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专刷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慎入。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12

此夜长,长过千山万水阻隔。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前文見: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

12

暴雪来得急去得也快,连续几日大雪纷飞后,云间总算出现一丝暖阳。
晨光初上,萧景琰醒来时蔺晨已不在身旁,他匆匆换上衣物走出房门,发现蔺晨和常王正在院中赏梅,蔺晨一袭浅水蓝衫,站在红梅树下风采卓然,萧景琰愣愣看着他有些出神。
常王一见萧景琰便走了过来,笑说:「粱帝陛下,蔺先生正说到您昨夜不胜酒力在他屋里歇着,不知早晨何时才会起身,没想到您就醒了。」
「呃、嗯,王爷庄上的酒特别顺口,昨夜一时不察便多饮几杯。」萧景琰顺着常王的话胡乱应答几句,提及昨夜,映入脑海皆是蔺晨与他那些云雨之事,不由得感觉双颊发热。
「粱帝陛下的脸色还有些泛红,想来是宿醉未退,老朽让小仆给您煮些解酒汤,应能缓缓酒意。」
萧景琰连忙点头应好,悄悄瞄了蔺晨一眼,发现他看着自己眼尾微微上扬,春风得意欢快。
他们被常王带到饭厅,家仆已备好一桌早膳候着,引人馋虫的香气扑面而来,放眼望去,粟米粥、生软羊面、四色馒头、蒸饼、芙蓉饼,一应俱全,虽然乡野地方吃食清淡,但作法倒也不马虎随便。
三人在圆桌围坐下来,才刚开始吃了一会,就见梅正展从外厅快步走进,喜道:「义父、粱帝陛下、蔺先生,太子殿下到了。」
梅正展话未说完,身后一名伟岸颀长的男子跟着入厅,那男子年轻俊朗、皮肤黝黑,一对明亮的大眼炯炯有神,他进门后先向常王请安唤了声「皇叔」,随即面有惭色对萧景琰拱手请罪:「粱帝陛下是否安好?世德迟来真是罪过,未料送亲队伍竟在我大渝境内遭袭,本宫已下令军队追拿北燕乱徒,请梁帝陛下放心。」
萧景琰见元世德谈吐不凡、彬彬有礼,不由得安心了些:「多谢太子殿下费心,幸好此事并不会影响咱们两国结亲之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常王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忍俊不住道:「都快是一家人了,还在那拘谨称呼,听着别扭,世德该喊人一声兄长才是。」
「是、是,既然未来太子妃喊您兄长,那您自然也是世德的兄长了,世德给兄长请安。」元世德说着,朝萧景琰深深一揖。
「不必多礼,都是自家人不需见外。」萧景琰连忙伸手扶起元世德,虽只有一面之缘,但他对这未来妹夫颇为满意。
众人寒暄过后,一家仆拿着信封从外头入内秉告,信自金陵飞鸽送来,指名给蔺少阁主。
蔺晨接过信封拆开,里头又有一个信封,他只看一眼便将信封递给萧景琰,萧景琰定神一瞧,封面只写了一个「靖」字,是蒙挚的笔迹,想来是怕信送丢所以不便写明。
萧景琰展信,薄纸上只写了短短几行字:敬启,令妹一切安好,静候君归。
「如何?」蔺晨问道。
「蒙大统领来信,婉公主已回到金陵,一切都好就等我们回去了。」
「甚好,」常王点点头,对元世德说:「既然如此,待梁帝陛下早膳后你们就启程吧!」

「对了,不知能否请你帮个忙。」萧景琰忽然想起什么,看着元世德说道。
「兄长请说,只要世德能办到,一定不会推辞。」
「听说大渝境内有一药草名为兰仙草,我想请你派人采摘,再送到琅琊阁给蔺少阁主。」
元世德愣了愣,沉思片刻才向蔺晨问道:「不知蔺少阁主要这兰仙草有何用途?」
「嗯......」蔺晨看了萧景琰一眼,说:「用来制药。」
元世德点点头,说:「这......」
萧景琰见元世德神色迟疑,便问:「有何不妥吗?若是不方便也无妨,我可再另派人前来采摘。」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元世德摇摇头,说:「实不相瞒,兰仙草只有一个用途,就是用来制作忆情丹。」
「是那个能让人想起遗忘之事的大渝秘药?」萧景琰惊讶道。
「其实那药并不能让人想起遗忘之事,忆情丹是忘情药的解药,只有曾经吃过忘情药之人,才能用忆情丹来解开尘封的记忆。」元世德解释,又说:「但恕我直言,此药的炼制方法是大渝机密,并不能外传,即使蔺少阁主拿到兰仙草,恐怕也制不出忆情丹。」
蔺晨叹了一口细不可闻的气,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笑意。
萧景琰看着不发一语的蔺晨,想起蔺晨曾说过,他见人喝过忘情药,如今想来,那人应该就是蔺晨说的那位朋友,他在为那朋友炼药,希望让他想起遗忘的回忆。
蔺晨身上总是带着兰仙草的味道,不知尝试过多少回才染上的味道,但那也意味着他失败了多少回都制不好忆情丹,他为了一个朋友甘心如此,想必那人对蔺晨而言是很重要之人吧?
忘情,那人遗忘的会是他们之间的情感吗?
萧景琰想着,不知为何觉得胸口闷得有些难受。

