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洪周】光棍节不分手(KKW生日联文之12/一发完/污)

这是一个系列联文,详见KKW生日联文12发,一起玩到818!
本篇主题:光棍节/下水道里 

为啥大家都觉得我要在下水道里开车!?
抽到下水道这种题材我也很绝望啊嘤嘤嘤~我努力写了!

--------

11月11日,似是上天嘲弄单身狗的日子,不懂哄着恋人的家伙,一辈子打光棍,活该是单身。
「你是认真的吗?周凯?」男人双手插在兜里,语气听不出喜怒。
冷风瑟瑟,11月的街头,空气中带了一抹苦涩的寒。
周凯重重吸了口烟,吐掉,白雾随即被吹散。他漫不经心地把残余的烟屁股弹进水沟,不以为意说:「不然呢?其实你一直在勉强配合我,我都知道。」
「你想多了,周凯。」
「我从没想过要一直拖着你,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分开。」
「你这是什么话?」洪少秋无法再置身事外,当周凯又再次说再见并扭头就走时,他一把扯住周凯的手腕。
青年反射性回避,轻轻一扭手便脱开男人的掌握,男人反手又擒过去,被青年另一手挡下,顺势借力使力绕了一小圈子,没让他抓住。
可洪大队长不是省油的灯,训练有素的特种军警至少有二十种让他抓住周凯的手法,青年一闪神仍被男人揪住,手被夹在他的臂弯里不给挣开。
「洪少秋!你把我当犯人吗!?」周凯这回真的来气,情急之下伸腿绊住洪少秋,两人滚了个圈一起摔在地上。洪少秋压根没想到自己的举动让周凯不高兴,急忙松开手,结果反被周凯给制住。
青年压在他身上,目光透着暴戾和压抑。洪少秋从言谈间听出些许端倪,试探地、小心翼翼问道:「你究竟怎么了?」
周凯瞪着他不发一语,甩手就要起身,不料却被洪少秋紧紧搂住。
「放手!」
「不。」
周凯来了狠劲,扭过手反绞住洪少秋,洪少秋吃痛地哼了声仍不愿意松手。
他们谁也不肯退让,纠缠一阵后突然听闻一个细小的金属掉落声音,清脆滚地后噗咚一声掉进旁边水沟里。
洪少秋傻愣了愣,一摸脖子上的项链断了,忍不住激动道:「凯啊!快起开,戒指掉了!」
周凯懵了片刻,然后才讷讷地移开身。
只见洪少秋飞也似的跳下水沟,全然不心疼衣裤和鞋子,在又脏又臭的水里伸手捞着他的戒指。

那是个普通的素面银戒,外表并不特别,有一回他和周凯在鱼摊旁吃饭喝酒,周凯酒酣耳热之际顺手从小指上拔下来塞给他,说他们交往以来自己从没送过什么象样的礼物,这尾戒虽然不值几个钱却是他闯荡江湖多年的幸运物,如今既然金盆洗手就转赠给洪少秋,希望他能逢凶化吉。
洪少秋当时愉快收下还暧昧笑笑说好呀他答应了,到后来周凯才明白洪少秋说的是答应了求婚。可任凭他怎么解释这只是随便送点什么,讲得嘴都快破了,洪少秋偏要说这是求婚,周凯最后没辙也就不同他辩解。
那戒指圈特别小,洪少秋没一根指头戴得上,于是他找了条链子串过银环,把它挂在脖子上当作项链。
对洪少秋而言,那是周凯与他最最重要的定情之物。
「你站那等着,我一会捞上戒指再跟你谈......」洪少秋一面找戒指,还不忘回头确认周凯人在不在。
他没想到周凯会跟着跳下水沟来,在及膝深度的污水里帮忙捞戒指。
「你......」
「别吵,快找。」
大佬凶凶的,洪队长乖乖闭嘴猛捞沟底,在一团烂泥中展开地毯式搜索。
这里已经是下游,水沟的水势和淤泥都不少,滚滚往下水道流去,洪少秋和周凯顺水前行,手里尽是抓到些乱七八糟的垃圾。
他们俩迫不得已被逼进下水道里,狭窄的水道站进两个弯着腰的大男人实在有些拥挤,但还勉强能行。
洪少秋又在水里搜寻了一会,想到周凯要与自己分手心中满是委屈,忍不住说:「你这算什么,嚷嚷着分手还管什么戒指。」
「少啰嗦!」周凯低低吼了声,背着洪少秋看不清表情,只隐隐听见他吸了声鼻子。
洪少秋不语,手里继续四处摸索。天寒地冻的11月,虽只是膝盖以下泡在水里,但也不免冻得人直打哆嗦。
下水道就像一条风管,外头的风灌进来便肆无忌惮乱窜,他见周凯似乎冷得都发抖起来,忍不住向周凯靠近了些,希望能为他遮挡冷风。
不料周凯脚底突然打滑,身子一倾便反射性去抓东西,一抓就抓到洪少秋的衣角,两人脚步猝不及防混乱,双双摔坐在水里。
「凯!没事吧!」洪少秋半个人都湿了,但他一点不关心自己,只在意周凯。
周凯默默不语,用手撑着水底正要自己站起来,感觉掌心似乎摁到一个圈圈似的小东西。他连忙紧紧抓起,连同一把泥沙。
周凯站起身时顺手把手掌摊在洪少秋面前,污泥和脏水从指缝淌下,那枚银戒指安安稳稳躺在他手上。
洪少秋正想拿过银戒,未料周凯却一收手,把戒指放进自己裤子口袋里。
「......」洪少秋愣了愣,但想找到戒指就好,便急忙拉着周凯离开又脏又臭的下水道。

