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黄曲】粉色樱花(花妖饲养纪录之2/甜一发完)

*就是一个脑洞,KKW48都是花妖的系列
*大概类似拇指公主那样的吧~

前見 【庄季】黑郁金香(花妖饲养纪录之1/甜一发完)

--------------------------------

01
黄志雄感觉昏昏沉沉的,他陷落在一如往常的醉梦里,浑身发冷、发抖。
好像有个男人的声音正在叫唤他,黄志雄在迷迷糊糊间想睁开眼睛,然而沉重的眼皮却不听使唤,他用力睁了睁,依旧什么也看不见。
「黄大哥......黄志雄......你醒了吗?」
温柔的声音听起来很远,然而黄志雄感觉身边有人用手掌包裹着他的手搓揉,那人的手很暖,指尖有着厚厚的茧子。
「我好冷......」他觉得浑身发冷,但是喉咙似有火烧,干涸得像要裂了开来,他费力地吐出这几个字,感觉就要用尽全身力量。
黄志雄倏然跌进一个软软的怀抱里,温暖无比,又有些令人怀念。
浑身变得软绵无力,黄志雄在那个怀抱里渐渐又沉入一个又一个彩色的梦境。

02
当黄志雄终于清醒过来时,发现外头已经斜阳西沉,昏黄的夕日染了满天的红,他几乎睡掉了整个白天。
原本被酒精填充的胃部稍稍活络起来,此时他正觉得饥肠辘辘,马上就闻到空气中传来一阵扑鼻香气。
黄志雄下了床循声往厨房前进,他见到一个陌生的青年站在那儿,手里拿着锅和铲。
「你是谁?在我家干嘛?」
「黄大哥,你总算醒了,我是曲和呀!」
「曲和?」黄志雄试图在脑海中搜寻这名字,然而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昨天你救了我一命,我没什么可以报答的,我想你整天没吃东西大概饿了,你等等,晚饭就快好了。」曲和一面说着,一面在锅里搅动铲子,黄志雄不知他在煮什么,只觉得香味扑鼻。
他看着那青年看得有些出神,他从未见过长得那么俊的小伙。


03
罗宋汤散发好闻的蔬菜香气,黄志雄已经狼吞虎咽喝了三碗,正在伸手盛第四碗。
「黄大哥,抱歉呀,我身上没钱买菜,只好拿你皮夹里的钱,但我之后一定想办法还你。」
黄志雄嘴里嚼着土豆,愣了一会才说:「没事,不用还,反正晚餐我也有吃。」
桌上食物消失的速度犹如秋风扫落叶,黄志雄吃饱喝足后脑袋才清醒些,此时看着曲和,只觉得满肚子疑惑。
曲和说自己救了他一命,可黄志雄一点印象也没有,他还记得他昨天心情郁闷在酒吧喝了不少威士忌,至于后来怎么救了曲和又怎么到家的,他全然忘光了。
「我怎么救你的?」
「黄大哥你都不记得啦?你看那个。」曲和指指柜子,黄志雄顺着他手指看过去,发现柜子上有个小水瓶,里面插着一枝被折断的树枝,上面有几朵粉色的小花,看起来应该是樱花。
「你昨天救了我,还答应收留我,我真的觉得特别感激。」
「收留?」
「是啊,你说我可以住在你家。」
「不可能,我家只有一张床。」
「我住在樱花里,我是花妖。」

04
原来那不是幻想,他真的在滂沱大雨里折了一支樱花。
黄志雄脑中倏然忆起昨晚天空下着倾盆大雨,他喝得醉醺醺的没带伞,一路淋着雨、摇摇晃晃从酒吧走往回家路上。
他经过一颗樱花树下时,似乎在哗啦啦的大雨声中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喊救命。佣兵出身的黄志雄对呼救声很敏感,即使喝醉了酒,仍本能找寻声音的来源。
男人搜寻一阵便在地上找到一朵被雨打落的樱花,有个光裸的小小人儿,全身湿答答躲在樱花里瑟瑟发抖。
「救我!我好冷!」
「你......什么东西?」醉醺醺的黄志雄捧着那朵小小的樱花,口齿不清问着。
「你可以摘一支樱花,然后把我放进去带回家吗?拜托!」
小小人儿苦苦哀求,黄志雄酒气正上头,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细想现在的情况,他咧嘴一笑说了声「喔,好啊」,便依小小人儿所言去做。

