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凌赵】《寂寞沦陷》38 涟漪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32  33  34  35  36  37
---------------------------------

38 涟漪

天光微亮,赵启平在温暖的被窝里醒来时感觉浑身乏力。身侧传来浅浅的呼吸声,赵启平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凌远的臂弯里,头痛欲裂使他皱起了眉头,他用手摁了摁太阳穴,想缓解宿醉的不适。
嗯......没想到凌远真和他做了呀......
赵启平昨晚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醉,他还是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过是藉酒发作。
昨晚参加了那场盛大婚礼,虽说他早就与沈悦形同家人,但毕竟是「前女友」的婚礼,赵启平还是有那么点为自己感到心酸,尤其江瑞安那一顿明嘲暗讽,让他这从小到大没怎么尝过落败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他本只是想找凌远讨几个吻,扫除一下在婚宴上引来的阴霾,却没想到借着酒意竟就这么玩过了火。
赵启平承认自己有些争强好胜,哪怕知道这么做也无济于事,可至少喜欢的男人没有拒绝自己,这让他在低落中仿佛又得到一丝安慰。
他真的万万没想到凌远会越界,细想起来,应该连凌远自己都没料到。
不过昨晚也让他感受到凌远的体贴,凌远在事后帮他洗了澡,还替他穿妥衣服,把一切都打理得干干净净,与这样辛勤居家的好男人相比,赵启平真有些自叹不如。
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动了动睡得僵硬的颈子和肩膀,身边的男人发出嗯了一声,跟着悠悠转醒过来。
「早。」凌远一扫在医院时的严肃表情,早晨方醒的他看起来毫无防备,微哑嗓音听起来有些慵懒。不过他随即像是想到什么,警戒地抽开手倏然坐起身来,重重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懊恼:「抱歉,我真没想到昨晚竟然会......」
那场云雨来得突然,他们之间毫无保护措施,而自己在意乱情迷中竟把持不住释放在赵启平身子里,凌远想到这就觉得满心抱歉,即使那刻感觉很美好,但赵启平昨晚喝得七分醉,这种作法未免稍嫌趁人之危。
「抱歉,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凌远诚诚恳恳道歉。
赵启平没想到背后这层用意,只当凌远后悔与自己发展进一步的关系,他本以为他们之间会因此有些改变,至少,谈个恋爱什么的,但他没料到心上人一早起来却面露正经八百的懊恼模样,这让他心里感觉有点受伤。
赵启平沉默了片刻,忽然释然一笑,劝慰道:「师兄,不就是这点事嘛!你情我愿算不上什么谁的错,昨晚我就是喝多了,酒后抒发一下生理需求,很常见的情况。」
「......什么意思?」
「我意思是你不用放在心上,单身男人一拍即合互相解决一下需求罢了,不用担心我会缠着你要负什么责任。」
「可是......」
「放心吧,这事就到此为止,就当没发生过吧,在医院我也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凌远愣了愣,原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如此大事就这么被赵启平一语带过,让他倏然难过得不想再谈。本以为昨晚有了点发展,至少算是互相有了些承诺,毕竟与心上人的关系往前跨进一大步,但他没想到赵启平只把那看成是一夜荒唐、相互慰藉,甚至醒来之后三言两语就可以随之淡忘。
凌远沉默一会,只能转了个话锋,关心问道:「你有没有哪不舒服?」
「还好,一点点。」就是那儿觉得肿胀,腰也像被折过几次的酸痛。
「要不今天在家休息吧。」
「没事,上个班还行的。」赵启平笑笑,「反正今天没手术,大不了真不行的话,就请院长大人午休通融下,办公室沙发借我补个眠吧。」
「嗯,好。」看着笑得心无城府的青年,凌远明白即使赵启平不认这关系,但往后自己恐怕是无法克制地要宠着他了。

果不期然,凌远虽然自制,但对赵启平上心的程度已经到了庄恕一眼便能看穿的地步,不过凌远什么也不愿透露。
「还想否认,例会除了致词的时候,你眼珠子就没从小启平身上转开。」庄恕说,
「你有什么高见?」
「没什么,只是想到他们表兄弟俩跟咱们表兄弟俩......啧,真是缘分。」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别瞎想。」
「我都还没说是什么关系,你就急着否认。」
凌远无语,挑了挑眉看着庄恕,庄恕还没来得及继续调侃他表哥,韦三牛就火急火燎地从走廊另一端赶过来。
「凌远,有状况了。」
「慢慢说。」
「刘婧的父母派人上门来,好像要给赵医生说媒,现在就在刘婧那房。」
「wow......」庄恕逮到机会便风凉话:「看来有人抢先你一步。」
闻言,凌远二话不说,直接赶往病房大楼。

