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洪周】论坦白局造成的温度变化(暖甜/一发完)

warning:微污

关键词:坦白局 @楼诚深夜60分 

------------

01
洪少秋站在墙角边,阴影遮去大半张深沉的脸。
拳头紧握得像要变型,手背肌肤早已凸出明显的青筋。以前洪少秋从未想过自己有谈恋爱的一天,更未想过谈恋爱后自己竟变得如此善妒。
见他的爱人远远站在港边抽烟,跟另一个青年有说有笑、勾肩搭背,洪少秋心里没来由一阵泛酸。
他知道那青年是谁,马柯,周凯的兄弟。
周凯还在道上混时马柯是他在罩的,洪少秋知道他俩关系很好,也知道周凯待他如亲生兄弟,但正因如此,周凯欺骗自己并鬼鬼祟祟单独来见马柯,就让洪少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他们究竟在谈什么?马柯喜欢周凯,难道周凯不知道吗?或者周凯知道,但故意与他纠缠不清?
洪少秋抖着腿胡思乱想,烟瘾发作使他扭捏难安,这风向不能点烟,一点烟就会暴露这里有人监视。
他眼见周凯抽完烟扔进海中,然后随马柯上了他的小渔船。
引擎发动,渔船燃油味阵阵飘出,小船驶出港口,就像遗弃他似的。
只能跟到这里了,洪少秋想。
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跟打火机,用嘴从盒里咬出一支然后点火,大口白烟吸进肺叶再吐出,即使呼出全部氧气,也呼不出满腹的郁闷。

02
他们到底在船上做些什么?为什么还没回家?
洪少秋瘫在沙发上看着墙上时钟早已超过晚饭时间,但他一点胃口都没有,满脑子想着周凯跟马柯究竟去干了些什么。
周凯答应过会金盆洗手,永不再做不法勾当,他相信周凯说到做到、绝不是食言之人,但他和马柯除了那些,还能做什么?
洪少秋相信周凯不会背叛自己,但周凯的隐瞒又让他忍不住猜想许多可能,两个人关在一艘小小的渔船里,周凯对马柯有情、马柯对周凯有意,在汪洋大海上要干什么还不都是两人说了算!
洪少秋觉得自己有病,而且病得不轻,自从和周凯好上之后,他就变得一点都不像自己。原有的洒脱大气到了周凯这儿都变成钻牛角尖,周凯是他心尖上的人,根本不可能坐视不管。
但这都已经过了大半天,如果他们真做些什么也是木已成舟、无法挽回。
洪少秋觉得再胡乱猜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便想找些事转移注意力,他滑开手机随意点了些文章来看。
嗯?坦白局?这是什么?

03
周凯接近午夜终于走进家门,步伐有些不稳。
洪少秋阴沉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青年摇摇晃晃走向自己,他迈开腿站起身,伸手就将人拦腰搂入怀里。
周凯冲着他笑,一股淡淡的酒气迎面而来。
「这么晚跟谁喝酒?」洪少秋面无表情,声音些许地闷。
「嗯?朋友。」周凯两手环上洪少秋的脖子,不给他继续发问似的,用吻堵上他的嘴。
洪少秋撇开脑袋,嘴角勾起一抹讪笑。「怎不陪我喝?」
「吃醋?」
「没有,就是一个人在家有点无聊。」
「那有什么难的。」周凯好脾气地笑笑,在洪少秋脸颊啄了一口,随即去冰箱拿两大瓶啤酒和两个空杯搁在餐桌上。「来呀,不是让我陪你喝酒?」
洪少秋看着微醺的周凯,脸色一沉,慢慢走去餐桌坐下。
「周凯,空喝酒太无趣,咱们来玩个游戏。」
「什么?」
「坦白局。」
「怎么玩?」
「说说咱们相识之后你都瞒了我什么事,我说一个你喝一杯、你说一个我喝一杯,不带急眼的,你敢吗?」洪少秋盯着周凯,他并未察觉自己的职业病冒了出来,这眼神如同盯着犯人似的。
「哪、哪来这种游戏?」
「甭管那么多,我就问,你敢吗?」洪少秋又再问一次。
周凯定神看着洪少秋,方才的小醉似乎醒了大半,过一会才说:「好,你敢我就敢。」

