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40


40 "分手"

阿诚在杭州一夜无事,一早,他便依照指示乘坐八点四十的快车,返回上海。
他整路上都在想着那封空白的密函,虽说他们有一种传递讯息的方式是用特殊毛笔写字,字干之后会呈现透明,外观看来像张白纸,必须浸泡药水方能见字。但那种特殊毛笔写过的纸上会有一种气味,然而密函上并没有,因此他断定那就是张普通白纸。
阿诚不解为何要他大老远去取一张白纸,但想大哥的做法自有他的道理,阿诚想起在他出发前大哥曾讲过,回来有事跟他说。那么,回上海之后,他应该就能得到解答。
可阿诚回到家并没有见到大哥,他先见到的是《申报》,大姐兴冲冲拿来给他看的。
上头有一篇报导,写着关于新政府经济司司长明楼,以及当红歌星陈萱玉,两人疑似交往的绯闻。
「阿诚吶,这是真的假的?我们明楼有女朋友了?他跟汪曼春断干净了?」明镜难以掩饰语句中的欢喜和期待。虽然她嘴上总说管不了明楼,但心里最期盼的还是他。
阿诚傻愣在那,他前晚就是为了大哥和陈萱玉的事伤心,这才在酒吧喝多了。现在又看到这篇报导,里面字字句句都戳他心房。
阿诚难过之余,只能对大姐含糊的说:「大概是吧......」
「我看就是!」明镜自己下了结论,喜上眉梢说:「难怪明楼会推荐她来代言明家香,这下我总算明白了!一个陈小姐、一个白小姐,好、好!你们俩这次是真乖、真让我省心了。」
阿诚无言,明镜欢喜。此时,明楼刚好从外头走进家门。
他已经买了套新衬衫换上,从外表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明楼进门,一如往常地说:「大姐我回来了。」
虽没叫阿诚,但他目光却锁在阿诚身上。阿诚看了明楼几秒,视线飘向他身后的人。
只见陈萱玉跟着明楼进门,礼貌地打招呼:「明董事长午安,阿诚先生好。」
「陈小姐呀!今天怎么有空来家里?快!快请坐。」明镜才刚见报纸,马上就看到两人连袂而来,心里喜不自胜。
「大姐,萱玉是特地载我回家来,她等等还有工作,只是进来向大家打个招呼而已。」明楼其实不希望陈萱玉跟进门来,刚才下车就想打发她,但她执意要跟,还说人都到这了,不打个招呼很不礼貌,所以明楼也拗不过她。
「这样呀!那就不好意思耽误妳了呢!」明镜笑了笑,热情的说:「下次一定要找时间来家里玩。」
「会的。」陈萱玉笑说着,看了明楼一眼,说:「那......我就先走了,各位再见。」
「路上小心,慢走呀!」明镜欢心地送到门口去。
阿诚看了陈萱玉的背影一眼,视线又飘回手上的报纸。明楼见阿诚不理他,一时半刻也不知该说什么。

陈萱玉走后,明镜喜滋滋回屋,朝明楼手臂轻打,问:「什么时候的事?瞒得真好。」
明楼暗自庆幸大姐打的是没受伤的左手,否则不得痛到穿帮了?
他叹了一口气,说:「大姐~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报纸还写了一篇呢!你看!」明镜从阿诚手上拿过《申报》,递给明楼看。
「唉!大姐,您又不是不知道,报纸写这种绯闻,通常尽是些捕风捉影的内容,我和萱玉真的只是朋友而已。」明楼最后那句话是特别说给阿诚听的。
《申报》的内容是明楼老早就找人写好,并且选在今天发稿,目的就是要让汪曼春彻底相信陈萱玉才是他的暧昧对象。怎知汪曼春出乎意料的一枪打乱他的计划,本来,他应该在阿诚回上海前就先到家,那样也不至于让阿诚在听他解释之前,就先看到《申报》了。
「真没有在一起啊?」明镜又问。
「真没有。」明楼一脸肯定的回答。
「去!害我白白高兴一场,不跟你说了。」明镜瞥了明楼一眼,转头就回房去。
客厅只剩明楼跟阿诚两个人,明楼见阿诚虽然面无表情,但自从阿诚醉酒告白后,他便知道阿诚对陈萱玉的事有诸多不满。今天之事,阿诚心里一定别扭,但又打死也不会过问的。
明楼虽然感谢汪曼春开了一枪在自己身上,但此时他也同样怨恨她开了这一枪。因为这枪伤让他疼得几乎无法维持正常挺胸的站姿,让他疼得只想马上躺下。而最困难的是,他要如何不让阿诚发现他受伤?
无论如何,他还是得把陈萱玉的事交代清楚,于是明楼说:「阿诚,跟我进房。」
说完,自己先开门走了进去。阿诚看了他一眼,也跟着进去。

