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凌赵】《寂寞沦陷》40 双子座流星雨

详介:戳这

主凌赵/副庄季,双坑连载不定更新,视工作情况尽量更。
私设有~相信我是亲妈~连载保证只有he。

前文戳:34  35  36  37  38  39
---------------------------------

40  双子座流星雨

凡事都有两面,没什么是绝对的好,也没什么是绝对的坏,就好比说凌远和赵启平的感情,赵启平越是看似玩世不恭,凌远就越难将他放下。相对的,凌远越是闷不吭声,赵启平就越在意他的想法。
这样的相互在意日积月累,表面上波澜不兴,实则底下暗流汹涌,就像一座火山,谁也说不准何时爆发。
凌远说了,他在意赵启平的感受。可「感受」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若不解释清楚,任凭别人再如何猜测也不一定能拿捏得当,而赵启平就是做了那个该坦然时却不发一语的人。
季白身为他最亲近的表哥,实在很难再当个看戏的人。
「能不能别蹦着个脸?放个假容易嘛我,说好陪庄恕看流星雨,结果丢下人家跑来陪你,你就这副死样子给我看。」
赵启平翻翻白眼,嘀咕:「爱陪陪,不爱陪就滚回家去,看什么流星雨,你又不是那种浪漫的人。」
「欸!你小子想造反了是吧!」季白作势要站起身教训人,赵启平赶忙赔笑,一连夹了三颗生煎到季白碗里。
「三哥,我哪敢!不敢不敢,是我不好,心情烦躁拿你撒气。」
「我说你吧,平常看起来还挺机灵,感情的事儿不挺有主见的嘛!怎么一到凌远这就这么多毛啊?」季白嘴里叼了根烟,坐在街口生煎店的矮凳上,翘着腿,一副正在审问犯人的模样。
赵启平不发一语嚼着生煎,慢条斯理把那颗白团子吞了下去才说:「办公室恋情,顶头上司,这种关系可不怎么道德。」
「还不都发展到这地步了,这种时候再来谈什么职业道德伦理,不是拿我寻开心吧?」
「也不是这问题。」
「不然呢?」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凌远玩不起这种的,就算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也得分开,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在一起。」
闻言,季白被自己的生煎汤汁呛了下。「赵启平,你转性了是吧?从小到大,你不带这么婆婆妈妈的呀!」
「毕竟凌远结过婚。」
「若你真喜欢一个人,应该不会在意过去那些吧?」
「我不是在意,这代表他也曾走了一条属于他这年纪该走的路,只不过他俩最后无缘。」
「那不就完了。」季白把最后一口生煎塞进嘴里,边嚼着边说:「无论如何,你们对彼此有感情是肯定的,我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我劝你别再纠结了,抓紧谈恋爱才是正道,别学我和庄恕,白白蹉跎好几年。」
季白说完站起身,嘴里的生煎都还没吞下去就拎起背包,拍拍屁股准备要走人。
「干嘛?」
「双子座流星雨难得一见,我可不能真把老庄一个人扔在家里,回去又要叨叨没完了。」季白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拍在桌上。「走了,不用谢我。来这听你诉衷肠还请你吃饭,你真该庆幸有我这样的好哥哥。」
赵启平看着季白离去的背影,撇撇嘴,嘀咕:「有诚意点就给两张啊。」

赵启平又再叫了盘生煎,才要走回座位,就见到凌远带着一个女人从门口走进来。
「师兄?」
凌远轻轻喔了一声,声音透着些许不知所措:「启平,你也在啊……」凌远的面色倏地有些不自在,但不是太明显,赵启平也可能是看错。
他不着痕迹打量凌远身边的女子,不是特别会打扮的那种,留着一头学生般清爽的短发,脸上脂粉未施但长得不差,穿了一套休闲简便的牛仔裤。
赵启平不解凌远身上散发的那股尴尬感原因为何,但既然遇上熟人,免不了招呼他们到自己桌。凌远似乎还在犹豫,倒是那女子很大方,过来就坐下了。
「这位是念初,我的......」凌远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接起自己的话:「我的朋友,也是同行,最近从北京回来办点事。」
凌远说完又向林念初介绍:「这位,赵启平,我们骨科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后来才进六院的吧?」林念初微微笑,看着赵启平,「他喊你师兄,可我不记得咱们大学那会儿有这样俊的师弟!」
「不是一个时候的,我父亲的学生。」
「哦,原来是爸的学生......不,现在不叫爸,该叫凌教授,多年习惯一时改不过来。」
赵启平眉毛微微一挑,懂了,眼前这女人是凌远的前妻。
宛如被铁锤猛地一敲,一阵痛苦猝不及防击在他的心上,赵启平感觉很错愕,但错愕的不是这女人出现,而是错愕自己的心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女人并不知道他和凌远的关系,他相信凌远不会宣之于口,所以这女人无论回来上海做什么都不该对他有敌意。赵启平清楚,理性上的清楚。
可他在察觉这是凌远前妻之后,心里却有止不住的念头,这女人是故意说这些吗?这女人是在向他示威吗?其实赵启平心里冒出一点想法时也有些讨厌自己,因为他竟然纠结这种毫无道理的事情。
他不由得多看林念初一眼,纯粹,像个邻家女孩,不是他赵启平的菜,但还是许多男人会喜欢的类型,而凌远也是那许多男人之一。
他目光又飘到凌远身上,发现凌远也正看着自己,眼神有着难以解读的复杂,好像试探,带点小心翼翼。
赵启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离开,但生煎才刚拿上来,他没道理就这么走了。幸好,一通电话救了他。
王院长打来说凌凌忽然不见踪影,晚饭过后似乎就没看到人,福利院已经派人出去了找一个多钟头,但迟迟没有消息,只能赶紧先联系他们。
赵启平接到消息心里就是一沉,那小姑娘总是莫名牵动赵启平,赵启平此时自然顾不得对林念初那些矛盾,抓起背包随口交代一声就要离开。
「等等,我开车送你比较快。」凌远拎起椅背上的外套,随即起身跟上赵启平。

