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庄季】十年之后(甜/一发完)

01
季白不是第一次中弹,他从事刑警队长以来功绩卓越,没受过几回伤大概换不来墙上挂的几个铜牌子。但这是他第一次伤得如此严重,明明安然度过攻坚最危险的关头,却在众人松懈之时被流弹碎片打进胸口。
灼热的弹片烧得他整个左胸又热又疼,季白跪倒在地,视线一片模糊中夹杂几丝反光,如隔着雾花的玻璃。
失去意识之前,他脑海闪过的竟是那人的身影。穿着白大褂,冷然地浅笑。
那人对他说过,永远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你。 

02
青春是一首协奏曲,总要有许多声音互相交织而成,可能是轻快的C大调,也可能是悲伤的小调。
那时他们还很年轻,倔强和不认输是深埋心底的魔障,吞噬你以为的地久天长,让你一不留心就彼此神伤。
后来他们分开了,分开很久,久到季白再也想不起那人的不好。
为什么他说要去美国的时候,你不留住他呢?
季白从来不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此刻他困在黑暗中动弹不得,眼前一丝光亮都没有,只剩下意识还活着。
埋藏已久的回忆如同海浪倏然卷来,他终于忍不住想起他。

03
那人的声音很低沉,像大提琴浑厚稳重的旋律,让人心里莫名安定。
即使分开很久,那声音就像灌在季白的脑海里,怎么也遗忘不掉。
三儿......三儿......
远远的,熟悉的声音在喊着他小名。
三儿......

04
季白的眼睛再度夺回光明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房里。
气管像是被辗过再拉开似的,每一下呼吸都卡让胸口上,艰辛地疼。
「师父!你、你终于醒了!」许诩坐在床边一张小椅子上,满是担忧的脸庞镶嵌一对肿肿的眼睛,看起来哭过。
季白想伸手拍拍她的脑袋,却发现自己连抬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我昏迷多久了......?
季白用气音问着,感觉自己虚弱得快没了魂。
「整整一天,庄医生说你今天下午会醒,果然被他说对了!」许诩胡乱揉了下眼睛,「我去叫医生来,你等会。」
那姑娘像一只小兔子般蹦开,留下季白ㄧ个人在病房里发着愣。
她说的是谁?庄医生......?

05
爱如风,心若尘埃,无风时尘埃静落在地,细细碎碎堆积过往的一切。
风起微醺,尘埃随风旋绕;风起汹涌,尘埃破碎四散。

06
那个男人就站在门口,逆着光,连白袍都像在发亮。
俊逸脸上的微笑还是过往的模样,只是多年未见,眼角褶子深刻了些。
庄恕,好久不见......季白用气音缓缓说着。其实他内心彭湃激动得不能自已,但胸口疼得厉害,所以激动不起来。
他的主治大夫竟是庄恕,他这辈子唯一想过的人,唯一怨过的人。
唯一爱过的人。

07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十年前,在校外街角的咖啡店。
他们各自安安静静喝完一杯咖啡,庄恕什么也没交待便走了。
其实在那之前早已吵过几回,庄恕甚至对他说:永远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你。
季白想不起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只记得青春年少是一把锐利的刀,用红火冶炼出来的,锋芒毕露并不懂得掩藏。
当庄恕背对他离去时,廉价的白杯里还剩下一口凉透的咖啡,味道极苦又酸涩,没有一丝生气。季白和着咸泪一起吞下,那滋味儿像寄生在舌尖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从味蕾抹去。

08
「手术后从你左胸腔取出一块弹片,幸好没伤及心瓣和主动脉,但还是需要修补肺部组织,你最好禁烟一阵子。」庄恕翻着手上的病历,表情严肃。
「多久?」
庄医生这才笑了:「越久越好。」
季白躺在病床上静静看着他。
这男人为自己动了八个多钟头的手术,他们重逢后相处了这样久,自己竟到现在才清醒过来。
庄恕是何时回国的?他见到自己躺着被送入院时是什么感觉?他为自己执刀时心里会慌张吗?
许多疑问盘旋在季白心里,却没一句问得出口。他看着庄恕,青春时的回忆涌上心头,全是美好时光。

09
风一去不回头,不可能停在原地等你追来。
但他可能慢下来等你追到他,或者,他下意识吹往回头的路上。
纵使弯弯绕绕,你们仍有重逢的一天。

10
季白住了一阵子院,身子一天天康复。
庄恕天天都来看他,穿着白大褂时他能理解,他是庄恕的病人,医生来巡房很正常,但那显然是休假的便装模样时,季白就有些困惑。
休假时的庄恕来看他总是待得更久些,坐在他床边陪他说话,谈着回忆往事,谈着这十年,就是没谈当时分开那段。