明楼直接走到沙发坐下,因为他实在痛得无法再站着。但他的表情仍维持一贯平静,坐姿也刻意调整得随意,彷佛什么事也没有。
阿诚关上门,等着明楼开口。
明楼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随口说:「昨天春酒会后又去打牌,闹了一夜没睡,大哥困得很,简单跟你说几句要紧的就好。」
「嗯。」阿诚点头,表情看起来有些公式化。
「假扮恋人的计划差不多该进行下一阶段了,因为我们得要执行"分手",好让南田认为我们之间已有嫌隙,陈萱玉就是这个阶段最好用的一枚棋子,我们一定要好好运用台面上的这些关系。」明楼解释着,仔细观察阿诚的反应。
阿诚微微一惊,但表情马上活络许多,只将这些讯息消化片刻,便得到结论:「《申报》是你故意找人写的吧?」
明楼点头。他光看着阿诚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完全理解陈萱玉在此的作用。
不愧是他手把手亲自调教出来的阿诚,连吃醋时,脑子里的思绪仍如此敏捷。
只可惜......只可惜自己现在暂时不能将阿诚拥入怀中,不能向他坦白心意,不能亲一亲他。因为那样,阿诚就会发现自己身上的枪伤,就会知道自己用假密函将他调离上海,是为了让他逃离汪曼春的袭击。
他不确定阿诚知道假密函之后有什么反应,或许他会很生气,但明楼不怕阿诚生气,他怕的是阿诚的自责。他太懂阿诚了,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要大哥有一丝损害",这样脾气倔强的阿诚,是会因为这一枪自责很久很久的。
明楼情不自禁朝阿诚伸出左手,说:「过来。」
阿诚走到明楼身旁,明楼握住他的手,说:「大哥想告诉你,假扮恋人的任务,你一直做得很好,即使"分手",大哥仍很怀念过去这阵子和你相处的时光。」
明楼此刻的眼光是温柔的,声音也温暖得让阿诚觉得想哭,虽然他早知时候差不多了,但对于跟大哥"分手",却觉得永远都无法准备好。
自从陈萱玉闯入明楼的生活开始,阿诚几乎没再与明楼有过太美好的碰触。此时心念一动,忽然想低头吻明楼,他一手按到明楼右肩,未料,却猝不及防地被明楼用力的拍开。
那一瞬间,两人都是痛的。
明楼愕然,他一点也不愿这样挥开阿诚,但痛觉的反射神经已经超过他思考的速度,可阿诚不知明楼情况,只知道突然被大哥拒绝的感觉,让他的心像是被狠狠抽了一鞭。
阿诚看着明楼,眼底有错愕,有不解,但更多的是受伤。那个眼神让明楼看了心疼,可他什么也无法对阿诚解释。
「大哥,是我逾越了,我忘记现在的任务是"分手"。」阿诚勉强给了明楼一个笑容。他以为自己演得很好,但落在明楼眼里全是破绽。
「阿诚,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哥,」阿诚的声音恢复原来温和的调子,说:「你看起来很疲惫,先歇一会吧,有什么事睡醒再说。我......我还是去上班吧。」
他不等明楼回话,便默默退出房间。
门被关上了,明楼再也无法伪装下去。
他整个人顿时半躺到沙发上,此时此刻,已经分不清楚是伤痛还是心痛。

待续...... 41 风起云涌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先甜了一口马上虐一口,这对小情侣还真不让人省心
我说木娄你咋不装可怜就好了嘛~
说你痛痛的话,阿诚就会马上把你伺候得不要不要的
让阿诚自责一下有啥关系,两个人就可以早日恩恩爱爱闪瞎我们辣~233333

评论 ( 28 )
热度 ( 164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