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17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17 江南分会小聚

「梁大哥,好久不见。」那青年笑容爽朗与梁仲春打招呼,然后转头看向阿诚,热情地问:「这位就是明二爷吧?久仰久仰。」
「我是明诚,叫我阿诚就好,请问先生大名?」
「佟光仁,大家都叫我小佟。」佟光仁露出开朗的笑容,那张让女人陶醉、让男人嫉妒的面孔,更是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小佟是罗先生的助理,咱别小瞧他年轻,他现在可是罗先生不能或缺的左膀右臂。」
「梁大哥可别在罗先生面前这么说,不然我会被他笑话的。」佟光仁嘻嘻一笑。虽然外表长得像明星,但他说话的方式,却给人一种邻家小弟的亲切感。
阿诚见他相貌斯文、笑脸迎人,难以想像这个看起来俊朗的青年,竟也是黑帮份子。
「罗先生特地让我来这接待两位,咱们进去再聊,这边请。」佟光仁比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领着两人穿过长廊,走进一间宽敞的酒吧。 「今晚这酒吧已经被我们包下来了,等等两位想吃喝什么,都请随意。」
虽然梁仲春说是小聚,但阿诚一看,酒吧里至少也有五、六十人,根本是一场小型的晚宴。他正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家聚会不在十二月酒吧,非要特地跑到礼查饭店,原来是因为宾客多。
这样规模的聚会却找他们参加,加上帮会干部级的罗先生似乎挺看重梁仲春,竟派自己助理前来接待,种种迹象,显示梁仲春的身份似乎比想像中藏得更深。
如同他所纳闷的,76号以抓补抗日份子为己任,为什么青帮会跟一个76号的处长混在一起?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梁仲春也和自己一样,是披着伪装身分的人。
梁仲春似乎看穿他正在想的事,给了他一个暗示的眼神,悄声说:「我不确定你在明长官面前是否伪装了自己,但我确定,你不是真的亲日。」
阿诚瞪大眼睛望着他,随即又想,既然自己也一起来到这个聚会,梁仲春早没有隐瞒的必要,所以会这么明讲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两人没再对话,只是交换了心照不宣的一眼。

佟光仁把他们带到一名年纪稍长的男子面前,梁仲春一见那男子,满心欢喜的上前,说:「罗兄,好久不见!」
「梁贤弟,别来无恙!」罗芳雄伸手紧握住梁仲春,一脸笑意。
「罗兄,这位就是明家二少爷,明诚先生。」梁仲春连忙为两人介绍。
罗芳雄见到阿诚,眼神突然显得有些惊讶,但那只是转瞬即逝,他很快又展露笑脸,伸手紧握了握阿诚,说:「明先生,久闻大名,我是罗芳雄,吴淞口的事我都听梁贤弟说了,多亏有你,万谢。」
罗芳雄的手掌很厚实,与人握手时眼神坚定、掌心温暖,阿诚直觉他应是个不错的人,便真心实意说:「叫我阿诚就好,吴淞口的事不过举手之劳,罗先生切莫挂怀。」
「好、好。」罗芳雄连声道好,想了想,又说:「跟我来,去见一个人。」说完便拉着阿诚往酒吧角落的贵宾厅去。

贵宾厅里有几个人在闲聊,阿诚见当中竟还有歌手陈萱玉,以及演员白若兰,她们在上海都是相当知名的演艺界人士。
他对演艺界不熟悉,但印象中唱"夜来香"的陈萱玉是亲日派的,没想到她私下也与抗日份子搅和。看来,普通人在这种乱世中想闯出名堂,背后终归还是要有地方势力依靠。
罗芳雄领着他们到一位年约五、六十岁、笑脸和蔼的男子面前,罗芳雄见到他便相当有礼貌的说:「会长,这两位是我向您提过的梁仲春先生,还有明诚先生。」又转向阿诚与梁仲春,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江南分会的杜会长,也是十二月酒吧的老板。」
「杜会长好,梁某久仰杜会长大名,没想到今日竟有机会一见,实是梁某之幸。」梁仲春喜道。
「梁先生,您对国家的贡献,老夫略有耳闻、很是钦佩。」杜仲亮甫一开口,便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纵使他满脸和蔼笑意,但毕竟是地下帮会首脑级人物,浑身上下自然散发出让人信服的威严。
杜仲亮又转头看向阿诚,阿诚正等他开口,好礼貌性的回应些什么。不料,杜仲亮却住了口。

他见到杜仲亮的眼神有一种让人看不透的讶异,如同刚才罗芳雄第一眼见到他时一样,只不过杜仲亮眼底多了悲喜交加的情绪。
他们两人相望着,杜仲亮一连喃喃说着「像......真像。」
阿诚与梁仲春都不明所以,朝罗芳雄看了一眼。罗芳雄连忙解释道:「实不相瞒,明先生长得很像杜会长过世多年的故友,所以会长一见您,这才激动了些。」
阿诚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为何刚才罗芳雄第一眼见到他时,也有些惊讶。
「抱歉,明先生,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杜仲亮问。
「明诚,诚实的诚。杜会长,您叫我阿诚就好。」
「阿诚......」杜仲亮紧握住阿诚的手,眼里仿佛有些湿润,又问:「今年多大啦?」
「二十七。」
闻言,杜仲亮连声说:「好、好,阿诚,看起来是个好孩子。」
阿诚和梁仲春还来不及反应什么,陈萱玉和白若兰笑盈盈地走了过来,一人一边站在杜仲亮两侧。
白若兰人如其名,穿了件白底浅蓝云染的洋装,秀气脸庞挂着温婉微笑,对杜仲亮唤了声「干爹」。
陈萱玉穿着一身酒红色旗袍,手里拿着两杯威士忌,她把其中一杯递给杜仲亮,爽朗说:「杜叔叔,有新朋友来玩,怎不介绍给我们?」
杜仲亮笑了笑,介绍他们互相认识。
后来,又有些人来找杜仲亮和罗芳雄说事,罗芳雄便让佟光仁带他们回到酒吧,自行去享用音乐和美食。
陈萱玉和白若兰也跟着出来,两人与阿诚和梁仲春闲聊了一会。
相较陈萱玉的外放性格,白若兰显得内敛温柔,但阿诚注意到白若兰似乎对他特别感兴趣,谈话之间,三不五时便一直冲着他笑。
音乐响起,一些人前来邀梁仲春和陈萱玉到一旁吧台小酌,白若兰显然不想过去,她对阿诚甜甜一笑,说:「明先生可愿陪我跳支舞?」
基于礼貌,阿诚不好回绝女孩子。他在巴黎时也常有女孩邀舞,于是便朝她伸出手,说:「请。」


待续......

18 忧郁的电影演员

评论 ( 9 )
热度 ( 12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