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避暑琅琊山(一发完/污慎)

一个蔺靖联文,感谢 @党的女儿 党党的主持、 @米卡米卡米 太太和 @搂小腰 太太的邀约
写了8000字感受到自己的话痨,不知为何成为一个琅琊山观光宣传+肉渣+主题不明的文,羞涩的打头阵大家就随意看看吧~
反正夏日琰琰,你们懂的wwwww

#大梁避暑周游攻略#
#打卡彩虹旅行团#

------------------------

萧景琰即位之初天下动荡、各地战乱频传,幸有霓凰、聂锋、卫峥等人出生入死震慑沙场,方保大梁子民和平度日。
萧景琰尚为靖王时推行兵马新制颇有见效,几年下来大梁疆域日渐外拓,他即位满三年时,大渝、夜秦和南楚已被收入大梁版图,此时虽是天下初定,但歌舞升平之态早就随处可见。
萧景琰不分昼夜为国事烦忧,直至此时才稍微安心一些。
六月节正值初伏前后,天气日渐炎热,这夜,蔺晨见国事不若往年繁重,便借机提议带萧景琰回琅琊山避暑散心。
萧景琰久未出宫心里确实闷坏,忆起过去在外带兵征伐的日子,虽辛苦拚命却潇洒自由,如今关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连骑一骑马都是奢侈。
「嗯......」皇帝陛下倚在蔺少师胸口轻哼一声,蔺晨厚实大掌轻抚他的脑袋,顺着披散在侧的发缓缓滑下,如此反复抚着令萧景琰觉得身心放松,他躺在那思索许久终是点头允诺。
「但不能离京太久,也别让宫里其他人知晓。」萧景琰嘱咐。
「那是自然。」蔺晨欢喜一笑,打趣道:「若让宫里人知道了,我还如何与我的景琰依偎相亲、游山玩水呢?」
蔺少师笑得有些居心叵测,皇帝陛下轻咳两声便装起睡来,也不知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一大清早蔺晨就去张罗微服出访之事,这两年人都说知陛下者莫若太子少师,蔺晨打从梅宗主过世后便与萧景琰日夜相伴三年,自然懂他需要什么。
虽说萧景琰不愿让宫里其他人知晓,不过蔺晨也明白有两人绝不能隐瞒--静太后和蒙挚。
蔺晨将此事先禀明静太后,本以为太后会反对皇帝外出远行,蔺晨还琢磨了好一番说词,未料太后只是静静听完,面色一如往常温柔娴静,微微一笑对他说:「景琰随蔺先生出门,哀家很放心。」
蔺晨没承想反对此事的人竟是蒙大统领,蒙挚忠心护主不愿被留在宫里,执意要随侍皇帝身边,蔺晨好说歹说都没法打消他的念头,最后僵持不下只能各自退让,蒙挚坚持就算自己不去至少也得让列战英随行,蔺晨只好勉为其难同意。

毕竟比起蒙挚,列战英起码知晓他俩缠绵不清的关系。

萧景琰对此没有意见,或许他早料到会发展至此,于是并不在意地摇摇头,接受蔺晨的安排。
皇帝陛下以闭门静思为由暂停一切朝堂事务,仅有少数心腹如言侯、纪王、沈追、蔡荃等人知道皇帝微服出访,以便真有要事时还能传书至琅琊山给他。
萧景琰换回王爷时期的素色便装,腰间系带在黑间带了一条朱红,似是昼夜交替时隐入地平线的一道夕光,蔺晨久未见萧景琰如此轻装素衣,心中莫名很是欢喜。
一种仿佛可以随他去浪迹天涯的装扮。
他们骑着马出城往琅琊山方向并辔而行,列战英稍后了一些出发,与他们保持半里路的距离,而江左盟的甄平则率一干盟里弟兄与他们相隔二里远,以防突发变异时能即刻前往救驾。