05
「卧槽!你妖怪啊!」黄志雄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但毕竟在战场上见多识广胆量大,他狠狠瞪着曲和,并未露出害怕之意。「你想干嘛?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曲和被黄志雄凶凶一吼,随即有些怯懦地缩了缩肩,他小小声说:「我、我没有想干嘛,我只是想谢谢你伸出援手,我......」
曲和话只说了一半便不说了,一脸委屈的模样。随后他深吸了口气,整个人在瞬间唰地就消失,只在原地留下方才身上穿的衣服和裤子。
「!?」黄志雄惊异地看着这一幕,一度怀疑是自己喝太多酒产生幻觉。

06
他摇摇头醒了醒神,重新再看向这一切,方才吃过的晚餐还在桌上,曲和穿过的衣服也还遗留在地上,一切都与原本无异,除了柜子上那支原本已经绽放的樱花,现在却闭合了起来。
黄志雄曾身为职业军人,胆子还是挺大的,就算是怪力乱神的事儿也吓不倒他。他缓缓走到柜子边,若有所思看着那朵含苞待放的樱花。
他终于忍不住伸手轻轻拨开一小片花瓣,只见一个光裸身子的小小人儿,背对着他曲膝坐在樱花里。
不知为什么,黄志雄看到这一幕突然有些心软,军人的天职本就是保护弱小,眼前这家伙看起来虽是妖怪,但他如此弱小无助的模样倒让黄志雄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黄志雄感觉自己方才似乎太凶了些,他放低音量,安抚似的说:「那个......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如果你不喜欢我在这,那我离开就是了。」小花妖头也不回,闷闷地说。
「你......你离开了要去哪?」
「不知道,但总比在这被人当妖怪讨厌好。」小花妖心情低落,看来是被那句妖怪伤了心。
黄志雄满脑子转着不停,试图想些话来安慰樱花里的小人儿:「我没有讨厌你,我只是、只是有点惊讶......」
其实仔细想想,这小人儿也没做什么坏事,如果他真有什么歹心,根本不必守着酒醉的自己,也不必辛辛苦苦做晚餐给自己吃,想到这儿,黄志雄态度又更放软了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凶你的,你能原谅我吗?」

07
黄志雄诚心诚意的道歉获得了曲和的原谅,曲和跳出花瓣再度变回正常人的大小,光着身子的他捡起地上的衣裤穿好,这才好好坐下来向黄志雄自我介绍一番。
「原来你是住在樱花里的小花妖。」
黄志雄从未见过这种生物,觉得特别好奇,他一直盯着曲和瞧,瞧得曲和脸都红了。
「黄大哥为什么一直看我。」
「我觉得你长得好看。」黄志雄一点儿也不避讳,坦荡荡的,有话直说。
「我、我也觉得黄大哥长得很好看......」
「是吗?」黄志雄微微一笑,不是很在意地拿起酒瓶,随口喝了些酒。

08
黄志雄这人挺孤单的,退役的军人,靠着退伍的微薄补助过着平淡无聊的生活,他心底藏了许多过往不为人知的事,总是苦闷;总是借酒浇愁,他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亲人,孤零零的。
曲和的出现像是一道光洒进他黑暗已久的低谷,虽然曲和是只妖,但黄志雄还是分得清好人坏人,他觉得曲和没有坏心,便收留他与自己做个伴。
黄志雄原本在家过得有些邋遢,衣服东一件西一件丢,但自从曲和与他同居后,沙发上再也见不到乱七八糟的衣服,它们不是被洗得干干净净挂在衣架上,就是折得整整齐齐收在衣柜里。
曲和没有自己的衣服,他变正常人形时就穿黄志雄的衣服,穿起来宽宽松松的,但黄志雄却觉得他这样意外的可爱,而且曲和穿过的衣服总会带着一种淡淡的花香,让人闻起来很舒服。

09
黄志雄渐渐习惯有小花妖陪伴的生活,他越来越少去酒吧酗酒,就算酒瘾发作时也在家自己喝,有曲和陪着,他向来起伏不定的情绪似乎也比以往平静许多。
曲和除了晚上睡觉会缩小回到樱花里之外,其他时候都如正常人一般,他除了会做饭、打扫、洗衣之外,他还会拉琴。
那日,曲和不知从哪儿弄回来一台大提琴,黄志雄还没到家就听到家中传出悠扬的音乐声。他本以为是曲和在放唱片,却没想到开门就见到曲和在拉琴。
曲和说他已经拉了很久的大提琴,这琴一直都寄放在朋友家,如今他有了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自然就把琴带回来了。
「你不会觉得大提琴太占位置吧?」曲和问。
黄志雄环顾四周,一个单身男人的家,三十多坪米的生活空间多放了台大提琴确实有些拥挤,但只要曲和想放,他就不在意这些。
「谢谢你,志雄你人真好。」
他已经习惯叫他的名字,他也习惯曲和这么叫他。

