缠难舍,直到萧景琰抗议似的轻推了推肩,蔺晨才松口。
「最后这酒真是送对了。」蔺晨嘻嘻一笑,在萧景琰耳边轻轻吹气,说:「这可是咱们的定情酒,你要不想我想得厉害才怪。」
「朕不准你再离开这么久。」
「唷!敢情皇上您这是下圣旨了?」
萧景琰轻咳一声,道:「还有一道圣旨,归也不散。」
蔺晨的笑容在脸上撒开,有力地回道:「微臣领旨。」说完随即趴到萧景琰身上,又亲又抱、一阵上下其手。
「做什么!」
「微臣无论做什么皇上都不得反悔,否则就有违圣旨了!」
萧景琰来不及抗议,嘴又被蔺晨的吻结结实实堵上,在床榻上的夜晚,春意正浓。

不归,不散。

归也不散。

  

─Fin─


这是一个与 @阿橘.P 密谋的联文企划,算是个多CP的爱情故事~

客官们现在还看不出个所以然没关系,

等到咱们相互接力六更以后就会公布企划全貌啦!大家等着!
 

第一更
【黄曲】爱在圣诞节(暖甜/一发完)by蓝汐

第二更
【凌李】难得友情人(一发完/污)by阿橘

第三更
【蔺靖】思君不见倍思君(一发完/高污)by蓝汐

第四更──解锁中──

第五更──解锁中──

第六更──解锁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45)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