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 01

此夜长,长过千山万水阻隔。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01

偌大的金陵皇宫大殿上,那人顶戴金冠垂落两条黄巾,华丽的冠上镶着无数绿玉翡翠,他高坐帝位俯视群臣,身上漆黑龙袍描着金边,衣襬用金线绘制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精湛工艺将龙衬托得像要飞升而出。
萧景琰面无表情坐在皇位上,面对群臣你来我往的激辩,向来刚毅正直双目也不由得露出一丝不耐。
「陛下,微臣认为此事万万不妥,按照礼制,大渝太子需亲自到金陵来迎接公主,方能一展对我大梁的顺从。」
「陛下,都说和亲、和亲,既是和亲,自然贵在和字。微臣认为凡事以和为贵,不须太过讲礼。」沈追说话铿锵有力。
「弃礼不顾,有损我泱泱大国之风范。」
「事有轻重,若因礼失和,才真真是因小失大。」
两位臣子意见相左,辩论已有一盏茶的时间,此时另一老臣忽然出声:「沈大人说得不对,这回虽是咱们大梁公主送嫁大渝,但先求和的可是他们,为何是咱们大梁要放低姿态呢?」
「刘大人,正因如此咱们大梁才要显示器度,若非得在和中居高临下,便没有和的意义了。」蔡铨帮衬,应和沈追的发言。
朝堂上你一言我一语,争锋相对的言语一句句刺在萧景琰脑门上,他感觉头又有些开始泛疼。
自打梅长苏出征大渝病逝后已过三年,期间萧选骤逝,萧景琰继任帝位,夹在战事与朝廷改制之间实在心力交瘁。所幸周边列国战火并未持续太久,这一、两年已逐渐趋于安稳,萧景琰不再凡事亲力亲为,有些事务已能交由六部各自打理裁决,萧景琰才能睡上几天安稳的觉。
前些个月大渝新任太子上位,渝帝发国书来为儿子求亲,说是大梁皇帝之妹萧婉儿龄方十七,与大渝太子元世德年岁相仿,萧家公主花容月貌、贤良淑德,若能迎娶作为大渝的太子妃,不仅能保两国之间长治久安,如此天作之合也能传为佳话。
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萧景琰身为皇帝,以公主婚事作为和平筹码的治国手段他不是不明白,但大梁国力鼎盛未到此数,不免对和亲之事犹豫踌躇,尤其萧婉儿年纪尚轻,还是他唯一的皇妹。
不过萧婉儿身在皇家,似乎从小就对自己的命运逆来顺受,联姻之事她非但没有拒绝,反而还安慰皇兄,自古女子皆如此,至少此去大渝是为太子妃,若能因此替梁渝两国带来几年和平也是她的福气,况且听闻大渝太子元世德为人颇有情义,应不会亏待自己。
萧景琰最后被妹妹说服,同意了这桩婚事,可令他苦恼之事就此衍生。
大渝国风崇尚平等,娶亲之事亦然,两国联姻需平起平坐,大渝方面由太子率迎亲队至两国的国界迎亲,大梁也得派太子护送新嫁娘至国界处送嫁。然而大梁太子之位空悬,因此对方提出让皇帝送亲的要求。
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萧景琰为这「要求」动了心思,他看到的不是表面上的情况,他是另有打算。萧景琰特地找了心腹沈追与蔡铨来商讨皇帝亲送之事,希望他们能支持自己,沈追和蔡铨自然想方设法达成皇帝陛下的愿望,但这要求听在群臣耳中全然不是滋味,不过是个蛮夷之邦,凭什么让咱们陛下送亲吶!?
他们纷纷进言说这不符合祖制,若是公主出嫁,按规矩理应由大渝太子到金陵下聘,方能合宜,沈追和蔡铨难敌众口,但也坚持站在大局考虑,大渝习俗本是那般,若硬要按照大梁习俗,不免落人口实,说大梁趾高气昂、没有大国器度。
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萧景琰心里有底但还未发话,他被吵得头晕脑胀,最后只能先举手挥了挥袖子,身旁高公公见状,机灵地说道:「陛下会再考虑诸位的提议,各位大人们请先回吧!」
众人倏然住口、面面相觑,见皇帝陛下不发一语起身离去,只得低头作揖齐喊:「恭送陛下。」

