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胡石】 给我们爱吧(甜/一發完)

八一八一,就来发个胡八一吧!本篇收录于《恋爱医生的求婚大作战》合本(顺便捞个本,戳我
终于也正式站了这对【八一哥哥x可爱的璞璞】!鸡冻!
吃个冷CP呀!这对真的特别可爱,真的!!

-----------

寒冬腊月,胡八一站在家门外踌躇不定,手里拎着一壶酒和一包烤山鸡肉,那山鸡肉都要凉透了,他还没决定要不要走进家门。
屋内黄光从脏旧的毛玻璃中透出,胡八一瞪着那个窗子瞪了许久,深吸一口气终于要踏进去时,忽然听闻后方大街上传来一阵夹杂东北腔调的大爷叫骂:「你是不是傻啊!有毛病啊!站路上犯啥子浑啊!」
胡八一转头一看,发现本该在家中的石太璞居然跑外头去,站在大马路中央挡了一台旧卡车,那卡车司机上了年纪显然没有耐性,见到石太璞站在路中央不走开便是一阵叫骂。
胡八一赶紧放下手中的酒和烤鸡,急匆匆奔上前去拉开石太璞,忙不迭向那卡车司机一阵道歉,各种放低姿态鞠躬哈腰,好不容易才把那凶神恶煞模样的司机请走。
「你、你怎么不在家待着!」胡八一拉着石太璞往家里走,眼光一面朝他身子上下梭巡,检查他是否受伤。
石太璞愣愣被拉着走了几步路,这才摇摇头说:「家中无水,在下想到外头找口井打水。」
「啊?」这下换胡八一愣住了。
这人还真连水龙头都不知道呀!?

他们回了家,胡八一拎起门口地上纸包着的烤鸡和酒,推着石太璞进门。他领着那满脸困惑的青年走到后门外墙边,那有一管水龙头,胡八一拿起一旁水壶放在底下,用手轻轻转开上面的控扭,水就哗啦哗啦从管子流进壶里。
石太璞惊奇看着这一幕。
「现在城市里几乎看不到井,咱们利用这些管线将水抽出来,分送到各户人家。」
胡八一说完话水也装得八分满,他提着水壶回屋子,将水壶置在登山用的小瓦斯炉上,石太璞突然摁住他的手说:「我来。」
胡八一松了手交给他,看着青年好奇地仿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开火动作,转着手腕在旋钮上打瓦斯,「咔咔」两声炉火就被点着了。青年的脸上映着火光,表情看起来有些复杂——既欢喜又小心翼翼。
胡八一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从古墓里带回一个古人,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怕他会认为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为了帮客户调查一箱古代饰品,胡八一和王胖子分头去了不同地方,胡八一当时独自在一座深山古墓里探查线索,难得没遇上先前那些稀奇古怪的殭尸或骷髅事儿,不过在他临走前却误触墓底的机关,这才碰上了住在墓底的石太璞。
石太璞看似普通,却比胡八一遇过的所有怪事加起来还怪,这个身穿古装长袍、蓄着一头长发的男人,竟然自称是一千多年前的人。
胡八一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碰上诈骗集团,这可能是最新手法,让人在古墓里装神弄鬼专讹摸金校尉的钱。不过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究竟用这法子骗过多少钱,能想出这种诈财手法他胡八一第一个先拍肩佩服他。
可石太璞表情认真笃定,和他说了一堆什么灵狐、捉妖师、妖族血战之类让人听了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话说得振振有词,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这等态度令胡八一开始变得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他开始怀疑自己遇上的不是诈骗集团,而是有妄想症的疯子。
可是这个疯子随他一路离开古墓,路上碰到几起意外事件他都冷静机智地化解了,这又让胡八一开始觉得他并不像个疯子。
胡八一曾问他为什么要随自己下山,石太璞说自己依约在终南山古墓底守墓千年,如今该出来还另一个债。胡八一问他是什么债,石太璞却含糊说了几句听不清的话就沉默了。胡八一心忖他大概有难言之隐吧?毕竟不管他是不是古人,一个大活人住在古墓里也真是够诡异了,于是胡八一也不再打探什么,就任由他跟随自己。

