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37


37 杭州密函

一早,阿香开了明楼房间的门。
换作平常,她并不敢这样擅入,但大少爷昨晚有交代,今天早上八点半若还不见他起床,一定要进去叫他,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超过八点半。
阿香见时间差不多,纵然心里对打开大少爷的房门还是有点畏惧,不过仍是按照他的吩咐进去了。没想到,竟见到令她震惊的画面,大少爷抱着阿诚少爷,两个人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阿香在心中尖叫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只能佯装镇定的叫醒大少爷。

明楼被唤醒,发现自己手里抱着阿诚,见阿香站在一旁,不自觉在心中骂了个脏字。
昨晚被阿诚一折腾,竟忘了他交代阿香今早要来叫他起床。
明楼的头往书房方向一撇,要阿香过去等他,阿香二话不说,乖乖的移动过去。
明楼静静起身下床,走到书房,脸色显得有些尴尬。
「那个......阿香啊......」明楼清了清喉咙,低声说:「妳什么都没看到,知道吗?」
「是的,大少爷,我什么都没看到。」阿香乖顺的回答,脸有些红,觉得心里蹦蹦跳着。
「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大小姐。」
「好的,我明白。」
「那没事了,去帮我洗一些西红柿。」明楼指着门口说道。阿香点了点头,一溜烟跑走了。
明楼叹一口气,怎么就给阿香看到了?但转念一想,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情,虽然还有大姐那关要过,不过阿香应该没那个胆子声张,所以现在还不必担心她。
明楼注意力回到阿诚身上。想起昨晚的事,激动之情还在明楼心中翻腾,得知了阿诚的心思,他一颗心真不知该如何安置才好。
明楼多想马上告诉阿诚,让他也知道自己的感情。可是,春酒联会迫在眉睫,危机正在逼近他们,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又节外生枝、更不能让阿诚为他担心。
他决定暂时放下感情问题,先把阿诚送出上海,等到明天阿诚回来、一切都解决了,他才能安心的向他坦白。
他摇摇阿诚,说:「阿诚,起床,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让你做。」
阿诚一听到大哥的声音,脑子立刻敏锐地活动起来,但身体仍有些不听使唤,像是慢了半拍。
他只觉得头痛,在一片酸涩感中睁开眼,见到大哥正在床边看着自己,阿诚缓缓爬起身。
「大哥......?我怎么了?」阿诚一时反应不过来,不明白为什么全身这么不舒服。
「昨晚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你怎么敢?」公归公、私归私,明楼一提起这事,在理智上还是相当生气的,所以语气也严厉了些。
阿诚一听,想起自己昨晚跟小佟在十二月酒吧喝了许多酒。具体喝了多少,他真的没印象,只记得最后是查尔斯先生开车来载小佟,顺便送他回家的。
想到这,阿诚整个人都吓醒了。
「大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他不该随意将自己陷于没有反抗能力的境地,这是身为特工的基本自觉。阿诚连忙下床,扑咚往地上一跪,说:「我愿意接受组织任何处置。」
明楼见阿诚这样,只觉得心疼。于公,阿诚是该罚;但于私,他也是因为自己的事吃醋。算来算去,也就马马虎虎的一撇带过了。
他一把将阿诚从地上扶起,严肃却带有感情地说:「作为你的上级,你犯错我一样有责任,但看在你这次平安回来的份上,我们都别追究了,以后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吗?」
「是,大哥,我知道了。」阿诚一脸谨慎地回答。
他看着大哥,觉得似乎有些地方不对劲,但他也说不上来。
阿诚还来不及细想,明楼便说:「你回房梳洗下,准备一套换洗衣物,别让其他人发现,弄好了我们就出门。」
「大哥,这是要我出差吗?」
「今天去,明天回。记住,别让别人知道你要出去。」明楼嘱咐着。
「好,我这就去。」阿诚点了点头。虽然宿醉让他的头隐隐作痛,但是上级指令一下,他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以前,阿诚还会问为什么,但跟随明楼越久,他越相信明楼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于是,也不再问为什么了,转身就离开明楼房间。

