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凌赵】零的起点(甜 /一发完)

2019新年快乐!

-------------------------

赵启平像樱桃,甜中带酸,不涩,有点高傲的臭脾气如过硬果核,但可以用舌尖深情旋绕着剥去。特别的是,这颗樱桃不需糖渍就足以让人舌根发软,因为他自己会溶出甜言蜜语的糖霜,只要他看得上你。

凌远就是被这样的赵启平征服,或者说,他俩是相互倾倒,如咖啡与牛奶,不知是谁先溶进谁。

院长和科室医生,按理说八竿子打不着边,就算有交集也只是会议上匆匆一瞥,哪看得清是圆是扁,但凌远在走廊上遇见赵启平那刻,小医生的身影无时无刻不闪入他的脑海,像是衣服里藏的洗涤标签,不时搔弄肌肤提醒你他的存在。

后来凌远发现自己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小医生似曾相识,赵启平是他的师弟,在他读博士班时进的大一,他做过赵启平班上的助教。

学生时代他们没说上几句话,那寥寥可数的对答多半是病例分析跟重点考题,只有一次例外,赵启平帮他搬人骨教具,他请赵启平吃了一杯冰激淋,那次,赵启平没来由的告诉他自己喜欢男生。

凌远从不觉得喜欢男生有什么不对,虽然他没动心过,男的或女的都没有——可能他还没遇上对的人。

他不明白赵启平为何突然对一个不熟的人说这些,或许因为自己是师兄、是可靠的人,而他无处倾吐。

那场对话没有结论也没有句点,仿佛只是讨论天气。几天后,他被教授推荐去参与国际级的医学研究,助教工作没法继续,他再没见过赵启平。

可人生际遇就是如此奇妙,该相遇的人无论绕几圈地球仍会相遇,他跑遍美国大城又回到中国,在北京定居几年,结婚、离婚,最后又回到上海,在第一医院当院长,他出生的地方,一切仿佛又到起点。

凌远虽有爹有妈,可出生时就是个孤儿,第一医院与其说是医院但更像是源头,他生命的源头。凌远从小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从进医学院那刻,他就打定主意把第一医院当成最终归宿,即使海外国内有更好发展机会,他也只想回到第一医院。

 

凌远想起赵启平是曾经的师弟,在那之后某次会议结束后正好碰上休息时间,他忽然涌起莫名念头想去诊间看看赵启平,正好,赵启平还没离开,正在收拾公文包。

青年医生并未料到领导突然造访,讶异神色中带点慌乱,随即朝他礼貌地点点头,喊了声院长。

其实一开始是有些拘束的,但在他认师弟的那刻,赵启平突然像是换了个人,立刻热情了起来,喊他师兄时眼睛里还闪着光亮。

同在一个圈子,人与人的关系往往比想象中深远,相互牵连,背后总还会牵出一条条复杂的人际网络,满医院上下,哪哪总会蹦出谁又是谁的师兄师弟,凌远见多也习惯,可不知为什么,赵启平这声师兄喊起来就是特别不一样。

他请赵启平吃午饭叙叙旧,两人一聊起毕业后这些年的各自经历,都发现彼此在待人处事和思想上有些相似,后来聊得欲罢不能,他们又约了晚餐。

这次,他们聊回学生时代的过往,凌远许多记忆都在赵启平的描述里被找回来,例如赵启平曾陪他在旧图书馆仓库里翻箱倒柜一个下午,为了找一本早期前辈写过的手稿。还有他在校园里捡过一只奶猫,当时他正要准备去美国没法养,就透过学生会替猫找认养人,没想到后来猫去了赵启平那。

许多事点滴在心,却未曾真上心过,可再回首深谈,才发现交集远比记忆中还多。

赵启平一直存在他的青春,是回忆中角落的风景,此时再重新拼凑,鲜明的感觉几乎占据他记忆的全部。

「你后来真养那猫?」凌远问。

「他叫Zero,现在还在我家。」赵启平笑说。提到猫,眼底盛满宠爱。

因为共同话题,他们的过去和现在越发交织在一起。

凌远不爱交朋友,身居高位,太多友谊建立于虚假,接近他的人可能都另有所图,但赵启平不同,赵启平浑身上下散发和他同样生冷勿近的气息,唯有与他在一起时才如同融雪的春季。

他与赵启平总有聊不完的话,从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演变成相互关心的关系。

凌远一直以为他们就是好朋友,直到跨年那夜,赵启平被朋友拉去酒吧参加联谊,凌远突然感觉坐立难安。

赵启平在学生时代对他吐露过性向,即使重逢后两人并未再提起此事,可凌远直觉赵启平的联谊对象是许多同性朋友。

一股陌生的情绪翻搅他看似平静的内心,他从不在意赵启平性向如何,赵启平就是赵启平,但无论他喜欢的人是男是女,凌远都为此感到一点嫉妒,原以为波澜不惊的感情,却被赵启平搅起惊涛骇浪。

