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10

此夜长,长过千山万水阻隔。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前文見: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10

「若我没猜错,你应是大渝巡防营副官吧?」蔺晨看着梅正展道。
梅正展微微一愣,接话:「正是在下,不知先生如何得知?」
「方才你伸手取匕首时露出腕环,是大渝巡防营的青蛇图腾,我思忖两国结亲之事通常不会派巡防营来处理,但你方才说是太子殿下派来,让我想起巡防营有位年轻的副官与太子交情甚好,应当就是你了。」
「先生好眼力。」梅正展赞叹道,他打量蔺晨与萧景琰二人,顿时挑了挑眉:「总觉得两位并非普通人,为何北燕军队要假冒大渝军队袭击你们的送亲队伍......」
梅正展话未说完,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啊了一声。
蔺晨见他神情有异,兴许是联想到什么,便莞尔一笑:「梅兄此行不就是要查明大梁送亲队伍为何迟来?看来咱们这是有了定论,北燕不愿见大梁与大渝结亲后势力更甚,便闹了这么一出戏,想藉此让结亲破局。」
「莫非......」梅正展看看蔺晨又看看萧景琰:「莫非两位所属送亲队的新娘即是大梁公主?」
萧景琰见蔺晨已说到如此地步,想来是要亮身份了,便开口:「没错。」
「那便糟了!」梅正展突然心急:「北燕陷害大渝之事恐会让大梁误会,我得设法送你们回金陵向梁帝禀报,否则两国因此结怨便麻烦了。」
蔺晨嘻嘻一笑,说:「那倒不急,咱们已经算是禀报了。」
「啊?」梅正展一头雾水看着蔺晨和萧景琰,不过一旁的梅老先生倒似有了想法。
「这位就是大梁皇帝陛下吧?」梅先生看着萧景琰笑了笑,神情看来并不讶异,也未有普通人见到皇族时的战战兢兢,反而十分惬意自在。「真是青年才俊,气宇非凡。」
「梅先生过奖。」萧景琰朝老先生拱了拱手,算是承认了。
梅正展微微一愣,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信息震惊,拱着手站在那,不知该用什么方式参见,毕竟是邻国的皇帝陛下,总是怠慢不得。
蔺晨见状,连忙轻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没事,既在荒山野岭就不必在意细节。」
「正是。」萧景琰点点头,又说:「况且我的令牌和随身玉玺都已交由下属携回金陵,现在也没什么物件能证明我就是大梁皇帝。」
「那倒不然,老朽识人不敢说多精准,但眼光还是有的,两位公子一看就知并非等闲之辈。」梅先生伸手顺了顺白胡须,随即对梅正展道:「既然邻国贵客在此,我手书一封予你带回京城,请太子殿下上梅庄一趟吧。」
「是。」梅正展恭恭敬敬道。
萧景琰听梅先生如此言道,不由得多看他一眼。这看似普通的深山老头,怎能随意就将太子殿下请到此处?
萧景琰还未开口询问,一旁蔺晨便拱手说道:「如此甚好,多谢常王爷相助。」
闻言,梅先生愉快畅笑几声,似有钦佩:「不愧是蔺先生,老朽现下才想起蔺先生是何人,琅琊阁少阁主,也难怪能看出老朽身份。」
「这......梅老先生竟是大渝的常王爷?」萧景琰惊道。常王爷,据说是大渝皇室中最聪明之人,是当今大渝皇帝的嫡亲胞兄,太子殿下最尊敬的皇叔。外传他一向风雅尚道不喜政事,不想他竟还为此独居深山。
「这不稀奇,贵国不也有位言侯爷如此吗?」常王笑道。
「确实如此,不过王爷易了本姓,所以我一时没联想到。」萧景琰说。
「梅姓取自梅庄,此处乃是内人故居,她为感念一江湖侠士救命之恩,特别栽种梅花。内人前些年过世,老朽这才决定来此独居,代她继续照顾梅树,希望如有一日恩人再回,能替她谢过那位梅石楠先生的大恩。」
「梅石楠!」萧景琰惊道。
「梁帝陛下可是认识此人?」
「不瞒您说,梅石楠亦是化名,此人真实身份是大梁赤焰军主帅林燮,十多年前已在梅岭一役故去。」
「啊......这......」常王脸色一变,似是伤感,良久未能平复。他忧愁地叹了口气,说:「战火无情,谁知恩情至此也作烟硝。」
梅正展见常王愁眉苦脸,连忙宽慰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这回结亲长保天下太平,以后可不会再有如此憾事了。事不宜迟,义父您就快些写信给太子殿下吧!」
「好,好,说得是。」常王频频点头称是。