石太璞跟着胡八一回到北京,两人相处了大半个月竟也培养出一些深刻情谊,其实撇开自称古人这件怪事不谈,胡八一倒觉得与石太璞挺聊得来,有一晚他聊起四象演生八卦对应震离兑坎的风水,石太璞竟能侃侃而谈,他俩就这样喝着酒聊了一宿。
那夜石太璞说话时神采飞扬,姣好的容貌在昏黄灯光下看起来有些朦胧,难得露出的浅浅笑意几乎在一瞬间就掳去胡八一的心。胡八一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他,看得有些如痴如醉,直到忽然意识到自己不单纯的情感时,整个人才变得畏首畏尾起来。
胡八一前些年都在军队待着没怎么谈过恋爱,喜欢上男人更是头一遭,他完全想不通自己为何会突然离经叛道起来。
石太璞举手投足间透着果断刚直,可他时常一个人望着远方发愣,那张精致俊俏的美颜就像时间静止的旧照片,或许是这样偶有的伤感让胡八一无法弃他于不顾。

胡八一想找人聊聊,但唯一能和他谈这事的发小王胖子一直没回北京。本来他们俩差不多在同个时间完成任务,但王胖子被困在数十年难得一见的暴风雪里,因此推迟了回到他们合租小屋的时间。
石太璞暂时安住在他们家里,胡八一与他朝夕相处,只觉得自己对他的感情似乎一天比一天陷得更深。胡八一有些不敢与石太璞独处,却又舍不得与他分开,就只能这么忸怩地和他朝夕相对。
炉子上发出一阵壶鸣,烧开的水从壶嘴里喷冒阵阵白烟,胡八一伸手扭了瓦斯把烧得旺盛的大火关掉,然后提壶倒了些开水到两人的茶杯里。
石太璞忽然正襟危坐起来,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然而他看了胡八一半晌,最后仍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怎么了?」
「没事。」石太璞拿起桌上的烤山鸡肉撕了小半块去吃,看着胡八一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胡八一觉得今晚弥漫一股奇怪的氛围,他们没多谈什么,吃肉喝酒间透着不合常理的安静。
石太璞晚饭后拎了衣服就去澡间洗澡,胡八一回到北京时第一件事就是给石太璞找衣服,否则他一身道袍实在过于引人注目。胡八一给了他一些自己的衣服,虽说石太璞穿起来稍大了些,但总比穿着古人衣服强。
石太璞洗完澡后换胡八一去,当胡八一洗好回房时,见石太璞已经将一条绳子拉在两个窗角之间准备就寝。胡八一心里其实有九成九相信了石太璞是古人,因为现代人睡床、睡纸箱、睡街边,就是不会睡在一条绳子上,而且他还睡得稳稳妥妥,连身子都能整夜不翻一下。
「你真不睡床吗?睡床不是比较方便?」
「不用,习惯了。」石太璞摇摇头,轻轻一踪便跃上绳索——绳索只稍稍晃动一下——随即安坐下来闭目静坐。
石太璞睡前总会静坐一个小时,胡八一经过这些时日相处早已知晓,便自己关了灯躺下歇息。
幽暗室内隐约可见街灯透进的微光,时间尚早,胡八一仰躺着看向天花板,眼睛睁得大大的并没有睡意,片刻后他听到绳上的人忽然轻叹一声。
「老胡,在下有事同你说。」
「什么?你说吧。」胡八一聚精会神,耳朵立马竖了起来。
石太璞向来沉默寡言,虽然偶尔会与胡八一聊天,但大多是胡八一问什么他才说什么,少有石太璞自己先主动开口说要聊些什么。
石太璞沉吟一会,像是在斟酌所言,片刻后才说:「你知道在下守墓千年是为一个承诺。」
「你说过那是为了你的妻子,她是一只灵狐,叫做长亭。」
「长亭走后在下本欲随她离开人世,但这条命是她给的,在下必须遵从她的遗愿。长亭说我守墓满千年那日会有一人闯进古墓,那人是灵狐族后代,在下必须随他出墓并保护他。」
胡八一听到后来有些讶异,他不敢置信问道:「你说的这人该不会就是我吧!?」
「是。」
闻言,胡八一猛地挺直腰杆坐起身子,他看向坐在绳索上的石太璞,暗暗的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只有一丝微光逆了个黑色的人型。

