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蔺靖】元宵家宴(甜/一发完)

*龟速复健ing
*祝大家元宵佳节愉快!

------------------------------ 

金黄与赤色相映,琉璃灯七彩光芒透在龙帐上,为冬日增添几许暖意。

那帐中隐隐约约见俩人影交疊,细不可闻的轻吟若有似无。后来,那声音越发粗重,就连喘气也变得费力。

「蔺......啊!你别、那里......」

「陛下,您不就喜欢这样吗?」男人低沉嗓音富有磁性,在耳边魅惑着,勾起的嘴角暴露更多刻意使坏的模样。

「唔......」萧景琰难耐地哼了声,扭扭身子想逃脱男人的坏意牵制,可敏感位置被掐得牢固,又不敢太过轻举妄动。

他向来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性格,不懂拐弯抹角也不懂另使他计,但跟蔺晨在一起久了,多少摸透这男人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于是萧景琰换了个法,软声道:「轻点......你弄得我疼。」

「哼!还知道疼,逞强不听劝时怎不想想疼?」蔺晨忍不住一通骂,语气严厉,但手头力度却轻了许多。

前些时候适逢大寒,雪下得深,萧景琰上琅琊山途中摔马伤了腰背,蔺晨给他泡药浴、敷药草,悉心照顾,千叮咛万嘱咐好好休养,谁知萧景琰全然不听劝,回宫后依旧勤于政事,每晚批奏折至深更,本是不打紧的小伤,但长期僵个姿势就这么给磨成了顽疾。

蔺晨为了萧景琰这伤不知来回金陵多少趟,每回针灸推拿敷药一样不少,萧景琰心疼他舟车劳顿,说让宫里太医诊治便罢,怎知又换来蔺晨一顿气,愣头愣脑的萧景琰还不知蔺少阁主这是不愿让外人碰自家爱人一根汗毛呢!

这伤已经拖好一阵子,幸好年节期间无须上朝,加上蔺晨待在金陵过年,萧景琰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任意妄为,才总算是复元了七、八成。

「好了,坐起身子试试。」蔺晨替萧景琰拉好衣襬,朝他臀部轻拍了拍,虽说蔺晨并无他意,但萧景琰仍不由得绯红双颊。

「感觉如何?」

「比之前好些。」

「所以说,让你休养就好好休养,别逞些无关紧要的能。」蔺晨走下床,为萧景琰拿了件红黑相间的常服。

萧景琰摇摇头,说:「我得换正装。」

「正什么装,就穿这件。」

「可是元宵家宴......」

萧景琰话未说完,蔺晨直接打断:「家什么宴,今年宫里的元宵家宴取消了。」

萧景琰啊了一声,傻愣地看着蔺晨:「何时取消?我怎不知?」皇帝的家宴被取消,皇帝陛下本人竟不知晓,这是何道理?

「今早太后娘娘亲下的命令,我不过随口一说,她就允了。」蔺晨笑得有些得瑟。

「母亲怎会同你胡闹。」

「这该怪谁?」蔺晨指尖不轻不重在萧景琰鼻上点了点,「好容易才给你治治,你说你要是在家宴上坐得正儿八经又把腰给坐僵,那我这会不是全白折腾了?」

萧景琰暗暗一笑,乖乖让蔺晨给自己换上常服。

其实他也不喜宫中繁文缛节,岁时节庆对他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有与没有都无异,不过是做个样子给满朝文武看而已。

「也罢,取消家宴我就落了个清闲。」

「谁说取消,咱俩自个儿的家宴可不能省。」蔺晨义正词严说道。

 

于是,萧景琰顺蔺晨的意,让宫人张罗几样小菜,再起个小炭盆热一壶酒拎着去寝殿后廊,这才发现原来蔺晨早有布置。

后廊屋檐下,每隔一小段路就挂着金鱼灯笼,成排的红金鱼在夜里发着暖红的光,与夜空中飘飘而落的白雪相映成柔和的美景。

门前地板早铺上厚厚的兽皮地毯,上头放着软垫和毛皮披风,一旁的矮桌上摆了几道点心,都是萧景琰所爱,一看就是出自静太后的手艺。

能在皇帝寝殿后廊神不知鬼不觉准备这些东西的人,全天底下也只有蔺晨了。 

「你是怎么准备这些的?」萧景琰又惊又喜。眼前的男人虽然笑得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可眼底总是流露着情深真切。

