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此夜长》14 (完)

此夜长,长过千山万水阻隔。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前文見:08  09  10  11  12  13

----------------------

14

萧景琰靠坐矮褟,反复看着签纸上的笔迹。
勿念,是不愿自己分神挂念。勿忘,是不想就此形同陌路。
那一夜终究长过千山万水,对蔺晨而言,所谓情意重过生死。
萧景琰看着桌上的红木盒,心中有了决定。「战英,我吃了这药若有什么不测,你知道该如何。」
列战英眉头紧皱,显然忧心这来路不明的丹药,但他见自己主子似是心意已决,不知该如何劝说,只能战战兢兢拱手道:「陛下,三思啊!」
「蔺先生留下这东西自有他的用意,若结果并非我所想,请替我转告蔺先生,望他早日得偿所愿。」
「陛下......」列战英有些紧张,他踌躇片刻,急道:「属下不知您和蔺先生究竟发生过什么误会,您俩这些年像是没事似的,属下也不知该不该过问,但......你们当年明明是那样要好,可后来却......」
「此言何意?」萧景琰愣了愣,看向列战英,急问:「我和蔺晨何时要好了?」
「陛下您不记得了?当年蔺先生曾在靖王府住过一段时日,您还领过他入芷萝宫和娘娘切磋医术......」
「当年?」萧景琰瞪大眼睛,一脸茫然。听着别人述说自己记忆中不存在的事,萧景琰困惑极了,可他却没有一丝怀疑列战英所言真伪,因为列战英是他最亲信之人。萧景琰敛了敛心绪,问:「是多久前的事了?」
「西门山战役之前,可当您自请去打那场仗时,蔺先生不知为何与您起了争执,随后他就走了,您再没提起蔺先生,属下们也不敢过问......」
「西门山......」萧景琰愣愣坐在原地,没承想自己与蔺晨那么早便认识。
那是许多年前,他还是王爷时的事了,西门山一役凶险万分,酷暑高温、荒山焦野,两军挥汗激战数日,双方互不相让。
后来,他坚持摸黑突围、反败为胜,虽然受了重伤,但也因此第一次受到先皇萧选的赏识,不仅受赐钱财珠宝,郡王冠上还被加封两道金线。
即便当时的萧景琰还未有过参与夺嫡的念头,在太子与誉王如日中天之时,那是第一次,他真正跨进权力中心的第一步,为了给赤焰军翻案的第一步,因此西门山之役对萧景琰而言意义非凡。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战似乎也牵连他与蔺晨之间的关系。
萧景琰静静看着手中紫黑色的丹药,更加肯定自己必然遗忘了些什么。他不理会一旁神色紧张的列战英,深吸口气,服下忆情丹。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什么事也没发生。
萧景琰一刻钟后还皱着眉头坐在原位,与列战英困惑相望。
「陛下......您有什么不舒服吗?」列战英小心翼翼询问,神色忧思。
萧景琰向他摇摇头,连一丁点不寻常的感觉都没有。
「会不会......这药是假的?」列战英拿起木盒翻转着端详,又问:「或者,陛下您根本没服过忘情药?」
「这药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是元世德没道理如此大费周章还献个假药当聘礼。」萧景琰思索片刻,又说:「我肯定服过忘情药,否则为何你说蔺先生曾住在靖王府,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萧景琰有些心烦,服下忆情丹却未让他得到想要的解答,他扶着桌子站起身,想要回宫再探看其他忆情丹,未料脑子里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刺痛的感觉如被刀尖划过,他痛苦地闷哼一声,慢慢伏坐回位子上。
列战英见状,急忙过来扶住萧景琰,一面紧张地问:「陛下!陛下您没事吧?」
「头疼......等、等着,让我歇会......」萧景琰咬着齿根,手掌紧握成拳,指甲嵌在掌心的痛觉也分散不了欲裂的头疼。
他屏息,感觉涔涔冷汗湿濡了后背,不多时,脑子里的针刑慢慢和缓,思绪如江河漩涡一道道卷起,混乱不堪的记忆一点一滴被翻搅起来,如湖底淤泥,一团一团被卷上湖岸。
萧景琰想起那些事了。
那些曾有蔺晨存在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他们曾说过的话、他们曾一起经历的过去,霞海峰上的甜美果子、献佛泉里的浴水春事、蔺晨在山壁上费尽周折采来的花却让他赠给了小丫鬟......一切并非梦境,都是他与蔺晨真真实实的过去。
他真的遗忘了自己与蔺晨的曾经,包含元宵灯下信誓旦旦的山盟海誓。
他们曾一同登高望远,赏着落日,等着星月升起,曾隔灯火遥遥凝望,读懂那人眸底一丝思慕之光。
饮过桃酒醉云下,踏过湖畔十里草,骑过骏马,腾过彩霞,舞过剑影刀光。
如此温情惬意,他怎能忍心遗忘?
萧景琰想起与蔺晨互诉情意后,那人总是随自己出征打仗--以军医的身分。在一次大雪纷飞的酷寒之地,蔺晨为救他而受了重伤,他在心中暗自起誓,再也不允许蔺晨与他同行。