远离宫墙,连空气闻起来都变得鲜活,嚼在嘴里一地的青草芬芳。
城外风光与几年前相去不远,依旧大好河山、艳阳明媚。不过郊外夏暑难当,萧景琰过了多年宫墙内的生活,身体底子不若往昔烈日风寒逼出的勇健,蔺晨也不勉强他,两人每天于日出前启程,午间烈日当头便移至荫凉处歇息补眠,傍晚时分日头西沉再开始赶路,就这样慢慢进入琅琊山域。
入山如入另一世界,似是渔人穿过山洞去到桃花源,这儿景致和气候顿时与城郊天差地远。沿途山峦迭起;云雾绵延连天,空气尝起来也冷了些,不过经历多日夏阳暑热,此处微冷最是宜人。
琅琊山腰小路蜿蜒不适合骑马,蔺晨拉着萧景琰的手从半坡开始缓缓登山,若是往日在宫里,蔺晨无事稍一接近便会惹来萧景琰一阵横眉竖眼,但难得出宫在外独处,四下并无内监或宫女盯着他们,萧景琰也就没有推拒、任由蔺晨拉着自己穿梭绿茵苍翠的山间。
琅琊山景既雄阔又秀丽,青藤爬着古木绕树参天,锦鱼随流水铮鏦而下瀑入溪涧,鸟语婉转轻音,林中动物怡然自得,哪怕是自幼生长琅琊山的蔺晨都不免有些怀念,更别说从未到此游览的萧景琰。
往日只闻蔺晨转述琅琊山风景多美、山珍野味多鲜,如今萧景琰终有机会饱览群景,忧烦国事而郁结多时的心也稍稍舒展开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长时间牵着手散心,蔺晨虽生性随适妄为,可在宫里并不轻易流露真情,他深明大义,理解萧景琰是个一国之君,他们之间不容于世俗的爱情只能永藏于皇帝寝殿。可如此时日越久,萧景琰越对蔺晨越发感到歉然。
他曾劝蔺晨另行娶妻,甚至打算御赐良缘,可都被蔺晨硬生生给否决,蔺晨也曾为此发过很大脾气,如今萧景琰学聪明了,便也不再多提那些。
他下意识握紧蔺晨的手,怎么也舍不得松开,只觉得在山中多待一刻他们自由的时日就少了一分。
蔺晨似乎并未察觉萧景琰的小心思,他指着远处笑笑,说:「景琰,你瞧那悬崖边有野山果,这时节的野山果甚甜,你等着,我去摘些来给你尝尝可好?」
萧景琰还未应答,蔺晨已经放开他的手,双足轻点盘岩便跃出山径,一身飘逸白衣浸沐阳光犹若山中仙人,他步法娴熟地往崖边飞去,轻功一纵甚远,不一会就化作万千绿影间的一抹白点。
萧景琰的轻功没有蔺晨来得高明,加上此处崇山峻岭、云雾袅绕变化出奇,他不敢贸然随行,便老老实实待在原地等人返来。

萧景琰在一旁大石上坐下,随意遥望四面山景和蔚蓝的天空。
他平时对美的事物并不特别敏感,但与蔺晨深交后发现他这人的美学领略颇广,萧景琰耳濡目染下也被影响得开始懂得欣赏。他见天空中的云影白虹奇变,不由得看得入迷,弹指之间甚至有些忘却自己帝王身份,好似他只是一普通乡野村夫,在回家途中抬头望了一会云彩。
「这位公子好面生啊,可是要去琅琊阁?」
一个清亮的女子声音从旁传来,萧景琰转头见到一位姑娘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她如漆的黑发盘成双平鬟,长长的发尾垂在双肩,髻上簪着两朵翠玉珠花,走路时玉珠轻碰,发出清脆悦耳的玉石声。
这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一双美眸明亮灵动,唇边带着微微笑意,即便在皇城里见多貌美女子的萧景琰也忍不住惊叹这姑娘实在生得极为好看。
「是的,在下正等人。」
「等人?」那姑娘左右看看,轻笑一声:「这儿只有灵猴,根本没人呀!」
「在下正等着琅琊阁的蔺少......」
萧景琰话未说完,蔺晨已经揣着几颗野山果飞跳回山径上,有些困惑地看向那姑娘说:「辛瑶?」
「蔺哥哥!」辛瑶笑颜大展,喜道:「蔺哥哥别来无恙,瑶儿终于等到你了!」
少女看起来天真烂漫,一手勾住蔺晨的手臂,绕着他嘘寒问暖,久别未见的欣喜全写在脸上。
「两年不见,长高了。」蔺晨不着痕迹抽开手,往萧景琰身边站了些,说:「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辛瑶,今年刚满十八。」
「辛姑娘好,在下靖琰,初到琅琊山,幸得一见。」萧景琰微服私访不便透露姓名,便取靖琰代之。
辛瑶眼睛微微一亮,应对两句又绕到蔺晨身侧去勾他的手。「蔺哥哥,你来!」这回蔺晨还没机会甩开,已被辛瑶拉着往远处亭子行去。
萧景琰缓缓跟随两人身后,只觉蔺晨这表妹开朗大方,甚是可爱。 

山中凉亭建于峭壁之上,面崖而立山风瑟瑟,颇有居高控谷之势。
亭中有一石桌石椅,桌上放着宣纸和笔墨,纸上绘了琅琊山景,峦山起伏、繁林茂盛,就连山壑升起的一抹云雾也画得如真似幻、若有似无。
「蔺哥哥你瞧,我画得像吗?」辛瑶拉着蔺晨指着纸上一人影,白衣蓝纹,正是蔺晨常穿的服饰。
「琅琊才女榜排名第六,辛瑶,你还需要问我吗?」蔺晨琢磨片刻,又笑说:「今年该是要升上第五了吧?」
「蔺哥哥你别岔开话题,究竟像不像嘛?」辛瑶撒娇似的软语着,模样甚是可爱。
蔺晨撇撇嘴角,不发一语执起画笔在纸上恣意挥毫。然而他看似随意,实则画艺超群,不一会便为山崖上增添几株奇趣的苍松。
辛瑶着迷似的看着画,感叹万千:「被蔺哥哥改过后可美了,瑶儿就画不出蔺哥哥这样意境深远的松树。」
「那是你没有内功,腕上力度有限,不过寻常女子有你的画技也是难得了。」蔺晨放下毛笔,献宝似的看向萧景琰,问:「我画得如何?」
「你知我一介武人出身,看不懂这些。」
闻言,蔺晨笑笑说:「没事,咱们来琅琊山又不是画画。」他一手抓起萧景琰的手;另一手抱了野山果就走,嚷嚷:「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咱们赏景吃果子去。」
「......蔺晨!」
萧景琰见有旁人在想伸回手,无奈蔺晨抓得老紧,拉着他就跑,一面回头对辛瑶喊着:「辛瑶!哥哥就不打扰你了,咱们晚点琅琊阁见!」

