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楼诚】最浪漫的时光-小年夜甜点(PWP系列)

warning:挑战通篇不走外链接的PWP第二弹

前作见【楼诚】最浪漫的时光-巴黎重逢(PWP系列)

迟来我老婆手心太太 @强摘的果实不甜 的生贺,为了表示诚意直接为妳把一发完的文开启一个PWP系列!
希望妳三次元一切顺心,爱妳!
-------------------------------

最浪漫的时光-小年夜甜点(PWP系列)

明诚来巴黎的第一天就决定留下,只为了他哥哥的一句话。学画不过是借口,谁说学画就得在巴黎。
大姐犹豫一阵仍然同意了,在越洋电话另一端声音哽咽,听得出浓浓不舍之情,但又自我安慰说若有个贴心人留下来照顾明楼日常起居也挺好。
明诚初到巴黎不急着上工,左右寒假即将到来,上工也作没几日。明楼为他安排下学期的艺术课程和助教工作,放假前没事就带明诚到学校转悠,熟悉环境。
大姐临时准备一笔钱从香港辗转打到巴黎,说阿诚来了也该换间大点的公寓。明楼在电话里哼哼道好,挂了话筒转头搂住明诚的腰撒娇,他喜欢两个人挤在小公寓,这样挤在一起才温暖。明诚说住哪都行,只要有大哥在。
明诚没跟去学校时就自己在附近闲逛,他记性特别好,小区周边大街小巷很快便如若出入自家厨房。他总是笑脸迎人,即便只是顺手买东西也不忘与老板多聊两句。
这样一个礼貌又俊俏的东方青年实在很难让人不喜爱,没过多少日子,附近店铺和邻居全都知道这是住223号的明教授的弟弟。
法国大婶大妈们特别喜欢明诚,每回见面不忘塞些日常吃的喝的给他,自家做的面包、炖菜、浓汤、水煮玉米,自从明诚来了巴黎,明教授的小公寓里从不缺食物。
最近巴黎的气温比明诚刚来时又寒冷许多,往年这时在上海差不多该准备过年,他们远在失去过年氛围的异乡,但有家人的地方就该有团圆,明诚仍瞒着明楼悄悄张罗年夜饭的材料。

那夜,明教授结束学术研讨,踏着白霭霭的积雪回到小公寓,推开厚重的木门,熟悉的食物香气从屋里飘到门廊。热腾腾的,火锅的气味。
明楼循着香气绕进厨房,见到明诚背对着他正专心地切菜。
大手不由自主环上那人的腰身,那人暖暖的在怀里颤了颤,被吓了一跳。
「大哥,回来怎么也不出声。」
「被香味吸引,忘了出声。」明楼深吸两口,惊讶能在异国看到熟悉的家乡年菜。「在巴黎住这么久都没能吃上中国菜,阿诚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
「大哥忘了,今晚小年夜,明天就是除夕。」
明楼拍了拍脑袋,说:「最近忙得忘了算日子,原以为还有几天。」
「人在外头不能忘本,既然我来了,肯定得给大哥煮一桌家乡菜。」
「辛苦你了,这些菜不好张罗吧?」
「还行,就是饺子皮不好处理,后来我想到用意大利饺子皮来替代,还有八宝饭的豆沙,我改做了甜的土豆馅,可能吃起来跟咱们家乡口味会不太一样。」
中式料理的调味料在巴黎很难买到,更不用说特殊食材,而往常过年都会在桌上见到的蛋饺、鱼丸、元宝饺子、火锅、八宝饭等,在异国若是想吃便只能多动动脑筋。
「无妨,有模有样就挺好。」
明诚放下手上的菜,把一旁的小砂锅拿过来,里面装着被煮成泥状的土豆,还有些温热。他用勺子挖了点土豆泥放到明楼嘴边,说:「大哥试试味道。」
明楼吃了一口,笑笑说:「有些太甜了。」
「会吗?」明诚自己也舀了点来试吃,觉得味道还行,又舀了一勺想品尝清楚时,湿润的土豆馅从勺子上滑落,滚在衣领。
「啊!」明诚惊呼一声,换来他大哥一阵轻笑。
「我帮你清理。」明楼低语说着,可这清理却不是用手,而是俯下脑袋,用嘴咬走那一块土豆馅。「确实太甜了,只要过你的手,无论什么都甜。」
男人的低语震得颈间痒痒腻腻的,明诚这回才听出他大哥在调情,嘻嘻一笑正想把人推开,未料那人一口咬在他脖子上,不重不轻,最薄弱的位置,明诚突地浑身一阵颤栗,如触电般。
「大哥!」青年轻声抗议。
男人的大手滑过青年的腰间,有力地把人扣向自己的怀抱,不让人窜开,勾着笑意的唇沿着美好的颈部曲线往上梭巡,绕过弧度完美的下颚骨,最后贴上一对温热柔软的唇瓣。
「你尝尝,真的很甜。」男人刻意压低声音蛊惑着,尾音还带点鼻音地哼了声。
面对自己大哥耍流氓般的行径,明诚轻叹一口气,顺从地张嘴让那人暖热的唇舌闯过来与自己纠缠。
甜甜的土豆味儿翻搅在吮吻里,从嘴里直接甜进心坎,明楼强而有力的手臂收紧了些,像要将明诚整个人揉进他的怀中。
如此温暖的拥抱任谁都舍不得松开,明诚随意放下手中的炖锅,双手环上明楼的颈子,主动回吻过去。