庄恕和韦三牛跟在凌远身后一起赶到病房,才在门外走廊就听到房里传出一阵喧哗。
一个女人高八度音骂着,连珠炮般的速度让人闻之变色:「你有病啊!开个刀看人赵医生长得帅就要嫁要嫁的,到底要不要脸呢!」
另一个女人不甘示弱回呛:「你才有病!那是我和赵医生的事,你管得着吗?」
「我管不着?凡事讲个先来后到,人家赵医生是我先看上的!」
凌远听里面吵架声越演越烈,赶忙开门制止,只见曲筱绡双手叉腰站在病床边横眉竖眼,坐在床上的刘婧也怒气盎然,房里还有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夹在两个女人之间不知所措,当事者赵启平则是看热闹似的悠悠哉哉坐在一旁。
「等等!都先消停会!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凌远出声喝止,场面总算暂时安静下来。庄恕和韦三牛站在门外看得津津有味,心想第一医院有史以来最风靡万千少女的医生,赵医生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了。
「先生,请问您是哪位?」凌远问。
那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礼貌回答:「我是刘家的管家,先生和太太听说小姐很中意赵医生,他们一从日本赶回来就特地嘱咐我,前来邀请赵医生到家里坐客。」
凌远转向曲筱绡问道:「那你在这做什么?」
「赵医生被这三八強迫,我自然要来帮他出一口气撑撑腰!」
「你说谁三八呢!」刘婧暴跳如雷,若不是腿上还有伤,只怕都要跳下床来跟曲筱绡打一架。能同时惹上两个凶巴巴的女人为他争风吃醋,赵启平也够呛了。
只见场面即将再度失控,凌远转向赵启平劝道:「启平,你也说几句吧。」
赵启平唇角勾起笑,从座位上徐徐站起身来:「我说刘小姐,多谢您的厚爱,但我现在真没结婚的想法,还有曲小姐,我也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
赵启平微微笑着,说话的方式让人如沐春风,然而话中拒绝之意毫不掩饰,两个女人闻之泄气。
只见那管家上前一步,问:「赵医生,那我们家老爷和太太的邀请......」
管家话未说完,凌远直接开口:「作为医院负责人,医疗疏失理应登门致歉,这样吧,我们就约个时间,由我亲自陪赵医生走一趟。」
众人面面相觑,院长都亲自发话了,还有谁会有意见呢?

晚间下班后凌远说要去挑些水果礼盒,过两天去刘家才不致于空手失礼。左右都是跟自己相关之事,赵启平便随凌远一道去了。
两人在卖场看了又看,挑了一盒富士苹果和一些葡萄,都买完了才一道去吃晚饭。
他们在卖场附近的小饭馆点了餐,一份肉丝炒饭,一份热干面,还有一些小菜。
「我在医院这么久,第一次遇到女病患如此大张旗鼓倒追医生,而且一来就是两个,还让她们给吵上了。」凌远啧啧称奇。
「看热闹不嫌事大,师兄你还真有闲情逸致调侃我!」赵启平把干面拌了拌,顺手夹面吃了一口。
凌远见赵启平吃得香,不由得微微一笑。想到自己已经老大不小了,却栽在这样一个年轻人手里,不免有些感慨。不过,即使这关系特别奇怪,但赵启平对他仍然挺真诚的。尤其赵启平一次拒绝两个身家条件都不错的姑娘,这让凌远心中扬起一股莫名的快意。
「欸!看到我被烂桃花纠缠你竟然还笑得如此开心,真是一点同理心也没有。」
「我不是准备陪你上门去致歉吗?」
「不是去看热闹?」
「我像那么闲的人吗?」凌远眉尾一挑,微眯起双眼。
「不像。」赵启平微微一笑,「所以你还是别经常这样,让我产生自己有特殊待遇的错觉。」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他认为凌远对自己的好不过是因为同校情谊,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凌远是惜才爱才之人,总是护着自己也很合理,但赵启平对凌远有别的心思,如若放任凌远继续对他好,他怕自己会越陷越深。
「我不可能委屈自己随便给人特殊待遇。」凌远笑笑,「这都是发自内心。」
赵启平看着凌远,没多久前刚筑起的防守线不知怎么又有些模糊不清了。


待续……  39 背对背能不能手牵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天哪~都已经降降酿酿了,平平你就别再作了吧~
赶快跟院长告白或是撩院长来跟你告白啊!!

顺便捞个吸血鬼本,最后4本

评论 ( 43 )
热度 ( 18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