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34 恍若虚度的前半生

关键词:前半生   @楼诚深夜60分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28  29  30  31  32  33
---------------------------------

34 恍若虚度的前半生

凌远铁青着一张脸来到骨科办公室,李睿跟在凌远身后一起过来,赵启平见凌远表情严肃,便自主站起身来道歉:「对不起师兄,这都是我的疏失......」
「赵启平,你怎么回事!」凌远语气有些凶,不似平时待他温和的模样。
「等病患退麻醉我去跟他解释,一定不会给师兄添麻烦......」
「我说你,身体不舒服还上什么手术台?」
「我知道,但当时人手不足,我必需去做点什么......」
「你自己有事就罢了,但伤员急诊命悬医生之手,你这样勉强上场等于让他们面临更大更输不起的风险!」凌远几乎吼着,但看得出他情绪其实还算压抑,只是这番话说得近乎是对医者无情,让站在一旁的李睿都有些听不下去。
李睿摇头叹气,说:「凌院长,您这样说未免太苛刻了,小赵也是好意,况且今天确实人手不足,我们需要更多医生,哪怕是多一个也好,您不能否认小赵在那失误之前对他救下的几个伤者的功劳。」
李睿一番肺腑之言顿时打住凌远,而一旁的赵启平对于李睿突然为自己帮腔感到有点意外。
凌远为之语塞,因为李睿的插手才意识到自己说话方式似乎让人曲解。其实他如此生气并非是想斥责赵启平将病患陷入危险,他生气是因为太过担心赵启平的身体。
所谓关心则乱,凌远一气之下说出来的话自然好听不到哪儿去,可他不想向李睿解释,只是拉起赵启平的手腕,低低说了句:「跟我来。」

赵启平被不发一语的凌远带到检验科,凌远一把将赵启平塞给科室的值班组长,严肃地命令道:「给他抽血,然后安排全身检查。」
「啊?师兄?」
「院长......您这......」值班科长是个中年妇女,她面露疑惑看着凌远问:「抽血要验什么项目?以及健检时间要排在......?」
凌远挑挑眉,难得在赵启平面前显现不容辩驳的态势:「你安排通关,今天能做的项目都给他做了,没能做的再安排其他时间,抽血我要在最短时间内看到TSH和T4数值,其他能验的基本全套都别落下。」 
「是、是,我这就去安排。」值班组长赶紧离开去调度此事,对凌院长难得亲自交办的事项可不敢马虎。
「师兄......这......」
「你先前就说心悸不舒服,可竟没抽出半点时间来检查原因。」凌远指了指赵启平,说:「你今天就给我好好检查,然后休息。」
赵启平看着忽然大动肝火似的男人,觉得他看起来好像并不是为了手术失误之事生气,赵启平放低姿态,小心翼翼问道:「师兄,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凌远看着眼前的青年,也说不清自己这番怒意何来,只知道自己听闻赵启平在手术台上倒下时,旁边的人说话就成了一团嗡嗡声让他再也听不见什么别的,他当时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跑向手术室。
后来得知赵启平意识一直清醒,只是心悸导致他暂不适合执刀,凌远这才放心下来去探望手术患者,但他随之而来的情绪却是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怒火。赵启平看起来虽然没有大碍,可这状况就像一张被撕开的贴纸,拉扯着把凌远所有的回忆都给撕开。
凌远忽然忆起自己的恩师廖克难,尽心尽力为医学牺牲奉献四、五十年的岁月,却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视若无睹。凌远想起几度在医院走廊上见到因心脏病而痛苦倒下的廖老师,还有在她临终之后身为院长的自己感到种种的遗憾,新旧问题前仆后继,所有情绪排山倒海而来,这才忍不住对赵启平大发脾气。
凌远一直以来都专注在自己的领域,就连生活也是随工作安排而定,和林念初在一起时他只知道自己作为男友;作为老公的责任就是必须照顾这姑娘。林念初的个性大而化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凌远也一直包容着,他以为这辈子既使有点吵吵闹闹仍能一起过下去,可最后证明他们之间就是一场失败的婚姻,凌远甚至为此怀疑过自己究竟有没有爱人的能力。
遇上赵启平之后,他才开始有点理解将一颗心悬在一个人身上是什么感觉,你对那人没法只是包容,还会有更多的渴望,你希望他注视着你,并且会为了一点小事而担心;而愤怒。然而他只要对你放软态度甚至哄个几句你又完全没了怒气,只剩下一种不知该拿他如何是好的窘困。
凌远叹了好几口气,像要把整整一年份的气都要叹完似的,直到感觉情绪平复了些才重新看向赵启平。那青年的眸子晶亮地揪着自己的心,凌远放柔了语气说:「启平,我确实很担心你的身体,所以你就趁这机会好好做个检查吧。」

