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 04

上回好像很多小伙伴没刷出更新,嘤嘤嘤~

前文見:01  02  03

----------------------

04

老樵夫哀声连连,萧景琰一时也有些慌乱,是蔺晨率先稳住局势,毕竟身为大夫见多伤病。
蔺晨顺着箭向拉开老樵夫的裤角查看,所幸伤势并无大碍,那件鹿皮披风挡下大部份箭力,老樵夫的腿只是被箭尖擦出了些血。他当机立断撕下衣襬为老人包扎,又取了些雪块摁在上头冰敷止血。
明明是打猎射鹿,哪知一箭出去竟会射到人,萧景琰见那老人年迈遭罪实属飞来横祸,不住向人道歉。
那老樵夫约莫是见萧景琰态度谦恭、蔺晨包扎得当,被道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连连说他没事,让萧景琰别再如此过意不去。
他们询问老人住所,坚持送人回家,那老人见他俩诚意十足也就没有推辞,让两人搀着送回家去。

那老人姓梅,梅先生,这称呼让萧景琰心中为之一颤,让他想起梅长苏,想起林殊——太过巧合。
他们在雪地走了近半个时辰,总算将梅先生送回家中。
然而萧景琰和蔺晨未见预期中老旧的茅草竹屋,因为耸立在他们眼前是一座砌墙素雅的宅邸,门匾上写着「梅庄」二字。庄中院落朴实、窗明几净,塘上九曲桥映衬冬雪红梅,檐角的黄灯笼上几笔草书诗句,低调而不失文人墨气。
萧景琰见梅先生穿着斗笠旧装、鹿皮披肩,实是个不起眼的普通樵夫,然而其住所却这般精心布置,家中亦有仆从打点,虽称不上华美贵气,但用度摆设皆有讲究,不似寻常百姓。萧景琰左右观望,一时之间颇为困惑。
「哎!这莫不是出自李长安的手笔吧?」蔺晨惊讶看向墙上一幅画——红梅傲雪,遗世独立。才说完,转头看到墙上另一幅书法又惊呼:「张亭山,云河秋月词。」
「蔺先生好眼力,想必也是同道中人。」梅先生笑着点了点头。
「梅先生深藏不露,让人佩服。」
「老朽也曾住在京中,生性崇尚简朴生活,上了年纪搬到深山想图个清静,虽崇简,但就是这些喜好割舍不下。」
「奢简不在其外而在于心。」
「蔺先生年纪轻轻便有这般见识,老朽亦是佩服。」梅先生轻啜一口丫鬟端上的茶水,又问:「不知两位欲往何处,怎会在此时路经山中?」
「我们......」
萧景琰才说两字便倏然止住声,皇帝身份及送亲之事皆不便随意透露,雪天上山打猎也颇为奇怪,正踌躇该如何回答,蔺晨已先出声:「在下大梁人士,舍妹远嫁大渝,这位林公子陪我同去,不料半路遇上山贼打劫、粮车翻进山谷,才想着出来打猎觅食,奈何鹿没打到还误伤梅先生,真是罪过。」
「原来如此,恭喜恭喜。」梅先生拱手向两人道贺,又摇摇手:「老朽一点小伤无妨,只是不知山贼冲撞喜队是否要紧?」
「自是无碍,咱们蔺家在江湖上也不是白混的,不过天寒地冻,这粮食短缺确实挺麻烦。」
梅先生看着两人沉思片刻,道:「既然如此,两位随老朽来吧。」
蔺晨和萧景琰相互看看,神色疑惑。

他们被梅先生领进后院里一间仓房,里头整齐堆放各种粮食蔬果、干货腌渍品应有尽有,角落亦有下凹式冰窖,存放鹿肉、山猪肉等。
「如不嫌弃,就请两位带一些走吧。」梅先生诚恳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
「蔺先生不必客气,老朽一人在此,就算加上仆人丫鬟,整个冬天也吃不下这些。俗话说得好,相逢即是有缘,咱们不妨交个朋友,林公子说是吧?」
萧景琰微微一愣,忽然想起蔺晨为了替他隐藏身份谎称他姓林,连忙点点头,故作两声咳嗽用以掩饰自己的走神。
蔺晨笑道:「既是梅先生好意,那我俩恭敬不如从命。」他朝那老人拱了拱手便接过家仆手上的布袋,不客气地开始搜刮粮食,尤其肉类。
萧景琰见状,忍不住低声制止:「蔺......先生!你这样未免太过......」
「梅先生肯定不会在意,况且这朋友我蔺晨是交定的,日后有来有往,互不相欠。」
「说得好,老朽就欣赏这种直来直往的青年才俊,你们放心,需要多少尽量带走,老朽既然发下这话就不怕你们拿。」
「......」萧景琰愣愣看着一搭一唱的两个人,觉得蔺晨这脾气还真是随兴至极,未料恰好在山中碰上这么个同样率性的老先生,两人还真是默契得令人无语。
当萧景琰与蔺晨离开时,梅先生还给了他们一个木板拖车,好让几个装满粮食蔬果的布袋能妥当安置。蔺晨双手拉着木板拖车走在雪地上,萧景琰在后方帮忙推着车,全然没想到出来打猎竟能丰收一车粮食。
萧景琰看着满车食物,想起山中一番奇遇,忍不住问:「你觉得那梅先生是什么来历?」
蔺晨撇过头看看萧景琰,面露微笑:「估计以前是大渝某个富贵人家。」
「他并未说京城何处,为何不是大梁?」
「李长安和张亭山都是大渝人,尤其李长安,琅琊画师榜上排名第二,这人性情古怪极为排外,想入手他的画作除非有些交情,所以我认为梅先生应该是大渝人。」
萧景琰望着蔺晨背影,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人才华纵横,满腹经纶,自己为何从未想过揽他入朝?萧景琰正想开口,就见列战英带几名亲兵远远向他们跑来。
「陛下!可总算找着你们了......咦?这、这是?」
「说来话长,」蔺晨笑笑,拍了拍木板车:「总之遇上好心人施以援手,收获不少。」
列战英讶异地看着满满一车食物,佩服道:「还是蔺先生有办法。」

