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20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20 山雨欲来兮

明楼二话不说,倏地把阿诚拽过来,往沙发上一压,低声而冷淡问道:「姓梁的碰了你什么地方?」
他还算克制自己的手,没有太过用力弄疼阿诚,但眼底早已闪着抑制不住的怒意。
阿诚被大哥突如其来的恼怒吓到,赶紧解释:「大、大哥,他只是握了我的手,表达感谢而已......」
听到这番话,明楼微怔了怔,怒气发作到一半,卡了个不上不下,着实尴尬。
明楼心忖难道是自己小题大作了?便问:「只是这样?」
「是啊。」阿诚看着大哥,不解他为何忽然发怒,虽然他有一肚子话想问大哥,不过,大哥从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因此阿诚也只是静待他说明。
明楼见阿诚一脸无辜望着自己,那对小鹿般的黑眸都有些泛红了,想来是这些天忙得疲惫,便不忍心再责备他。明楼相信阿诚的话,手渐渐松开了些,怒火也稍稍平复。
三日未见,此刻心爱的人被压在身下,明楼自然不肯轻易起身。他顺势俯下头欲亲吻阿诚,但一贴近,便闻到阿诚身上有一股女用香水的甜味。
明楼眉头一皱,他凑近阿诚的衣领嗅了嗅,又顺着闻到他肩上,突然,他觉得自己像个在抓丈夫外遇的太太。
明楼暗暗不齿自己这般行径,但还是忍不住要问:「今晚应酬,贴上别的女人了?」
「没有,是她自己突然......」阿诚赶紧解释,但说到一半,不自觉止住话尾。
不晓得为什么,他觉得大哥此刻的眼神变得让人难以捉摸,像一只瞄准猎物的鹰似的。
「她突然干什么?」明楼的声音低沉,单调的音频,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氛围。
阿诚不敢对明楼撒谎,老实说:「她吻了我。」
闻言,明楼气炸了。
若要形容,方才的怒意根本只是小菜一碟,现在才是真正的爆发。
他不再给阿诚往下说的机会,一把将他压倒在沙发上,狠狠吻住他的嘴。

明楼的吻既粗暴,又毫不留情,如狂风暴雨横扫的洋面,时时刻刻都激起让船翻覆的大浪。
他是真的火大了,但这火源并非来自嫉妒,而是来自于害怕失去。
他没想到,忍了这么些年,却在这次假装恋人的行动中,对阿诚的感情竟越来越难隐藏。
当他听闻另一个女人对阿诚投怀送抱,这勾起他最深的恐惧—阿诚也是正常的男人,他也有欲望,他也会需要女人。
思索至此,明楼没办法再冷静,他不愿把怀中的人让给任何人,纵然他无法阻止阿诚的思想,但总是逃避似的认为,能霸占他一日便是一日。
明楼自知今晚的举动太过火了,可他一点都不想停下来。
他狂肆着阿诚的唇,舌尖霸道地窜入阿诚嘴里,恣意妄为地纠缠着他的舌,不留余地、不给一丝空间。
阿诚承受着明楼的暴怒,时不时回荡在空间里的接吻声与粗喘,将他的脑袋搅得一片紊乱。
他虽愿意为大哥做任何事,但大哥今晚这般失控又毫无章法的吻,他根本无力招架。
他开始觉得被压得有些难受,试图将大哥推开些,可大哥却反将他抱得更紧。
阿诚的挣扎在大哥强而有力的双臂压制下,全都徒劳无功,两个大男人既纠缠又推挤,沙发椅和木头地面粗重的摩擦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吵杂。
阿诚用残存的理智回顾方才对话,思来想去,大哥虽然今晚心情不好,但失控的源头还是从白若兰吻了自己的事开始。难不成,大哥这是在......
「大哥......」阿诚反抗着,好容易才有了点空间,便说:「大哥这是在吃醋吗?」
闻言,明楼犹如遭受醍醐罐顶,所有怒意与冲动在一瞬间都被减缓了些。
他是吃醋了,但缓过神才足以让他细想,这情绪不该如此赤裸裸地表现出来。
明楼终于停下动作、稍稍撑起身子。看着阿诚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唇瓣,上头不知何时多了道咬破的痕迹,伤口正渗出一点血珠。明楼觉得后悔,想向阿诚说些什么,不料,房门却忽然被人打开。
两人一惊,同时朝门口看去。只见明台怯懦懦地探头进来,看到两人的举动,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明楼还将阿诚压在沙发上,暧昧的姿势、凌乱的衣衫,全都落入明台眼底。
而见到明台闯入房间,沙发上的两人像雕像般,顿时也怔忡着。


阿诚率先回神,微怒道:「不是说过,不可擅入大哥房间吗?」
「可是阿诚哥你不也常擅入大哥房间嘛......」明台被骂,忍不住要回嘴,但见明楼面色铁青,又赶紧解释:「我、我就是听到这里动静大了点,怕是你们吵架,想进来看一下,怎知你们是在......」
「我们如何?」明楼扳着一张脸,带有威严地问。
他已经放开阿诚,两人都起身坐好了。只不过阿诚的发有些散乱,唇上被咬的痕迹也相当明显。
明台见状,不敢随意答话,讷讷说:「这、这也没什么,咱们在巴黎的时候不也看到很多的......那个......其实很正常嘛!只是我没想到原来你们两个......」
明台低着头,微微抬眼瞅着明楼,又转向阿诚。
阿诚急忙辩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但话未说完,便被明楼拦住。
明楼看着明台,平静说道:「你把门关上,然后过来。」
明台依言,乖乖关上门,然后走进屋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般站着,但又掩藏不住眼中的好奇和八卦。
明楼瞪着明台,然后伸过手默默牵起阿诚的手,正色说道:「我和阿诚的关系就是这样,出了这个门,你最好当作没事,否则,休要怪我。」
阿诚一听,傻愣愣地望向明楼,他没想到明楼竟会对明台这么说。
然而明台似乎有些不服气,哼了一声,说:「大哥,求人有像你这样的吗?」
「不然你想怎样?」明楼冷声问道。
明台见大哥一脸凶相,也不敢太过放肆,便说:「也没怎样,我不声张就是了,但将来若有什么事,你也得帮我保密,一件换一件,谁也不吃亏。」
「敢情你这是学会谈条件了?」
「这、这对你划算得很。」明台赶紧退后一步,以防随时有什么变化,方便开溜。
明楼看着明台,只能点了点头,说:「成交。」然后用手指着门,冷道:「现在,滚。」
明台一溜烟逃出明楼书房,连关门都顾不上了。
阿诚叹了口气,起身把房门关好,顺道上了锁,但他没回到沙发,只是站在原地,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明楼。
明楼见阿诚那样,加上被明台这么一搅和,情绪已没刚才那么激动,火气也稍降了些,便说:「过来坐好,把今晚的事说一遍给我听。」

待续...... 21 假意亦是真情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让大哥炸锅了,暴冲的大哥我好喜欢呀~
虽然让阿诚宝宝受了点小小的伤,不过俗话说的好,打是情、骂是爱
伤在宝宝身,痛在大哥心啊~
觉得阿诚嘴唇鲜红欲滴的样子,看在大哥眼中一定很想马上扑倒~嚶嚶嚶嚶

评论 ( 22 )
热度 ( 17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