室内的温度似乎正在上升,也可能是在炉子边太热,明楼一把抱起明诚放到一旁厚实的木餐桌上,明诚坐在桌上比他高了些,弯下上身抱着他大哥的脑袋,继续热烈地回应亲吻。
「阿诚......」明楼抬起头仰望着他的弟弟,眼底流转着男人看着心爱的人才有的光彩,光彩深处是红色的火焰,满溢热情。「我想先吃甜点。」
毫不遮掩的暗示令明诚双颊顿时一红,但看着他大哥殷切的目光又不忍拒绝,只能垂下眼帘当作默许。
明诚挪动屁股正想滑下餐桌,未料明楼双手一摁将他圈在桌上,眸底流转的念头更坦然了些:「甜点当然得在餐桌上吃。」
闻言,青年羞红面颊,急切地喊了声大哥,可男人一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顺手开始解起明诚的衬衫钮扣。
「过年就得吃得圆满不是。」男人从容微笑,将青年胸口的衬衫掀开一角,不理会那一连串抗议似的羞涩哼声,柔软唇瓣覆上鲜嫩欲滴的红莓,品尝美味而颤栗的坚果。
明诚又哼了声,但这回少了点抗议,多了些欲拒还迎。
湿濡的吻在圆顶来回扫动,过度刺激让脆弱的果实刺刺泛疼,但些许刺痛如唤醒春兽的阳光,沉睡而委软的兽缓缓抬起头来,挺起胸、直起腰椎,在深色的西裤下暗自苏醒。
「年轻人真容易冲动。」明楼调笑。
明诚红着脸咕哝:「谁、谁让大哥要这样。」
「大哥除了这样,还能那样。」
「哪样?」
「这样。」男人解开青年的拉链,俯下头,用温柔的唇去安抚苏醒的小兽。
若有似无呢喃划过是春神的歌颂,躁动的兽被禁锢在一片温热,被竭尽所能抚舐着,包裹着,宽慰着。青年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从喉咙吐出一声甜腻的转音。
「我觉得这不像甜点,像主餐。」明楼笑笑,似一匹对幼兽饶富兴致的狼,时而用牙轻咬到手的猎物,时而舔舐,或用爪按压。
明诚被伺候得无心答话,他衣襟微敞仰躺到桌上,像一块被剥开铝纸的黄油,在那越发滚烫的包裹中慢慢融化。
躁动心跳加速如一锅正在加温的浓汤,滚滚发烫,而他的爱人总是如此从容不迫,总能在他感到迷乱之时依旧冷静如昔。
不多时,腻人的声音更为婉转,略带急促鼻息,明诚忍不住用双手揪着明楼的发梢,催促男人加快步调。
狼的嘴角微微上扬,更卖力吞吐他的猎物,直至临界点那条绷紧的弦应声而裂。明诚重重喟叹一声,在温暖的嘴里舒展开来。
明楼咽下那抹甘甜的泉水,品尝美酒般轻轻一啧,舔了舔唇但不餍足,眼底闪着更浓烈的光,毕竟,餐前酒还不足以令饥饿的男人果腹。
他将指尖探进肥沃的土壤,早已造访多次的泥泞被轻易凿开,本能而贪婪地向内深掘,试图掘出更丰美的食物。