众人回到山间扎营处,天幕刚近黄昏,列战英将木板车交付伙头班料理,正想回帐子歇息,忽闻山边有些动静,他侧耳细听,隐约有些细碎的步履声,但并不是很清楚。
列战英随萧景琰驰骋沙场多年直觉不对劲,立马提高警觉,他往丛间走了些,发现萧景琰和蔺晨也在那观望。
「战英,你也注意到了。」萧景琰低声道。
「是,山头那边似乎有些人马靠近。」列战英沉吟一会,说:「不会是前几日那些盗匪的余党吧?」
蔺晨摇摇头:「我觉得不像,上回那帮盗匪行事粗糙,而这票人明显训练有素,恐怕不好对付。」
三人正在交头接耳,后方营账区突然传出一声号角,对空长鸣划破天际,说时迟那时快,山头上的人马随即暴露行踪,自山巅俯冲而下。
蔺晨立刻反应过来:「不妙!咱们队伍里有奸细!」
萧景琰双眼圆睁,当机立断,对列战英说:「快传令下去,抓住奸细,保护公主,全力御敌!」
「是!」
列战英回营调动兵马,萧景琰随即回到龙帐抄起长剑。此时大队人马快速移动的声音越发逼近,伴随刀刃相击之声此起彼落。
「做什么?」蔺晨摁住萧景琰的肩。
「去帮忙。」
「别添乱!」
「你说这票人不好对付,那多一分力量便是一分。」
「先弄清楚情况。」蔺晨向外看了看,眉间突地一皱,立刻回头催促萧景琰:「你快走,我来挡着。」
「为何?」
「来者是大渝军队,恐怕和亲之事有假,他们是为了设局拐骗我们来此。」
闻言,萧景琰怒火攻心,握着长剑的手攥紧几分。他全然没料到那看似诚心诚意的国书竟是陷阱,大渝人还忘不了当年旧仇,他们这是要一网打尽来着。
「陛下!别迟疑了,快回金陵。」蔺晨再次说道。
萧景琰抬眼看他,摇摇脑袋:「既然大渝胆敢敢设下此局,我偏要看看他们究竟想如何。」
「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喂!喂!」
蔺晨话未说完,萧景琰已提剑冲出帐子,飞身进入战局,一闪身便砍下两个大渝士兵,接着回首又是一剑,救了戚猛。
「陛、陛下您别待这......」戚猛话才说一半,一个大渝士兵刀砍过来,蔺晨突然持剑切入,一剑挑开凌厉的攻击。「啊!蔺先生......」
「戚猛,去给朕把列将军找来。」
「可是陛下......」
「还不快去!」
「是、是!」
戚猛赶紧按萧景琰的话做,一来一往间,萧景琰又拿下两个大渝士兵。
「这些人与上回的盗匪不同,确实不好对付。」萧景琰与蔺晨并肩而战,喘息之间不由得说道。
「所以我才要你快走,别在这搅和。」
「当年小殊把大渝人挡在这保住我大梁江山,今天我说什么也不能在此退让。」
蔺晨一听,这果然很萧景琰,真够死脑筋的!
他叹了口气,手中长剑一甩,飞剑笔直打穿最后一个敌人的胸膛。

