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33 春节紧急事件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27  28  29  30  31  32
---------------------------------
工商:双总裁吸血鬼AU《夜访》只到8/8
想入手的小伙伴们不要忘了先预订呀!
---------------------------------

33 春节紧急事件

赵启平一大早自动清醒,难得《幽默曲》还没响起他就醒了,赵启平坐在床上伸伸懒腰和双腿,前一晚失眠让他整个人疲累得很,但现在这时间正尴尬,就算睡回笼觉也没法睡多久,反而还会越睡越累,因此赵启平决定起床,放慢步调出门去值班。
他走进浴室拿起牙刷挤了些牙膏,站在镜子前慢条斯理刷牙,看着自己睡得蓬乱的发,顺手用指尖梳扒几下,捻着刘海把它们攥到对的位置。
大前天晚上他刚和凌远一起值了除夕夜班,两人最后竟发展出莫名的新关系——可以亲吻的朋友。
赵启平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窝有些凹陷,还因为熬夜失眠导致眼下浮现淡淡的乌青,他忽然觉得自己很窝囊,窝囊至极! 
过去自己遇上感兴趣的对象只有追或不追两种选择,还真没搞过这种不明不白、藕断丝连的戏码。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凌远这种人哪怕再喜欢他可能也追不起——不是不想追,而是追不起。
凭借多年情场经验,他知道凌远对自己肯定有意思,即使他没试过和男人交往,但这种两个巴掌显然能一拍即合的情况,他想要的实在太容易手到擒来。可赵启平这只兔子从没打算要吃窝边草,况且凌远一看就是个实心眼,一旦从他口中给出承诺,恐怕就会认真投入感情里。
那不是赵启平想要的。
他在感情中还找不到想安定下来的理由,他可以有名义上的恋人,但前提是像沉悦那样两人都保有开放关系,可他这师兄怎么看都不像能接受这种事的人。
他根本不该招惹凌远,甚至在发现凌远的心思后就要避而远之,可不知为什么凌远莫名就让他放弃不了。赵启平不确定自己到底多喜欢凌远,他能确定的是自己从未像喜欢凌远这样喜欢过别人。
明明该退开些却忍不住靠近,不由自主被对方吸引,结果自己心里纠结来纠结去,按耐不住又压抑不住,轻举妄动到最后落了个莫名其妙的关系。
亲友,什么鬼?
赵启平从鼻腔重重叹出一口气,拿起杯子喝了点水漱漱口再吐掉,反覆几次把嘴里的泡沫都清洁干净。他看着那些细碎的白色泡沫随着流水转成小漩涡流走,心里忍不住感慨。
要是谈感情能像刷牙一样容易该有多好。 

大年初三,医院的病患开始慢慢涌了回来,年节出游突发意外的;年节在家作息紊乱犯毛病的;天寒地冻受不住就开始生病的......大伙都在放年假,病患身旁多跟了三五个家人,让医院比平时还热闹些。 
赵启平原是初三值班,虽说除夕自愿来和凌远换了班,但毕竟他见到凌远时间也晚了,那夜两个人没做什么工作,只是在院长办公室待着瞎胡聊,说是来值班不如说是来过年夜,因此赵启平今天不好意思理直气壯说自己调班,便还是乖乖回医院来,只是他没想到,新年开工遇上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不想遇上的家伙。
为了方便医生们看诊,第一医院的总务室助理每天早上都会帮需要提神的医生们集体订购咖啡,只要在截止时间前在总务室创建的微信群喊一声并打钱过去就行。由于每个人对饮料需求不同,有些人加糖、有些人喝黑咖啡、有些人只加纯牛乳,因此总务助理总会一杯杯细心地注记医生姓名,然后把咖啡放在茶水间里让他们自己去领。
这个特别的医生福利听说是来自凌院长的一句话,他还自掏腰包,凡是早上一起订咖啡的人,院长赞助每人1元,虽然数目不大却也是一番心意。
当赵启平要去茶水间取自己的咖啡时,心外科的江瑞安正好从茶水间拿着咖啡走出来,两人在门口直接打了照面。赵启平微微一惊,想起他上回的挑衅,心里忽然一阵不舒坦。江瑞安眉毛一挑看着赵启平,倒是微微一笑先开口向他打招呼。
「赵医生也是今天值班啊?」
「是啊。」
「有院长罩着就是不一样,新人不用值除夕夜。」
欸!你不也是这医院的新人吗?不是也动用关系调班才躲过除夕值班吗?
真特碼双标的家伙。
赵启平本不想理会江瑞安,但见到他的脸就忍不住想回敬几句:「没这回事,我除夕夜和今天都有来值班,倒是江医生今天才来,在家过年过得挺舒心嘛。」
「喔,是吗?那就看看明年赵医生排班的运气会不会好些了。」江瑞安举起手中的咖啡似是敬酒的动作,随即一脸笑意离去。
赵启平双眼微眯瞪视着那稍嫌嚣张的背影,待他消失在转角后,这才回过头去一堆提袋里找自己的咖啡。

