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32 可以亲吻的朋友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26  27  28  29  30  31
---------------------------------

32 可以亲吻的朋友

凌远发现赵启平并不排斥自己,他的吻更大胆了些,缠绵的呼吸将他们牢牢捆在一起,凌远早已察觉自己一天比一天更渴望赵启平,但凌远向来是自律的人,当他不去正视时,这份渴望可以完全被他抛诸脑后;然而当赵启平活生生站在他面前时,一种难以压抑的情愫像要爆冲出胸口似的,时而令人欣喜;时而教人感伤。
青年的舌吮吻回来,细致温柔地纠缠住他,无论是过度压抑的感情,或者深埋心底的哀伤,此时此刻都在赵启平给予的吻中和缓许多。凌远不由自主投入进去,他揉着赵启平的发,希冀赵启平的双臂能拥得更牢,恨不得整个人摔进赵启平里,只被他一人包围。
湿润的旋绕勾起某种躁动,隐约激起的热度让凌远顿时一愣,他没料到竟会在此被掀起欲望。
这一吻像是忽然解除某种禁锢,瞬间击碎无形的脚镣手铐将凌远剥了精光摊在阳光下检视,他这才惊觉自己竟如此强烈爱上一个人,连以前的结发妻子林念初都不曾带给他如此深刻的感觉。
这样的认知让凌远倍感恐慌,因为最可怕的是他在毫不自觉的情况下就突然陷得这么深,他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一个人能近乎危险的影响自己的感官,更没想到那个人会是赵启平。他原以为自己只是对这青年有好感、只是喜欢和欣赏,即便是有一些些情愫存在他都未曾否认,只是想顺其自然发展。
如今凌远察觉自己内心想要的比预设来得更多,他霎时惊怕地止住了吻,倏然把赵启平推远了些。
他看见青年净澈的眸底蕴了点水气,原本白皙的脸颊浮上一层薄薄红晕,看向自己的神情显得困惑。
凌远心乱如麻,原就被那个他不想见的男人闹得糟心,现下又因赵启平而乱了分寸,凌远沉默片刻,最后只能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赵启平怔了怔随即轻松一笑,说:「师兄干嘛道歉?这又没什么,亲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况且你不是说一人主动一次就扯平了?」
闻言,凌远突然想起赵启平本就常上酒吧猎艳,之前他也说过,他和沈悦交往只是各取利益,两人在一起好几年仍各玩各的,想必和别人拥抱亲吻、勾搭亲热对赵启平而言都是家常便饭吧?
这么想着,凌远就觉得胸口闷得要喘不过气,语气不由自主锐利了些:「你很常和别人这样?」
「是有过几次,但不算常态,毕竟我也不是随便都好,我很挑剔,这种事要讲感觉。」赵启平坦然直言,他不认为这种事有什么好隐瞒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的关系也没什么好丢人。
凌远一直都知道自己和赵启平并非同类人,赵启平在感情上向来坦荡,无论多么荒唐,至少他都守在不危害他人的范围内遵从本心,可想想自己似乎总是将感情之事处理得小心翼翼,哪怕如此仍一直在伤害身边的人,不管是友情、爱情甚至亲情,凌远有时觉得自己的人生看似一帆风顺,实则一塌糊涂。
他叹了口气,说:「其实我挺羡慕你,或许我看待事情一直太过理性,才会把自己绕进死胡同。」

赵启平并不知道凌远在烦恼什么,但也从凌远话语中听出几分苦恼自己作茧自缚的意味,他笑笑说:「别种动物都具有热情和智力,但理性是人类独有的,即使你把自己绕进死胡同,也能用理性思考厘清一切。」
「厘清一切并没有用处,有时成事需要的是冲动。」
「就算你不具备冲动,你仍用选择去达到目的,这也没什么不好。」
「例如?」
「例如你选择在亲吻我之前给了一个缓冲的明示,又选择在亲吻之后道歉,而所谓冲动只是省去这些步骤罢了。」
凌远沉默半晌,因为没想到自己会坐在这和赵启平讨论这些事,更没想到赵启平分析这些事竟让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应。
「我说......师兄,我能把这理解为你应该还算喜欢我吧?」
「什、什么!?」凌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他诧异地望向赵启平,在极力振作的表面下忽然心跳加速。
「若没有感情基础甚至有点喜欢,一个男人不可能去吻另一个男人吧?况且师兄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为了扯平而亲吻的人,这还不算喜欢我算什么?」
闻言,凌远愣住片刻,在心中纠结了一番。他刚刚才发现自己对赵启平的欲望,自己都还未从震惊中恢复,没想到赵启平的直言马上就触及敏感问题,他反射地想否认,但理性上也明白赵启平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说词,于是他轻描淡写承认了一半:「我确实有些喜欢你也挺欣赏你,启平,你真的很好。」
赵启平看向凌远,有点意外凌远居然直接承认。
都说感情之事讲求你情我愿,两人会越走越近甚至开始变得亲密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赵启平向来相信感觉,当他在酒吧玩闹一夜后确定自己喜欢凌远就没有要自我否定的意思,现在听到凌远的自白,他便有个预感——他们之间的界线迟早会越来越模糊。
虽然没想过要跟男人在一起,但世事无不可能,只有人逞不逞能。赵启平灵光一闪,笑笑说:「师兄,既然你认为自己太过理性导致很多事都被自己堵死,不如我们一起来做点脱离人生轨道的事。」
「例如什么?」
「例如大院长和小医生偷偷发展地下情,在道德底在线无视世俗想法,这对你而言肯定是件突破自我理性的事。」
凌远瞪大眼睛看向赵启平,觉得这小师弟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偷偷发展地下情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赵启平在向他告白?

