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黑郁金香(花妖饲养纪录之1/甜一发完)

关键词:立方  @楼诚深夜60分 
*就是一个脑洞,KKW48都是花妖的系列
*大概类似拇指公主那样的吧~

--------------------------------

01
庄恕惊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米八二的大男人双腿盘坐在他家沙发上,手里捧着一碗什锦炒面,稀稀簌簌吃得津津有味。
那男人一口气扒完了面,托着空碗的手笔直地身向庄恕,说:「再来一碗。」
男人双目炯炯有神看向他,麦色的肌肤像会透着黑光。庄恕咽咽口水,接过空碗再替他盛了一碗炒面。
满满一碗什锦炒面又回到男人的手中,上头还放了三只被蒜油炒得焦香的草虾,男人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吃面。

庄恕到现在还是无法想象这个男人是从花里蹦出来的。

02
还记得那天倾盆大雨,庄恕从医院下班后开着他的车去维修厂保养,然后自己搭了公交车回家。
在距离他家没几条街的街角,庄恕发现一间新开的花店,从整片落地玻璃窗就能窥见许多色彩缤纷的花朵被整齐摆放在水瓶里,门口设计得像是欧洲街头会见到的那种花店,充满文艺气息。
庄恕从外观看不出店名,只见到门口一个小小的铜牌上写着【Story of Flowers】。
各种花朵被成捆摆放,只有一朵紫黑色的花被单独种在花盆子里,庄恕平时对花没有兴趣,当时不知为何觉得那朵花含苞待放特别可爱。
庄恕走进店里见到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围着深色的围裙正在修剪一颗迷你的松树盆栽。
「欢迎光临,想买什么花呢?」
「我只是路过,很好奇想问问那是什么花。」
店员顺着庄恕的手指望去,笑了笑说:「那是郁金香。」
「我以为郁金香都是粉色或黄色的。」
「也有黑郁金香,只是不常见。」店员把迷你松树搬到台子上,顺道在围裙上抹抹手。
「请问那朵花多少钱?我想买。」
「这朵花是无价之宝,先生您看看还有什么其他喜欢的吧。」

03
庄恕本只是随意问问,想顺便买个花回家,怎知店员如此神秘兮兮,这倒更勾起他的好奇。「您说黑郁金香少见,那表示还是见得到的,怎么会说是无价之宝呢?」
那店员推推眼镜,目光上下打量着他,突然问:「您为什么想买那花呢?」
「为什么想买......大概因为他和我很像吧,在那么多色彩围绕的花朵间,孤独地摆在那。」
店员双眼微眯,转头向店里叫了声阿诚,一个青年应了声,抱着一束红玫瑰走出来问:「大哥?什么事?」
「这位客人说想买季白,你觉得呢?」
被唤作阿诚的青年仔细盯着庄恕看了看,一会便笑了开来,说:「如果你真心想要的话,可以送你呀,不过这株黑郁金香不好照顾呢!」
「啊?」不就是一朵花嘛!难不成还得用琼浆玉液供着?
庄恕心忖自己一个外科医生什么阵仗没见过,只是照顾一朵花,应该不太费事吧!
于是庄恕就点头表示自己决定要养这株黑郁金香,他依指示在表単上填了自己的姓名、住址与联络电话,还莫名签了张认养同意书。只见那两个花店主对视笑了笑,阿诚为庄恕装好了黑郁金香,并为他细心准备了提袋,好好把那盆黑郁金香放进去。
阿诚用双手慎重地把提袋交给庄恕时,语重心长对他说:「里面有一张饲养说明书,你得仔细阅读,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打电话来店里问,那就这样,请好好照顾您的花吧!再见。」
庄恕接过提袋,虽然满腹疑问,但不过就是买了朵花嘛!他撑着伞慢慢地走回家,一路上小心翼翼护着提袋不被雨水打湿。

04
庄恕回到家把纸包拆开,那朵黑郁金香花苞紧紧闭合着,目测要过两天才会开花。他把花盆放在柜子上,然后他在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从提袋里拿出阿诚说的饲养说明书细细阅读。