他自告奋勇开车去接赵启平回家,说是让他安心喝酒,其实是不想让别人有机可乘,凌远惊异自己的小心思,却也因一路走来的默契而欣然接受。

半夜两点,赵启平出现在酒吧门口时,身边果然围绕一票和他龄相仿的男孩。只见小医生步履微晃地上了他车,双颊坨红,脸上挂着惬意的笑。

 

「师兄,跨年夜你还真来呀?」赵启平侧着身坐在副驾,脑袋虚靠在椅背上,看着正在开车的凌远,嘴角不住上扬。

「不然你怎么回家?」

「很简单,打车呀!」赵启平笑笑,意有所指:「况且那么多人,总有人能送我回去。」

凌远摇头道:「说好让你安心喝酒,肯定不会食言。」

「是让我安心,还是让你自己安心?」

「啊?」

「没什么。」赵启平笑而不答,凌远总觉得今晚他话中有话,别有含意。

寒冷夜风吹送,但凌远感觉车内有股说不出的暖,可能因为赵启平喝了些酒看起来很暖,也可能因为这个特别的夜晚赵启平没随其他人走,而是让自己送他回家。

凌远第一次来赵启平家,本想看他上楼就走,但赵启平邀他去家里看猫,又说方才在酒吧喝得不够尽兴想再喝点,于是凌远像是受到吸引的磁铁,不由自主随赵启平上楼。

小师弟家是两房公寓,客厅整洁干净,低调的灰和白氛围一如他本人,既清冷又无暇,然而墙上妆点带着红与黄的画作,又暗示他内心是热情如火的人。

突然,腿边传来一阵暖绒触感,低头一看是一团胖呼呼的白毛球缠绕上来,纯白的毛色夹杂些许褐色斑点,一只不起眼的平凡野猫,但凌远一眼就认出这是当年他捡到的小奶猫,只是相隔多年,当时眯着眼讨奶喝的小猫早已长成健壮大猫。

赵启平走到酒柜开了一瓶威士忌,兑了颗冰球到玻璃杯里。「今晚那些人酒量都不怎么样,只是喝个啤酒就说要醉了。」他把一杯威士忌塞进凌远手里,又说:「我知道你能喝。」

凌远看着手里的酒杯,想说等等还得开车不宜喝酒,但话才到嘴边就被赵启平拦住:「明天休假,不如就住下来吧。」

「你家沙发可不够大。」

赵启平轻啜着威士忌,眼如桃花:「我房里双人床够大。」

不知这是否是一种挑衅,凌远瞪着赵启平,跟着喝下一大口威士忌。呛辣的烈酒冲进喉头,他皱了皱眉,火热的刺激从食道一路滚进胃里,又在数秒过后从鼻腔回沁一阵醇厚的芳香。

「对嘛!这才叫喝酒。」赵启平笑笑,跟着喝了一口。

「听你的口气,在联谊没看上半个人?」

「你说呢?」

「几十个人,没半个喜欢?」

「就算几百个人,又有哪一个比我眼前的优秀,您说是吗?院长师兄。」

不管赵启平那是不是挑衅,凌远酒意上头,不醉也胆大,何况他结过婚又离婚,人生经历大风大浪,并不是看不出赵启平对他的诸多暗示,只是他从未细想这份感情,直到现在,他才正视自己一点都不想把眼前的青年拱手让人。

凌远突然伸手搂过赵启平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拉近,青年全然没有反抗,乖顺地靠了过来。

「那你还浪费时间去联谊干嘛?」凌远挑眉,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自然不介意暴露多少醋意。

没说破,早也等于已经说破。赵启平双手勾住凌远的肩,直直朝他吻过来。

柔软唇瓣贴上他的,酒气湿润了张合的唇,舌尖相触,十数年来蠢蠢欲动的情愫全化为实际行动。

他说,我并不喜欢猫,可这是你捡到的猫,我不想别人认养他。你知道为什么我把猫取名Zero?因为Zero是零,是凌远,是我内心最初的感情。

他说,我有机会去日本发展,但我选择留在上海,留在第一医院,因为我知道你总会回到这,你说过最后的归宿是第一医院,因为这是你出生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他并不在青年身边,甚至,他根本记不清楚青年的轮廓,然而青年生活里的每一步都存在他。

凌远内心充斥莫名感动,无以名状的情绪将他团团包围,他紧紧地,紧紧地抱住怀里总是傲气得像一只猫,却会为他而柔软的青年。

以为是轻描淡写的过往,其实最后都成为刻骨铭心。凌远轻轻在赵启平耳边呢喃:「新年快乐,我的小师弟。」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好久好久没更新,我依然还在坑里,只是避避风头而已!

2019年一定要冒出来跟大家道声好,说声新年快乐~

好像还不太能开车哈,就只能在这打住,不然我还能再往下不可描述几千字啊!(重点错

无论如何,就让我们在这里甜甜甜,过新年!

Happy new year!2019!

 


评论 ( 42 )
热度 ( 25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