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22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22 同款睡衣

阿诚很快回到自己房里洗漱一番,没花太多时间,换了身棉质的灰色睡衣,又拿了套西装,方便明早起床能换穿。
当他又回到明楼房间时,发现房内的灯都关了,只剩床头柜上一盏黄光微亮的桌灯。
明楼已换好睡衣,坐在床上看书等着阿诚。
他俩的睡衣是在巴黎逛街时一起买的,同款材质,明楼是黑色、阿诚是灰的。
当时家中明明就有足够的睡衣,但这同款的一买就是三套。
阿诚还嫌买太多浪费钱,怎知明楼二话不说就从皮夹里掏出一迭钞票付账,还调笑「明大教授的衣柜永远少一件睡衣。」
时光荏苒,睡衣慢慢脏了、破了,只剩这最后一套,虽然旧了些,但穿着仍然贴身舒服。
阿诚舍不得丢,没想到那个曾经嫌睡衣太少的明大教授,自此也没再穿过别的睡衣,一样珍惜着同款的最后一件、舍不得换掉。
阿诚钻进被窝里,在明楼身旁的空位躺下。明楼将书放好,看着阿诚,说:「闭上眼,我要关灯了。」
「嗯。」阿诚点点头,温顺地闭上了眼,感觉像是回到小时候。
以前,他怕黑,有时睡不着便会来跟大哥一起睡,大哥每每要关灯前,总会要他先闭上眼睛。大哥说,闭眼跟关灯没什么两样,但闭眼是可以自己控制的,当情况在自己掌控中,自然就不会害怕了。
那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如今,他早已不怕黑,而这床上塞了两个大男人,也显得有些挤了。
明楼熄了灯,一手把阿诚拉入自己怀抱,他将脸颊枕在阿诚的头旁边,觉得他浑身上下都散发暖意,抱起来格外舒服。
阿诚睁开眼,虽然黑灯瞎火的见不着明楼的表情,但他听到明楼发出满足的叹息声,便觉得心里高兴。
大哥一直以来把自己逼得太紧,无论工作或生活,都没有喘息空间,他喜欢大哥这样放松的感觉。
阿诚微微调整了姿势,舒适地靠在明楼怀中,只消一会,便觉得自己脑袋越来越沉,眼皮也越来越重。
折腾到半夜两点,三日来睡得不踏实的两人,终于在这晚,都能拥有片刻安心的睡眠。

明楼沉沉的睡着,不知多久,他感觉自己醒了过来,身在一团雾气弥漫的荒野中。
他躺在绿意盎然的草地上,不知为何,全身的衣服都消失无踪,他就这么赤裸裸地躺在那。
阿诚的脑袋趴在明楼胸前,见他醒来,便朝他扬起一抹让人醉心的笑。
明楼还懵着,阿诚一伸手,猝不及防握住了明楼身下敏感的部位。
阿诚冲着他笑得很贼,手缓缓地上下移动,好似在挑拨,却又故意摸不到要害。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我。」阿诚的声音很甜腻,脸上有一种自满的得意。他裸露的肩和胸膛,肌肉线条优美而诱人。
明楼倒抽一口气,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下凝结到某个点,一瞬间全都燥热了起来。
他受不了阿诚的手这般逗弄,低吼一声,翻过身将阿诚压到身下,准备任意妄为一番......

明楼倏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阿诚侧躺着的后脑,他呆楞一秒,想起昨夜阿诚一起睡在这里,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竟是做了一场春梦。
这几年来,第一回抱着阿诚入睡,老天竟给了这样的好梦,让明楼嘴角忍不住大幅度的上扬。
当然,他没忽略自己早晨的生理反应,但此刻他的手正环着阿诚的腰,胸膛紧紧贴着阿诚的背部。明楼不敢乱动,唯恐吵醒心上人,更怕一动就撩起火。
他安安静静地,享受这片刻美好的早晨。
些许晨光已透过窗子洒入明楼房间,他见到空气中的尘埃染上太阳的金光,在阿诚的头上飞舞着。
明楼的目光随着尘埃飘落,来到阿诚的耳边,忽然发现阿诚微微泛红的耳廓,以及眨眼所牵引的耳周微动。
原来,这小子早就醒了。

明楼开口,晨起的声音饶富磁性而低哑,说:「醒了,就别装睡了。」
「嗯......大哥,早。」阿诚既被大哥抓到,便老老实实的道早。
阿诚一向不贪睡,即使前晚耗到深更半夜,隔天仍是早早就醒。
怎知,这一觉在大哥怀里醒来,着实教人觉得难受。
大哥紧紧将他圈在怀中,为了让大哥能再睡久一些,他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乱动。
谁料到,他醒过来没多久,就感觉臀部后方有样东西挺立起来。身为男人,他当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阿诚只觉得有股热气轰地一声冲上脑子,这下,更不敢随意乱动了。
看着阿诚耳根越来越红,明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其实很想借机用言语逗弄阿诚,但又怕自己一早就来这么一出,会吓得人家以后不敢再来他房里睡。
计较得失,决定还是先别过火的好。
于是明楼松开环绕阿诚的手,稍稍退开后便坐起身,说:「自然的生理反应,别见怪。」
阿诚不知如何回答,只能默默点了头,也跟这样坐起身。
「我梳洗下,你也去准备吧,一会要早点出发去办公厅。」明楼说完便走进浴室。
阿诚看着关起的浴室门,不自觉傻笑着。
他起身换上昨晚带过来的西装,顺手将睡衣折好,准备带回自己房里。一开门,却在门口撞见桂姨。
「阿诚......你昨晚睡大少爷房间?。」桂姨见他从明楼房里出来,手上拿着睡衣,又看到他的脸,困惑问道:「嘴角怎么受伤了?」
阿诚一愣,本来反射性的要解释,但想大哥原就是要让桂姨误会两人的关系,便冷道:「关妳什么事。」然后径自离去。
桂姨看着阿诚上楼的背影,一脸狐疑,她的直觉果然没错,阿诚和大少爷的关系确实很不单纯。

待续...... 23 羽毛球比赛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这篇文目前在百度的【楼诚吧】中连载,尚未完结~

我一边连载会一边陆续搬来乐乎~

小伙伴们如果有任何想法,欢迎留言告知~!

有你们的鼓励我会更努力的:)


评论 ( 8 )
热度 ( 15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