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黄曲】从指尖开始的恋爱(暖甜/一发完)

关键词:茧子  @楼诚深夜60分 

工商:强强双总裁吸血鬼AU《夜访》,我跟 @阿橘.P 老师一起突发、今夏恋爱必备《恋爱医生的求婚大作战》,我手心 @强摘的果实不甜 超精彩凌李娱乐圈AU《小明星大跟班》,简体首刷登场《相爱的七种设计》。说完了吗?还没,《晚安,我的先生》、《恋爱阴谋论》余本最后通告,想在楼诚only场取的朋友们记得先来预订呀!

------------

黄志雄第一次与曲和握手时,有那么一瞬间起了警戒心。
他在曲和右手食指第二个关节线内侧摸到厚实的老茧,在他认识的人之中,只有那些长年握枪的战友弟兄才会在这种地方磨出茧子。
黄志雄怀疑眼前这个看起来文弱纤细的青年,其实不若他表面上的身分那样简单。
一个音乐家,成天关在凉爽的室内玩音乐,不用提枪上阵磨出一双糙手;不用背着几十斤军备在烈日底下奔跑;不用拖着弟兄伤残的身躯逃命。

曲和他怎么可能长什么茧子?

只是一瞬间的念头,黄志雄感觉自己又开始犯病,只是手茧,却勾起他痛苦的回忆如同泉涌。
黄志雄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接近曲和,他害怕曲和曾经当过兵,甚至幻想曲和与自己面对过同一个战场。他很焦虑,不想接靠近何与战争有一丝瓜葛的人事物。
那些战争过往带来的创伤在黄志雄心里是挥之不去的阴影,他无限放大这种恐慌,导致失去冷静的判断和分析。
曲和那白皙的皮肤、纤弱得几乎没有肌肉的手臂、还有温和细腻的性情,和飙骋战场上那些糙汉子截然不同的地方,黄志雄一件都没注意到。 

很久以后某一天晚上,黄志雄闲来无事便不好意思推拒友人盛情邀约,想是去听场音乐会也好,这才第一次听到曲和的大提琴独奏。
低沉饱暖的提琴声悠扬而连绵,如旷野上低低吹过的风,又和煦如夏天的太阳,黄志雄从第一个音节就被吸引注意,全神贯注在曲和的每个动作上。
四根琴弦在青年的指掌间自如把玩,右手拉弓姿势如行云流水般顺畅,黄志雄只感觉心跳漏了一大拍,他已经很久没能如此专心,一首曲子结束后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脸颊竟是湿的。
黄志雄震惊于自己的反应,从那之后也终于开始相信曲和真的是一名音乐家。
对黄志雄而言他的生命仿佛活了两世,前世在混乱不堪的战场中浴血杀敌,他以为那就是自己的宿命,可他其实活得一点也不像自己。后来他抛弃一切,自尊和信仰全然不存在他的生命,唯一的同伴只剩源源不绝的酒精,浑浑噩噩日复一日,每天都过得苍茫而凄凉。
真正认识曲和以后似乎才是黄志雄的今生,如从荒野里复苏的蔓草一寸寸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机,在前世里不存在的音乐,如今充斥在他生活的每个角落。
曲和一点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当黄志雄第一次主动开口跟他说话时,他好像并不记得过去几个月黄志雄都视他如空气,反而略为热情开朗地回应黄志雄每一个问题。
热情,但不过份亲近。
曲和那对明亮的眸子像是能看透黄志雄的内心,他从来不会靠得太近,但又能在保持安全距离的同时让黄志雄感受到友谊的温暖。

黄志雄第一次到大学校园找曲和时,见到曲和正在指导学生练大提琴。他不似黄志雄印象中那些搞古典乐出身的老教授,总是端着架子摆着一张脸像是全世界人都不懂古典乐的姿态,曲和特别亲切地跟学生打成一片,黄志雄从学生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他们很喜欢曲和这个老师。
黄志雄站在走廊上看了许久,直到学生们下课都离开教室,他才走进去找曲和。
曲和很讶异地问了句:黄志雄?你怎么会来学校?
但他脸上表情是惊喜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喜。
黄志雄说他恰好从街口路过,想起曲和说过自己在这学校教音乐,看时间还早便想着来碰碰运气看会不会遇上曲和。
「一会没事的话一起吃个晚餐?」
「嗯......」黄志雄只犹豫片刻,就点点头说好。
他看着曲和拿出一块软布去擦拭大提琴,突然脱口而出问道:「你上次拉的曲子叫什么?」
「哪次?」
「我第一次去听你音乐会,第一首曲子。」
「第一首......」曲和一边回想着,右手放下软布顺手拿起琴弓,直接演奏了一小段。
悠扬的乐曲在空荡的教室内响起,正是那首让黄志雄被吸引而听到落泪的曲子。他猛地点头,再次听到这首触动内心的音乐,黄志雄感觉心里有些激动。
「这首叫做Cello Suite No. 1 ,巴赫作的曲子。」
「再说一次。」黄志雄并非听不清楚,他只是对曲和开口说外文的嗓音有些痴迷。
「Cello Suite No. 1  」
「看你拉起来很轻松,然而这音乐却不简单。」
「你也喜欢音乐吗?」
「嗯......喜欢。」 

