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凌赵】《寂寞沦陷》36 前女友的婚宴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30  31  32  33  34  35
---------------------------------

36 前女友的婚宴

自从在院长办公室那场不欢而散后,赵启平已经两天没同凌远正常说话,若真要谈话时也是一副公事公谈的模样。凌远那别扭的脾气向来不会在第一时间哄人,面对赵启平那似愠又似不在意的态度,一时之间不仅没法子转圜也没立场质问,只好先暂时按下。
春节刚过,赵芙凌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因为她的爷爷奶奶没法照顾她,只能先经由社工安排前往福利院,之后再慢慢寻找合适的寄养家庭。
凌远和赵启平是赵芙凌在第一医院最信任的两个人,他们先前亲口答应要一起送小芙凌到福利院,就算现在两人之间正在小闹着,也不能让赵芙凌失望。
凌远开着他的黑色别克,赵启平坐在副驾,郁宁馨和小孩儿一起坐后座,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福利院。
郁宁馨牵着赵芙凌下车,王院长早就在门口等待他们,王院长是个50多岁的妇人,胖胖的身材看起来很福气,脸上的笑容也相当和善。凌远和王院长寒暄几句,把赵芙凌介绍给她。
王院长和赵芙凌打招呼,见躲在郁宁馨身后的小芙凌神色有些担忧害怕,便向她比了一串手语。小芙凌见到自己熟悉的沟通方式,眼睛不由得微微一亮,她了站出来些,回了王院长一些手语。
「你们聊什么呢?」凌远好奇问道。
「这孩子真是可爱,我向她作自我介绍,她也介绍了自己,还问我这里有没有彩色的故事书。」王院长笑呵呵向凌远解释,又转过头去对赵芙凌说:「有,当然有,这里有一座图书馆呢。」
赵启平环望四周,觉得这福利院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整体设计挺温馨的,感觉王院长对孩子们应是相当用心。
赵启平放心了些,对王院长说:「王院长,孩子就拜托您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告诉我。」
王院长呵呵一笑:「像赵医生这样有爱心的人真不多见,虽然你跟这孩子非亲非故,但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
「凌凌特别乖巧,又和我同姓,这大概就是缘份。」赵启平摸摸小芙凌的脑袋,笑笑说:「如果当时我早些定下来,说不定女儿也这么大了。」
凌远在一旁听着,忽然想起赵启平的前女友沈悦,他们交往七、八年后分手,如果当初就结婚,生下的小孩还真就跟赵芙凌差不多年纪。想到这,凌远心里忽然有些焦躁,赵启平这似是怀念旧情的发言,让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安。
他从不是这样的人,不是为情所困、为一句话就多愁善感的人,可最近他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赵启平,无论赵启平说的话是有心还是无意,他都忍不住要多做联想--凌远觉得自己真是病得不轻。

福利院的男孩和女孩是分开住的,女孩住的屋子不方便让凌远和赵启平进去,就由郁宁馨陪着小芙凌随王院长一同进去安置。
凌远和赵启平待在外头等,两个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一阵沉默。
「我知道你担心凌凌,但她在这里有伴,比在医院好多了。」凌远说。
「能真心对她好的玩伴一个就够,不然再多也没用。」
「你是不是真想收养她?」
「如果我已婚又符合寄养家庭条件,倒真的希望能这么做......」赵启平像是想到什么,轻哧一笑,自嘲:「可惜我的择偶条件太高,要找到合意又有钱的富家千金可真难。」
凌远胃里一紧,直觉赵启平这话无论真心与否,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凌远叹口气,放软声音:「启平,别把我前两天说的话放在心上,我最在意的还是你的身体健康。」
「多谢凌院长关心。」赵启平朝他拱拱手。
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凌远听得出他话里分明还在生气,否则赵启平不会喊他凌院长。
凌远还想再开口说话,但裤兜里震动的手机拉走了他的注意。
是凌景鸿教授打来的,来跟凌远约了晚上回家接他,一起去参加江瑞安跟沈悦的喜宴。
「爸,启平会一起搭我的车。」凌远讲着电话,转头朝赵启平看了一眼,「对,就是除夕夜来我们家那位小师弟。」
赵启平愣愣看向凌远,此番被他下手为强先跟老师报备了,等会不搭他车去喝喜酒也不成。
赵启平撇撇嘴,总觉得凌远的神情有那么点得逞的意味。