萧景琰,堂堂大梁七皇子,在赤焰案后失去最好的朋友、最敬爱的兄长,从此多年无权无势,只有一个蔺少阁主不弃嫌相陪。他知道祈王与林帅一家为奸人所害,奈何他势单力薄,只能靠建功立业奠定自己的脚跟,期望有朝一日能在朝堂立足,攀上足以为赤焰翻案的地位。
萧景琰为此勤学武功、凡见机会便自请军令,绝无一日敢懈怠自己,直到遇上蔺晨,本该属于他这年纪皇子的闲情雅致才被一点一点挑了起来。
蔺晨处世风趣,没有半点正经,与林殊有着同样飞扬洒脱的性格,但在要紧之际又能及时提点,如同祈王兄长那般清明睿智,萧景琰与他相处时间渐长,对林殊的友谊、对祈王的敬慕,慢慢转移到了蔺晨身上。
蔺晨自然还是蔺晨,他还有林殊所没有的柔情心思,祈王所没有的雪月风花,萧景琰正值青年,心底仍是向往美好情感,他不由得深陷其中,沉迷在蔺晨带给他的温柔。
萧景琰重情重义,他曾在儿时听林帅说过,他这辈子成是情义、败也是情义,萧景琰将这话当作警惕,可他却从未真正做到背离情义,当他对蔺晨越陷越深之时才愕然惊觉自己的懦弱。
他再无法心无旁骛走上战场,再无法抛弃一切只为建功立业,他想要在西门山一举拿下勋章,但又对九死一生之路为之却步。
萧景琰过去从未如此害怕出征,他不是冷血,他也是平凡人,只是翻案的决心将他仅存的温情磨去,他不为自己而活,只想为赤焰奋力一搏。
然而蔺晨的情给了他自私念想,他想活着与蔺晨再赏月光,想再回到琅琊山舞剑品茶。是蔺晨给了他尘世的牵挂,让他丛生迟疑和彷徨。
萧景琰想起那一夜,他在蔺晨面前默默流泪,他说他想给小殊报仇,他不能放弃去西门山的机会,蔺晨说要陪他出征,但他坚决不同意──他不能看到蔺晨为他再次受伤。
「你就别再害我了。」
萧景琰想起自己当时冷淡无情的一句话,但他想不起自己当时是怎样抑制情绪说出来的。
蔺晨拂袖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陛下......您还好吗?」列战英仔细观察萧景琰的表情,见他神色似乎平和了些,才慢慢松了口气。
萧景琰看向列战英,眉间蒙上一层复杂的情绪。过了良久,才缓过劲来,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战英,随我出门一趟。」
「陛下这是要上哪去?」
「琅琊阁。」
他非去找蔺晨不可,即使蔺晨再次离开金陵,但他心里明白,蔺晨过去那些年仍然爱着他,若非如此,蔺晨在大渝之行不会如此拼命护他周全,不会看着他却透出怅然若失的苦笑,更不会与他缠绵一夜。
萧景琰全然明白蔺晨对他的感情,在恢复记忆的此时,过去点点滴滴萦绕脑海,大渝之行的日日相伴更教他铭记在心,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无法爱上那些后宫嫔妃,因为他的心早已属于某个人,即使脑中遗忘,心底仍是记着。
萧景琰连夜出城,策马赶往江左之地,他没对列战英多作解释,可从青年那似笑非笑的点头默示中,萧景琰总感觉他可能早就发现什么。
作为他最亲近的下属,萧景琰认为就算没有承认蔺晨和自己的关系,但那些年的朝夕相处,列战英或许已有所猜想。
萧景琰换了四次马、历经一个昼夜,快马加鞭赶路,终于在午后赶到琅琊山脚下。
他们下马爬山,冬日的琅琊山寂寥无声,白雾弥漫山谷,云间透着斜阳金光,昏黄中带着肃穆庄严的气氛。
萧景琰一步步踏上通往琅琊阁的石阶,忽然有些紧张。
「战英,若蔺先生不在该如何是好?」
「若先生不在,属下再陪您上别处找,定能找到他。」
闻言,萧景琰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任性而为,作为一国之君不可这般莽撞,可他就是放不下心里那个人,即使对往后还没半点打算,他也想找到那个人,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想起那些过去。
幸好,蔺晨人在琅琊阁。
萧景琰听到阁中侍从这么说时,心上大石头总算搁了下来。
那侍从没有进去通报,只说蔺少阁主人在后山,就放萧景琰通行了。
其实,萧景琰以前来琅琊阁也从不需要通报的。他还记得以前有个小童将他拦在阁外淋了点雨,蔺晨知道后就罚那人独自扫了一个月鸽舍。蔺晨对他的事总是那般恣意霸道,宠护着像是心头宝似的。
此时再回忆起往事只觉恍然如梦,匆匆数年空白情感,再腾起时又如万丈波澜。