其实,是认识你之后才开始喜欢的。

曲和灵机一动,忽然问:「你要不要试试看拉琴?」
「什么?我?」黄志雄诧异地看着曲和,难以想象自己一个糙老爷子拉琴是什么鬼模样,他下意识摇摇头,有些抗拒。
「来呀,有我在,我教你。」
黄志雄看着曲和一脸笑意把琴弓递过来,虽然不太愿意,但又忍不住伸手去接弓。
可能是因为曲和的笑脸太过温暖;太过美好。
黄志雄像被催眠似的坐上那个位子,曲和扶着大提琴,将琴身安靠在黄志雄的胸前,厚重的木头质感重重压着他,然而却有一种莫名令他安心的感觉,可能因为曲和在他身边。
「弓要这样拿。」曲和接过黄志雄手上的弓,示范拿弓的手势,「手腕要放松,手指也不要太过用力,像这样。」
曲和的手就在黄志雄面前,他近距离见到曲和虎口接近食指关节线上的茧子,那位置正好是接触琴弓的地方。
曲和又将弓还回来,抓着黄志雄的手去握弓,手把着手,教孩子学习握笔似的。
温暖的掌心包覆着黄志雄的手腕,黄志雄感觉手背一阵热意,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酥麻感觉,像是触及微量的电流,但那感觉有些痒痒的很舒服。
曲和让他左手自己扶着指板,右手带动他在第一条弦上慢慢来回拉出第一道声音,低沉的大提琴声相当稳重,黄志雄胸口贴在琴身上,感觉有一股连绵的共振随着琴身震到他的心口。
曲和引领黄志雄在弦上左右拉了几回,感觉黄志雄能够自己操控琴弓,左手便移到指板去摁弦。
曲和修长的指头像黏在指板上,然而滑动转换音阶时却又相当利落,黄志雄拉的音短他便迅速变化音阶;黄志雄拉的音长他便晃着着手腕作修饰的抖音。即使黄志雄全然是个再生不过的生手;即使曲和配合着他不熟练的拉琴手法只能奏出很简单的旋律,但这番合作仍令黄志雄觉得无比欣喜。
他们共同完成一件并不值得说嘴的简单之事,然而这种平静且自然的相处,是黄志雄许久以来未有的体验。

「你瞧,是不是挺容易的?」一曲奏完,曲和朝他温柔一笑,放开手正要去扶琴,却被黄志雄一把握住手腕。
「哪有容易,看你的手,都磨出厚厚的茧子。」
黄志雄虽然不懂音乐,但他知道把一双手磨出茧子需要经历怎样的过程,哪怕自己是被枪的握柄和扳机磨出来,而曲和是被琴弦磨出来,可他们一定都经历过类似的艰辛。
所以他成为专业的枪手,曲和成为专业的音乐老师。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不再害怕思考这些事情,或许是因为曲和这个人让他明白,这世界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一面。

并非所有事情都是黑暗的。

黄志雄紧握了握曲和的手,曲和有些愣住,却没抽开。
他静静地用拇指抚着曲和指尖上的茧子,透过曲和的指缝看见自己指腹上有着类似的痕迹。曲和似乎也注意到了,反过手抓住黄志雄,轻轻摩娑他指腹上陈年的老茧。
「看来咱们都是相当专注于自己工作的人。」曲和说。
被曲和摸着手,黄志雄心里有股说不上来的舒坦,他默默地回握住曲和,这回没再理会那只手上的茧子,而是直接牵起那只手。
「曲和,我饿了。」
「嗯,那就走吧。」
曲和放开黄志雄的时候,黄志雄感觉有点落寞。
他安静地走去走廊上等待曲和,看他把学校师生公用的大提琴收进巨大的黑色琴盒里、安安稳稳放回教室一隅,然后背起背包走出来,反手将教室的门锁好。
黄志雄转身正要走的那一刻,感觉掌心里一热,发现是曲和过来重新牵住他的手。
「走吧,今天想吃什么?」青年的笑容在他身侧像一朵微微绽放的小花。
「都行,随你。」黄志雄下意识握紧住曲和,发现那只手除了指尖上的茧子之外都软软嫩嫩的。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跟曲和说话时,脸上正扬起多么温柔的微笑。
但他心里隐隐约约明白,这或许就是恋爱的开端。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其实今天本来要写连载,但看到60分的题目是「茧子」,想起自己也曾因为练小提琴练出茧子,脑中忽然浮现了黄曲。

同样手指长茧,黄志雄握枪、曲和拉琴,虽然有着人生中不同的际遇,却共有如此同样又不同样的经历,或许会因为这个共同点,能让他们走得更近吧?


评论(34)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