明诚扭动着腰,声音听来难耐:「哥哥......」
「嗯?」
「还不饿吗?」
明目张胆的邀请摧毁一切,包含理智,包含绅士的外表。
室内过热了,明楼略为松了松领带,又顺手松开腰间的皮带。桌上瘫软的猎物引狼发狂,他再也不能按兵不动,随即探勘隐秘丘壑,挺驱直入。
明诚满意地啊了一声,但过度炙热的侵袭滚烫他的肌肤,令他反射地绞紧自己。
「放松。」男人咬着牙,今晚头一回失去从容。
谁让他爱人该死的美好,太过甜蜜的招待任谁都难以自持。
明诚摇摇头不依他,在情事上,这头年轻的小兽总有自己的想法。他收得更紧些,还放肆地活动起来。
「小坏蛋。」明大教授低叱一声,抓住他弟弟的腰,狠狠地嵌近自己。
狼从来都不是优雅的动物,他们孤傲无礼,但是美,就连吃相都带有一种极致暴力的美。
每一口撕咬都深刻,每一次吞咽都得大快朵颐。
于是快意将人围绕得失去判断,即使吃得再多仍感觉饥饿难忍,只本能地追求更慰人的需求。明楼奔驰着,捣弄着,想深深埋进他的骨髓里、埋进他的心里,好让他永远这般包裹着自己。
餐桌随着躁震而晃动,撼人冲撞连百来斤的厚实木都不免有些难以招架,明诚感觉自己在峰顶漂浮,身体中心饱涨足以令他飞到九霄云外的满足,若不是明楼紧紧楔着他不放,他或许真会飞走。
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沉溺在明楼带给他感官激昂,他配合着节奏起舞,无论速度快慢,他都能跟上他大哥的步调,若说这世界上有真正心灵相知的默契,那便只有他们。
明楼吻着棱线分明的锁骨,嘴唇顺着优美的曲度爬到颈上,薄嫩肌肤微微突起动脉,热血淌在底下似在反映身体起伏的跳动。他忍不住啮住诱人的项颈,一遍又一遍舐着温玉软香。
明诚仰起脖子承受蔓延不息的情愫,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炽热融化一切,如那炉上的小锅,在逐渐沸腾中泛起蒸汽,直到太过滚烫;直到不受控制溅出水花。
「一起,和我一起。」明楼低语。
话语方落,熊熊火焰同时沸至顶点,在舒心的叹息中勃发一阵阵炙人的熔浆,恣意横流。

时间似乎空白了一段,感觉有些昏沉,明诚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衣服不知何时被整齐扣好,身上还盖了件褐色的小毛毯。
他侧耳细听,厨房传来有人翻弄锅铲的动静,后来炉子被关掉,他大哥端了一盘冒着白烟的菜走出来。
「醒了就来吃饭。」明楼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明诚顺着往餐桌看去,他大哥已经接替他在厨房未完的工作,不仅将小年夜的晚饭都准备好了,连他方才搁置在旁的熏鱼都炸得金黄酥脆。
「大哥!」明诚倏然惊呼,「熏鱼是明晚才吃的!」
「啊?」明大教授愣了愣,看看桌上的鱼,又看看明诚。
「明天才是除夕。」青年解释。
「哦。」明楼笑笑,「没事,反正早晚都得下肚,不如趁热吃。」
明诚耸耸肩,一溜烟滑下沙发走到餐桌旁,调侃道:「还吃得下啊?」
「当然。」明大教授挑起满是玩味的笑,意有所指:「我还能再吃双份甜点。」语毕,他自己先开怀大笑起来。
根本就是饿狼扑羊!明诚翻翻白眼腹诽。
不过即使笑得心怀不轨,狼站在餐桌旁仍温暖得像一幅画,而那幅画洋溢着圆满的光亮。
无论离家多远,能在心爱的人身边就能过一个团圆的新年。


─Fin─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春节将至,顺便当作提前应景一下,同时继续极限挑战!
这系列未来每一篇仍是不走外链接的PWP,希望不会被老福特屏~
我相信他们两人在巴黎一定还有很多美好的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评论 ( 37 )
热度 ( 40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