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凌赵】《寂寞沦陷》39 背对背能不能手牵手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33  34  35  36  37  38
---------------------------------

39 背对背能不能手牵手

俗话说得好,娶个有钱老婆能少奋斗30年,赵启平这一惹就是两个千金小姐为他争风吃醋、抢着想当他女朋友,说起来也够有面子了。不过他为人要求甚高,另一半的各方条件都得好,光是有钱也不成。
曲筱绡性格火爆、刘婧任性妄为,两个都让他觉得头疼不已。若只是相互慰藉便罢,要长久相处肯定行不通。
赵启平表面上看起来游戏人间,内心却对伴侣二字的定义看得极重,伴侣和情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角色。能够成为伴侣的人,除却要让他看得上眼之外,还得有心灵相契的舒服感。说起来似乎是难以捉摸的概念,可近来就有那么个人貌似挺符合这条件--赵启平向左撇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
唉!可惜这男人是惹不起的那种类型。
打小就是高材生,别人爸妈教训自家孩子不用功读书时拿来比较的「你们班那个凌远」,一直都是优秀得引人注目、惹人忌妒,其实赵启平特别懂凌远求学时期的感受,同样身为跳级资优生的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因此他更明白像他们这样的人,在追求卓越的同时也一直想追求平凡。
说起来很矛盾,当你超越所有人站在顶端时,早就注定你不可能平凡,也因此他们只能在平凡合理的事情上追求不那么突出。好比说,年龄到了就找个对象,结婚、生子,千万别去当这社会环节中的异类。
赵启平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对这种事却有一把标尺摆在心中,他不是不追求婚姻,可他的性格不容许为了不成为异类而委屈自己。随着年龄渐长,他也会对此感到有些焦虑,只不过焦虑往往会因为工作忙碌或各种原因被冲淡。赵启平在沈悦的婚礼上突然有了想结婚的念头,其实也不能说是突然,因为这念头就像早就沉在湖底的沙土,不时会被外人扔进湖中的石子给打上来。
原本他还有些妄想凌远会为了他而有所不同,但在云雨初过的早晨凌远那一连声道歉后,赵启平便明白,凌远不是能陪伴他长长久久的那个人,纵使凌远对自己有好感,可哪怕自己愿意为了凌远放弃平凡人生,凌远也不会陪他一起去当个异类。
他们的关系或许只能如此吧?像现在这样不明不白,能够亲吻、上床,却什么承诺都没有的关系。
赵启平望着车窗外橘红的天空,黄昏夕阳映出绚丽的云霞,然而这却是短暂的美丽,太阳西沉的每一分钟,这个天空都是瞬息万变,再漂亮的晚霞一旦被拉上黑幕便什么也没有了。
他轻轻叹一口气,觉得今天真特马多愁善感得连自己都心生厌烦。
「怎么了?」凌远问。
「没什么。」赵启平顾左右而言他,「只是对于被邀请去陌生人家里吃晚餐感到不自在。」
「我们是去登门致歉,至于刘婧父母为什么邀请你去晚餐咱们都心知肚明,到时见招拆招就好。」
「说得容易,我就装聋作哑,坏人让你去当。」赵启平挑挑眉,得意一笑。

