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35


35 当局者迷


明楼和陈萱玉结束晚餐约会,又一起去江边散步谈心。
明楼不像其他急欲追求陈萱玉的富家公子,他约会的步调很缓慢。此间,偶尔一两个贴心之举,加上谈笑中若有似无的情意,不到一个晚上,本就对明楼有意的陈萱玉,自然更是被他撩得芳心暗许。
明楼开车送陈萱玉回家,并且很绅士的婉拒了她上楼喝茶的邀约。当他回到明公馆时,已接近午夜。
明台晚饭没吃饱,正在厨房找宵夜,听到明楼回家的开门声,探出头来。
「大哥~你回来啦!」
「阿诚呢?」明楼只关心阿诚有没有回来。
「阿诚哥在啊!吃过晚饭就说他累了要回房休息,叫我别吵他。」
原来,阿诚没和小佟吃晚餐啊......明楼暗自欣喜。
「对了!大哥,大姐下午临时说要回苏州一趟,好像是矿场有什么急事,估计去好几天,要我们乖乖在家别乱跑。」
「大姐是要"你"乖乖的吧!」
「才不是!不过大姐有交代,要你替她去参加春酒会。」明台说着,忽然,像闻到什么似地。他靠近明楼,在他身旁一嗅,说:「大哥,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香水味呀?」
「有那么明显吗?」明楼问。
他跟陈萱玉待了整晚,刚又同在一台车内,自己的嗅觉已经有些痲痹,闻不太到她的味道。
「明显,而且这不是曼春姐的。」明台表情奇异的盯着明楼,像是抓到什么把柄,说:「大哥~你该不会交了别的女朋友吧?!你不是说你和......」明台不敢说出"阿诚哥"三个字,只能指了指阿诚房间的方向,然后一脸贼笑说:「哇!大哥我真看不出来,你竟是这么花心的人!」
「别乱讲话!小孩子懂什么!」明楼斥道。
明台怕再说下去大哥就要翻脸了,马上用两只食指在嘴上打了叉,佯装若无其事的走开。
明楼朝阿诚房间看了一眼,心中挂念着他,便走上楼。

其实阿诚还没睡,他在等大哥回来。听到楼下动静,他收好正在看的书,关了房间的灯,才想下楼,却听见明台说大哥身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阿诚止住脚步,得知大哥今天晚归又是去和女人约会,他突然不晓得要用何种态度面对大哥,原本正要转开门把的手,又放了下来。
阿诚觉得脑子乱哄哄的,从汪曼春那日的亲昵,到现在和别的女人出门,他很想问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他没有任何立场过问,毕竟那是大哥的私生活,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下午见到小佟和查尔斯的相处,他将自己投射其中,有那么一瞬间,幻想自己和大哥也能是那样。可这一切终究只是幻想,现在,他才真实的明白,大哥还是大哥,他的生命里,仍会有别的女人参与。
阿诚知道自己终归是痴心妄想,他必须收起自己的执念,否则连大哥身边都待不下去。可是,当他这么想,就觉得心痛难当,觉得眼眶的泪炽热如火。
他只能靠着门缓缓坐了下来,在冰凉的地板上独自难过着。
此时,明楼来到阿诚房门外,一手握住门把正想开门,但透过底下门缝,忽然发现里面没开灯,想是阿诚为礼查饭店的事累了一天应该睡了,便又悄悄把手放下。
多日未和阿诚有什么交集,明楼感觉自己对他思念如此之深,想是简单的说几句话,甚至只要看他一眼,都能觉得被抚慰。
可阿诚一向浅眠,明楼不愿吵醒他,想着,便在阿诚的房门上轻轻落下一吻当作向他道晚安,然后又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走下楼回自己房间。
两个人近在咫尺,同时都思念着对方,然而,虽只隔着一扇门,他们之间却彷佛隔了一道鸿沟。

接下来一连几天,明楼都抽空和陈萱玉出去约会。不是吃饭就是看电影,两人出双入对。当然,明楼将尺度把控得很好,他连陈萱玉的手也没主动牵过,只是任由她挽着自己。
毕竟陈萱玉只是一时利用的棋,他不想太过招蜂引蝶,导致她之后没利用价值时,成为一颗会反扑的棋。
当然,这些台面下的暗步阿诚是不会得知的,他只知道大哥每晚都带着那女人身上的味道回家。因此,他对明楼越来越拘谨,不敢再放手对他有什么亲昵举动。
而这就像个恶性循环,明楼发现阿诚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他在阿诚身上,完全找不到开始假扮恋人时的那份热情。可他无法追问什么,因为阿诚不是他的恋人。
最后,连陈萱玉的事也没合适时机解释了。

