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楼诚】最浪漫的时光-巴黎重逢(PWP系列)

warning:挑战通篇不走外鏈接的PWP

-------------------------------

明楼下了课,风尘仆仆赶回他的小公寓。
巴黎骤降三天三夜大雪,但他的心没有一刻比此时更炙热更紧张。脱下黑色兔毛手套,心急地从公文包夹层里捞出一串钥匙,正想对上锁孔,厚实的木门就被人从里面缓缓打开。
门后青年带着笑看向他,喜悦地喊了声大哥,上回当着面听人这么喊已是大半年前,明楼心脏猛地噗通一跳。
他的弟弟,第一次飞到巴黎来找他。
「长途飞行,还好吗?」他问。
「还好,就是屁股坐得疼。」
青年笑笑,年轻气息充满平日令明楼觉得沉闷的老公寓。
「家里呢?大姐和明台好吗?」
「都好,明台前阵子捡了只小狗回家,大姐不给他养,他闹了好大一顿脾气,说要带小狗离家出走。」
「我猜大姐终究是拗不过他只好应了。」
「可不是,不过没想到咱们家这小少爷为了照顾小狗,竟然每天都乖乖早起,放学也不在外头溜达了,倒给大姐省了不少心。」
明台惹得大姐又爱又气,那景象同时浮现在两人脑海,虽离家万里,但家人的容貌早就深映在心,男人与青年不由得为此相视而笑。
「好像瘦了些。」明楼盯着青年,从头毛到鞋尖,声音沉了些:「想我吗?阿诚。」
其实最想问的问题,却拐弯抹角留到最后,是一种近乡情怯,遥远的思念忽然一下子离得太近。
不料明诚下一秒直直扑进他怀里,年轻人,没有那些欲拒还迎的坏习惯。好久好久不见,他几乎都要忘了他的阿诚是多热情的孩子。

暖人的温度扑进来那刻,软软的唇随之凑上来。明楼收紧双臂紧抱心爱之人,回以热烈得要将他融化的亲吻。
舌尖毫不费力寻上另一人的舌尖,一旦贴上就难分难舍,仿佛所有思念与感情都要在这刻倾尽,是汲取,也是被汲取。
在吻与吻之间不需多余解释,一对溺爱的目光,两片绯红的脸颊,开合着欲语还休的唇瓣。那份默契并未落在万里外的上海滩,也没落在兄友弟恭的明公馆,相隔二百多个日子,时间让他们更容易看透彼此情意。
明楼吻着对外得称作弟弟的人,他不在乎世俗那一切,只要在心中,他们是彼此的爱人。
男人吻着,重逢喜悦和爱恋充塞心扉,双手不由自主环抱青年,一把将他抱起。
外表瘦了些,但骨子还是有些沉。
「大哥,还抱得动?」青年眼睛笑得明亮,语带调弄,随即又略显心疼。「别一会崴脚。」
「再过三十年也抱得起。」

鞋就这么穿进房内,沉甸甸却喜悦地踏在厚实的木地板上,直到男人在房间一起摔进床里,皮鞋被蹬到地上,最后的两声,夹杂愉悦的笑。
遮蔽物被卸去,腊月寒冬,光洁的身躯在寒意四绽中微微颤着,明楼拉了条褐色大毛毯把自己和明诚都裹进去,肌肤相触,格外温暖。
他已经想不起来,明诚不在身边这大半年是怎么过的。
自打把他带进明家门,两人头一回分开如此长的时间,如今小别胜新婚,彼此都有些激动。
明楼热烈地吻着他的爱人,从唇角到漂亮的脖子再到美丽的锁骨,他钻进被窝里,想都没想便衔住一抹小巧花朵,用唇滋润它,灌溉它。
幼嫩的蕊芯禁不起过度刺激,明诚无声地揪住他大哥的发,随即感觉舌尖的力度轻了些。
明楼吻在他心口,也吻在他心上,他就是他心尖儿上的人,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
分开时明楼总想,若他能在一瞬间回到上海就好了,如此就算人在巴黎生活,也能每晚回到那小小的房里拥着明诚入怀。
「想我吗?阿诚。」男人又问。
明明青年已经用行动回答他的问题,可男人有着不屈不挠的任性,非要人嘴上承认。
明诚眼底蕴了雾,漾在眼角,声音有些沙哑。「想,很想,有时候夜深人静,我会悄悄溜去大哥房里,睡到大哥床上。」
「睡我床上?」男人眼睛稍稍一亮,随即微眯起来。「是不是还做些坏勾当?」
仿佛解释何为坏勾当,明楼的手抚过明诚的背,手指沿美丽的腰线慢慢滑过,掠过丘峰,探进他们已知但永远都保有秘密的深井。
青年羞赧欲拒,却不是真的拒绝,一会又迎过去。干涩着阻碍难行,但热情。

