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 05

来呀~围观鸽主和陛下凄苦的野外谈恋爱(?)

前文見:01  02  03  04

----------------------

05

依稀记得那年也是这般寒冷,夜比白昼长,他好像在雪地里拖着一人前行,一地鲜红洒满,碎花似的映衬穿着战甲的死尸们。
「别死啊......你别死啊......」萧景琰哭着,用尽力气扛着气若游丝的人。「你不是大夫吗?呜......混账!醒来救救你自己啊......」
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遇到他的属下前来寻人。
「殿下?」列战英朝他奔来,喊着:「殿下!蔺先生怎么样了?」

萧景琰觉得浑身都冷,好像作着梦,介于清醒与模糊之间。寒风砸在他脑袋上,两只耳朵冻得没了感觉,只有胸前一片莫名是暖的。他趴在软软暖暖的背上,不知道被什么人背着前行。
他的脸靠在厚实的肩膀,鼻尖嗅到一抹熟悉的药草香,顿时感觉安心许多。
天似乎是亮了,萧景琰迷迷糊糊睁开眼,嗓子有些干哑:「蔺先生......」
「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
「腿疼......」
「可能是摔下来磕疼的,你放心我检查过,腿没事。」
摔下来?萧景琰努力回想究竟发生何事,这才想起他们和大渝士兵山崖一战,虽然歼灭敌军,但蔺晨和自己双双摔落山谷。
「蔺先生你没死!?」萧景琰又惊又喜。
「本少阁主命大得很!」蔺晨大笑一声:「三岁从明镜台摔下来都没摔死,你可知那明镜台有多高?足足三层楼!」
「这次可不止三层楼。」
「咱们命大,雪厚,又没撞着石子......唔、咳咳......」
「先生怎么了?」
「没、没事......」
萧景琰一听这声音直觉不对劲,连忙从蔺晨背上滑下来,扳过蔺晨的脸才发现他面色惨白,腰侧的伤用衣带包扎着,但显然还在渗血,更别说其他大小伤痕,一道道划在衣裳染出片片殷红。
「伤成这样还说没事!」萧景琰忍不住破口大骂,没来由的一阵心疼,但他没察觉自己心底的情感,只是着急着反手扶住蔺晨,让他将身子搭在自己肩上。
「没事,只要没死都不是事儿。」
「胡扯。」萧景琰四处环视,白雪苍茫,日头初升,看来他们在悬崖底下躺了一夜,但不知现在身在何处,只看得出他们正在往南行。「你背着我走了多久?」
「没多久,差不多一里路而已。」
「那还不安全,虽然昨晚的敌人全数剿灭,但后头追兵随时可能赶上。」
「嗯......」蔺晨点点头,呼吸显得有些粗重。
萧景琰发现压在肩头的手臂沉了些,他奋力托着蔺晨,关心道:「还走得动吗?」
「嗯......能,走,继续走。」
萧景琰感觉肩头的重量被抽回了些,自然明白蔺晨是在强行支撑,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又冷又累,但忆起蔺晨昨夜拚死相救,又想到蔺晨负伤还背着昏迷的自己走了一大段路,萧景琰咬紧牙关,用力撑着蔺晨继续前行。

不知其他人如何了?婉儿妹妹是否安然无恙?
萧景琰心里相信列战英能完成任务,但他们距离大梁境内最近的承县尚有几日路程,他此时全然没个底,就怕送亲队伍半途遭遇不测。
思来想去,萧景琰忍不住自责起来,怨怪自己为何要应许这桩亲事。
「不是你的错......」蔺晨叹了口气,步履蹒跚。「要怪就怪大渝人生性狡诈,竟想出这种害人手段,你放心吧,等我养好伤定会为你出了这口恶气。」
蔺晨说得振振有词,那番无论好坏都向着萧景琰的态度令萧景琰莫名有些感动,自古有人云,患难见真情,萧景琰也是经过这一仗才明白,看似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的蔺晨,其实相当护着自己。
「蔺先生待我真好。」
语毕,萧景琰感觉肩头的手臂立时崩紧了些,但瞬间又松了开来。耳边传来蔺晨低沉的嗓音,语气淡然:「有吗?我只是做自己想做之事。」
「还未多谢先生在崖上救命之恩。」
「不用谢我,若换作列将军、戚猛或任何一人,都会愿意为陛下奋不顾身。」蔺晨说着忽然想起什么,淡淡地笑了笑:「当时情急直呼陛下名讳,还望陛下不要介怀。」
蔺晨提及此,萧景琰才想起他在崖上喊的那句「景琰小心」。其实名字又有什么好避讳的,不过是为了将皇帝高高捧在位上、与亲族甚至臣民划清主从关系罢了,萧景琰从未在意过谁喊他名字是个忌讳。
「我并不介意,你若想喊便喊。」
「既然如此,这些天咱们就互喊名字吧,以免过多称谓暴露身份。」
萧景琰点点应和,事实上,蔺晨喊他名字,他莫名欢喜。
萧景琰扶着蔺晨又走了几里路,但他们有伤在身早已精疲力竭,加之在雪地步行体力消耗甚大,两人只能就近找个松针雪堆歇息。
衣衫单薄,难以暖和,萧景琰冻得发抖,但最难熬的不止是冷,还有饥饿。他们已将近一天一夜未进食,胃里持续鼓动着,翻搅而折腾。
天色有些暗下,如此耗在荒野也非良策,蔺晨抬头观天,又迎风测了会风向,连连摇头。
「咱们得赶紧找个落脚之处,今晚应是大雪。」
「你还懂观天象?」
「不然如何在琅琊山占地为王?」蔺晨笑得灿烂,然而这话却在萧景琰心上一戳。
为何蔺先生会说出和梦中蔺先生一模一样的话?难道那不是梦,是蔺晨真这么对他说过?可他实在全无印象。
「走吧,咱们得在天黑之前安顿下来。」蔺晨支撑自己站起身,再一把将萧景琰拉起。