萧景琰撤走身后内监和宫女,这些年,他依旧难以习惯宫中前呼后拥的生活,即便众星拱月,但最好的朋友已不在人世,而多年寄托沉冤得雪,心中并非不快活,只是总觉得活着却少了点什么。
他独自漫行于通往芷萝宫的长廊,明明国家治理顺当,母亲身强体健,有后宫、有儿子,那些窝囊日子早已恍如隔世,然而他这短短三年活得像三十年,总是孤独,寂寞。
萧景琰如往常向母亲请安,静太后见儿子眼圈泛红便为他倒了些茶,柔声说:「又犯头疼了,喝点热梅茶,能缓缓。」
「多谢母亲。」萧景琰恭恭敬敬接过茶杯啜了一口,微酸的梅汁在舌尖蔓延开来。热茶暖着舌根生津,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有效果,绷得生疼的脑袋似乎随之疏松开来。
「别太劳累,得空还是要照顾身子。」
静太后只简单叮咛两句,她说出口的一向比担心的少,萧景琰点点头,喝了半杯茶。
「如果想念他,就去看看他。」
「上个月才祭过,就不去了吧,他若见到我过得如此颓然,定会取笑我。」
静太后愣了愣,直到后来才有些回神:「你知我说谁?」
「母亲说的不是小殊吗?」
静太后微微一笑,有些不易察觉的苦涩:「是,是小殊。」
萧景琰喝完杯里的梅茶,觉得头疼缓了些,此时高公公入内禀报,琅琊阁的蔺少阁主今日进了金陵城,此时正在宫门外候着,说来向陛下请个安便要回琅琊山。
「快请蔺先生,」萧景琰双眼登时亮了起来,连向母亲告退都来不及,匆匆忙忙起身,又交代:「设宴凌华台,歌舞丝竹皆免,但酒水要上等的。」
「景琰,你忘了,凌华台今日有戏班给婉公主宴客,不如去碧云台吧,蔺先生喜欢清静。」静太后不疾不徐提醒。
「是,还是母亲想得周到。」萧景琰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向母亲告退,连忙作揖:「儿子这就去忙。」
「去吧。」静太后笑了笑,看着萧景琰匆匆离去的背影,忍不住轻声叹道:「看来,是人家先想念他了。」

讲起琅琊阁的蔺少阁主,其实萧景琰与他说熟不熟,但他俩相识八、九载,说陌生却又有些交情。那年萧景琰在外带兵打仗遇上困境,全靠蔺晨仗义伸手才助他大获全胜,后来萧景琰知道梅长苏的身份就是林殊,才明白当年是林殊让蔺晨前来襄助自己。
蔺晨这人总是来去无踪,脸上成天带着玩世不恭的笑,从他嘴里吐出的话五句里没三句正经,说他是占据江湖一方势力的大佬恐怕没几个人相信。
萧景琰虽和蔺晨认识得早,但两人仅只是点头之交,毕竟他们性格差异太大,要说交情,蔺晨大概是不喜欢同他这般正经耿直的人来往。反之亦然,萧景琰也对这种嬉皮笑脸之人提不起兴趣。不过后来他得知蔺晨帮林殊治伤续命,对蔺晨便多了深刻的感激,哪怕蔺晨再胡闹,萧景琰也愿意忍让他三分。
而今提及此人,萧景琰对他的感觉就像对待好友,至少,他也是林殊的故友,他们之间因为林殊而有了不同于他人的牵绊。
萧景琰更换便装,昔日的白布衫配上红黑腰带,和蔺晨待在一起时他不想象个皇帝,那年的他们,和林殊在一起的他们,衣着也是如此平凡。
天幕昏黄,碧云台已经添了明亮的烛火,在蜿蜒的湖中小路尽头亮着。楼台里袅袅熏香,美酒佳肴香气四溢,萧景琰踏进屋内就见蔺晨等候在那,相貌依旧,白衣飘然。
蔺晨起身朝萧景琰拱了拱手,没有下跪也无过多繁琐词语,只说了句陛下安好,但那声调亲切得像是在叫朋友,没有半点敬畏或疏离隔阂。萧景琰心里很是欢喜,拱手以同样形式回礼,说了句蔺先生安好。两人上回相见已是一年多前,但自在得彷如昨日。
「这般盛情款待,看来今晚是不打算让我回琅琊山了。」蔺晨嘻嘻一笑,自顾自坐下来喝酒。
「许久未见,先生为何不在金陵多留几日?」
「上个月长苏忌辰我没能赶到,这回到江东办事特地绕路孤山找他喝酒叙旧,还好,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买到了,否则他又该编派我连下酒菜都忘记。」蔺晨喝了口酒,又说:「总之,只是来看看,打算看看就回去,不过现在......约莫是明天酒醒才能回了。」
萧景琰跟着喝了口酒,点头:「也是,先生本不爱热闹地方,金陵对先生而言太过嘈杂。」