阿诚一边收拾简单行装,这才想到大哥不对劲的地方。大哥居然没问他为什么去喝酒,这太不寻常了!
他虽然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事,但随着他的清醒,思路也渐渐变得通畅,脑中逐一浮现了几个片段。
昨晚大哥半抱着自己回房间,然后......他反压倒了大哥,他们好像还接了吻,接着......接着他忽然就想不起来干了什么。
直到上车前,他帮明楼开车门,隐约见到明楼衬衫领口边的肌肤有些许红痕。
阿诚坐进驾驶座,关心的问:「大哥,你颈子怎么了?」
明楼微微一笑,道:「一只醉鬼咬的。」
倏地,阿诚脑中闪过了自己扯开大哥领口、然后舔舐他颈子的片段,脸上瞬间浮上一片绯红。他......他竟对大哥做出那样的事......
阿诚不敢答腔,但明楼也没有想要追问之意,他只接了一句不相关的话:「去上海火车站。」
「是。」阿诚连忙点头,把车发动,驶出明公馆。
「票已经买好了,十点半往杭州的快车,去到那就找昆叔,他会给你一份密函,拿到以后去杭州酒店入住,216号房,明天早上八点四十分乘车回上海。」明楼公式化的交代虽简略,但也说得够明白。
不过,这样的安排使阿诚疑惑,问:「大哥,今晚不是上海工商界春酒联会吗?这样一来,你不就得自己一个人去参加了?」
明楼早知阿诚会问,便说:「这份密函是临时任务,很重要,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去取。春酒联会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工商界人士叙叙旧,我还应付得过去。」
「大哥......可是除了大姐,家里一向是我在跟这些人打交道,我得去帮你」阿诚苦思一会,说:「杭州不算远,既是这样,我取了密函就乘车回来,虽是赶了点,但应该还赶得上春酒。」
「不用了,你就在杭州待一晚,昆叔可能需要你的帮忙。」明楼随口编了个名目,不让阿诚有机会再接话。他这趟最主要目的就是让阿诚远离春酒联会,怎可能让他回来?
他不能把调离阿诚的原因讲明,阿诚是军人;是战士,如果他知道自己此番前去杭州的原因,竟只是为了躲避汪曼春的暗箭,阿诚说什么都不会离开上海的,他会执意要去春酒联会,就算不让他光明正大的跟去,他也会偷偷伪装混去。
明楼既已知道阿诚对自己的心意,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他冒险。而阿诚对明楼的指示一向遵从,既然他这么说,阿诚便不再坚持。
车子在上海市区行驶,两个人都安静下来。阿诚一边开车,一边回想昨晚的事情。
「大哥,昨晚还麻烦你照顾我,抱歉。」在房里认错是为了公务,现在的道歉则是为了个人。阿诚满是歉意,犹豫了一会,问:「我......应该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明楼不确定阿诚记得多少内容,挑了挑眉,反问:「你有什么印象?」
阿诚想了想,觉得羞赧,但还是老实地说:「我只记得亲了大哥,然后还有你的衬衫也被我......对不起大哥,我当时没判断力了,你别见怪......」
明楼嘴角勾起一抹笑,说:「就差没撕了我的裤子,但也还行,酒后胡闹不算奇怪。」
说到裤子,阿诚突然忆起自己的手抚在大哥腿间的触感,倏然想到自己似乎还做了这样的事,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又是惊恐又是羞愧。
天吶!他居然对大哥那样!
阿诚内心极度不安,怕大哥用奇怪的眼光看他,一双手握着方向盘,竟握出一把冷汗。
他惶恐着,怕大哥对他的感情起了怀疑。如果大哥知道自己喜欢他,那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就要崩毁了?阿诚胡思乱想着,但等了许久,明楼都没再说话。
阿诚透过照后镜窥视,发现大哥只是静静看着窗外,并无异常。阿诚稍稍放心了点,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从那堆混乱的醉酒片段中跳脱、专心开车。
抵达上海火车站后,他们一起走下车。明楼送阿诚到车站入口,临别前递了一个纸袋给他,说:「西红柿给你在车上吃,能解酒。」
「谢谢大哥。」阿诚接过纸袋,心里觉得暖烘烘的。大哥虽然为了喝酒的事情生气,但说到底还是为他着想。
「早去早回,路上保重。」明楼微笑,想了想,嘱咐道:「明天回上海,哪都别去,直接回家,大哥有些事想跟你说。」
阿诚看着明楼,觉得他眼底似乎闪着雀跃,点点头,温顺地说:「是,我知道了。」

待续...... 38 佘山夜惊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今天算是个过场吧~下回就正式进入春酒联会剧情了!
现在盘点一下家中,发现除了大姐之外,
明台、阿香、桂姨都知道明长官与阿诚的恋情了呢!该算是可喜可贺吗?
这真是一个”全天下都知道你们在一起,但你们还不知道你们在一起”的故事呀!23333

评论 ( 20 )
热度 ( 148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