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 03

*觉得自己很勤劳~

前文見:01  02

----------------------

03

「景琰你瞧,我一早就上霞海峰给你采果子,这山果可甜了!」蔺少阁主乐呵呵地拿着一篮红果子献宝,顺手抓了一颗塞进萧景琰嘴里。
那果实甘美多汁,咬着唇齿生香,舌根生津,吃着有说不出的香甜。
萧景琰被塞了满嘴果肉不得开口,只能边嚼边猛地点头。
「不过这果子再怎么甜也不及你,你比什么果子都甜。」蔺晨飞扬一笑,搂过萧景琰的脑袋,一口咬在他嘴上偷了块果渣,「哎!我要收回这话,你吃过的果子比你还甜!」
突然其来的亲热令萧景琰红了面颊,他倏然推开蔺晨,用力咽下果肉,微恼:「在外别胡闹!」
「靖王殿下言下之意是在屋内就可以胡闹了是吧?」蔺少阁主挑挑眉,一脸意有所指的暧昧。
「我不是那个意思。」萧景琰为之气结,他最气蔺晨的就是他总爱胡言乱语、曲解本意。
「也不瞧瞧这琅琊山是什么地方,我蔺晨又是什么人,谁见着胆敢议论我就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你以为自己是谁?山大王吗?」
「琅琊阁就是在这占地为王,你就是我的压寨夫人。」
「瞎说八道。」萧景琰翻翻白眼骂道,但脸上挂着笑意并未退去,反而笑得更为开怀。
蔺晨仿佛要证明自己不是胡说,抓住萧景琰不让他闪躲,俯近身子便是重重一吻。
如此唇舌相依,春风鸟语,万千柔情。

萧景琰徐徐睁眼醒来,发现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他已有许久未一觉睡至天亮,但他很困惑为何自己会梦到与蔺晨卿卿我我,明明他从未想过这种可能,实际上他们也不可能是这种关系。
萧景琰还愣愣躺在被子里,帐外忽然传来列战英刻意压低音量的急促呼唤:「陛下!陛下!您醒了吗?」
「什么事?进来说。」
列战英连忙入帐,拱手禀报:「刚才山下来报,送亲队伍昨晚也遭几名流寇袭击,不过戚猛他们已将人拿下,没什么意外伤亡。」
「这地方真是不安宁。」萧景琰叹了口气,又宽慰说:「没事便好。」
「只是......负责拖运粮饷的马受到惊吓,马车翻覆山坑,剩余的粮食可能不足以让这么大的队伍撑到边关。」
「......」萧景琰静默思索片刻,道:「无论如何我们先下山,回去看过情况再做定夺。」
「是,属下即刻吩咐拔营启程。」
「等等,蔺先生情况如何?」
闻言,列战英似乎啊了一声,但那声音很轻,萧景琰还未过问怎么回事,列战英便说:「方才顾着询问山下之事还未去看过先生,属下即刻前去。」
「不用了,你召人拔营,朕自己去探望蔺先生。」
「是。」列战英拱了拱手,欲言又止看了萧景琰一眼,随即迅速退出帐子。
其实蔺晨伤势并无大碍,如他所言不过是区区一箭,萧景琰来帐子见蔺晨本是关切,但见到人后却忽然忆起那场怪梦。
蔺晨在梦里栩栩如生,仿佛那些触碰都曾真实存在,萧景琰与他共处一室感到些许窘困。蔺晨说话时薄唇轻动,萧景琰总觉得自己知道这双唇吻起来是什么触感,他脑中倏然一阵嗡嗡鸣响,什么也没听进去。
「陛下?」
「......啊?」
「耳根怎么红了?」
「没、没什么,帐子太热。」萧景琰有些慌乱,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咕噜灌下大半杯茶。
「陛下,你喝到我的茶了。」
「唔......」萧景琰拿着茶杯的手悬在半空,嘴里一口茶不知该吞还是该吐。
「无妨,这里哪件事物不属于陛下呢?无需介怀。」蔺晨笑笑,顺手接过萧景琰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又提起茶壶往里倒了些热茶,然后自顾自喝起来。
面对这样的蔺晨,萧景琰的耳根莫名更红了些。