【花妖饲养说明书】
1、请将花房放置在温度和湿度适中的室内环境,最好是卧室。
2、当花妖休息时切莫打扰,请好好保护他的花房。
3、当花妖人形化时,请为他准备合身的衣服。
4、当花房枯萎时表示该花房的花灵已被耗尽,请再为您的花妖寻找新的花房。
5、请注意花妖的灵力是否足够,灵力用尽将无法维持人形化。
6、每朵花妖个性不同,不能一言以蔽之,请您自行体会并享受饲养的乐趣。
7、如有任何疑问请洽Story of Flowers店长明先生。

05
嗯?这说明书是拿错了是吗?上面明明写着中文字,但庄恕却觉得脑中充满问号,因为全是些看不懂的东西。
花妖?跟他买的黑郁金香有什么关系?
正当庄恕困惑之时,突然感觉身边有个人站了起来,庄恕反射性惊跳了一下,抓起沙发上的抱枕采取防御姿势。
「卧槽!你、你、你谁!?在我家干嘛!?」庄恕说话的声音都岔了气。因为他见到一个全身裸着的高大男人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就站在他身边。
「我是季白,是你自己把我带回来的。」
「什、什么!?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哪有带你回来!」
那个叫做季白的青年挑挑眉,指着桌上的黑郁金香说:「我是花妖,住在那朵花里面。」
庄恕瞪大双眼朝桌上看去,发现那朵黑郁金香不知何时竟悄悄开花了,他又转过头来瞪视着季白,只觉得大脑嗡嗡转个不停,脑容量都要不够用了。
他瞪了半晌,只能从嘴里迸出几个字:「花这么小,你怎么住?」那个看起来不到3立方公分的空间!
季白耸耸肩,下一秒整个人突然消失在空气中。
「卧槽!人呢!?」庄恕真觉得自己是精分或得妄想症了,他晕眩几秒,手指紧紧掐着抱枕不放。

06
他不仅产生幻觉,还产生幻听,他感觉好像听到细碎的说话声音,不知道从哪传来的。
「大头,我在这~~~」
庄恕侧耳倾听两三遍,才确认这声音是从黑郁金香里传出来的,他一个见血不怕、开刀不晃的男人,此刻竟然莫名有些心颤。他深吸了口气往黑郁金香走去,发现那个青年缩成一个好小的小小人,安安稳稳坐在郁金香里看着他。
这下庄恕可彻底相信了,他买了一只花妖。
庄恕当然是立马拨了通电话给花店的店长,对方在话筒另一端笑得很开怀,是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的声音,笑声中似乎带着一种耍弄人的恶趣味,后来是那个叫阿诚的青年过来接了电话。
他与庄恕详谈一番,告诉他这朵黑郁金香确实是住着花妖,他可以试养几天,如果真的觉得不喜欢的话再还回店里也行。
庄恕看着那个又从花里蹦出来的青年,似乎一离开花朵就会变成正常人的大小,庄恕一边说着电话,眼睛撇见对方那毫无遮蔽的腿间,忍不住冲起身来抓起一条短裤塞给他要他穿上。

07
明明是黑郁金香,明明人形化时的皮肤黝黑,但为什么名字叫做季白呢?
总之,庄恕接受了暂时饲养这株奇特的黑郁金香。

08
庄恕与季白相处一阵子,这人老是大头大头的叫他,从不喊他名字,和他说话时也很毒舌,怼起人来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还厉害。不过庄恕却莫名包容季白,大概因为季白不是真正的人类,只是个单纯的花妖。
庄恕感觉自己像多了个室友,因为季白大部分时间都是化作人形出现,言行举止和一般人类没什么两样,只有晚上睡觉时才会变成小小的花妖,躲进他的黑郁金香里睡觉。

10
庄恕有天晚上终于忍不住好奇,轻手轻脚拨开黑郁金香的花瓣想看看季白睡觉的样子。黑郁金香被大手掀开一小角,他看到裸着身子的小小季白蜷曲在花苞里睡得香甜,庄恕心跳不知为何漏了一拍。
仔细看看,其实人形化的季白长得挺俊的,缩小成花妖时又特别可爱--虽然没穿衣服。
花瓣被拨开,外头的光线照在季白脸上,季白忽然不安稳地抖了一下,庄恕倒抽一口气,赶紧把花瓣盖回去。

