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38

38 佘山夜惊

上海工商界春酒联会,是近几年为了商业利益往来而开始举办的一项聚会。
现在上海局势混乱,业界更需要有一些互助往来的关系,透过这样的春酒联会,总是有机会为生意合作上打开一条通道。
这一年一度的春酒并非普通酒会,必须在上海工商界拥有一定名气跟财力,才能划入被邀请之列,而且出席者通常是企业老板本人或代理人,并只能携带一名随员,由此可知其盛大与隆重。
这次春酒是由一个上海商界大老主办,地点在上海市西郊佘山,据说在那里有一整片他私人的度假区。
明楼对这类聚会较没兴趣,除了大姐之外,通常是阿诚在负责对外打交道。
今晚,阿诚已经依照他的计划在杭州待着,酒会的随员,他就找了陈萱玉。
明楼开车载着陈萱玉一起上山,一路上聊着,才知她近两年都有陪不同的老板出席过春酒联会。
明楼当初只是看中她的名气,以及她背后貌似有点日军关系,这才选了她作为烟幕弹,但这女子却令他刮目相看。
她看似肤浅艳丽的女明星,可深入对谈后才会发现,她对很多事的看法都颇为大气,甚至有那么点男子的果敢,这让明楼不禁感觉,她时而显露的娇嗔,不过是一种隐藏真实自我的手法。
这女人,也是蛮有趣的。

他们按时来到春酒场地,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华丽的三层洋楼,一楼大门敞开着,能见到里头大厅热闹的景况,老板们手里拿着酒杯,各自聚在一起闲聊。
从大宅门口延伸出来,外头一大片绿地也灯火通明,长桌上摆满各种美食佳肴,随处可见穿着正式服装的服务员,手里端着托盘四处走动,如同国外的花园餐会一般。
明楼和陈萱玉到场,一个是新政府经济司司长兼明氏企业代表,另一个是当红歌星,马上就有人过来和他们攀谈。
明楼一面与人交际,一面注意周遭动态,可当他里外都绕过一遍之后,并没有见到汪曼春或可疑之人,在场确实都是工商界人士。
他对汪曼春的行动一点底都没有,但反正阿诚不在,他们就算有任何手段也使不上来。明楼这么想着,心下就稍稍放松了些。
此时,有两个男子手里端着酒杯,朝他们迎面而来。
明楼还没认出对方是谁,陈萱玉已经跨步上前,笑盈盈唤着:「杜叔叔,罗叔。」
杜仲亮见到陈萱玉,笑道:「今年说不能陪妳杜叔叔来,原来是要陪英俊的小伙。」
陈萱玉甜甜一笑,故意瞥了罗芳雄一眼,说:「人家这不是为了罗叔吗?去年占了罗叔的名额,今年这样,咱们三个人都能来了。」
罗芳雄指了指她,笑说:「这弯拐得还真机灵。」罗芳雄说完,便转向明楼,客气地伸出手说:「罗芳雄。」
明楼回握住他的手,微笑道:「明楼。」
「原来是明长官,失礼失礼。」杜仲亮朝他点了个头,说道。
明楼见眼前开口的人年纪稍长,梳了西装发型,穿着深色的中式长袍,笑容亲切,但不怒而威。他既与罗芳雄一起,刚才陈萱玉又称他为杜叔叔,那这人便是杜仲亮了。
明楼伸手握住杜仲亮,说:「杜会长,明楼才失礼,一直没机会谢谢您对舍弟阿诚的照顾。」
听到阿诚,杜仲亮的语调一转,忽然变得富有感情,说:「哪里的话,阿诚是个好孩子,我对他一见如故,相当欣赏。这次礼查饭店和明氏企业的合作,也多亏阿诚。」杜仲亮微微停顿,眼底似乎闪过一些感触,说:「明长官真是将他栽培得很好。」
「我只是尽所能的提供资源,一切还是凭他自己努力得来。」
「这已经是最好的帮助,很多时候光凭努力却没资源,在这社会上往往就成了遗珠。」
明楼不知杜仲亮为何感慨,向他举杯,说:「至少,阿诚不会是那颗遗憾的明珠。」
「那当然。」杜仲亮微微一笑,与明楼碰杯,两人各自饮下一些红酒。
明楼又朝罗芳雄举杯,道:「罗先生,昨天阿诚在您酒吧喝了不少,幸好有您的照顾,多谢了。」
「没事,他跟我们小佟好得像兄弟,那就算是自己人了。」
「小佟那孩子我也见过,能力一流,合作企划书写得让明董事长赞不绝口,想必是罗先生您教得好。」
「好说好说,咱们底下的优秀人才能时常交流真是好事。年轻人就该聚聚,只要是来我的酒吧,您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罗芳雄豪气一笑,与明楼碰杯。
明楼一边喝着红酒,在闲聊过程中一边观察杜仲亮和罗芳雄。
先前只是透过阿诚的描述,明楼对这两人还没太多定论,但现在亲自接触才发现,他们虽没表示什么,可字里行间都显示对阿诚相当上心。
他不禁想起小佟之前看着阿诚的眼神,那种别有用心的感觉,还有白若兰,对阿诚那样百般欣赏还认他为义兄。
这两人,一个是罗芳雄的心腹;一个是杜仲亮的干女儿。思索至此,明楼觉得这些线索背后应该有件不为人知的事情,只是他目前还没能想明白。
总有一天,他会查清楚的,现在,只能先按兵不动。