「你说我是灵狐的后代?」胡八一有些讶异听到这个说法,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石太璞竟是为了他而离开古墓。
一般人若听到这说法,肯定直觉石太璞就是个骗子,但胡八一和他相处多时,他知道石太璞不会对他撒谎。
「胡姓起源于灵狐,但灵狐与人生下的子孙经历上千年早已削弱灵力,只有少数后人保有传承。」
「想必我不是那少数。」胡八一耸耸肩,又问:「可为什么是我呢?你要保护的人真是我吗?」
「长亭说得明白,但......在下没想到自己等的会是个男人......」石太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话尾收在稍稍微妙的断点,他倏然住口,幽暗的室内只剩细不可闻的呼吸声。
「你......」胡八一满腹问句,他试图厘清自己的想法,然后斟酌措辞,最后他咽咽口水,试探性问:「你还爱着她吗?你的妻子。」
石太璞并未马上回答,他沉思了许久,直至胡八一有些尴尬表示其实他可以不必回答这问题,自己只是随口问问。
石太璞缓缓开口:「在下并非不愿回答,只是守墓时从未细思这些,长亭牺牲自己为在下续命,这身灵力全是她毕生修为,石太璞早已不是原本的石太璞,真要说也算半个灵狐族,因此在下无法忤逆她的遗言。在下还记得她的每一件事,但她融在这躯体里,爱她的感觉其实就像爱自己......」石太璞停顿片刻,问:「不知你能否理解?」
胡八一愣了愣,其实听得不是很明了,但他从石太璞的话里感受到许多无可奈何,于是宽慰:「我大概能懂。」
其实细想也是,一个人活了一辈子不过短短数十年,纵使两情相悦、承诺相许终生,仍有可能因时间和距离慢慢淡然,所以既使胡八一并不真理解石太璞说的感觉,但他能够想象那份独守千年的孤独。
胡八一有许多话想说,但眼皮不知为何忽然变得沉重,石太璞似乎很是紧张,从绳索跳下来喊他,但石太璞的声音变得好远,像是从水底和他说话一样。
胡八一慢慢失去知觉,倒到床上昏睡过去。

一千年究竟有多久?如果人真有灵性,一千年的反复修炼应该也能成精吧?
纵然是一颗负隅顽抗的硬石,被风不断反复雕琢千年都会成为沙砾,上千颗沙子汇集成无边无垠的漠地,黄沙滚滚卷尘而来。
胡八一感觉自己深陷在流沙里,一层层沙迅速吞噬他的腿,想叫喊却喊不出声音,他不断被沙堆埋,直到整个人淹没在尘土。

胡八一猛地睁开眼睛,天光一片明亮透进窗框,他昨晚不知怎么昏睡过去,只感觉自己作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胡八一环视屋内见到石太璞绑的那条绳索还悬在两窗之间,可上头空无一人,他起身下床去寻找石太璞,屋前屋后和澡间都寻了个遍,仍然不见石太璞的身影。
石太璞或许只是离开房子一会吧?
但是当他洗漱完毕回到屋内,两张床上还是空空荡荡,谁也没回来过,胡八一顿时有些担心起来。
就算石太璞是个成年人,但他长年住在古墓并不知晓外面世界已经改变多少,从古墓回北京一路上都是胡八一在张罗,石太璞半点现代的事儿都不懂,突然失踪这么长时间简直让人焦心坏了。
胡八一披上外套冲出屋子,正午没有阳光,天空黑了半边还下着雪。一夜大雪掩埋所有路上痕迹,连石太璞离家后往哪个方向走都看不出来,胡八一似一只无头苍蝇般乱窜,以家为中心把周围几条街都绕过了仍未见到石太璞的身影。

或许他是回家了?