萧景琰独自沿着后山小径上行,没多久便听闻一阵琴音,每一声孤幽清寂都传彻山谷,似是哀怨的叹息。
那人独坐在小亭里,萧景琰见到他远望夕阳抚琴的背影,一袭白衣依旧,袖口随风轻飘,在袅袅雾气里像极画中仙人。
萧景琰站在他身后愣愣地,想喊他却如鲠在喉,鼻腔一阵酸楚难耐。萧景琰敛了敛情绪,片刻后才哑着声喊:「蔺晨。」
男人弹琴的手戛然而止,倏然回首,眼神与他记忆中同样温柔。
「......陛下?」蔺晨匆匆起身,见萧景琰衣衫单薄,便赶紧褪下自己的狐毛披肩,上前去为萧景琰披好,一边念叨:「上山来怎不穿暖些?」
萧景琰看着令他日夜思慕的男人,站在他眼前再不是梦也不是回忆,萧景琰鼻腔一酸,忍不住泪水滑落脸颊。他伸出手背抹去泪珠,低道:「冷也无妨,不是还有献佛泉吗?」
「你说什么?!」蔺晨瞪大眼睛看着萧景琰,眸底满溢不敢置信。他看着萧景琰的神情,看着萧景琰的眼泪,似乎明白了什么。蔺晨小心翼翼问:「你......想起来了?」
「想起霞海峰上果子的味道。」
「还有呢?」
「想起拱月湖上彩霞的倒影。」
「还有呢?」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想起你......所有的你,所有的我们......」
话未说完,男人伸手一把抱住了他。紧紧的,让人喘不过气。
「你真想起来了?」
「我吃了你留下的颗忆情丹,全都想起来了。」
「景琰......景琰......」男人把他抱得更紧,在他耳边低低呢喃他的名,反复着。
萧景琰感觉蔺晨在发抖,他的声音带点哭腔,萧景琰不由自主回抱住他,轻轻抚摸他的后背,似在安抚孩子。
他们相拥了许久蔺晨才缓缓放开人,但他的手并未撤开,萧景琰让他握着手,看着他被浸湿的眼眶。
「我离开金陵前还想再见你一面,可去靖王府时见到你母妃出宫探望你,才知道你为了无牵无挂出征,竟真的服下忘情药......」
「对不起......蔺晨......」
「不用向我道歉,我明知你想为长苏翻案,却还用感情拖累你......其实是我自私,我该向你道歉才是。」
萧景琰摇摇头,再次伸手环住蔺晨,这次他勾着蔺晨的颈子,整个人紧紧贴在蔺晨温暖的怀抱里。
他深吸着男人身上兰仙草的香气,明白这些年的蔺晨为了让自己恢复记忆,费了多大的苦心。
无论过程如何曲折,他终是为小殊、为祈王哥哥、为林帅和七万赤焰冤魂洗清罪名,而最后,他还是想起了蔺晨。
男人与他紧紧相依,靠在他耳边的呼吸声与记忆中的频率如出一辙,萧景琰感觉他轻轻吻着自己的发鬓,带着凉意的唇瓣蹭在他的脸颊,然而脸上却不由得升起一股燥热。
萧景琰难得主动侧过头,蔺晨随即热情地吻了过来,熟悉的唇舌,熟悉的气息。萧景琰的舌回吻回去,双手拥抱的是他再也不愿遗忘的感情。
蔺晨的吻由浅至深,又由深至浅,缱绻依恋、不舍松手,像是要将这数年空白都一次补上似的。
他轻啄萧景琰的唇瓣,嘴边勾起浅浅笑意:「景琰,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生死之重,不过情意。
念念,不忘。


-全文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将近4500字的完结章!终于!终于写完了!
终于让他们在一起了!!(大哭
连载期间三次元发生许多事导致更新延宕,特别感谢小伙伴们的宽容体谅,
琰琰费尽周折总算想起鸽主,真是可喜可贺~
「是蔺晨给了他尘世的牵挂,让他丛生迟疑和彷徨。」
但也是鸽主给了他尘世间最多的深情,让他得到幸福和温暖呀!
嘤嘤嘤嘤~~~
作为两周年的特别企划,4万5千字的《此夜长》也算是我在楼诚圈的一个纪录点了,我还在坑里没跑~
接着就要摩拳擦掌回去更双医生了,以及同框承诺,我都没忘记,
咱们一项一项来!
爱你们!

评论 ( 36 )
热度 ( 398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