浸过脏水的人不仅浑身发臭,湿了一身站在冷风里也冻得难耐,洪少秋拉着周凯在附近街头转悠,好不容易找了间旧旅社,看起来古老又破旧,但至少能让他们开间房洗个热水澡,周凯看起来没有意见,因为他也冷得直发抖。
旧式旅社阴阴暗暗的,前台坐了个穿着邋遢的中年人,洪少秋和周凯进来时他不但不招呼,还皱了皱眉头——大概是闻到他俩身上的臭味儿。
「开一间房。」洪少秋把钞票押在柜台上,皱成一团的湿钞票被摊开,和着泥水散发一股子怪异的味道。
前台的中年人用纸巾包起钞票,嫌弃似的甩出一把钥匙,挥挥手让他们自己上楼找房间去,嘴里连吐一句话出来都吝啬。
他们俩默默不语在昏暗的长廊尽头寻到那间房,老旧的房门,打开时还夹带门轴磨擦的嘎吱声,不免让人腹诽这样破烂的房间该不会连热水都没有吧?
洪少秋进房第一件事便直奔浴室确认,幸好,热水还是有的,而且用近乎冻僵的手去摸还算挺烫的。
「凯啊!快来洗澡!」洪少秋扒着自己的衣服,看到周凯站在浴室门口不动作,突然想起周凯要和自己分手。
在光棍节被甩真算人生一大惨事,洪少秋缓了缓脱上衣的动作,说:「介意的话你先洗吧。」
「算了,一起洗。」



谁敢偷看大佬洗澡?



倾盆大雨转为绵绵细雨,窗外没那么躁动了,就连天花板的渗水也缓了下来。
他们没有换房间也没有想叫前台来处理的意思,两人简单清理完云雨的痕迹便躺回床上,这回周凯没再背着洪少秋睡,洪少秋只是张开手臂,周凯就乖乖靠进他怀里。
「肚子饿吗?咱们没法出去买晚餐,等等让前台送两碗方便面上来。」洪少秋摸着周凯短短的头毛问。
「晚点再送吧。」
「好,你说什么都好。」洪少秋宠溺地亲亲周凯的眉毛。
周凯忽然伸手到床头柜去摸戒指,然后拿到洪少秋面前,说:「那我们一起去买真正的对戒。」
「啊?」洪少秋心中惊喜地跳了一下,扳过周凯的脸,逼他正视着自己。「这回你没法再否认这是求婚了。」
周凯笑看着自己的爱人,那人总是在温柔里带着霸道,在随兴里透着执着,不屈不挠、不离不弃、不怨不悔。
他终是点了头,说:「就当是求婚吧。」
「我愿意!」
洪少秋说完忽然一头钻进被子里,惹得周凯惊呼连连:「欸!干嘛!洪、洪少秋!」
「干嘛?」洪少秋半掀被子露出一张满是暧昧笑意的脸。「当然要用行动表示我内心的喜悦。」
「洪少秋你不想休息可我想休息......啊、啊嗯!」
话尾消失在一串软软的哼哼里,周凯始终没能拒绝洪少秋。
今年的光棍节,幸好,没真的被打回单身狗的原形。而且,他还得到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句承诺。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近期三次元超级爆炸,《寂寞沦陷》连载更新速度暂时会变很慢,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这次凯凯生贺的12篇联文都发完了,在此祝凯凯生日快乐!
虽然下水道这个题目奇葩了点,但写出来的感觉还满特别的,自己挺喜欢这篇~希望大家也看得开心!

评论 ( 53 )
热度 ( 269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