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13

此夜长,长过千山万水阻隔。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前文見: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

13
大渝太子元世德来到金陵已有五日,爽朗大方的性格和不摆架子的姿态很是受到宫里人欢迎,就连他那随侍护卫梅正展也颇有人缘,甚至与蒙挚切磋比武结为好友。
婉公主和元世德有婚约在身,静太后安排他们在一个冬日暖阳的午后见面,藏书阁里两人一见倾心、相谈甚欢,近几日在宫中都能见到他们一同赏花品茶、泛舟游湖的身影。
虽然这回结亲过程多舛,但结果倒是特别令人满意,一想到大梁和大渝能因此换来数十年太平日子,萧景琰心中就备感安慰。
公主出嫁前夜,萧景琰在大殿开席宴请元世德和几位大渝迎亲队的高阶官员。
作为公主出嫁前夕的晚宴,虽是家宴形式,但宾客毕竟是邻国皇太子,因此从酒水菜肴到丝竹歌舞自然皆是上等,此间正好又逢嫁娶之喜,桌巾布置和梁布都选了大红色,衬得殿上喜气洋洋的。
元世德和婉公主分别坐在大殿两边,但有情人显然不会为距离所隔,萧景琰见他们隔空相互敬酒,眼底眉梢藏不住喜色,心里不由得想起那人。
前日在旧苏宅见到蔺晨,他说要准备启程回琅琊山,虽没说是何时,但萧景琰估摸着也就这一两日。
思及此处,他不由得黯然神伤。
若他挽留蔺晨,蔺晨可会愿意待在金陵?或许他能在金陵受封一官半职,或许他可以时常往返金陵与琅琊山,每隔几月就来金陵小住,也不耽误琅琊阁正事。
或许,有太多的或许,但那都不是萧景琰想让蔺晨留下的原因,他发现自己放不下那人,打从心底的割舍不下。若能日日相见,哪怕只能隔着满朝文武遥遥相望,也胜过相距百千里路远。
一曲乐音动人心弦,霓裳羽衣翩翩起舞,萧景琰眼神空洞地看着殿上如云美女,本就让他提不起兴趣的丝竹歌舞,此刻看来更是万分乏味。他执起桌上酒杯,一饮而尽。
「皇兄,」元世德站起身,拿着酒杯向萧景琰一敬:「多谢皇兄成全结亲美事,世德先敬您一杯,以表诚意。」
「好。」萧景琰倒了杯酒回礼:「望你与婉妹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世德定不负兄长所望。」元世德仰头饮尽杯中酒,豪爽的态度感染周遭,纷纷举杯敬元世德。

萧景琰看着元世德,忽然想起忘情药和忆情丹之事。萧景琰自元世德那收到十瓶忘情药、十颗忆情丹,但他赠了一颗忆情丹给蔺晨,这意味着多了一瓶忘情药将无药可解。
萧景琰想了想,便问:「世德,你说过忆情丹能解忘情药,倘若没了忆情丹,是否吃过忘情药的人一辈子都无法再也想起遗忘之情?」
「没错。」元世德点了点头:「此两种药是我大渝秘宝,从几代前的祖宗流传下来,忘情药确实能使人遗忘感情,忆情丹也的确能解开忘情药,不过在大渝宫中甚少使用。」
「这是为何?」萧景琰好奇问道。
「情乃人性之根本,为情所苦者时有所闻,但又有多少人愿意真正遗忘?」
「那倒也是。」萧景琰颇为认同元世德所言,此时不禁想起蔺晨那位友人,既然选择忘却,那蔺晨又为何要让他想起?
「说到这,世德倒想起一事要提醒皇兄。」
「请说。」
「若非必要,那忘情药轻易不可使用,否则日后将伴随一生头疼病症,除非吃下忆情丹解药、重拾过去情感,不然这头痛便是无药可医。」
闻言,萧景琰微征:「这又是何缘故?」
「曾听宫中御医言道,忘情并非真的遗忘,只是将情感记忆阻断,然而人心存情,如此逆天而为,自然会在脑袋里冲突矛盾、引起头疼了。」
萧景琰点点头,随即颇有感慨道:「头疼病确实不好受,看来忘情也并非想象那般轻松。」萧景琰喝了口酒,笑笑说:「世德你可要好好待我婉妹,若是日后惹她伤心得去寻这忘情药吃,朕可饶不了你。」
婉公主掩面一笑,娇嗔道:「哪有人像皇兄这样,妹妹出嫁前夕竟不说些好听的。」
萧景琰连连称是,好脾气地朝婉公主举杯:「朕自罚一杯。」