不一会戚猛找来列战英,他已有多处受伤,右肩伤得尤为严重。
「战英,情况如何?」
「陛下,公主的车队已在回程路上,敌军这波攻击暂且挡下了,可山头上陆续有兵马下来,咱们恐怕得尽快撤离。」
「没用的,天冷雪路难行,撤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除非有人能拖延些时间。」蔺晨说道。
「那行,我能留下来。」列战英说,戚猛也跟着附和。
蔺晨啧啧两声,摇头道:「你伤成这样留下也没什么用,我看就我留下吧,给我一队兵马,让我来试试。」
一旁沉默不语的萧景琰淡淡地开口:「先生箭伤未愈还敢说别人。」他看看蔺晨又看看列战英,说:「朕和一队亲兵留下替你们争取时间,战英你和戚猛带兵保护公主回京,蔺先生随他们一道走。」
「陛下!您千金之躯万万不可如此!」
「就是,蔺先生您快帮忙劝劝陛下!」
列战英和戚猛同时看向蔺晨,虽然蔺晨不常在京中,但他们深知陛下除了梅长苏之外,应该只肯听蔺先生的话,不料蔺晨却对萧景琰说:「我就不劝你走了,但你得让我留下。」
「蔺先生!」列战英见蔺晨不但不帮劝还要跟着留下来,只觉得心急如焚。
「好吧,就这样,别再耽搁。」萧景琰拿出贴身令牌,又从腰际暗袋掏出一枚玉玺一并交给列战英。「回去通知蒙大统领,大渝背信,请他务必严守城池备战,再传口谕,言侯监国、沈蔡辅政,待朕归来。」
「陛下!不能如此!」列战英倏地跪下,坚决地摇着头,说什么都不肯接下令牌和玉玺。
「战英!这是命令,是皇令也是军令,你当知不从军令是何后果。」
「陛下,让我留下吧......」
蔺晨叹了口气,从萧景琰手中拿过令牌和玉玺,塞进列战英怀里:「列将军,都说了你身负重伤留下也没什么用,说不定还拖累大伙又让敌军追上我们,还不如速速应了陛下的请托。陛下这是信任你,况且只有你回去传口谕蒙大统领才会相信。」
列战英眼睛瞪得大大的,蔺晨的话句句在理,他也不得不退让,片刻才收好令牌和玉玺,重重朝萧景琰磕了一个响头:「是!属下必会完成陛下请托,请陛下保重自己,属下定会快去快回!」

风雪大起,大渝士兵人数虽不多,但各个武功高强、来势汹汹,萧景琰与蔺晨率一队亲兵奋勇应战,天幕早已黑了半边,然而战场上除非拚个你死我活,否则绝无休止之日。
经历浴血混战,敌军已被歼灭得差不多,然而萧景琰身边副将和亲兵也所剩无几。此情此景让萧景琰想起梅岭一役,十六年前,小殊奋勇杀敌也是这样大雪纷飞的天气。这么想着,萧景琰忽起一番欣慰之感。
终于,最后一名副将向后倒卧血泊,只剩萧景琰与蔺晨二人面对三名敌军。他们喘着,战得十分疲累,蔺晨一反过往嘻皮笑脸,此时倒是一心一意护卫萧景琰,身上旧伤外加新伤,护着萧景琰时却没有半点犹豫。
悬崖边上寒风凛然,萧景琰与蔺晨背对背杀敌,心中忽有一股奇异的感觉,总觉得这样的景象十分熟悉,好像曾经发生过。
「景琰小心!」
萧景琰听到耳边一声急促呼声,回过神来,见到蔺晨已伸手将自己挡开,腰侧毫无防备让敌军刺中一剑。他正要还手,另一敌军冲向蔺晨朝他狠狠撞去,蔺晨脚步踉跄往山边一跌,反手抓住一名敌军一起摔落山崖。
「蔺先生!」事发突然,一个好端端的人在眼前跌落悬崖,萧景琰连伸手拉他一把都来不及。萧景琰不敢置信向下看去,万丈深渊白雾蒙蒙,哪还见得到一点人影。
萧景琰心中顿时空荡荡的有些没底,随即一股莫名的痛苦与怒意瞬间涌上,他红着眼提刀飞身往敌军身上招呼,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抵抗,那两人约莫没想到萧景琰还有体力冲上来,一时之间疏于抵挡,显得有些惊慌。
三人相互交手几招,萧景琰抬腿一踢,将其中一人踹落山崖,另一人身中数刀失血过多,不支倒地。
天已黑,但月光映着白雪还能见物,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萧景琰一人,他重重喘着气,眼见满地尸首,殷红血迹在雪白的地上实在怵目惊心。
萧景琰体力早已透支,蔺晨坠崖身亡令他悲痛欲绝,不知自己何时竟为此而哭了,满脸泪痕被风雪冻得冰冷。他站起身想再看看崖下云雾是否散去,想找找蔺晨的尸身究竟落在何处,未料脚下踩着雪一滑,他再无体力支撑着抓住任何东西,就这么滚落悬崖。



待续……  《此夜长》 05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两个人都摔下去没关系,毕竟我常说:「主角光环,不死不残。」
下一章开始就是琰琰与鸽主的野外谈恋爱时光(?)啦!

春节收假,4500字我也是拚了,
字数感人~看倌不来个红心心小手手吗?

顺祝大家开工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评论 ( 51 )
热度 ( 27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