04
淡黄色的啤酒冒着泡被倒进玻璃杯中,雪白的泡沫漫了上来。
「我先吧。」洪少秋将两杯酒分别放在各自面前,说:「之前说我交过女友是假的,我只是不想让人觉得很逊。」
「喔。」周凯眼尾微微上扬,拿起酒杯愉快地喝了一杯啤酒。「好吧,我想想,我......」周凯话说到一半便停了许久,想着想着忽然面有难色。
「怎么,瞒着我的事不敢讲?」洪少秋盯着周凯,似一头豹子盯着猎物。
「我认识你之后每一件事你都知道,根本没什么事瞒着你,所以我真想不出能讲什么......」
「是吗?」
周凯依言点点头,可他虽然看似平静,但颈间稍加急促的脉搏和额间薄薄冷汗都出卖了他。
洪少秋勃然大怒,冷道:「周凯,当刑警这么多年,你真当我看不出说谎话和实话的差别吗?」
周凯见洪少秋发怒,顿时懂了。洪少秋根本不是无聊才玩这什么坦白局,他只是发现了些什么,并且,很可能还误会了。
「少秋,我今天不是有意瞒你,只是......」
「你心里是不是有马柯?」洪少秋突然直言,虽是痛心疾首,但仍不忘保持绅士风度:「如果你俩真的有情,我愿意当退出的那一个,只要你亲口说,你在乎他胜过在乎我。」
「......」周凯沉默不语,拿起桌上的啤酒瓶,也不倒进杯子了,直接一饮而尽。
喝完那瓶酒,他的脸颊有些红润,眼底闪着晶亮的光。「洪少秋,我在乎马柯肯定胜过在乎你,他为我瘸了一条腿,这债我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了。」
「是吗?」洪少秋自嘲地笑了笑,也是,马柯和他在一起多久了,自己不过是后来居上,论情义又算得了多深?
「我在乎马柯的生活、在乎他今后的去路,可是那与我和你的感情无关,如果你觉得离开比较快乐,我绝不会拦你,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尊重你的选择。」
「你说什么?」洪少秋瞪大眼睛看着周凯。
「我说我爱你。」周凯笑笑,随即怼了一句:「还不承认吃醋?」

05
周凯背对着洪少秋,上半身被摁在桌上,两人的衣服还完好穿着,只是裤子都松了些。
听到周凯说爱他,洪少秋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憋了一晚上的醋劲、伤心、忧郁、不满、胡思乱想全得到解放,取而代之是满腔难以发泄的情绪。
周凯一点都不明白,他到底有多爱他。
所以洪少秋不听周凯解释了,他见到周凯那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便知,周凯瞒着他出海约莫和他胡想的事天差地远。
「真不先听听我出海做啥了?」周凯还在笑。
「我只想听你说爱我。」
洪少秋反手将周凯压在桌上,将两指沾了些口水便往隐密之处探去。
「没想到洪队长还真好哄,嗯......」
干涩触感不利移动,但后方的人是个急性子,尤其此时此刻急欲纾解心情,周凯耐着性子配合扩张,隐忍指尖紊乱的捣弄。
故地重游不知多少回,永远是那般让人窒息的紧绷。
潮湿的土壤被扳开,一寸寸让人种入相思,他们都明白在那深处永远不会开花结果,可仿佛要透过这仪式反复确认,才能知道彼此真正相爱。
周凯的脸贴在冰冷桌面,但升高的体温很快就将桌面温度融合在一起,洪少秋在背后冲撞着他,他是溃堤的洪水猛兽,贯穿所有也摧毁所有。
周凯低吟,感觉快意流淌将他灭顶,直到憋着最后一口空气也倾吐殆尽,在淋漓尽致里听到身后的男人也满意地叹息。
他是造物之神,最终又会将他的灵魂重新拼凑完整。

06
「所以你出海去做什么?」洪少秋嘴里叼着一支烟,懒懒地躺在床上,一手搂抱着周凯。
「抓龙虾。」
「啊?」洪少秋愣着,烟差点从嘴里滑下来。
「你不是喜欢吃龙虾吗?过几天是我们两年纪念,就想做龙虾炖饭给你吃,我问马柯有没有新鲜龙虾,他说自己去抓最新鲜......」
周凯话未说完,整个人被洪少秋紧紧抱进怀中。
「干嘛!」
「凯啊,你对我真好。」洪少秋有些感动。
这世界上有个会做龙虾炖饭的爱人不稀奇,能亲自去海里给他抓龙虾才真是神气得上天!
周凯笑着捏了捏洪少秋的脸颊,觉得这人在他面前一点警队队长的样子都没有,根本是个孩子。
「你知道龙虾有什么好处?」
「不知道。」
洪少秋把烟扔进床头的烟缸,不怀好意笑笑:「对男人很补的。」
才说完,他一手拉过被单将两人埋进床里,在周凯盒盒盒盒一阵嬉笑后,房间的温度很快又要升高了。



─Fin─


温度君表示:我想冷静一下,能不要让我一直升高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看到这个60分题目就突然想写个洪周,喜欢醋意十足的洪队+内心温柔的大佬~
对于大佬这样坦荡荡的人来说,坦白局这种游戏肯定玩不出什么新东西~
我倒是挺想看看楼诚的坦白局,感觉明长官一肚子坏水呀!(不是)

评论 ( 42 )
热度 ( 24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