胡八一不敢走太远,隔一段时间就回家看一眼,然而每一趟回去打开门都没见到石太璞。
午后天气越发糟糕,胡八一早午饭都没吃,此时终于忍不下饥饿,在路上胡乱吞了个包子。可石太璞呢?他身上没有半毛钱,肚子饿了该怎么办?
胡八一想起两人最后的对话,石太璞才刚说过出古墓是为了一直保护自己,结果事隔一夜马上违背说过的事跑了不见人影。
他既急又担忧,还很生气自己昨晚为什么要睡着,连石太璞何时走的都不知道。
胡八一在路上逢人就问有没有见到一个扎着马尾的长发男人?长相很俊美,说话方式像个古人?
可他一条条街上的店家都问遍了,根本没有任何人见过石太璞。
日渐西沉,像有深色的墨渲染了天空,慢慢变得越来越暗。此时风雪也越来越强,然而石太璞整整消失将近一天,胡八一感到脊背发冷莫名害怕,就算在昆仑冰洞见到九层妖塔、就算在精绝古城被尸香魔芋逼到绝境,他也没有比现在害怕过。
石太璞会不会遭遇危险?会不会发生意外?
胡八一越想越恐慌,他坐在家里一张矮凳上,找不到石太璞、外头风雪正强,他全然无计可施。
今夜电压不太稳,屋内的灯火不时闪烁一下,明灭不定的灯火似忐忑心情。此时忽然有人在外拍了拍门板,胡八一的心倏然咚地跳了一下。
是他回来了吗!?
男人急匆匆跑向门口,腿还被桌角磕得吃痛了一下,但这并不影响他急切的心情。
门被粗手粗脚打开,石太璞就站在门外。
「老胡,我......」
「你吓死我了!」胡八一整个人抱上前去,一把紧紧抱住石太璞,像是怕自己一放手那人就会立即不见似的。
这个活了一千年的人,说不定消失就只是分分钟的事。
「老胡,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说!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你知道我有多担心?我在街上找了你一整天!」胡八一连珠炮似的一串爆炸,找不到人时担惊受怕,现在人回来了便知道要争道理了。
「对不起,在下是去追狼妖了。」
「什么?」那是什么!?
「这孽畜从终南山一路跟来北京,路上隐藏妖气以至于在下未曾留心到他。昨晚狼妖放迷魂雾进屋,那妖雾我还能耐住片刻,可你立即昏睡,在下担心狼妖作孽后患无穷,这才急忙追出去。」
「这......」胡八一愣愣,忙问:「没事吧?」
「没事,在下知道现在外头捉妖不比当年容易,所以费了点精神和那狼妖斗智,为了不伤及路人,这才花上一天一夜......」
「不是!我是说你没事吧?」谁管路人?抓什么狼妖听起来危险极了,他只担心石太璞是否受伤。
石太璞稍稍挣开胡八一的怀抱,站远了些说:「不碍事,不过一点小伤。」
胡八一这才注意到石太璞左手臂上有三道爪痕,伤口虽然不深,但明显的红痕仍令胡八一看得怵目惊心。他连忙拉着石太璞到床边坐下,拿出医药盒,心疼地执起那只手替他上药。

「你不用担心,那狼妖已经被解决了。」
「你大爷的!我是担心你!」
闻言,石太璞微微一怔,不由得露出浅浅笑意。这个世界上已经很久没人关心过他,习惯孤零零一个人,他甚至忘了自己也需要一点温暖,这感觉有些陌生,却也有些让人怀念。
「你笑什么?以后不许不打一声招呼就跑走,听见没!」
「是,在下明白了。」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挺好。石太璞心中有个酝酿多时的念头,此时不知为何竟脱口而出:「老胡,我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
「啊!?」胡八一傻愣愣看着人,手里的绷带咚咚咚滚到地板去。
石太璞笑了笑,又说一次:「你大爷的,我说我喜欢你。」
「你大爷的不是这样乱用!」胡八一抓过石太璞,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吻上他的唇。
石太璞双眼圆睁,虽是讶异却也没有推开胡八一,两人似是尴尬但也没人先后退放弃。
石太璞感觉嘴唇有些麻痒,初接触时的僵硬和轻颤在无声的吐息中慢慢软化,不知是谁先微微开启邀请,敏锐而柔软的舌尖轻轻相触。
长亭的话犹在耳际,她说:一千年后的今天会有一个灵狐族的后代来到古墓,届时你必需离开古墓、跟在他身边保护他,他是个很好的人,如果你愿意和他在一起,你将会过得很幸福。
石太璞慢慢闭眼投入胡八一的吻中,等待千年的柔情,瞬时满溢在风雪围绕的小小屋里。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谁都无法抗拒命中注定的感情,他该属于你,就会属于你
这篇真是甜得蛀牙~爱璞璞!爱八一哥哥!

江湖传言:听说有小伙伴点了红心小蓝手,他的房间就突然变得很干净。不信?试试手气呀!


评论(4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