明楼提手沾了点雪花膏,日常里只是微微的凉,但在冬夜里显得特别寒,抚触时感觉怀里的人瑟缩一下。
他们同时低声而笑,胸口震动着,两个沉稳的嗓音融在一块儿。幸福感如藤蔓滋生,攀附他们每一寸肌肤,浸养他们每一根毛发。
那笑声只是片刻,明诚随即又哼了一声,感觉身体中心被准确地触及,一股酸麻舒展了四肢,似天寒地冻时浸入温暖泉水。明诚的脸颊热了起来,是明楼小时候曾拿他打趣过的,像颗红苹果。
「还是没变,喜欢这样。」男人注视青年,微微一笑。
「喜欢......大哥的手......」明诚明亮的眸转着雾气,有些飘渺。
「只有手吗?」微笑上扬了些,音调里是不带恶意的调弄。
「大哥的什么,都喜欢......」
青年的老实换来男人满意地点头:「分开大半年,嘴甜了。」
青年笑笑,脸颊又更红一些。
离家万里,那份总是小心翼翼隐藏的情感似是破了茧,在无人窥探也不受管束的疆野展了翅,由着人去随心飞舞,尽情张扬。
男人嘴上宣肆自己的饥肠辘辘,性子却比谁都还耐得住,他不愿他的爱人受伤,一丁点也不。

总算,磨磨叽叽的耐心换来期待已久的松懈,坚实的小丘早已隔着布料蠢蠢欲动。
当明楼终于把自己楔上时,绷得难受的眉心才慢慢舒展开来。
他们的心一直都靠在一起,即使分隔两地,距离也并未真正拉远他们。可当分离已久的拼图再次重合,比紧紧相依更靠近的感觉将他们牢牢地捆在一起,是心底真实的爱,也是一生都不想再分离的愿望。
明诚仰着头望向他大哥,晶亮的泪水奔出目眶。
明楼以为他疼,一连问了几声,但明诚只是摇摇脑袋,阻止他退开。
「不是、不是的大哥,我只是开心,很开心能来巴黎见你。」
明诚泪中带笑,甜得让人想一口吞进腹里。明楼再也按奈不住自己,用放任的冲撞回应他的弟弟。
亲爱的弟弟,他亲爱的爱人。
如出闸猛兽,弥天巨力袭卷着脆弱,捣弄着,铺天盖地搅动一池秀水,丰盈的蜜津立时满溢出来,将明诚的感官与一切紊乱得一塌糊涂。
他的指不由自主挠着明楼的后颈,把他深深地、更深深地摁向自己。
他们在混乱中反复交换数个绵密的吻,无论是否可以承受,明诚从不去思索自己需要承受多少,只要明楼需要他。不管过了多久,男人都是当年那个男人,他深深爱着的、可以把一切都交给他的那个男人。

无论男人如何放肆驰骋,快意总能包裹着他们,巨大狂喜渗透明诚每一点细胞,驱使甜美的声音不断逸出鼻腔,哼着,又像唱着。
他心中小小希冀,时光能永远停留在这里。
明诚紧紧拥抱那份幸福,让火花充斥着自己,直到濒临边界,他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阿诚,我差不多也......」
「嗯......」明诚默契地迎着明楼,双臂环住他结实的肩膀。
雨露沾染,花朵灿然绽放,满屋春意,竟盛开得有些过份。那一刻明诚竟突地失去意识,揪紧的手指嵌进明楼后背,似是哭泣的声腔惹得男人心里一阵爱怜。
明楼低低吼了声,跟着在宇宙中心爆发出来,流星群倏地坠进苍茫,蕴着生命的点点荧光,深深坠入静谧的幽谷。

明楼一连吻着明诚的额角、脸颊、鼻尖、下颚,亲昵地唤着阿诚,每一个吻都盛满无尽的情感。
明楼与他温存片刻才依依不舍退开,他换了个姿势躺在明诚身侧,伸手搂住了人。
「阿诚,既然来巴黎就别走了。」
「啊?」明诚抬眼望着他大哥,表情傻愣愣的,对于突如其来的提议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回头我跟大姐说,身边助教没一个合意,你来了正好帮我的忙。」
「可是我得帮忙家里......」
「家里有大姐在,况且你不是一直想学画吗?待在巴黎学画再适合不过。」
「可是......」青年看着男人殷殷期盼的表情,话到嘴边就再也想不起自己还要说什么。
明楼撇过头用鼻尖轻轻蹭着明诚的脸颊,似是撒娇。「为了我,留下来。」
这是一句能完全左右明诚思想的话语,只要明楼需要他,他什么都愿意给。
青年一把搂住男人,贴在他炙热的胸口,用力地点点头。
不只是为了明楼,也是为了他自己。他想待在这男人身侧,想要他就站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后来那几年巴黎生活,是他们此生最浪漫的时光。


─Fin─

后續 【楼诚】最浪漫的时光-小年夜甜点(PWP系列)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极限挑战,希望不会被屏啊~
好久没写写楼诚了,这时间点设定在明楼刚去巴黎教书没多久的时候,两个人在巴黎一定有非常多美好的回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评论 ( 57 )
热度 ( 51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