凌远其实没细想过自己要如何应对刘婧父母,毕竟人家爸妈对女儿心仪的医生有兴趣,自己一个局外人也没有立场干涉,可他还是以院长身份强行加入了饭局,原因无他,凌远就是害怕赵启平莫名就作了人家女婿。
虽然赵启平已经明确表示拒绝刘婧,但事关重大,凌远不跟着走一趟简直难以放心。
凌远都快怀疑自己是第一次谈恋爱了,自从发现自己对这小师弟有好感开始,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总会不由自主旋绕心头,尤其赵启平不在视线范围时。
凌远在前段感情从未这样不放心,哪怕林念初再不会照顾自己,凌远也很少为她担心。相比之下赵启平的生活能力和社交水平高多了!可凌远就是做不到让赵启平独自去面对这些。
凌远明白这回只能挡得了一时,就算赵启平避开这朵桃花,以他的条件和相貌,别朵桃花仍会源源不绝蹦出来。但能拖一时便是一时,毕竟高高在上的院长也只是平凡人,也有看不破的红尘。
不过,世俗之事往往非常奇妙,被称之为缘分的过多巧合总会出其不意地发生,当凌远和赵启平走进刘家时,看到的是一对相当眼熟的夫妇。
「啊!」赵启平和刘太太几乎同时发出讶异的声音。
这不是他们被大雪围困东京时帮助的那位孕妇吗!?凌远看到刘太太,顿时忆起他和赵启平初识那回的情景。
当时他们结束研讨会在成田机场得知航班取消,正要赶回市区寻找酒店就遇上大腹便便的刘太太意外摔下楼梯受了伤,是赵启平为她固定伤处,并且因为凌远的牵线,才顺利将刘太太送进当地医院。
其实作为一个医生,凌院长每天救人犹如吃饭喝水,若不是此刻又见着刘氏夫妇,他压根忘了有这事儿。
「原来是咱们刘家的两位大恩人!」刘先生又惊又喜,连忙携妻子一起欢迎凌赵二人。「快!快请进!」
刘太太也ㄧ脸讶异,笑说:「没想到今天来的竟是你们!请进请进!」
刘氏夫妇热情地将凌赵二人邀进屋里,中式圆桌上早已备妥丰盛晚餐,凌远和赵启平相互看了一眼,都有些不可思议竟有这等巧合。
待两人坐定后,刘先生一阵寒暄:「在东京那会真是多亏两位,我之后本来想找您好好道谢,可当时情况紧急忘了留下您的电话,回国以后茫茫人海,真是无从找起。」
「小事一桩,后来刘太太的情况如何?一切顺利吗?」凌远问。
「若不是你们帮忙,我太太恐怕没法在东京顺利生下儿子,咱们盼了20年,总算盼到这个孩子。」
刘先生难掩激动情绪,对凌赵二人拱手又谢天,赵启平这才有点理解为何刘婧被养得如此骄纵,毕竟刘家这么多年来就她一个独生女。
刘先生又说:「今天真没想到请到的是两位恩公,其实本来请赵医生到家里就是想向您道谢然后赔个罪,我们家婧儿被惯坏了,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非要缠着您,我们也真是没别的办法,就是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才想着请赵医生到家里来作客,顺便谈谈这事。」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两位让我来真是想说媒。」赵启平笑笑。
刘先生不好意思摇摇手,说:「我让人在婧儿面前故意这么说,至少能先安抚她一时半刻,但赵医生请放心,我绝不允许她影响您的生活,但也请您暂时别和她一番见识,既然是我们刘家的恩人,我一定想办法管住女儿,不让她再对您胡来。」
「没事,我们赵医生遇多了这样的女孩子,他不会介意的。」凌远在一旁忍不住打趣道,换来赵启平一阵哭笑不得的瞪视。
凌远本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但得知刘家的事令他意外欣喜,不免有些难掩藏,本以为刘婧是个难以解决的大麻烦,如此一来,这结果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用过晚餐、告别刘氏夫妻后,凌远和赵启平开车离开刘家。
一路上有点安静,再次与凌远独处,赵启平回到晚餐前的情绪,虽然莫名的桃花运被解决了,但他和凌远的感情仍悬在那儿--好像也只能悬在那儿。
「和六院的医疗合作进行还顺利吗?如果在时间上有困难的话,尽管告诉我。」凌远开着车,像是想找话题与赵启平闲聊。
「还行,当初你就是用合作为由把我从六院挖过来,骨科同事们都知道,所以在工作安排上我还是保有满大的弹性。」
「那就好,虽说医疗合作也有必要,但我并不想因此把你累着......」
「院长,既然如此,下班时间就别跟我谈公事吧。」赵启平笑笑回嘴。
「呃我......嗯。」凌远点头,将车开离车流较多的快速道路,转下清静的小区。他安静地开了一会车,又问:「你还觉得心悸吗?」
「已经没事了,我觉得上回关于甲亢的检验并不准确,因为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好,一点病状都没有。」
闻言,凌远似乎叹了口气,但是很轻。「启平,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判断,但检验报告来自你的血液,所有数值不是说绝不会出错,但那机率微乎其微。」凌远停顿一下,语重心长说:「可能因为我们自己身为医生,习惯了生离死别反而看轻了许多事,可我是真的关心你,希望你还是抽空去找傅主任看看。」
「过两天再说吧。」他已经去做了抽血复验,如果真有问题他自然会去看病,但他现在只是想先证实自己所想没错。
然而凌远并不知道赵启平的想法,他认为赵启平一直都只是在敷衍他。自从那夜之后赵启平毫不在意的态度,在凌远心里留下不小的涟漪,原以为两人关系会因此改变,然而赵启平却用「单身男人一拍即合互相解决一下需求」轻描淡写带过,好似他们之间真如普通的相互作乐一般,这让凌远始终耿耿于怀。
如今约莫是累加起来的情绪,凌远心里有点乱,话也说重了几分。「赵启平......我有时真觉得你挺没良心的,一点都不在意他人的感受。」
虽不是太过分的指责,但这话听在赵启平耳中却颇为刺耳。说我没良心不在意他人感受?那先上了床再来后悔的态度又多有良心呢?
这么一想,赵启平恼火起来,突然也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那晚要藉酒作乱,引得凌远与他发生不寻常的关系。
「人们终其一生不就是为了自己而活,谁又在意过他人的感受呢?」赵启平微微一笑,语气虽轻,但话中有着莫名讥讽。两人各有心事却又不开诚布公,越发深陷在相互误会之中。
空气再度沉默下来,只剩空调转动的细微声音,凌远将赵启平送到家之前,他们之间再没任何对话。
黑色别克停在小区入口的路旁,赵启平要下车时,外套衣角不知怎么卡在安全带的扣环上,他反被扯回车里,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凌远看着他,叹了口气,伸手为赵启平慢慢拆开安全带。
「可我在意你的感受。」凌远说。


待续......    40 双子座流星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这两个墨墨迹迹的人究竟要何时才能好上??
别急,真的快了!谢谢大家等待这篇连载!
其实一直不知道这篇到底算不算好看,因为它不是一个大起大落的故事,也没有太紧凑或戏剧化的情节,它比较像是一种日常,讲述两个认真生活工作的男人,慢慢被彼此吸引的故事。
这个连载也不太像一个恋爱故事,因为主角的人生并不围绕着恋爱,他们还充满各种别的梦想或期许,只是因为这些追求有所交集,让他们越来越了解对方,慢慢才多了恋爱的成分~
其实一直都很想让他们轰轰烈烈一下,不过在我心深处,凌赵是走得最稳定踏实、平凡相依的一对,所以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风格走到最后。
《寂寞沦陷》连载到明天(11/08)正好满一年~
在这特别的日子里,我还在这里,也还在他们的生活里 ❤ 

评论 ( 30 )
热度 ( 17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