凌远车开得很快,一路上他们没有太多交流,黑色别克半个多钟头后便开到福利院。凌远和赵启平匆匆下了车,王院长就在门口等候着。
王院长急红了眼,似乎很自责自己把孩子顾丢了,赵启平见状一脸担忧,倒是凌远挺镇定的,细细询问王院长那孩子今天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王院长想了想,告诉他们赵芙凌在晚餐前曾盯着天空看了许久,那孩子平时从未这样过。
赵启平思索片刻,忽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凌远问。
「王院长,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空旷的地方?好比说大片的空地或山边等等的。」
「没有呀......啊!若说是空旷的地方,出了大门右转一阵子会遇上死胡同,穿过围墙再继续走会看到河边,那算空旷的地方吗?」
「你们往那找过没?」赵启平又问。
「这倒没有,因为那儿没街灯,伸手不见五指,想来孩子也不会往那种地方去。」
「我觉得她很有可能在那。」赵启平交代王院长先按兵不动,自己转头就走,凌远没多问便跟着追上去。
他们俩开车顺着王院长说的那条路走到了死胡同,一道破旧的围墙耸立在前,但围墙不是做实的,有些破裂开来的缝隙,最大的缝隙容一个大男人挤过去也绰绰有余。
「启平留神点,我先过去看看,你别急。」
赵启平点点头,帮忙开了手机的照明功能为凌远探路。这里如同王院长所言,胡同的尽头没有街灯,再过去围墙另一头一片黑暗,孩子确实不太可能单独过去,但赵启平就有一种感觉,赵芙凌很有可能就在这儿。
凌远穿过围墙,顺势伸手过来牵赵启平一起过去。冬夜里那双手有些泛凉,但交握时令赵启平莫名觉得安心,他让自己被凌远拉过去,在颓然的围墙和荒野草地里,慢慢前行。
倏然,一颗流星从他们头顶划过,赵启平才正要开口,又一颗流星一闪而逝。
凌远同样也注意到了,一旦远离了光害,肉眼慢慢适应黑暗的环境后,便看清了幽阒的苍芎顶上坠落无数拖着尾巴的星星。
「双子座流星雨,她应该来找流星了。」赵启平说,就是他三哥整晚嚷嚷着要回去陪庄医生看的奇景,也是赵启平认为小姑娘可能会在这的原因。
「为什么你这么认为?」
「因为我告诉过她,爸爸和妈妈都到天上去变成了星星,你想,如果她看到星星掉下来,会不会认为是爸爸和妈妈回来了?」
凌远恍然大悟点点头,果不其然,他们再往前走了些开始听到潺潺流水声,约莫是王院长说的河边到了,幽暗的大石头上有个娇小的人影坐在那。
「凌凌!」赵启平喊着,一边跑过去一把抱住那小人儿。
她浑身都冻僵了,正在无声哭泣着。


待续......  41 我与你的牵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天啦!竟然忙了个婚事就把这篇连载忙成了月更……我的锅!
本来希望这章就能写到他俩看流星雨谈心事,但看起来还差了点字数~
下一章就会让他们好好谈心谈情谈恋爱(?)的,大家放心!
毕竟连凌院长前妻都来助攻(?)了,肯定双医生好事将近~
以及,最近的祝福我都有看到,没能来得及一篇篇回复,但每一句留言我都有看到,谢谢你们!爱你们!
我会快快复健的!

评论 ( 24 )
热度 ( 16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