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32

32 唯有牡丹真国色

佟光仁接近阿诚究竟有什么目的,明楼自然猜不出来,他只能从表面上的事推测。
佟光仁是罗芳雄的助理,罗芳雄身为青帮的江南分会干部,在外许多场合又是分会长杜仲亮的代理人,可想而知,佟光仁接近阿诚,也不排除是因为受到帮会内的指示。
尤其,是那个礼查饭店的企划案,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来找他们明氏企业合作?杜仲亮正好又是礼查饭店背后的董事之一。这一切,绝非巧合。
虽说阿诚一开始接近江南分会,是希望借机取得抗日资源,好为他铺路,不过毕竟是黑帮力量,想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掌控,也绝非易事。
而且说白了,他们在明、对方在暗,一个不留神,反过来成为黑帮利用的棋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撇开这些表面上的事情不谈,佟光仁看阿诚的眼神可说是相当奇怪,他直觉那个眼神跟帮会或新政府的利益纠葛并无关连,是一种出自真心的情感。
那个叫做小佟的男人,是真的也把阿诚当做莫逆之交吗?抑或是,他对阿诚有别的念想?
明楼思索至此,眉头不自觉深锁,只希望是自己多心。

汪曼春从更衣间走出来,穿了一身水蓝色的旗袍,过膝裙摆上头绣着牡丹,绣工之精湛,国色天香如若真花。她在镜子前转了一圈,问:「师哥,我好看吗?」
明楼陷在自己的沉思中,此时,才被汪曼春的问话召回了神。他目光微敛,嘴角勾起一抹看似真心的笑容,说:「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师哥,真不知道你这话是在称赞衣服还是称赞我?」汪曼春娇瞋道。
明楼微微一笑,说:「人比花娇,自然是称赞妳。」
闻言,汪曼春露出娇俏的笑靥,说:「真不枉我特地订制这件旗袍。」
「付过钱了?」明楼问。
「还没。」
「我送妳。」明楼二话不说,从皮夹拿出几张钞票,递给一旁的裁缝师傅,说:「不用找了。」
「师哥!这怎么好意思!」
明楼微微一笑,口不应心,说道:「送衣服给自己喜爱的女子,天经地义。」
「是吗?」汪曼春杏花般的大眼盯着明楼的脸,彷佛觉得只要这样盯着,就能看透他的心意。她出其不意,问了一句:「师哥,你真的爱我吗?」
明楼看着汪曼春,觉得她今天跟平常似乎有些不同。换作之前,她的反应多半是露出如花灿笑,可不会问这些儿女情长的问题。
明楼没有正面回应她,微瞇起眼,反问:「妳觉得呢?」

汪曼春甜甜一笑,也没正面回应他,随口说道:「听说师哥两年前在巴黎交往过一个女孩。」
「只是逢场作戏。」
「那现在呢?」
「一直只有妳才能盘踞我心。」明楼笑说着,撒谎不眨眼。
「师哥,希望你说的是真的,我只是担心,你还不明白嫉妒的女人有多可怕。」汪曼春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勾起明楼的手臂,拉着他一起走出裁缝铺子。

汪曼春这番话听得明楼纳闷,他回想最近有什么值得这女人醋劲大发的事,除了陈萱玉直白的邀约,他可没跟其他女人有瓜葛。何况,陈萱玉的邀约他也是当面拒绝的,应该不足以成为汪曼春发挥的主题。
那她现在反常的表现,又是为了什么?
他们走出铺子,明长官的专车就停在路边,阿诚站一旁等待他们,见汪曼春身上的新旗袍,微微一笑,夸赞道:「汪处长穿上这身旗袍,真是柔美动人。」
汪曼春看向他,眼神有些凌厉,但脸上仍挂着笑,说:「这可花了你家先生不少钱,要是穿起来不好看,岂不是浪费了?」
「原来是先生送的,眼光很好。」
「阿诚,你知道男人送女人衣服代表什么意思吗?」汪曼春一手枕在自己下颚,微侧着头,盯着阿诚。
「我不明白。」
「你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不明白送女人衣服的意思?」汪曼春艳红的嘴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角度,嘴里吐出的话像一道陷阱:「除非,你不喜欢女人啊......」
阿诚不解汪曼春话中何意,看了明楼一眼,静默不答。
汪曼春眼神微瞥,瞧见阿诚在看明楼,她露出一抹恶意的笑,单手勾上明楼后颈,贴上他的唇就是一个香吻。
阿诚圆睁着眼,即使想冲上去拉开汪曼春,但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着两人在他面前接吻。
明楼厌烦地皱了眉,然后按住汪曼春的肩将她缓缓推开,声音显得冷冽:「曼春,大街上这样,不太好。」
「师哥~」汪曼春瘪着嘴,娇嗔道:「你说,你真的爱我吗?」
「当然。」明楼回答,一贯的简短,但语态有些急促。
明楼给了阿诚一个眼神,阿诚心领神会,开了门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
「走吧,曼春,我晚点还有事要忙,先送妳回家。」明楼打开车门,一手勾住汪曼春的肩,把她带上车。

一路上,汪曼春缠着明楼在后座卿卿我我,阿诚只能装作若无所觉、充耳不闻,专心开他的车。
好不容易到了汪曼春家楼下,把她大小姐送下了车,这才结束一场让阿诚感到尴尬的行程。
明楼觉得头在隐隐作痛,他用手按压了下太阳穴,对于方才汪曼春的失常行为,心中已有些定论。
汪曼春的妒火看起来应是针对阿诚,这只有一个可能,孤狼把他和阿诚是恋人的事上报南田洋子,而南田故意透露给汪曼春知道。
原本,假扮恋人这步棋到南田那边,有两条路可以让明楼运用。一是他和阿诚找机会"分手",让消息再透过孤狼传过去;另一条路,就是让南田自己急着来拆散他们,一样达到"分手"的结果。
南田会被"同性的恋人"这样惊世骇俗的情报蒙蔽双眼,更容易信以为真。无论是哪种方式分手,都能让南田相信他们的铜墙铁壁已不再稳固。
他早料到南田会把这讯息透露给汪曼春,但是今天这一局,他发现自己原来有些低估汪曼春的行动力。
那个当年只是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现在已然成为一个嗜血无情的刽子手,他不确定汪曼春会不会为爱疯狂,做出对阿诚不利的事。或许,他该早点安排与阿诚"分手"的情节了。
明楼不想让阿诚担心,毕竟现在对于汪曼春的想法仍只是猜测,所以他选择自己先理出头绪。
明楼沉浸在细节的思考中,整路上沉默不语。
只是,他所有的推敲,却错估了一件事,那就是阿诚爱他。所以他没料到,阿诚会因为这件事,陷入了不安。


待续...... 33 灵魂伴侣+番外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埃玛~~终于开始有点进入正题的赶脚~
写到30几回才快进入正题,我到底在干嘛阿!!阿阿阿~~~
本来一开始的目的,只是想要写恩恩爱爱的楼诚呀!
殊不知就变成这样,而且,后续剧情还莫名一直在增加中……
我发誓我以后再写同人,我要一开始就直接让两人相爱,
不要再搞啥双向暗恋了啊擦!好想赶快写到告白啊~~(趴地滚动

评论 ( 11 )
热度 ( 148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