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八月十五夜团圆(暖甜/一发完)

关键词:贪欢  @楼诚深夜60分 


01

御花园中洋溢悦耳丝竹,几位身穿红罗绸衫的女子正轻歌盈舞,挥动水袖的柔美身姿让人不禁多看几眼。八月十五夜,一年一度中秋,都说月圆人团圆,皇家自然也不例外。
以太子萧景琰为首,诸位皇子公主向父皇、母妃们请安后就在御花园的宴席中入坐,共享佳肴美酒、赏月闲话家常。
宫里的节日聚会向来盛大隆重,哪怕只是家宴形式也需花费一番心思。如今后位空悬,静贵妃位份最高又是太子生母,自是负责张罗中秋家宴最合适的人选。
萧景琰不忍母亲劳累,想是自己身为太子理应分忧,便从月余前开始,每日都腾些空来打点中秋家宴之事。
萧选虽还高坐帝位,可自打赤焰军翻案后他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时常面色恍惚,就连上朝时也经常走神,底下官员有好几回都没法议事,只能转而请示太子殿下,萧景琰也就因此慢慢把持了部份朝政。
凡不涉及重大项目,萧选多是听过片面就转手给萧景琰,甚至连奏折都不看一眼。萧景琰作为太子,这两年是真有些分身乏术,这回又要从旁协助操办中秋家宴,日子就过得更忙碌了。
萧景琰如今俨然是这国家半个主人,过去追随他的人们无不欣慰自个儿压对了宝,除了一个人。
那人根本不在意萧景琰坐在什么位子上,他只在意萧景琰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因此被消磨得寥寥无几。

02

热闹喜气的家宴落幕,萧景琰和静贵妃在高公公的陪同下把喝得酩酊大醉的萧选扶回寝殿,都安置过后,萧景琰又陪母亲慢慢走回芷萝宫。
沿途烛火清幽,廊道安宁,与方才御花园喧腾景象截然不同,他们二人未召人侍候,难得母子俩安安静静在宫中散步。
望着一轮圆月高挂夜空,皎白光洁,静贵妃忽然说:「别陪我了,去吧。」
萧景琰愣愣看着母亲,不明此言何意。
「中秋月圆人团圆,可你还未团圆,心上不免挂念。」
萧景琰心中一惊,不知母妃是否发现什么,便战战兢兢回道:「儿臣和父皇母妃吃过团圆饭,已是团圆。」
闻言,静贵妃笑笑:「作为母妃,见你身为太子为朝廷尽心尽力很是安慰,但作为母亲,见儿子平日里为朝政奔波劳累,没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免感慨。」
「儿臣身为大梁太子,自当负责。」
静贵妃见萧景琰不置可否,便也没再说破,只是笑道:「你父皇今夜一醉怕是要睡到明日晌午,我正好能安安静静看几本书,明早你就不用来请安了。」
看着似乎通透一切的母亲,萧景琰心中有些惴惴难安,但母亲一番话着实在他心里激起一番涟漪,他不由得点点头:「儿臣知道了。」

03

刚过亥时三刻,萧景琰换了一身便装,只和蒙大统领交待一声便出了宫。
金陵城百姓如今安居乐业,夜晚的街道也十分热闹,萧景琰策马前行,一路上想着那人若突然见到自己是否惊喜,他会说什么话呢?会否笑得开心?
萧景琰路经隆裕堂外忽被一阵暖甜的香气吸引,想起隆裕堂卖的酥油鲍螺是那人最爱的点心,便又拉缰掉头想买些带去,未料才一下马,正好见那人手里拎着一个褐色纸包从隆裕堂走出来。
「景琰?」那人只愣了片刻,随即绽开一抹笑意。
秋高气爽,那人身着浅蓝色的衣衫站在街边,衣袖被风吹得轻轻拂动,竟似仙人。

04

蔺晨在街上意外见到萧景琰,心中自是不胜欢喜,即便知道此番萧景琰出宫就是来寻自己,但碍于出门在外,萧景琰又是太子身份,便是如同偶遇挚友那般,装模作样邀人到府里赏月喝茶。
两人后脚才踏进蔺宅,院外大门方关上,萧景琰立马就被蔺晨摁在门板上吻得着火。
唇舌急促地找寻另外一半,交错相缠时是如此迫切渴望,男人深吻着,霸道的气息梭巡在彼此脸上,两颗心狂跳得像要冲出胸口似的。
恋人许久未见,那些欲念不需酝酿,几乎是一引就燃,
他们连半句话都来不及说,萧景琰只低低唤了声蔺晨就被人半拉半抱入了宅子。蔺晨连进去寝室都嫌路途遥远,才脱了鞋上垫,就把人压在客间的软榻上,火热的吻随即招呼过去,又是一阵难分难舍的纠缠。
秋风徐徐从后廊半掩的拉门吹入,微红烛火晃了几晃。
尘中见月心亦闲,况是清秋仙府间,凝光悠悠寒露坠,此时立在最高山。缠绵悱恻的夜晚与恋人相伴,哪怕是九九八十一天上仙府也都无法比拟。
萧景琰双手紧紧环着蔺晨脖颈,双足缠绕在他腰间,情意娆乱之际,脑海仍浮现一个念想--此情此景,方是团圆。
室内除却轻吟和喘息,再无其他。

05

秋山雨露终,萧景琰靠在蔺晨怀里,两人共披一件狐毛披风,坐在后院廊前赏月。
虽是中秋,但深夜风凉,已有一些寒意。
蔺晨在一旁用小炉煮了些热茶,萧景琰见状笑问:「怎不煮酒?」
「你在家宴上定是喝了不少,到我这就不灌你了,瞧,不是还有酥油鲍螺嘛,配茶正好。」
蔺晨拿了块酥油鲍螺喂到萧景琰嘴边,萧景琰看着那点心笑了笑,张口吃下一块。
甘甜的奶油入口即化,由爱人亲手喂来,心里更觉甜蜜。
蔺晨平日里虽是言语不羁,但扯上正经事儿却是心细,淡茶配甜点,综合在一起回甘而不腻,就像他俩的性情,平衡得恰好。
一轮银盘已挂到他们头顶上,将暗夜各处都染了一层银辉,夜空无云,繁星闪烁。
蔺晨赏着月,忽然想起一首诗:「金霞昕昕渐东上,轮欹影促犹频望。」
萧景琰随即接道:「绝景良时难再并,他年此日应惆怅。」叹了口气,又说:「良辰美景只在此宵,不知来年又会是何样貌。」
「所以我们才要抓紧时间,珍惜相聚,欣赏人间难得的美景。」蔺晨勾起萧景琰下颚,在他唇畔轻轻吻了一口,没有过多激情,只是印在那不动好一会儿。「我很欢喜你今晚来了,太子殿下忙于政务,但也需适时贪欢。」
萧景琰笑笑:「庆幸我来了。」
「虽然不知来年是何样貌,但我知道,我肯定还在你身边。」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何况柔情似水,佳期常有,他们之间更不需鹊桥相会。
萧景琰点了点头,窝在蔺晨的臂弯里。
今夜,花好月圆人正好。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虽是诸事繁忙,但中秋还是想写篇应景一下,

临时起意字数不多,祝大家中秋佳节愉快!


评论 ( 34 )
热度 ( 31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