「我哪里需要动手,动动嘴皮子就得了。」蔺晨笑笑,拉着萧景琰坐下,还细心在他腰后堆了几个软垫。

萧景琰忽然想起午间来了几名宫女,说是静太后派来给他整理寝殿的,当时他在书斋陪蔺晨下棋,虽心中觉得奇怪,但既是母后派来的便也没多问,就让她们自行去收拾了,没料想这全是蔺晨的安排。

萧景琰眼神一凛,故作威胁:「你竟假传母后旨意,该当何罪?」

「草民可不敢假传太后旨意,这一切都是太后亲授。」

「你的意思是......」萧景琰愣愣看着蔺晨,不确定母亲如此行事意欲为何。「难道......母后已经猜到我俩关系?」

「我想,以你母亲的聪慧,许多事早已了然于胸。」相较萧景琰的小心谨慎,蔺晨对此事倒是显得临危不乱。

「如果有一天她问起,我该如何回答?」

「她不会问的。」蔺晨眼神肯定道。从炭盆上提起酒壶,替萧景琰倒了杯热酒。「既然她默许,你享受便是。」

「可是......」

「嘘,别浪费这般良辰美景。」蔺晨执起萧景琰的酒杯兀自饮了一口,一张俊脸凑近他,用微热的唇堵住他的嘴--有闲工夫担心还不如喝酒。

暖人舌尖渡着梨花酒液而来,热香扑鼻,酒精刺激舌根颤了颤,随即又在爱人的吮吻中舒缓。

即使早已两心相悦多年,可每回触碰仍如初次那般让人情动,萧景琰双手不由自主环上蔺晨的颈子,将自己更贴近他的怀抱。

「喜欢和我一起待在这赏灯吗?」蔺晨舔吻萧景琰的唇,一边问。

「嗯。」萧景琰点点头。

「说你喜欢。」

「我喜欢。」 萧景琰盯着蔺晨的眼睛,黑色眸里倒映无数温暖的橘红,橘红围绕着自己的身影。

蔺晨满意地又吻上萧景琰,舌尖卷着他舌尖嬉戏,热烈的吻扫过每一寸寒冷的唇,萧景琰感到胸口和脸颊都是一阵暖意,也不知是给酒暖胃热的,还是被蔺晨胡乱扰人的手给热的。

突地,萧景琰感到后腰一抽,隐隐的痛楚令他瑟缩一下。蔺晨敏感地察觉,伸手为他揉揉腰背,方才逼人的热情也收敛了些,眼底红光满是温柔。

蔺晨笑笑说:「我有些后悔。」

「为何?」

「若一直和你待在这取暖,酒足饭饱就该有非分之想了。」

「你......」萧景琰顿时为之语塞。

「放心,我今晚不会动你的。」蔺晨邪气一笑,在他耳边低语:「等你腰伤复元,再来好、好、算、总、帐。」

闻言,萧景琰双颊染上一层红晕,狠狠瞪了蔺晨一眼。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蔺晨待他总是如此,既是柔情似水,又是蛮横霸道。

只见蔺晨站起身走进雪里,折下一段梅树枝,道:「元宵家宴,有灯有雪,有花有酒,有月有美人,怎能缺了表演呢?」说罢便以梅枝作剑,开始舞起剑来。

雪花纷落,公子踏雪如燕,白衣飘飘,舞剑轻灵。

萧景琰执起酒杯,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他喜欢这个属于他俩的元宵家宴,如画如诗。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好久没码字,但先前就想着要给他俩写个元宵赏灯的文,就趁着今天工作忙告一段落,一鼓作气给写了!

想念坏坏又温柔的蔺晨和愣愣又傻傻的景琰~这篇其实也可当作《此夜长》的番外。

在我的脑中世界里,皇帝陛下和少阁主一直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呀!嘿! 


评论 ( 65 )
热度 ( 28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