晚宴过后,皇后差人前来寝殿向萧景琰问安,萧景琰佯装醉意正浓,将人打发了出去。
是该去陪陪皇后的,但萧景琰自大渝归来后总是心神不宁,兴许是忙着招呼元世德,也可能是为婉公主的婚事费神,但他察觉自己更多的是夜深人静之际,没来由对那心中之人的想念,如水底暗涌的急流,一股又一股在内心深处泛开。
檀梨木香、红烛暖帐,早已不是深山里饥寒交迫的情景,然而萧景琰一人独坐空荡荡的寝殿里,挥之不去的是蔺晨的炽热抚触,柔声软语。
他突然想起那一夜云雨之后,蔺晨在他耳际模糊不清低喃:「若你能想起该有多好......」似是感慨,又似是期望。
萧景琰从未与蔺晨有过太多交集,在送亲大渝以前,他们相互往来都是因为林殊的关系,可为何自己会多次梦见那些旖旎之事,而且对象只有蔺晨?
不存在记忆中的事却清晰而真实,还有他触碰蔺晨时那股熟悉的感觉、身体自然接受的反应,这一切都令他困惑至极,仿佛他们真的曾有过什么,只是自己默然遗忘。
他忽然想起忘情药,想起方才元世德在宴席上提到头疼的毛病,想起蔺晨看他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的态度......萧景琰心里微微一颤,不敢断言,但心里又不由自主暗暗蕴酿一股挥之不去的怀疑。
莫非,他曾吃过忘情药?
萧景琰只是疑心刚起,可不知为何有一种直觉告诉他,这想法很可能是对的,而且若他真吃了忘情药,一定有人知情。
他不确定他的母亲静太后是否知道真相,但他在这宫中唯一能寻求答案的人只有她。
萧景琰匆匆离开寝殿,直奔芷萝宫,夜深人静,皇帝陛下未提灯也未带随从,一路上惊扰不少宫人。
他来到芷萝宫门口,正巧见到静太后携宫婢从另一头小径走来,静太后一见萧景琰便笑道:「景琰,这么晚怎么还没歇着?」
「我......」萧景琰看了那宫婢一眼,清清嗓子说:「晚宴喝多了,出来散散酒......母后这么晚了,怎么也在外头呢?」
「明日婉公主出阁,她娘亲去世得早,我虽替不了她娘亲,但去她寝宫陪她说说话也是好的。」
「母后有心了。」
静太后看着萧景琰微微一笑,拉起他的手说:「给你煮点醒酒汤,随我来。」