萧景琰对感情之事后知后觉,他被蔺晨拉走后听蔺晨一路念叨,才知辛瑶对蔺晨很是爱慕。
辛瑶母亲过世早,她幼时常被走镖的父亲送上琅琊阁请老阁主代为照顾,可说与蔺晨青梅竹马长大。
辛瑶从小就喜欢他,家中长辈也乐见其成,私下说好长大让两人成亲,却未料蔺晨主见强,全然不理会安排,这事儿也就搁置至今。
蔺晨本想着自己两年未归,辛瑶约莫不会待在琅琊山,怎知回来仍遇上她。原以为萧景琰听闻自己有个娃娃亲会不高兴,不想萧景琰不怒反笑,称赞辛瑶貌美如花又才华出众,和蔺晨站在一起也是挺般配的。
「萧景琰!你起码表现得有点吃醋行不?」
「为何?可我不觉得有什么好吃醋。」
萧景琰事不关己的言论让蔺晨稍感气闷,觉得他爱人陛下在这种事上的迟钝着实令他哭笑不得。蔺少师双臂一环,将皇帝陛下制于松树与自己之间,一张略带薄嗔的美颜徐徐逼近,不容分说便用嘴堵上他的爱人陛下。
萧景琰觉得好笑,但蔺晨这般稍嫌孩子气的性格他早已了然于心,便只是回以柔情。

此次归来琅琊山,老阁主仍在外云游四海,萧景琰自叹无缘拜见蔺晨的爹,但蔺晨不以为意,直说老头子不在才好,清清静静和爱人在山中避暑,逍遥快活赛过当神仙。
就可惜辛瑶黏人黏得紧,虽然她话不多,但总紧跟着蔺晨,一双眼睛像要黏到蔺晨身上似的,时而又略有深意望向萧景琰。
萧景琰这时已知道她的小心思,想是她心仪的表哥好容易回来一趟却处处陪着自己这个「外人」,姑娘家便不开心吧?
辛瑶就这么跟前跟后,直到夜深众人各自回房,这才有了片刻安宁。



夏日琰琰须回房,无关事事放两旁

核桃備用


琅琊山避暑最后几日,辛瑶竟是成天缠着萧景琰,这现象连蔺晨都忍不住觉得奇怪。他趁着喂鸽子时辛瑶不在,悄悄询问萧景琰。
「景琰,辛瑶为何与你变得如此交好?她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蔺少阁主满脸困惑。
「没有,她只是问了我们在金陵的事。」萧景琰像是想到什么,轻哧一笑:「你别胡乱猜测,她喜欢的肯定还是你。」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不吃醋?」
「朕是皇帝,和一个黄毛丫头吃醋岂不是贻笑大方?」
萧景琰笑笑的,抓起手中的干料去喂鸽子。
这件怪事任他琅琊阁蔺少阁主再天资聪颖也想不出原因。 

皇帝陛下和蔺少师结束半个多月的微服私访终于回到金陵城,大梁武英殿上再次齐聚大臣开始久违的早朝。
此次避暑朝内一切安好,大梁皇帝萧景琰听完奏报只有四字评语:朕心甚慰。
同个时间,金陵城螺市街的城西书坊里挤得水泄不通,一屋子穿着华贵的丫鬟们正在帮她们家小姐竞价几本昨天刚从淮南送来的新书。
「起价十文钱,张府小姐出价二十文,什么!我没听错吧?穆府小姐出价五两!?」书坊老板看着生意兴隆的店铺,笑得合不拢嘴。

宣纸上写了几个毛笔大字高高挂在墙上:

。风流阁主俏王爷
。爱上玉面小王爷
。少阁主追夫杂记

淮南姑娘  新作———未满十六岁不得竞价。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三菜一汤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肝完了这篇~谢谢组织给我这个机会!

辛瑶说他最近在画少阁主与江左盟剑客的故事,为什么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甄平?以及穆府小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穆府小姐!wwwww

一台小破车前后还这么唠叨,谢谢大家看完
明天的蔺靖联文下一棒就交给枣枣老师 @冰川大枣了!

工商:日常撈個吸血鬼本子7/11晚八点起售!



评论(64)
热度(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