阿诚终于受不了这样的心里折磨,他只想找一个可以倾诉的人,而唯一人选就是佟光仁。
他们约在十二月酒吧见面,佟光仁早就在店里等他。阿诚一坐下,二话不说,拿起面前的酒就是一饮而尽,也不管那是薄酒或烈酒。
佟光仁见他如此,连忙压住他的手,说:「阿诚,这年份威士忌很贵的!哪有人这样喝?罗先生特地留下来,你可别一口气喝光呀!」
「那就换个便宜的酒来吧。」阿诚淡淡地说道。「今天我有话想跟你聊聊,不多喝点说不出口。」
佟光仁见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安慰说:「好,那我就陪你喝,我也不真心疼这威士忌或钱,自家开酒吧怕什么呢?但你这样喝伤胃,我帮你换款葡萄酒,好吗?」
见阿诚没有回答,想是他也没心情管喝什么酒,佟光仁便去换了瓶年份好、质地温润的葡萄酒,又弄了些小点来当下酒菜,两人就在安静的角落座位喝起酒来。
阿诚一开始只是沉默的喝,佟光仁也不急,等着他自己想说再说。
直到第二瓶葡萄酒上桌,阿诚有些微醺,这才开口问道:「小佟,爱上男人是不是很辛苦的事?」
「爱上任何人都是一样的,但只要你们相爱,再怎么辛苦都不算苦。」
阿诚听到这,突然觉得一阵鼻酸……可是他和大哥没有相爱呀!
于是他开始讲述自己的事情。他告诉小佟,他和一个男人有了暧昧的关系,阿诚说着一切细节,但要紧的部分并没透露,比如假扮恋人的任务,以及这对象是他的大哥。凡有可能暴露伪装身分的事,他就含糊带过。
他们牵手、拥抱、接吻,他们的心仿佛靠在一起,他们之间犹如铜墙铁壁,可却又没有任何承诺,这究竟算什么?阿诚一边说,一边喝,终于倾尽内心的话。
这是他第一次把心里的感情说出来,但全都说完之后,他只觉得更想大哥,满腹思念仍无从宣泄。
佟光仁听完,只有一个结论:「你爱他,他也爱你,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
「他......爱我?」阿诚愣愣地看着佟光仁,彷佛听到的是一个他不懂得语言。傻了一会,才吶吶地说:「可能吗?可是他,现在和别的女人约会啊......」
「我是不明白你们在相互纠结什么,他也有可能是在玩弄你的感情,可你又斩钉截铁说他绝不会伤害你。那么,他没任何解释就忽然抛下你跑去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是很不合情理吗?」
佟光仁的分析字字精辟,可这并未解除阿诚内心的困惑,
他看阿诚一脸茫然,又说:「旁观者清,反正我直觉他爱你,但或许有苦衷所以不能表明。我只能跟你说,如果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没感情,是不能忍受他亲吻自己的。」
阿诚对这话感同身受,确实,若有别的男人要无故亲吻他,他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可是他跟大哥之间还多了一个异于常人的情况,那就是假扮恋人的任务。
对特工而言,身体跟外表都是一种武器,只要能达到目的,接个吻又算什么?不过是四片嘴唇相碰而已。擅于利用一切优势的三面间谍、让三个组织最高层都赞叹不已的大哥,根本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吧?


待续...... 36 酒后真言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来晚了来晚了~今天一口气更到这儿,算是开了小虐了……吧?
大哥撩妹收放自如,不愧是坑女专业户~
虽然有小明出来串场一下,但还是心疼阿诚坐在地上哭哭,明长官就隔一道门,你咋不进去啊!!
不过我想,明长官就算进去,阿诚也会装作若无其事,不肯说他在伤心什么吧?
阿诚喝酒也让人心疼~不过我佟从10几回潜伏到现在,终于开始发挥神助攻+贴心男闺蜜的用途了,我就在等我佟上线这一天呀!我好开森~

评论 ( 10 )
热度 ( 14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