其实萧景琰体力并不算差,多年军旅生活加上自小吃惯苦头让他一向健壮,但约莫是当了几年皇帝、养在宫中不愁吃穿,仅是区区几日奔波劳顿竟让他感到疲累不堪。
幸好上天对他俩颇为眷顾,天尚未全黑就在一处山壁旁发现小石洞。石洞高度仅能让两人弯腰而入,深度不深、空间也不大,恰好是两个男人平躺下来的宽度,虽不尽理想,但起码能遮风蔽雪。
他们拾些雪下的细枝和干草铺在石洞地上,尽力想将此处打理得温暖些。
「景琰,升火怕是会引来敌军,所以今夜只能先委屈了。」
「我明白。」萧景琰将草堆铺好,扶着蔺晨坐下歇息。
蔺晨笑笑看着他,忽道:「有时觉得你和其他皇帝真是不同。」
「此话怎讲?」
「如何关切底下人就不说了,你见过哪个皇帝亲自去为将士打猎找粮食的?」
萧景琰嘴角扬起一抹笑,说:「在战场上没有什么皇帝,只有战友情谊、手足兄弟。」
「这我倒是充分领教,你从前性子就是如此。」
「你怎知我以前如何?」
蔺晨愣愣,仰望着洞外夜空说:「长苏跟我提过一些。」
萧景琰忽然想起蔺晨先前看着天空找草药的奇怪举动,便问:「我很好奇,你说要找草药究竟是什么用途?」
蔺晨静默一会,似是在斟酌字句,片刻才答话:「是为了一个朋友,这草是大渝特有,而且生在冬季雪下,必需观察入微才能找到。」
「那你为何不往雪里找,而是往天上找?」
此言似乎逗乐蔺晨,他大笑几声才说:「我总不可能翻尽每一寸积雪,我是在天上找银河鸟的踪迹,银河鸟喜食此草药,找到鸟就有可能寻到草药。」
「原来如此。」
「不过咱们现下困在此处,别说是珍稀草药,就是连个吃食也没有,你应该饥饿难当了吧?」
萧景琰轻轻摇头,比起饥饿感,他的头痛病症更为扰人。
冷风吹袭使他的脑袋刺刺泛疼,萧景琰坐在蔺晨身边不由得想向他偎近一些,蔺晨身上好闻的草药香总能使他缓解头疼。蔺晨不知是有心或无意,顺手搂过萧景琰的肩,让皇帝陛下的头倚靠在他肩膀。
「景琰,先睡一会吧,我守夜,暂时不会有危险。」
「嗯......」萧景琰没有拒绝,靠在蔺晨的肩上有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让人莫名心安。
月光无声照耀在银白大地上,雪絮纷飞,除了山间偶尔的呼啸风声,这世界仿佛只剩他们两人。
萧景琰真觉得有些乏力,静静靠在蔺晨肩头,弹指片刻便进入梦乡。


待續……  《此夜长》 06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大家有发现本章彩蛋吗?明镜台~嘻嘻嘻
话说,鸽主和琰琰就这么过上安安静静的两人世界也挺好,你们一辈子就这样待着吧(不是
如果我说下一章有简陋的车车你们信不信?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目录不需要什么节奏
                     ლ(╹ε╹ლ)

评论 ( 54 )
热度 ( 24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