宫人上完菜便撤退,屋内只剩蔺晨和萧景琰二人,他们家常闲聊片刻,蔺晨忽然提起皇帝亲送和亲队伍之事,说他路过廊下听闻几名大臣对此怨声连连。
「先生如何看待此事?在礼法上是否不妥?」
「这话你问我可就问错人,我这人生性自由自在,想怎样就怎样,如果我想去送亲,谁也拦不住我,若我不想去送亲,就算拿牛车拖也拖不动我。」
闻言,萧景琰忍俊不住,觉得自己若有蔺晨一半的脾气,今日可就不会如此伤神。
「其实大渝这回很有诚意,六十万金聘礼不说,还承诺愿意献上秘宝,若此番前去送亲,也能显示我大梁对此婚盟的诚意。」
「秘宝?什么样的秘宝?」蔺晨倒有兴趣起来。
「十瓶忘情药,十颗忆情丹。」
「喔?」蔺晨眉色暗挑,不动声色喝了口酒。
「听闻忘情药能使人忘却真情,忆情丹则能让人记起真情,不知是真是假,若世上真有如此妙药,足以让人大开眼界。」
「忘情药倒是真有,但忆情丹是真是假我就不得而知。」
「你怎确定有忘情药?」萧景琰好奇问道。
蔺晨又喝了口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乃举世无双的大夫,什么稀奇古怪的药没尝过。」
「先生尝过忘情药?」
蔺晨轻咳一声,声音不知为何带点苦涩:「我见人尝过,从那之后,他真的将过往情分忘得一乾二净。」蔺晨又喝干了一杯酒,立时转了话锋:「你既然想去送亲,那就跟着去吧。」
「可是......」
「我知道,你想去看长苏死去的地方。」
「......」萧景琰愣了愣,沉默地看着蔺晨。他心底深处的话,竟被这人一字不差地说出来,这人与他素不相干,然而,却比任何身边的人都懂他的心。
「你怎知道......」
「长苏病逝在征战大渝之时,如今你身为皇帝即使不合宜也要往大渝路上送亲,这当中缘由还需要想吗?」
萧景琰一口喝了杯中的酒,有些郁闷。自己的妹妹出嫁,他以祝福为借口送亲,真正原因却是为了悼念亡友,这让他愧疚于自己不是一个好皇兄,可在那场战役中他没有站在好友身边直到最后,如今若能去那送送他,也是一种微薄的慰藉。
蔺晨看着他,轻轻往桌上一拍:「好吧,我陪你一同去。」
「什么?」
「我说我陪你一同去,你是去送亲的,总不好整路问人长苏是在哪断气的吧?」蔺晨拿起酒壶又替自己斟了一杯酒。「他是我亲手送走的,我会告诉你该在哪悼念他。」


待續…… 《此夜长》 0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入楼诚坑晚,2016.01.30开始在贴吧上连载第一篇楼诚文《晚安,我的先生》,后来把发文重心转到老福特上,也因此认识更多圈内的小伙伴们。今天正好是我在楼诚坑底满两年的日子,回首期间风风雨雨,有人来、有人去,不变的是我还在这里用文字诉说着对他们的爱,对我而言这是一份挺不容易的坚持,都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小伙伴才能让我一直待在这里,所以特别珍惜与你们一起的缘分,希望能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再留下些美好的回忆!

截个纪念图

《此夜长》是纪念入坑两周年的特别企划,暂定14~15章的中短篇,我会尽量写得快一些,而且连载保证都是HE请安心食用!
同样连载中的《寂寞沦陷》可能会稍稍缓些更新,想把《此夜长》先尽快完成,不然我脑中对蔺晨跟景琰之间不可言说的男人情(?)已经快要爆炸了~


#曾发下豪语说我绝不再开双连载但我还是食言了#
#嘤嘤~#
#欧洲蜜月回来我时差还乱七八糟#
#总之这就是一个蔺晨跟景琰去送亲然后两人在山中落难顺便谈恋爱的故事#
#希望你们喜欢<3#

评论 ( 81 )
热度 ( 489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