赵启平若无其事看向诧异的凌远,倏然喷出一声笑:「我是举例,师兄,没说你要当真。」
凌远看着这个机灵古怪的小师弟,之前就曾被他有意无意戏弄过几次,在感情的事上总是不经意就被他闹个措手不及。这回,凌远已经有些心理准备,尤其他明白自己真的喜欢赵启平,此番赵启平既然这么说,他认为顺水推舟一次也无妨。
「我没说这例子不适用,只是怀疑你真敢如此脱离轨道吗?」
赵启平轻笑,对凌远似有挑衅意味的话语不以为意。「其实方才亲吻的感觉真的挺好,师兄,我并不介意我们之间变成这种关系。」
「什么关系?」凌远愣愣,有预感赵启平又要语出惊人。
「亲友。」赵启平笑笑,补充说明:「可以亲吻的朋友。」
凌远瞬间懵了一脸,好似赵启平方才说的是个外星语言,凌远细细咀嚼这几个字,重点在朋友二字,意即两人还是朋友,不过却可以亲吻。
这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年轻人流行的新玩法吗?还是那些不愿彼此承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人想出的怪招?
凌远戒慎地看向赵启平,觉得忽然碰触到赵启平在外游戏人间的那面令他有点难以承受,他不由得惧思赵启平是不是也把这当游戏。
凌远谨慎地问:「我想知道,你和几个人维持这种关系?」
他没想到赵启平竟回答他:「从来没有,因为这种关系特别麻烦,一旦弄不好就会变成讨人厌的纠缠。」
「那你为何要跟我变成这种关系?」
赵启平笑笑,看起来理所应当的模样:「可能因为和师兄亲吻的感觉特别好,我也不认为你会成为麻烦。」
凌远原只是想顺水推舟,但话题又朝他意外的方向开展,赵启平看似坦荡,每句话都说得有自己的道理,然而却又像在绕圈子打转,始终保持改变风向的弹性,这段既非告白又非交易更非妥协的对话令凌远觉得困惑极了。

凌远理智上知道自己应该立刻拒绝,但他仍不由得想给自己变卦的机会:「让我考虑一下。」
他对赵启平已经产生非比寻常的欲念,不该再放任自己去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一不小心他一定会引火烧身。可心里又有一股渴望悄然萌发,与他的理智辩驳拉扯着:凌远,你都40岁的人了什么场面没见过,难道连这点小事都提不起放不下吗?欲望如何?失控又如何?你难道不相信自己的自制力吗?
心里的拉锯战往往只在一线之上,凌远的渴望瞬间将理智扯到同一阵营,他终于下定决心,如果自己真的爱上赵启平,无论赵启平想怎样他都不该退却。
凌远再次看向他的小师弟,点点头说:「好吧,如果你认为这可行,咱们就试试。」
赵启平微微一笑朝凌远倾过身去,他的脸靠得很近,就像要吻上去似的,凌远心脏顿时漏跳一拍,想起方才纠缠的吻,不由得升起一股小小的期待。
未料赵启平只是收敛地在他唇上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浅浅一尝,若有似无。然而这个轻吻却更撩动人心,凌远怔了怔,看着那散发如沐春风笑意的青年,感觉自己沦陷得更深了。


待续......  33 春节紧急事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这莫名的关系啊!啊啊啊!!
师兄不知不觉就被小师弟带节奏了,这看起来到底是要交往还是不交往的关系真是让我为他们操碎了心呀QAQ”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他就突然变成吃不胖的体质,不信?试试手气啊!

工商:《恋爱阴谋论》余本剩 4 本,想入手的小伙伴快趁这最后机会!

评论(5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