11
庄恕开始养花以后,秉着高材生对专业知识的追求与坚持,他开始翻阅种花相关的知识书籍,甚至还买了花艺用的小型喷水器,一早起来就帮闭合的花苞洒些水,让花苞看起来变得滋润又新鲜,但他有一回不小心撒了太多水,立马听到季白在花苞里嫌弃似的抗议:「太湿了!」
庄恕赶紧把花搬到窗边晒太阳,只见季白跳出黑郁金香,小小的人儿站在柜子上,像是着凉般的不断打着喷嚏。吓得庄恕赶紧拿纸巾来把他擦干,又轻又温柔,生怕一不小心把小人儿给捏坏了。
他总算明白那个花店的店长为什么说这花不好照顾,其实不好照顾的不是花,而是这只小小的花妖,真是冷不得热不得,不过好在他只要化回人形就跟正常人一样,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12
庄恕发现自己最近莫名就会想着季白,即使是在忙碌的工作中,只要想到他睡在花朵里面的模样就觉得满心欢喜,他甚至会幻想跟季白一起挤在那朵郁金香里的感觉,那个不到3立方公分的小空间,可是能和季白待在一起应该很温暖吧?
庄恕觉得自己可能是有毛病了,居然喜欢上一朵花......一朵花里的花妖。

13
某天庄恕晚班回家,在家里附近阴暗的转角见到一名歹徒正在抢一个老妇人的包,庄恕二话不说就上前去制止对方。
他与歹徒一阵扭打,虽然凭借身高优势抢回了老妇人的包,让老妇人顺利脱逃,可那歹徒一点也不想善罢罢休,对着庄恕一阵撒气似的打,庄恕伸手挡了几下,特马的!还真疼!
那歹徒从口袋拿出一把蝴蝶刀,顺手一甩就亮出了刀身,正对着庄恕就要刺过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挡在庄恕面前,伸手对接了那只拿着蝴蝶刀的手腕。
庄恕被那个影子撞开,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定神一看才发现是季白。
庄恕简直吓得魂飞魄散,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是季白若是不小心受伤该怎么办?
但三秒后他马上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季白不知哪学来的功夫,直接扣住对方的手腕一扭再一拉,那只拿个蝴蝶刀的手顺势被夹进季白的大臂与身体之间,季白曲起腿用膝盖重重往对方的胯间顶去,那歹徒嚎叫一声,手中的蝴蝶刀应声掉落,身子也跟着跪到了地上。
庄恕当场看得目瞪口呆,未曾想过,他家的花妖竟然有如此利落的身手。

他家的,嗯,他喜欢这个用词。

14
从那天起,庄恕似乎琢磨到与季白正确的相处方式,他发现季白特别喜欢保护人,只要让他保护自己,他看起来就会变得很满足。
所以庄恕开始装怂,晚上下班前先打电话回家給季白说:「能来街角接我吗?我怕再遇到歹徒。」回家后有什么事也都会换个方式告诉季白,比如:我怕蟑螂攻击我,你能保护我,陪我一起去倒垃圾吗?
或者是:你能不能有时候别睡花朵里?偶尔晚上陪我睡睡大床,我怕鬼骚扰我。
只要庄恕表现得有点害怕,季白多半会顺他的意。
甚至,庄恕还对他说:我害怕你会消失,可以用嘴唇亲亲我吗?
季白连眨都不眨眼就直接亲了上去,庄恕逮着机会,顺势吻了他家花妖甜美的嘴唇,勾住他的舌尖领着他纠缠。庄恕喜欢季白被自己亲过以后若无其事转头去看电视的模样,脸上大概是害羞的颜色,麦色肌肤浮现一层红晕。

15
就在庄恕养花满一个月那天,他接到一通来自花店的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店长问道:「庄先生,请问您是否决定继续饲养黑郁金香?」
庄恕飞快回答:「我决定继续饲养。」
只听到对方笑了笑,说:「是吗?我知道了,麻烦把电话转交季白。」
季白正躺在他的腿上看书,他将手机摁在季白耳朵上,让季白听电话。
「阿诚哥。」
「你愿意继续和庄先生在一起吗?」
「愿意,不然他太怂了没人保护。」

16
庄恕瞪了瞪他家的花妖,俯下脑袋狠狠地吻了他一口。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写其他CP,但差不多每个想写的KKW角色都有相对应的花了~有灵感或有时间的时候会再慢慢写哒!
下一回是黄曲,可爱的和和会是哪种花妖呢?
【黄曲】粉色樱花(花妖饲养纪录之2/甜一发完)

评论(93)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