11
他们现在究竟什么关系季白也说不上来,似乎很亲近,但又很遥远。
许诩来探望季白时问他和庄医生是不是熟识,他只告诉许诩,他们曾在学生时代参加相同的社团,认识了一段时间。
许诩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告诉他,难怪当时把他推进医院时,为了谁要替他开刀的问题还有过一段争论。
季白此次破获的案子备受关注,就连枪伤都是新闻话题,他进了什么医院、由哪位医生执刀,全都受到社会瞩目,原是内定由胸外科主任来替他动刀,可不知为何半路杀出一个庄恕,坚持季白的手术只能由他来做。
季白第一次听到自己昏迷时还发生过这样的插曲,但庄恕并没对他提过。

12
季白出院前一晚庄恕来巡房,穿白大褂坐在他的床边。
他想起庄恕以前总说自己能成为一名厉害的胸外科医生,事隔十年,如今看着他的模样,觉得庄恕不仅是厉害的外科医生,还是最好看的外科医生。
「明天就要出院了,恭喜你能回到岗位上。」庄恕淡淡地笑。
「大家都是恭喜我出院,怎么你是恭喜我回到岗位上?」季白笑问。
「知道你心系警队工作,在医院躺了那么久一定很闷。」
季白愣愣看着微笑的男人,明明自己什么也没说,他却如此了解。
季白安静了一会,忽问:「听说你抢着替我开刀,没惹你们主任不愉快吧?」
「还行,主任不会与我计较的。」
「为什么?」
「因为我优秀。」
「不是,我是问你为什么抢着替我开刀。」
庄恕沉默片刻,双眼微眯起来。过一会才反问:「你认为,我为什么?」

13
最后那夜,季白的回答是「不知道」。
他们没再谈那个话题,庄恕从朋友恢复成医生的模样,交待一些出院的注意事项。
隔天,季白出院了,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没出现在他视线。

14
时光带来许多快乐,带走了许多忧愁,又带来许多思念。
庄恕去美国时游走各个研究中心、大小医院,有时他懊恼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常常想着如果还待在国内,他和季白或许还在一起。
可工作又将他拉回现实,当他投入一段新的研究后,又暂时打消回国的念头,就这样反反复覆将近十年。
可他从没有一刻忘记过季白。
当他回国后打听到季白已经成为刑警队长,而且立功无数,虽遗憾并未陪着季白走过这些岁月,但内心仍为他感到骄傲。
其实庄恕回国后一直知道季白在哪,只是不敢去见他。
当时是自己先为了理想和抱负离开,虽然年轻气盛,两人都说过不少气话,但如今也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去挽回。
他没想到会在医院遇上受伤昏迷的季白,那一刻他奋不顾身冲上去接替了主任的位子,说什么也不肯让开。
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他终于明白他倾尽十年修得的医术是为了谁--这个从小就立志当警察的男人,为了破案不顾一切甚至牺牲自己的男人。

15
庄恕没想到自己会再见到季白,就在一个平凡的夜晚,从他家门口传来一声不预期的门铃。
门外站着的是他心心念念的人,那张俊朗的脸上镶着一对好看的眼睛,两颊挂了腼腆的笑。
「你......」庄恕愣愣,问:「你为什么知道我家?」
「因为我优秀。」季队长腼腆的笑变得有些得瑟。
「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我们当警察的不喜欢结案结得不清不楚,你们当医生的,应该也不喜欢一个病患只治疗了一半吧?」
「我已经把你治好了。」
「但你还是没说,为什么抢着替我开刀。」
庄恕看着他,再度沉默,过一会才说:「你觉得为什么,那就是原因。」
「是不是从我口中说出的任何答案,你都承认?」
庄恕看着他,默认。
「我认为你还喜欢我。」
庄恕愣了愣,没想到季白如此直接,他咽了咽口水,声音沙哑:「你呢?你还喜欢吗?」

16
那一夜,季队长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他没时间回答,因为他直接抱过去吻上庄医生的嘴。

17
十年之前,我认识你,我属于你。
十年之后,我认识你,我仍属于你。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就是喜欢庄医生怂怂的样子!
怂怂连喜欢一个人都这么迂迂回回呀~


评论 ( 38 )
热度 ( 56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