10
黄志雄偶尔会心情不好,每当他情绪不佳时总会借酒浇愁。
曲和见他一个人喝闷酒时总会觉得心里难受,可每回开口问黄志雄,黄志雄却只是摇摇头不说话,然后喝下更多酒。
曲和身为花妖,从未感受过什么不开心的事儿,黄志雄闷着不说,曲和完全想象不到他究竟发生过什么。
曲和看着心情郁闷的黄志雄,对于自己无法让黄志雄真正快乐起来,他心里也感到十分沮丧。

11
那晚,曲和缩在他的樱花里睡得很沉,睡梦间,他忽然被一股浓烈的酒味呛醒,曲和诧异望着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股越来越呛人的酒味在花苞里扩散开来。
「唔......」曲和难受地想逃出他的花朵,然而花瓣却反常地紧紧闭合着,他感觉晕乎乎的,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志雄......救我......」曲和喊了半晌却等不到黄志雄,只觉得头越来越昏,想是再待下去恐怕不太妙,于是曲和使尽全身力气奋力扳开樱花瓣,好不容易扳开一道小缝,他挤着身子用力钻了出去,直到最后耗尽力气,咚一声掉在旁边的柜子上就这么晕了过去。

12
黄志雄醒来时觉得口干舌燥,如同每回酗酒过后的晨起,宿醉的晕眩感袭来,但黄志雄早已习惯这一切。
醉生梦死,是他用来逃离过去战争伤痛的方式,他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只能在脆弱时重复同样的轮回。
不过黄志雄这回醒过来时,曲和并不像前几次那样待在他身边,他在房里四处环视,最后发现一件足以让他彻底酒醒的冲击--那支樱花凋谢了,花瓣全都摔在柜子上,玻璃花瓶里只剩一支枯枝。
黄志雄顿时吓得三魂七魄都要掉了,急匆匆跑过去,见到小花妖蜷曲在柜子上奄奄一息。
「曲和!你、你怎么、怎么回事!?」黄志雄觉得自己说话完全控制不住舌头,他紧张地捧起曲和小小的身子,光裸的小花妖皮肤泛起红潮,整个人晕乎乎的没有力气。
黄志雄见到樱花凋谢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曲和要不行了,但后来发现他还一息尚存,黄志雄立即振作起来。
曲和说过,花妖是靠睡在花里获得灵力,这样才能维持生命。
「曲和,你别死!你等我!」黄志雄手忙脚乱翻出一条帕子把曲和盖好,匆匆忙忙套上鞋子就赶紧冲出家门。

13
黄志雄一路狂奔到他第一次捡到曲和的地方,可前些时候雨季风大,樱花约莫也是快过了花期,风雨一打就全给打坏了,整棵树光秃秃的,竟连一朵樱花都没有。
黄志雄心里又急又气,急的是曲和命悬一线,气的是自己若没有整晚烂醉,也不至于没发现曲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他似一只无头苍蝇一般,焦急地在街上四处乱跑乱找,可就是找不到半朵樱花。
黄志雄这一生从未如此绝望过,想到曲和气若游丝地躺在那的画面,他简直都要发疯了。
他又在街上乱跑一阵,忽然见到街角有一间花店,门口水瓶里似乎插了几支樱花,黄志雄像是见到救星一般,慌忙地飞奔过去。

14
「老板!这多少钱?我全要了!」黄志雄抓着水瓶里仅存的几支樱花,焦急地到柜台结账,但他发现柜台没人,于是扯开喉咙大喊。
「来了、来了。」一个青年从花店里跑出来,脸上挂着歉然的笑意。「抱歉,刚才后头有点忙,您要这些吗?一共一百块钱,需要帮您打包起来吗?」
「不用!」黄志雄急促道,随手往兜里一捞,心里忽然凉了半截。
他刚才赶着出门,竟连钱包都忘了带!
「我、我......老板,抱歉,我忘了带钱,但您能不能先让我把花带回去?我......我急用......」黄志雄结结巴巴解释,但突然想到这种说法一点都不合理,谁会急用樱花呢?可他顾不得那么多,又继续解释:「这救命的!我必须先带回去,真的!我一定会再来还钱!拜托!」
黄志雄觉得这说法根本不足以取信于对方,可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胡乱地拜托花店老板。
他没想到那青年微微一笑,居然对他说:「既然是救命用的,就先拿去吧。」
「啊!?」黄志雄简直不敢置信。
「快去吧,你拿钱回来时若没看到我,就说这是欠给明先生的钱就行了。」