赵启平其实没有喝咖啡的习惯,比起咖啡他更喜欢喝茶,不过咖啡对赵启平而言还有另一种意义,他喝的是一种气氛,喝的是一种在专注工作中还不忘与尘世间有所连结的惬意。况且医生常常需要提神醒脑,咖啡因的帮助的确很有实质效果。
只是他最近真的觉得有些奇怪,喝了咖啡竟开始心悸起来,可又不是每回都这样,赵启平想是自己真的累过头,大概是年纪越发大了也不好太过操劳。不过当医生的人要不操劳还真不容易,他只能尽量在不用值夜班的时候早点回家休息,少喝酒、少熬夜。
他还想活久一点,多享点福呢!
赵启平慢慢啜饮手中的热咖啡——不加糖,只兑鲜牛乳。喝完之后顺手扔了纸杯子,这才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今天凌远大概不会来吧?毕竟他已经换班到除夕夜了。那晚他们之间确立微妙关系后至今还未见过面,中间这两天倒是有互相发过微信,但约莫是过年在家事多,凌远的回覆都是断断续续,聊的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就是说说家常,其中一条还是语音信息,凌远说他正为家人煮一顿难得的晚餐,为什么说是难得呢?因为他们全家只有在过年才有机会全员到齐。
诸如此类的闲聊,看似无聊却能一直延续,这大概是那所谓的「亲友」关系在暗自发酵吧,才能让一个忙碌的院长还不忘抽空与他闲话家常。
赵启平抽了张纸巾擦拭残余唇上的咖啡渍,触碰到柔软的嘴唇,突地想起和凌远接吻的触感,兀自又有些懊恼起来。
到底为什么做人不干脆些呢!
他将手上的纸巾气愤地扔进垃圾桶时,桌上的内线电话正好响了起来。
「喂?这里是骨科赵启平......」赵启平话未说完,话筒另一端的护士又快又急打岔了他,赵启平听了片刻,脸上表情猛然一变,「什么!?好我马上来!」

春节时期,第一医院附近一条特别有名的传统市街里来往人潮川流不息,向来都是到访上海必去的景点之一,可这回不知怎么搞的,大概是老旧市街年久失修,二楼一整排旧式广告看板整个松脱,匡啷一声全砸下来,压伤底下街道路过的民众。伤者或轻或重,加起来竟多达五、六十人,一股脑全往最近的第一医院送急诊过来。 
春节排班人手本就吃紧,虽然重点值班人员多安排在急诊,但一下子来了许多粉碎性骨折需要开刀的病患,骨科立即闹医师荒。赵启平披上白大褂立即上阵加入急诊行列,可一时之间也没法同时照顾全部的伤者,只能赶紧打电话召集部分骨科同仁回来,一边安排几名轻伤者转院,一边安抚救治重伤者。
「师兄,情况就是这样。」赵启平一手推着担架,另一手抓着病历表,肩膀还夹着手机在跟凌远报告现状。
「刚才金副院长打过电话给我,已经让各科主任都紧急回院,我也临时推掉卫生局的聚会,正在开车赶过去。」
「那不说了,我先忙。」
「等等,启平。」
「嗯?」
「没事,今天可能会挺辛苦的,自己注意点。」
「好,晚点见。」虽然情况紧急,但在一片混乱中听闻男人低低一句关心之语,赵启平仍感觉心里安定许多,他挂上电话后,开始无止无尽的开刀和急救工作。

这次入院民众全是被从天而落的广告看板给砸伤,虽然仅是两层楼的高度,砸下来还不至于砸死人,但厚重的整排巨型看板压下来,轻者身上被划得皮开肉绽;重者被压得粉碎性骨折,断手或断腿的大有人在,赵启平和几个骨科医生一早进了开刀房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赵启平在开到第二台手术时,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恶心难耐,但那只是片刻的感觉,他顺了顺气之后又继续动刀,没被任何身边的人注意到,不过随后这股恶心的感觉一直都隐隐约约压在赵启平胸口。
赵启平在开刀时非常专注,以至于可以暂时忽略自身小小的不适,可当他一路在手术台站到下午,在为最后一个粉碎性骨折患者做腿骨固定时,心悸骤然变得严重,就连手也开始莫名颤抖起来。
赵启平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颤,手术刀一歪便直直落到病患的小腿肚,他急忙抽回手却仍在患者腿上划了长长一刀,身旁的护士们看傻了眼,幸好还有人反应俐落,赶紧拿了止血棉去摁住冒血的伤口。 
「赵医生您没事吧!?」
「我......」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赵启平慌乱了手脚,不知从何解释,他只觉得背上不断冒着冷汗,眼前一阵目眩。
赵启平感觉自己心悸得越来越厉害,双腿倏地一软在原地蹲了下来,无法再继续执行手术。


待续...... 34 恍若虚度的前半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先前有小伙伴一直都有注意到小赵医生这个心悸的伏笔,终于要开始写这段了~
小赵医生对感情其实还真没有想像中干脆~院长师兄快来关心一下你小师弟的身体吧!
忙完楼诚only前置工作的我,终于可以回来更新了! ! !


评论(4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