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七年(污一发完/虐梗变甜企划)

我被同侪霸凌了......为什么同样是写联文我就被规定开车呢!森77!
好吧,我开~23333

所选题目:你从来看不到身后的我

------------

谭宗明在床上睁开眼睛,旁边位置一如往常空荡荡的,掀起扔在一旁的被窝凉了个透。
哗啦啦淋浴的水声从浴室方向传来,他坐起身伸伸懒腰,下床走过去时门正好打开,陈亦度顶着一头湿发,头上半盖了条毛巾走出来。
谭宗明倚在浴室门口道早,那人心不在焉应了声便说要去吹头,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没睡醒。
温厚湿润的香气擦肩而过,谭宗明忍不住捞过陈亦度的腰把人往怀里一带,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贴着那湿湿热热的身体,谭宗明忽然想起昨夜两人胡乱解决欲望之后半点温存也没有,陈亦度蒙着棉被倒头就睡着了。
此时晨起的生理反应正盛,就着角度方便,谭宗明身下有些耍流氓地顶着陈亦度的臀缝,嘴唇贴在他耳畔,低语:「为什么你时时刻刻都这么撩?」
「别闹,赶着开会。」怀里的人抗议似的挣了挣,谭宗明撇撇嘴,重重吻了下那人的后脑杓随即放开。

陈亦度约莫是真的清醒了,谭宗明站在镜子前拿出电动剃胡刀,听到外面的人开关衣柜的声音此起彼落,动作似乎迅速了起来。
谭宗明看着镜中的自己,慢条斯理刮起胡子。
「老谭,我先走了!」
「记得拿你的早餐,在冰箱......」话还没说完,外头传来大门关上的声音。
谭宗明把脸洗干净,走去厨房打开冰箱,一盒用保鲜盒装着的色拉果然被遗忘在那。
前些日子陈亦度说他开始在忙新一季的春装大秀,除了搞服装设计,他还得减肥。谭宗明就不懂,时装秀是模特儿的事,陈亦度把衣服搞定就好了,为什么非得减肥呢?况且他一点儿也不胖,再减下去恐怕就得用骨瘦如柴来形容。
然而陈亦度并不认同,他说作为一个时尚品牌的董事长,站在模特儿中间非但不能相形见拙,反而还要光芒四射,那才会成为新闻焦点。
谭宗明反正拿他没辙,既然自家爱人要减肥,就自告奋勇说要负责帮人准备早餐。
谭宗明每晚都会先把水果切好、把生菜洗好,装进保鲜盒里再放冰箱,陈亦度隔天起床可以直接带着,再淋上一些无糖的酸奶,这样营养足了,热量摄取也能控制。
谭宗明换好一身笔挺西装,叹了口气,乖乖帮人把保鲜盒打包好,然后拎起公文包和那份早餐准备出门。

「谭总您来啦?」陈亦度的秘书早就习以为常这个上海金融大佬没事出现在他们公司,虽然大老板们从来没明示过什么,但陈亦度近身的人都知道,两位总裁之间一定关系匪浅。
或者就算两人没在一起,至少也是谭总单恋他们家度总,反正两人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我帮你们度总送早餐来。」
「啊?」陈亦度的秘书面露困惑,「度总今天和许老板约吃早餐,大概要中午才回来。」
难怪他早上走得如此匆忙,原来是和客户有约。
谭宗明说声我知道了,拎着保鲜盒又回到车上。
其实这种事在出门前说一下也不花什么时间,但陈亦度偏偏从不向他交代行踪,交往七年向来如此。
有时候,谭宗明觉得他们只是住在一起的室友,顶多生理上有些需求时相互慰藉,陈亦度这人我行我素惯了,老是让他追在后面跑,但谭宗明总是从无怨言,也不知上辈子是欠了陈亦度多少。
「欸,今天哪来这么多感慨?」谭宗明坐在驾驶座上自言自语,然后发动汽车,慢慢开回晟煊。

谭宗明并非不讲道理的人,但关心则乱、上心则烦。
当他发现陈亦度连续多日七早八早出门都是陪那什么许老板吃早餐时,再也没法对此漠不关心。
尤其谭宗明还在他带陈亦度去过的咖啡厅见到他们——许老板是个文艺型的美女,年轻貌美又留着一头秀丽的长发,高挑的身材配上时尚衣着显得气质出众。
或许是长时间都当着主动的一方,谭宗明开始对自己的恋情感到一丝怀疑--或许陈亦度并不投入这段感情,只是从未拒绝他而已。
人一旦开始疑心些什么,便容易先入为主、胡乱脑补,尤其一连几日,谭宗明早上都刻意先绕去陈亦度办公室,然而秘书回答的行程都是度总跟许老板约吃早餐去了。
谭宗明本不在意自己追着陈亦度跑,此时越想越觉得有些耿耿于怀,想起情侣之间所谓七年之痒,再想想他俩之间似乎从未有过象样的情侣承诺,谭宗明心底开始警觉起来。



七年来做了很多这样那样的事



陈亦度懒懒躺在床上,他完美地错过了会议时间,手机在床底震了第五回时他才腾出空来接电话。
一句「我病了在家休息,你们先讨论」就打发了秘书的催促,陈亦度把手机随便往床头柜一丢,浑身软软地趴回床上。
谭宗明玩着陈亦度稍嫌长了点的发,感觉许久没和他这样什么也不干,就只是放空待着。
「吃醋啦?」陈亦度突然问。
「什么?」
「我最近每天早上都去见许老板,你吃醋了。」陈亦度直接下了结论。
他的秘书可是非常机灵,办公室有谁来访、几点几分、做什么,全都报告得一清二楚,谭宗明来了都关心些什么,他也知道。
就凭他们相处了七年的情分,谭宗明那点心思根本瞒不过他。
「只是......怕你移情别恋。」
「你别傻了,别人根本伺候不了我。」陈亦度嘴角勾起上扬的弧度,虽是自嘲,但看起来有那么点得意。「许老板是海外的时装秀总监,她短暂回上海期间几乎行程满档,所以我们只能约早餐会议。」
陈亦度过去并不爱解释这些,此时忽然说了这番话,让谭宗明稍稍受宠若惊。
他食髓知味,半撒娇半认真说:「我可以追着你,但你能不能偶尔回头注意一下?我常觉得,你从来看不到身后的我。」
「废话,你老爱从后面来,我当然看不到。」陈亦度意有所指打趣道,换来谭宗明狠狠捏了一把屁股。
他瞪了男人一眼,随即叹口气,把自己蹭进谭宗明的怀里。
「我从不看身后,是因为我根本不必看就知道你一定在那。即使我闭着眼也能放心后退,因为那是绝对安全的地方。」他趴在他胸前低语。
谭宗明愣了愣,会意过来这青年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极好的理由,并且安抚满足了他。
七年来总是让他追着跑的陈亦度,哪怕要再七年、七十年,能换得这句贴心话,谭宗明也甘之如饴。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终是把他的爱人抱得更紧了些。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甜!我应该有转虐为甜了吧!?
谢谢大家一起参加这个有趣的联文活动,把虐梗全部都变甜了!嗷!
太太们都写得好棒,我压力山大呀!幸好写完了,可以交接下一棒了~
有关联文介绍可参考【联文预告】我们的目标是!甜甜甜!

顺便捞个吸血鬼本,最后4本

评论(30)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