赵启平忤逆不了凌远的话,况且这心悸的破症状也让他困惑多时,他便依循凌远的嘱咐,把所有能做的检查都去做了,除了肠镜和胃镜--他的情形看起来跟这两个部位无关。
护士长领着赵启平去量血压、测验基础反应,又从他肘窝下针抽了三大管的血,随即把他带去做了一连串包含胸腔X光等检验,满医院里上下来回折腾,等他全都完成时天都黑了。赵启平离开时发现凌远站在检验科外长廊上等他,一眼就望向他手肘窝上止血用的棉球和纸胶。
「都做完了?」
「做完了。」
「那跟我来。」
凌远丢下一句话转头就走,赵启平来不及问,只能迈开长腿追上男人大步的步伐。 
他们一路走进地下停车场,来到凌远的黑色别克车旁,凌远拿出电子遥控器把门锁摁开随即上车,赵启平见这是要自己上车的意思,便乖乖把自己塞进副驾驶座,顺便系好安全带。
「师兄......去哪啊?」
「吃晚饭,从现在开始你得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该吃饭就吃饭,该休息就休息。」
「喔......」赵启平发现这师兄虽然一正经起来就严肃,可他字里行间全是对自己的关切,赵启平不由得会心一笑,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夜晚的上海灯火通明,过年期间路上车流不少,凌远不走大路,绕小路虽然远了点但避开塞车能节省不少时间。赵启平看着凌远的侧脸,突然想起手术失误的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便问:「师兄,我那个手术......」
「患者刘婧,21岁女大学生,她非常在意外貌,麻醉清醒后对于腿部骨折开刀之事难以释怀,你给他多划了一刀,她会有什么反应相信不必我多说。」
「师兄,我闯的祸我会负责,让我去跟她郑重道歉......」
「不用了,骨科主任已经去道过歉,她现在情绪激动,父母双双都在国外也没人照应,我已派人尽快联络她的朋友到医院来陪伴她。」
「那不行,我还是得亲自跟她说一声才能安心......」
「启平。」凌远转了转方向将车子驶向路边,他打了档停妥车子,这才看向赵启平说:「她现在情绪不稳你就别去淌浑水了,等过两天我亲自陪你去向她道歉,行吗?」
赵启平困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解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带离开医院,又想到他说刘婧现在情绪激动,难不成凌远这是怕自己去跟病人一阵搅和后心悸的毛病又发作吗?
赵启平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他看向坐在驾驶座的男人,在黑夜里只有昏黄街灯映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那一张老天恩赐的俊脸上有着浓浓化不开的哀愁。赵启平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安慰凌远,但他正要开口,那男人的上身却忽然横过排档,朝他抱了满怀。
「师、师兄?」
男人温热的身子就这么拥上来,紧紧搂着他在他脸侧低语道:「启平,我不希望冒险让你发生任何事,在体检结果出炉前,你能不能乖一些?」
赵启平的事勾起他深藏在心底对廖老师的歉疚,那回没能维护廖老师而让老师临终前留下的遗憾,可能会是凌远心底永远的痛,此时此刻,藉由赵启平因身体状况而手术失误的事件被带了出来,导致他过于放大赵启平的身体问题了。
这些凌远都明白,但他真的不想再承受一次。
他紧紧拥着那软软暖暖的身子,知道就算赵启平和他之间没有任何承诺与确切关系,他也没办法放下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已经在他心底生根,牢牢钉在那根本移不走也甩不开。
凌远的脸靠在赵启平他耳际,嗅到一丝樱草混着玲兰的淡淡花香,好闻的气息令他忍不住心中奔发出的爱恋,转过头寻到他的唇就吻了上去。
赵启平轻哼了声便自然而然迎接凌远的吻,主动伸出舌与凌远纠缠旋绕。凌远吮吻着那甜美的气息,一时之间有些迷失了自己的身份,双臂不由得搂得更紧了些,像要把赵启平揉进自己身体似的。
没关系,他们是亲友,赵启平说过,他们是可以亲吻的朋友。
凌远不介意赵启平要如何定义这份关系,他只要能作赵启平身边最特别的那个朋友,他就觉得心满意足。
汽车引擎声转了一档次,升温的空气让原本定温的暖气开始吹送一些冷风来调节室温,凌远和赵启平缠绵着深吻,他全然忘了以前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路边做这种事。
因为直到遇上你我才渐渐发现,那个看似辉煌光明的前半生,其实恍若虚度。


待续......  35 一场误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果然师弟的状况不好师兄就开始急呀!
有了凌远这样护妻狂魔+耍特权的院长罩着,咱们平平就算有什么毛病也会很快被医好吧?
嘿嘿嘿~~两人虽然一直没在一起,但瞧这升温的趋势,咱们前途一片看好。

江湖传言:听说有个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他最喜欢的CP就开始发糖放闪了!不信?来试试手气呀!

 

工商:双总裁吸血鬼AU《夜访》只到8/8
想入手的小伙伴们不要忘了先预订呀!

 
评论(38)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