一封言简意赅的手书很快就写妥,梅正展即刻启程回京复命。萧景琰向常王借了一只信鸽,也手写一封平安信回金陵给蒙挚,信中大致提及北燕冒充大渝之事以及他们一切安好。
此去大渝京城来回不过半日,常王很快便收到太子回信,除了对在大渝境内发生此事表示歉意之外,更承诺会亲上梅庄请罪,并亲自随粱帝回金陵迎娶婉公主。
蔺晨和萧景琰就在梅庄安住下来,等待大渝太子到来。
山中夜雪,静谧无声,一盏微光烛火照亮温暖内室,与日前饥寒交迫相比仿如身在仙境。
常王为蔺晨和萧景琰各自备了一间房,但约莫是这些天日夜相伴,早已习惯彼此共处,萧景琰竟有些舍不得离开蔺晨,蔺晨让他留在房里饮酒,他便顺势待了下来。
「是该好好喝一杯庆祝庆祝。」萧景琰说。
误打误撞解开袭击之谜,大梁与大渝依旧结亲,天下太平,没有战火喧嚣,不必再制造太多生离死别。
他们执起酒杯,杯觥相击,饮出满腹柔情。
「你是何时发现大渝常王的身份?」萧景琰好奇问道。
「见到梅正展的手环之前,我看到一个大渝军官竟对一个山中老人毕恭毕敬,就猜想这老人的身份可能颇为尊贵,后来发现梅正展是巡防营副官,就确认了我的猜测。」
「琅琊阁远在江左之外,竟能洞悉四方之事,佩服。」萧景琰执起酒杯与蔺晨干了一杯。
「我琅琊阁密探遍布天下,否则又怎能年年更新琅琊榜呢?」蔺晨笑笑,又喝了一杯。
萧景琰放下手中素杯,朝炭盆添了些新炭,将酒壶又放回盆上加热。
炭火红光照亮蔺晨的脸,橘红的火光闪烁在漆黑眸底,萧景琰见蔺晨笑望着自己,忽然想起山洞那夜,不由得脸颊发烫。
他隐藏慌乱,将温热的酒倒进两人杯中,说:「真没想到,一趟送亲竟送得这般曲折离奇,更未料梅庄与林帅也有一段过往渊源,如此看来,咱们当时打猎误伤常王也是缘分。」
蔺晨接过酒杯,笑道:「世间诸事,有何不是缘分?若没有长苏与大渝一役,你也不会心心念念想来此地,若你不来此地,也不会遇上常王和梅正展。」
「算算时间,明日大渝太子应该就会来到梅庄,既然他已承诺亲自前去金陵迎亲,我想若咱们明日就动身,或许还赶得及下月初三吉日。」
蔺晨靠卧在矮榻,姿态闲然:「我倒还真有些舍不得离开梅庄。」
「说到这,我得敬你一杯。」萧景琰真诚地举起酒杯:「这一路上多亏有你,否则我真不知自己一个人该如何挺过来。」
「既然你这么说,这份情我就承了。」蔺晨举杯与他碰杯,很干脆地喝了一杯。
「你可有何心愿未达成?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可能满足你的心愿。」
「你说......想满足我的心愿?」蔺晨看着萧景琰,忽然微眯起眼。
「对了,你此行还未寻到兰仙草吧?我明日见到大渝太子,定会请他派人帮忙寻找此草,这样你也能早日达成为你友人制药的心愿。」

「心愿啊......」蔺晨唇角勾起一抹难以理解的笑意,他缓缓喝干一杯酒,将酒杯轻扣在桌上。「若要说我真正的愿望,那便是与你一直待在这荒山野岭里,直到地老天荒。」
「......你、你莫拿我寻开心......」萧景琰心跳突然急促半拍,他慌乱地拿起酒壶为自己倒酒,却发现壶已喝空。
蔺晨接过萧景琰手中的酒壶,将之放置一旁,随即伸手覆上萧景琰的手,双眸坚定不移望着他:「你真觉得,我只是想拿你寻开心吗?」
「我......」萧景琰看着缓缓向自己靠近的男人,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兴许是酒意上头,微醺的气氛有些莫名躁动,男人嗓音带着低沉的沙哑,徐徐酝酿某种情愫。
被那暖热掌心握住的感觉有些熟悉,萧景琰说不上这是为何,但他并不想甩开蔺晨,可又觉得哪里不对。
蔺晨再靠近了些,过近的距离使得倾吐白烟的吸呼就在耳际。
「这么多日子,你......难道一丝也没察觉我对你是怎样的吗?」
低沉的嗓音旋绕在耳边,萧景琰耳根红了起来,只觉脸颊一片燥热。
蔺晨对他怎样他并不清楚,但他此刻才发现,其实自己对蔺晨似乎已是上了心的。
蔺晨身上幽幽的药草香气浸染着他,萧景琰并不想闪躲他的接近,其实早在洞中那夜,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男人微眯的双眼看起来很危险也很炽热,萧景琰也是男人,他看得懂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蔺晨喜欢他,在意他,为了他可以不顾性命。
萧景琰没有余力思考是非对错,男人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薄而润泽的双唇微启,就这么慢慢吻了过来。
唇舌相触那刻,萧景琰没有抵抗,他闭上眼睛默许蔺晨的舌闯过来揪住自己。
带着酒的甘涩,霸道而温柔的纠缠。
这是他们独处的最后一夜,他舍不得拒绝。



待续…… 《此夜长》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两人虽然还没说开,但这份酝酿10章的感情终于要切入正轨了!(蜜汁微笑
倒数三章完结,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欢《此夜长》呢?

留个言让我知道你对《此夜长》的看法吧!
也别忘了来点红心小蓝手砸砸我唷!


评论 ( 53 )
热度 ( 26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