心外科名医江瑞安和银行沈大佬独生女的喜宴在外滩的华尔道夫酒店举行,虽然堪称世纪婚礼,但宴请的宾客并不多,除了双方亲友之外,仅有邀请医界重要人士、银行界重要人士和一些政商贵客参与。婚宴也不采传统宴客,而是在隆重的证婚仪式后,众人再移往隔壁的宴会厅举行结婚酒会。
酒店的会场布置得浪漫典雅,金色布幕与璀璨的水晶灯相映生辉,每个角落都放置大把新鲜的粉红玫瑰与粉紫绣球花,侧边坐着几名提琴乐手,正在演奏着悠美动听的古典乐曲。
新郎新娘还未出场,赵启平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随凌远一起在医界人士聚集的角落交际。幸好还有这票医生,赵启平想。
仔细看看另一半银行界或商界重要贵客,名牌衣着一眼就看出价值不斐,就连腕上的袖扣都金光闪闪,这等上流世界的宴会,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参加,赵启平不常盛装打扮,参加这种宴会着实感觉有些别扭。
回想起来,他与沈悦交往多年,沈悦虽然身家背景惊人,平时与他出门打扮也相当朴素,并不像那种傲慢无礼只会炫富的千金小姐,否则他也没法与她交往这么久。如今看到这般盛大的婚礼,忽然见识沈家的财力,竟莫名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赵启平咕噜喝下半杯红酒,似乎想藉由喝酒压下这莫名的感觉。
「启平,少喝点。」凌远靠近了些,低语交代,「注意身体状况。」
「没事,自从体检过后,我那心悸的症状全没了。」
凌远撇撇嘴,心想赵启平或许是还在跟自己闹别扭,便叹了口气说:「那也别这么折腾自己。」
赵启平没答腔,远远有一穿着高订西装的男人端着酒杯、笑着朝他们走了过来,那一身细白条纹嵌在深紫色缎面上看起来既优雅又有质感,光看这身行头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不过那男人穿着看起来虽高级,脸上却没有那些上流人士精算出来的假笑,而是真诚爽朗的笑意。
「老凌,没想到你这回真陷进去了,连这种场合都不忘带人来。」那男人朝凌远敬了敬酒,谜样似的笑着打量赵启平。
「不是我带来的,人家本来就和新郎新娘认识。」
赵启平看向那男人,困惑问道:「这位是......?」
「谭宗明,一个路人。」凌远随口解释,但似乎没有特别想介绍的意思。
谭宗明啧啧两声却也没对此生气,反而笑得更为开怀。「赵医生你好,老凌向我提起过你,说你......是他们院里新进的有为青年呢!」
「承蒙师兄照顾了。」
谭宗明与他们寒暄了会,又来了一些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相互都嘘寒问暖了几句。后来主持人上了舞台,开始说些暖场的话语为新郎新娘登台铺垫,大伙的主意力都聚焦到灯光灿烂的舞台上去。
谭宗明走到凌远身边,低声说:「上回在夜店通风报信之后,我一直在等你的报答呢。」谭宗明嘿嘿两声,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邀功地对凌远说:「幸好那天我正巧在店里等朋友,又好心通风报信一番,不然你们俩怕是要错过美好的一夜了。」
「你可别胡说八道。」凌远瞪了好友一眼,端起酒杯若无其事喝了一口,眼角却悄悄瞄向赵启平,发现赵启平正注意着舞台,也不知有没有听见。

一旁的交响乐团奏起优雅的古典乐,舞台旁的走道被工作人员点起一排烛火,每座欧式的高脚烛台上都有六根白蜡烛,会场的灯光倏然转暗了些,蜡烛的柔光将会场点缀出浓浓的浪漫气氛。
方才证婚仪式穿着一身白纱的沈悦已经换上深紫色的晚宴礼服,她挽着江瑞安的手慢慢走上舞台,长长的裙摆镶着无数碎钻,在低调的深紫色中映出周遭的星火。
赵启平看着那洋溢幸福笑意的新娘,虽然她已经怀孕数月但气色相当好,裁剪得宜的礼服将隆起的小腹修饰得平坦,手里那束鲜艳的捧花更把肚子遮得洽到好处,一切看起来都完美极了。
即使赵启平和她曾经交往七年,但感情早已升华得与亲人无二,如今看到沈悦幸幸福福出嫁,赵启平内心还是挺为她感到开心。
新郎新娘在舞台上站定了位子,新郎顺手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开始简单的致谢词,内容无非是感谢大家今晚来参加他们的婚宴等等。但不知为何,赵启平总觉得舞台底下宾客众多,但江瑞安似乎不时看向自己。
「沈悦是非常优秀的女孩,她的异性缘始终都很好,我只后悔没能早点认识她。幸好老天爷给我这个机会娶到悦悦,也谢谢这些前男友们不够优秀才没能留住悦悦。」江瑞安朝赵启平看了一眼,露出得意的笑容。
赵启平这下确定这家伙真是在暗暗针对自己,不由得心底一阵冒火。
舞台上的致词仍在继续:「长辈们时常劝告,一个门当户对的姻缘才是好姻缘,如今沈家和江家结亲即是天作之合,也谢谢各位到此见证我们的爱情开花结果、和我们一起分享这份幸福!」
江瑞安一番看似感性的话语激起现场一片掌声,仅仅只有赵启平感受到那若有似无的挑衅。
看着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新人们,赵启平忽然觉得好想结婚。


待续......《寂寞沦陷》37 春声 (污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们平平想结婚了!?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师兄兼好情人啊快考虑一下!!
啊我忘了~他们俩八字都还没有一撇……
但是别担心,听说下回有飞跃大峡谷般的进展!!

顺便捞个吸血鬼本,最后4本

评论(48)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