此时,忽然有一个男服务员急急走来,对明楼说:「请问是明楼先生吗?」
「我是。」
「有一位阿香小姐来电,说是家里有事急着找您。」
明楼一听,心忖阿香急着打电话来,莫非是阿诚出事了?
这下非同小可,明楼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顾不得别的,赶紧随那男服务员去接电话。
一路上,他脑子转个不停。难道汪曼春并不是要在酒会上动手,只是故意放出假消息,让他调离阿诚?不对,就算那样,她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会把他调去杭州。
或者,阿诚没听他的话,擅自跑回上海,被汪曼春逮个正着?明楼真是越想越紧张。
「阿香,怎么了?是不是阿诚出事了?」明楼一接起电话,便情急追问着。
「阿诚少爷?没有呀,他不是和您去了春酒联会吗?」
明楼呆了片刻,想起家里人不知道阿诚今晚没来酒会。还好还好,看样子,阿香打来不是为阿诚的事。他理了理情绪,暂时冷静下来,问:「那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刚才上海火车站打电话到家里来,说大小姐晚上搭的那班列车出轨翻覆,现在还没找到大小姐人啊!」
明楼没想到出事的竟是大姐,一时之间居然愣住了。
「大少爷!现在该怎么办呀?」阿香在电话另一头急得快哭了。
明楼回过神,连忙交代:「妳快让明台先去上海火车站一趟,了解一下列车翻覆情形,然后妳再打去苏州老宅,找到福婶问最后见到大小姐的情况,我现在马上回家。」
明楼挂了电话,见陈萱玉在一旁,担忧地看着他。
「抱歉,萱玉,我得先赶回家去,只能先留妳一个人在这了。」
「我是您的女伴,没道理您走了我还在,不如我一起去吧!多个人手好帮忙。」
明楼顾不得那么多,拉着陈萱玉,匆匆与杜仲亮、罗芳雄等人告辞,离开酒会。

明楼开着车,在郊区飞快奔驰。一心只希望大姐平安无事,脑子里乱烘烘的。
他跟陈萱玉大致说明状况,但陈萱玉听完觉得困惑,道:「火车票并不记名,若列车翻覆又还没找到明董事长,那车站人员怎会知道明董事长在那班列车上?」
明楼一听,顿时也觉得疑点重重。方才为了阿诚又为了大姐,已经乱了方寸,竟失了冷静判断。
既然没找到大姐,又怎会知道列车上有她这号人物?
如果这话是编出来的,那或许连列车翻覆都是假的。难道,大姐的事是有人故意谎报吗?
明楼越想越不对劲,如果这是一个局,很明显地,就是要让自己离开春酒会场。
凭借多年特工直觉,他现在几乎可以判定自己已经陷入敌人的圈套。
他还来不及细想,只觉得车越来越难控制,似乎是轮胎出了什么问题。
明楼紧急踩了煞车,车子就这么停在路边。他要陈萱玉待在车上,自己下车去查看。
一下车,便发现前轮不知什么时候被扎了根铁钉,轮胎已经漏气凹陷,几乎无法再开。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震耳的枪响划破黑夜的天际,让人胆颤心惊地回响在茫茫的旷野。
下一秒,中枪的明楼,应声倒地。


待续...... 39 明楼中枪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感冒了,这回全程躺在床上用爪机码的,我这样算不算进化?

这回杜会长和罗先生又上线了,
其实还挺喜欢他们和明楼在聊阿诚时的感觉~
两边相互都没见过面,但因为阿诚,突然拉近了关系呢!
结果阿诚很听话,乖乖待在杭州没有跑回来,
所以倒霉的就是明长官噜…..
那么……就一起心疼明长官几秒钟吧!

评论 ( 29 )
热度 ( 134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