下山之路难行,地湿雪滑,蔺晨伤势不便又拖缓了些速度,萧景琰原路下山比上来时多花了点时间,不过最终还是平安归队。
送亲队伍的损失比回报中惨重,除了三大马车的粮食摔落谷里,还弄丢一大箱珠宝嫁妆,所幸人员均安,婉公主也只是惊魂一场。
萧景琰传人下去盘点粮食,发现确实不足支撑大队人马继续前行,好在他带兵打仗多年,这种情况也不少见,萧景琰当机立断将送亲队伍拆成前行队和后随队两批。
新娘和嫁妆队伍自是要往前走,他和列战英带领一部份亲兵继续送亲,剩下一部份侍卫和不那么紧要的宫人则原地折返,再快马加鞭派人回承县让县令筹办粮食送来,如此两方相会,后随队补充足够粮食,再护送新粮返回,便能解决现况。
蔺晨在旁点头称是,说陛下这主意甚好,但一听闻自己被编排进后随队甚至直接被遣回金陵,蔺晨便垮下一张脸。
「不是要遣你走,只是你有伤在身实在不好如此舟车劳顿,我是想让你先回去养伤。」萧景琰耐心解释。
「我不管,说好陪你走一趟断没有中途退出的道理,你看完人长苏了,见我没利用价值就想赶人。」
「不是这个意思......」哎!这蔺少阁主脾气可真拗!
嘴笨如萧景琰,老觉得拿这种人没办法,像是林殊、像是蔺晨,萧景琰永远觉得自己的嘴在他们面前全无用武之地。
「既然如此,我就一起去。」蔺晨悠悠哉哉说。
「陛下,」列战英匆匆入帐禀报:「都安排好了,后随队已先准备拔营返程,至于送亲队何时出发,还请陛下定夺。」
「既然风雪不定,蔺先生也受了伤,就缓两日再行。」
「那属下去差人为陛下和蔺先生准备午膳。」
「不急,先把粮食发放下去,别让底下人饿着。」萧景琰交代,想了想又说:「既然粮食欠缺那我们就自己去找,战英,一会随我去山里打猎,碰碰运气。」
「陛下,这种事怎能让您去做,况且山中流寇......」
列战英话未说完蔺晨便插话:「那正好,我也一同去。」
「不行。」萧景琰即刻反对。「先生有伤......」
「那又如何?我不过箭伤又不是废人,况且我这是去找草药的。」
列战英忍不住开口:「先生想找什么可交代下来,我能帮忙去找。」
「哎,你们又不懂什么是草药,什么不是草药。」
「还有军医,他应当更为知晓。」萧景琰说。
「啧啧,」蔺晨走到帐边掀起帘子,下颚朝外头指了指。「你瞧这片白茫茫的是什么?就算是军医,他也没法在这雪底下找到我要的东西,你们就别再浪费唇舌,陛下你究竟是想不想去打猎?」
「想。」
「那就走呗!」
蔺晨说完转身就走,萧景琰不由得跟上他的步伐,身后的列将军既劝不动皇帝陛下也劝不动蔺先生,倏然愁眉苦脸起来。

山中动物向来不少,但寒冬袭人,动物们全躲了个无影无踪,在这种环境想找到他们得比平时更细心注意角落。萧景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想放过任何能抓到猎物的机会。
列战英带一小队亲兵在稍远处随侍,以免大队人马惊扰山林,同时也命他们在外围帮忙狩猎。
蔺晨待在萧景琰身边全然不管打猎之事,他说他需要专心在雪里找草药,不过萧景琰见他什么事也没做,只是站在那发呆望天,约莫半个时辰都是这样,萧景琰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先生究竟在找什么?」
「草药。」
「草药长在天上?」
「你见过长在天上的草药?」
「......」萧景琰无语,总觉得蔺晨不单纯只是在找草药,或许他别有深意,但蔺少阁主的心思往往不是旁人能推敲,萧景琰见蔺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便悻悻地随他。
山中清静,寒雪之间万籁俱寂,天空开始飘起毛毛细雪,此处无声,景致唯美。蔺晨一身白衣站在雪中遗世独立,颇有仙风。
萧景琰回过神时,忽然侧耳听闻林间有些细碎动静,那是动物在移动的声音。步伐沉甸甸的,应是大型猎物。
他打起精神,目光微眯着梭巡,赫然见到动物身影盘踞在树间,虽仅有部份显露,但看起来应是只鹿,萧景琰见猎心喜,即刻提起弓箭瞄准鹿身。他多年驰骋战场,箭法向来精准,瞄准目标几乎不需思考就能出手。
萧景琰果断放弦,那一箭笔直往猎物射去,但下一刻,「猎物」却发出令他意外的呼痛声——那是一个老人家的声音。
萧景琰和蔺晨讶异地对看一眼,连忙往树林跑去,只见一位白发白胡子的老樵夫跌坐在地,萧景琰的箭射穿他的鹿皮披风后插在雪地里,雪白的地上还有一丝血迹。


待续…… 《此夜长》 04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景琰怎么可以射自己的鹿鹿同类呢?你看,闯祸了吧!(摊手
阁主一句「这里哪件事物不属于陛下呢?」说得真是令人遐想~
话说景琰觉得自己的嘴碰上蔺晨就无用武之地?不不,用途可多了!
嗯,不要想太多很污的用途,我说的是拿来亲亲之类。
而且还可以用来叫蔺晨小宝贝儿(被琰皇揍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评论 ( 36 )
热度 ( 279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