芷萝宫中暖烛清香,幽幽的甘草味让人闻之松畅。
静太后生性喜静,即使被尊为贵无可贵的太后,仍不愿太多女婢在宫中服侍,她差人抱来一个炭炉和小壶,亲自为萧景琰煮醒酒汤。
萧景琰见静太后恬静温雅、目光柔和望向自己,原是一时脑热想问的那些话,如今突然又有些顾忌。
萧景琰坐在那不发一语,静太后倒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醒酒汤递给他,盯着他看了一会,说:「怎么了?有心事吗?」
「母后,我......」萧景琰犹豫片刻,才道:「不知我这头疼病是何时开始有的?还记得儿时并未有这病症......」
「这......」静太后愣了愣,垂下眼帘,似是在琢磨着什么。
「母后?怎么了?」
「没、没事......」静太后笑笑,反问:「你怎会想起要问这病症?」
「大渝此番结亲献上忘情药和忆情丹,太子相告若是服用忘情药会落下头痛的病根......」
「你怀疑自己服过忘情药?」
静太后此话说得有些急促,萧景琰眉尖一挑,说:「母后思虑敏捷,莫非早就猜到我想问什么?」
静太后微微一征,不知是默认或想不出别的理由搪塞,她叹了口气,意有所指道:「有些事就算母后不说,我想,你总有一天也会自己查觉。」
「儿子不明白,只是最近总梦见一些事,感觉似曾相识的真实,可却又从未发生......母后,我是否真的遗忘了什么?」
萧景琰热切期盼地望着静太后,盼望真能得到一点答案,哪怕只是一丁点,也能让他在这一团紊乱的线团中开始抽丝剥茧。
静太后深吸一口气,终是下定了决心承认:「你确实服过那药,至于遗忘什么我并不清楚,可我想,若你当真做了这决定,必定是有了不愿再想起的决心。如今,你确定还要追寻那些遗忘的事吗?」
「无论是怎样的事,我都想知道。」萧景琰斩钉截铁说道。
静太后点点头,说:「既然如此,明日送婉公主出宫后,你就去寻一个人,或许那人能给你想要的答案。」
「那人......是琅琊阁少阁主吗?」他有一股强烈的预感,这事肯定与蔺晨有关,而在母亲承认他真服过忘情药后,他更觉得自己就是蔺晨口中说的那位朋友,蔺晨采集兰仙草制忆情丹,很可能就是要给他的解药。
闻言,静太后笑笑说:「看来你不必问我,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那晚,萧景琰翻来覆去彻夜难眠,想着和蔺晨一同去大渝雪山悼念林殊的种种,想着受到北燕军队袭击落崖后蔺晨与他相依为命那几日,想着山洞里饥寒交迫的夜晚,想着梅庄那夜云雨情爱的纠缠。
可能,他们过去真有过难以割舍的牵绊,也可能,他们过去存在一段痛心疾首的关系。思及此处他就无法坐视不管,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想要弄明白。
隔日,婉公主再次披上金冠红袍嫁衣,这回大渝太子亲自前来迎娶,送亲的随行人员又更多了些,有了前车之鉴,护卫队编制也比上回更严谨,送亲队伍绵延数里,华丽贵气的壮观景象让人毕生难忘。
萧景琰身穿云龙袍,站在大殿廊上远眺那些抬着八人大轿离去的身影,还有那跨坐在马背上意气风发的新郎倌。
终是办妥这桩搁置已久的婚事,萧景琰缓缓松了一口气,连忙转身回养居殿换了一身灰黑的便装。
正要悄悄出门之际,未料列战英就站在殿门口。他伤势未好,手上还缠着厚厚绷带,一见萧景琰便问:「陛下这是要上哪?属下陪您一同前去吧。」
「有事出宫一趟,不必跟着了。」
「方才送亲时陛下心事重重,属下不放心您独自出宫,请您允许属下跟着。」
萧景琰重重叹了口气,点点头,没再阻拦列战英。
他们骑上马离宫、直奔旧苏宅,萧景琰一心只希望蔺晨还在这里,却没想到旧苏宅已经人去楼空,只剩吉婶一人在宅子里打扫庭院。
「蔺先生呢?」萧景琰急问,寒冬奔波,额上竟沁出一丝薄汗。
「蔺大夫昨日一早就回琅琊山了。」
闻言,萧景琰心中一凛,他立马转身欲走,满心只想追去琅琊山寻人问个明白,但吉婶随即喊住他。
「等等,蔺大夫说若是您来找他,要我转交东西给您。」
吉婶回屋内不知翻找什么,再出来时手里捧着一个锦盒交给萧景琰,萧景琰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封信,信封僅有一字「琰」,还有那着装着忆情丹的红木盒。蔺晨离开了,然而那颗心心念念的丹药竟未带走。
萧景琰匆匆拆信,信封里装着一张签纸,劲瘦笔锋书写寥寥几行字。

月夜皓雪,烟波袅袅。
此夜长,长过千山万水阻隔。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勿念,勿忘。



待续…… 《此夜长》14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经历家中一些突如其来的事情以后,终于忙完有空回来更文了~
回来先上缴4000字回馈小伙伴们,谢谢你们耐心的等待!
《此夜长》进入尾声,下一回~景琰要恢复记忆了!(鸡冻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少阁主赤果果的告白啊!!!!嗷!!!

预计本周会更完,请大家不要大意,用小红心小蓝手砸向我吧!

评论 ( 32 )
热度 ( 25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