15
黄志雄终于拿到几株樱花,他飞快冲回家里,发现曲和还活着,昏昏沉沉的小人儿依旧躺在柜子上。
他赶紧把枯萎的樱花从瓶子里拿起来想换上新的花,这才发现樱花凋谢是因为瓶子里被倒了大半瓶的威士忌。
黄志雄脑子轰地一声巨响,万万没想到害死这株樱花的始作俑者竟是自己--他肯定是昨晚喝醉了,误用酒去浇了花。
黄志雄赶紧把瓶子洗了,将新的樱花放进去插好,然后轻手轻脚把昏迷的曲和捧起来,放到新的花朵上去。
幸好,花瓣轻轻把曲和包裹起来,就像平常一样,小花妖安然无恙睡回他的花里去。
黄志雄简直气死了自己,他愤怒地抄起家里所有的酒,把它们通通倒进水槽里,又把空瓶全摔进垃圾桶,黄志雄看着那堆积如山的瓶子,才意识到买了这么多酒的自己有多么荒唐。
他不由得自责地恸哭起来,如果曲和因为他的粗心而丧命,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16
曲和被包进花里一点动静也没有,黄志雄不敢打扰他也不敢去想他会不会已经死了。
在曲和好好站在他面前说话之前,黄志雄半步也不敢离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只能提心吊胆在旁边守着。
一直守着。
黄志雄整天不吃不喝,就这样守了一天一夜,直到最后迷迷糊糊在一旁的椅子上睡着。

17
黄志雄再度醒来时,是被一阵香味弄醒的,熟悉的晚饭味道。
他发现曲和正在厨房煮饭,整个人又惊又喜,一跨步奔过去紧紧就把人抱住了。
「志雄?」
「曲和、曲和......」黄志雄从背后环抱着曲和,一连低低唤着他的名,紧抱的双臂像是想确认他是真实存在。「你没事了吗?你好了吗?」
「我没事呀。」
「我以为......我以为你要死掉了......」黄志雄把脸埋在他肩上,不顾自己抱着另一个男人有多么不对劲。差点把曲和害死这件事,让他想起来后怕得浑身发毛。
「花妖被酒弄晕需要一段时间醒酒,但你放心,这样是死不了的。」曲和笑了笑,拍拍黄志雄的手臂,说:「不过还是谢谢你帮我弄了花来,睡在花里能早些恢复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粗心,我一想到你可能会死,整个人都要疯了。曲和,别离开我,我真的很需要你,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在这......唔......」曲和转过身想安抚黄志雄,没想到黄志雄直接吻了过来,他微微一惊,但最后仍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男人既霸道又直接的情意。

18
「不睡花里没事吗?」黄志雄躺在床上,那张半大不小的床塞了两个成年男人显得有些拥挤,但黄志雄紧紧搂着怀里的人儿,一点也不觉得床太狭窄。
「偶尔可以像这样陪你躺着睡,没事的。」曲和靠躺在黄志雄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这次真是多亏花店的老板,否则我真不知上哪去找樱花了,赶明儿我还得去还钱给他。」
「志雄,」曲和噗哧一笑,说:「其实你买的是桃花,不是樱花。」
「啊?」黄志雄愣了愣,问:「你、你......樱花妖也能睡桃花里吗?」
「其实我们什么花都能睡,只是每个人有自己的喜好罢了。」
「那你觉得桃花好吗?如果不喜欢的话,我明天给你换别的吧。」
「都好,只要你挑的花,我都喜欢。」
曲和的回答让黄志雄心中一暖,他嘴角勾起浅浅笑意,在曲和额头上轻轻落了一吻。
他也一样,不管曲和是樱花妖、桃花妖还是什么别的妖,他都喜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和和小天使真是太惨了,幸好日跳哥哥最后有把和和照顾好!
晕乎乎的曲和我也想要一只,实在太萌太可爱啦Q口Q!
这个花妖系列真是写得超级开心,下一回没意外的话应该是然然和院长的故事吧~然然又是什么花妖呢?
对了~有关花店,在上回介绍过了,这回就没特别描写啦,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庄季】黑郁金香(花妖饲养纪录之1/甜一发完)
开花店的楼诚之后绝对有一篇的!毕竟阿诚哥是始祖级花妖呀!
上次有很多小伙伴说阿诚哥卖弟弟?冤枉呀!阿诚哥是为弟弟们找幸福啦!

【凌李】金黄向日葵(花妖饲养纪录之3/甜一发完)

评论 ( 78 )
热度 ( 29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