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23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23 羽毛球比赛

凡事有一就有二,抱着阿诚睡觉自然也不成例外。
明楼尝到甜头,便是今日装着冷、明日装头疼,为了要阿诚留宿他房里,每天变着花样找借口。
照理说,阿诚早该觉得他的行为有异,但正好桂姨对他们的关系起了疑心,明楼也就顺水推舟的要阿诚更认真扮演恋人,以免到时功亏一篑。
阿诚知道明楼本就认为他是个缺心眼的,既然他也贪恋着大哥的拥抱,便披着认真执行任务的之名,行假公济私之实。
他虽然害怕任务结束之后、两人回到从前的生活,但与大哥之间的亲昵就像让人上瘾的毒,尝过之后就变得无法自拔,在任务中投入的感情也日渐加深。
两人各有心计,用「真实」的感情演着「真实」的感情,自然是融洽得看不出破绽了。

周末午后,上海多日的阴雨绵绵总算是消停了些。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温暖得让人又恢复了生气。
明台被大姐压着去和程锦云相亲,阿香也出门办事,家中只剩明楼、阿诚和桂姨。
桂姨在厨房忙着准备晚餐要用的材料,明楼和阿诚在院中打羽球。
一场比赛结束,阿诚当然是获胜的那一方。他们一起坐下来休息,然后喝茶,如同一般富家公子的日常生活。
明楼看着正在享受阳光的阿诚,说:「湖畔旁、树林边,晒太阳、打羽球。能和喜欢的人一直过这样的生活,该有多好?」
「和汪曼春?」阿诚稍稍大声的说。
「关她什么事?」明楼故意提高音量,想让桂姨听见。
「不知是谁,昨天被汪曼春一撒娇,满大街陪她找一只掉了的耳环,找不到还支使我上珠宝楼去买副一模一样的。」阿诚故作恼怒说道。
虽是演给桂姨看,但他昨天确实不情愿去给汪曼春买耳环,这三分演、七分真,也就让人真假难辨了。
「我现在心里只对你一人好,你是知道的。」
「谁理你。」
谁理你?明楼楞了楞,这似乎跟他们套好的对话有些出入,但见阿诚一脸微恼,心想他演得还挺逼真的,便顺着他的话,油腔滑调说:「你呀,你不理我,还真没人理我了。」

阿诚看向远方,不回明楼的话。
明楼见阿诚忽然不说话,这戏不知道该怎么打圆场,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问:「真不理我?」
「再打一场,你赢的话就理你。」
明楼剑眉微挑,说:「我赢的话,你就亲我。」
虽说他们已经接吻过不少次,但除了第一次在车上半拐来的初吻外,其余每次都是明楼起头。偶尔,他也想有点惊喜。
「行。」阿诚爽快答应,随即附加条件:「如果你输,我三晚不去你房里。」
「你!」明楼手指着阿诚,小声说道:「终于知道梁仲春被你剥削的感觉了,我现在开始有点同情他。」
「你现在先想想怎样才能赢吧。」阿诚微微一笑说道。

两人站定位置,阿诚以稳扎稳打的高远球作为先发,只是他没料到,明楼居然第一球就选择耗费体力的跳杀,一举击回他的高远球。
甫开球就先来个下马威,果然让阿诚被杀得猝不及防,硬生生就让明楼的球触地得分。
「运气好。」阿诚指了指明楼,彷佛丝毫不受影响。
明楼见状,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姑且不论奖赏是阿诚的吻,若是输了,惩罚可是三晚没阿诚暖被,他明长官这辈子最讨厌被人威胁,怎能就范?纵是使出浑身解数,也要取得胜利。
阿诚身体弹性较佳,与他打持久攻防肯定讨不了便宜,但明楼短时间内的爆发力较强,所以他便抓紧时机,以快节奏配合跳杀的打法,牵制阿诚的行动。
果然,阿诚被明楼接二连三的切球压制,步调开始紊乱,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平时明楼打羽球只是当做锻炼,并不将输赢放在心上,然而此时有着必胜的决心,打起球来自是力贯点准、见招拆招。
最终,明楼以一个漂亮的截杀,将球打往阿诚的反方向,取得二十一分,比赛结束。

「你可知道我厉害了?」明楼笑问。
「我故意放水。」
「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我现在想这么做。」阿诚走向明楼,一手勾住他的颈子,毫不犹豫直接吻上他的嘴。
明楼愣住一秒,这才知道,原来阿诚主动起来,也是挺霸气的嘛!连在自家院子都敢如此开放。
明楼任由阿诚撬开自己的齿间,随他伸舌进来恣意骚动,回想阿诚第一次在车上那青涩的初吻,与现下这火热的吻真是不可同日而语。面对这神速进展,明楼在心底简直乐得打鼓。
忽然,阿诚放开明楼,小声说:「桂姨都看见了,她刚站在你背后二楼窗户边,现在走了。」
闻言,明楼忽然有一种从天堂跌落的感觉。他诧异问:「你刚才是为了让桂姨看,才这么做?」
「对呀,不然呢?」阿诚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直接让她亲眼看见,不是最有说服力吗?」
否则他打羽球怎可能输给大哥?当然,阿诚没说出口的,是自己也舍不得三个晚上不去大哥房里。
不过明楼可听不见他心底的声音,他只听到阿诚的回答,顿时觉得有点气闷。
但这也怪不得别人,毕竟是他自己把假扮恋人变成一种任务,阿诚这么努力执行任务,他应该感到欣慰才是。
可他就是觉得烦闷。
明楼二话不说,一跨步向前,把阿诚抓进怀里,用力地吻住他,彷佛这样才能平复他心底的不乐意。
他纠缠着阿诚柔软的舌,大手贴在阿诚的腰间,把他往自己怀里紧紧压住,不管怀中的人如何挣扎。
此时,远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明楼想是大姐和明台回来了,这才肯放开阿诚。


待续...... 24 大姐的期盼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大哥自己挖的坑,现在貌似开始感受到威力了…
阿诚宝宝平常只是不使坏,他一使坏起来,腹黑程度说不定比大哥厉害~

评论 ( 11 )
热度 ( 14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