返回金陵一路顺遂,途中,元世德的副将还顺利抓到北燕乱军之首,萧景琰发话请元世德全权处理,后续之事就由大渝与北燕国君自行交涉,总算是了却这桩突如其来的公案。
沿途中,萧景琰与元世德相谈甚欢,毕竟结为姻亲,此时又各自代表两国,总得尽量交流、展现友好之意。进入大梁境内后,列战英亲率卫队前来迎接,除了士兵外,少不了伺候主子的宫人、杂役,萧景琰和元世德身边总是围绕着人,自然没什么机会与蔺晨独处,相比先前朝夕相处的日子,倒让萧景琰有些不习惯。
几日后他们回到金陵,萧景琰安顿好元世德随即去向母后请安,静太后做了他最喜欢的榛子酥在芷萝宫候着,见到他时什么话也没多说,只是眼眶红红的要他多吃点榛子酥,然后不断耳提面命,要他好好答谢蔺先生救命之恩。
萧景琰知道蔺晨一心想找兰仙草制药,他在元世德献上的聘礼中找出药箱,从中拿出一颗忆情丹,装在一个小巧精致的红木盒里,准备带去给蔺晨。
回京两日忙着招待大渝太子,还要差人重新张罗迎娶之礼,萧景琰分不开身,找了个晚上才抽了空档溜出宫,策马前去旧苏宅——蔺晨进京总会在那小住。

萧景琰被小厮领进宅子时蔺晨正坐在后廊赏雪饮酒,嘴里喃喃吟诗,摇头晃脑的似是颇有醉意,他见萧景琰来访并未特别惊讶,随口唤了声景琰,状似亲昵。
萧景琰走去他身边坐下,并肩而坐,仿佛又回到山中那些同进同出的日子。萧景琰接过蔺晨递来的热酒,顺手从怀里摸出那个红木盒交给他。
「这是......?」
「答应要给你的,我想,你要兰仙草的目的是制出这颗丹药,既然我拿到了,理当直接给你一颗。」
蔺晨面有犹豫,手停在半空中迟疑了片刻才接过红木盒。萧景琰不解为何蔺晨的神情有些复杂,只当他是达成追寻已久的愿望,因此忽然无所适从。
「这样,你的朋友应该能恢复记忆吧?」萧景琰问道。
只见蔺晨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问了个让他摸不着头绪的问题:「如果你自己选择忘记一些事,几年后我却要让你想起来,你会如何?」
萧景琰愣了愣,不明白蔺晨为何有此一问,他看着蔺晨认真的眼神,讷讷地回答:「那得看当初我为何决定忘记。」
「若你几年前为了国家决定放弃我,此时再度想起这些,你可会怪我?」
「我......我不知道,若是为了国家,或许我会......」萧景琰喝了口酒,仔细思索蔺晨之言,想了想便道:「我认为自己不该将心思放在任何人身上,作为一个君王,在意的人越多,只会让自己变得更软弱。」
闻言,蔺晨不知为何轻喷出一阵细不可闻的轻笑,仿佛这句话重新提醒了什么:「确实如此......确实如此......看来是我一直没想通,作茧自缚罢了。」
「但这只是我作为一个皇帝的想法,」萧景琰看着蔺晨眼中染上些许忧愁,不由得想方设法出言宽慰:「你的友人能让你如此看重,想必不会怪罪于你。」
「或许吧。」蔺晨又喝了杯酒,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但他随即温和一笑,对萧景琰道:「出来这么久我也该回琅琊山了,阁中事务烦琐,光靠那些小辈是处理不来的。」
萧景琰心里想挽留,但蔺晨不是他的谁,他没有任何理由留下他。

「那你......」萧景琰心里有些失落,他咬了咬下唇,犹豫半晌才问:「那你何时还会回金陵?」
「很难说,总要个一年半载之后吧。」蔺晨微微一笑,一面将那红木盒收进袖袋,一面拿起酒杯敬萧景琰:「陛下,多多保重。」
「嗯......」萧景琰默默执起酒杯与蔺晨碰杯,一饮而尽。
他叫他陛下,再不是景琰。萧景琰尝到杯中之酒苦涩,忽觉无尽落寞。
他多想蔺晨能留在金陵与他作伴,然而蔺晨自有他的江湖,况且他们之间除了那一夜,原也毫无关系。
萧景琰只能告诉自己,蔺晨对他而言仅是萍水相逢的过客,他对蔺晨而言亦然。



待续……  《此夜长》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上回说预计13章完结,但可能是我太会废话了,下一章肯定完结不了,所以……小伙伴们,我们就14章再完结吧!233333
或许可以争取刚好在我生日那天作完结~嘻嘻嘻!

另外就是,本文肯定HE收尾,放心~不雷!
也谢谢一直追文的小伙伴们,爱你们!

评论 ( 56 )
热度 ( 23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