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42


42一夜告白

毒蜂要回上海的消息,果然让明楼觉得很不高兴。
阿诚把郭骑云劝说自己的那番话,原封不动说给明楼听,并表示他也赞同先让明台得知他们的身份,以免毒蜂回来从中作梗、更难收拾。
但明楼觉得王天风回上海可能还要几天,他需要再一点时间考虑一下。
毕竟攸关伪装身分,他不确定现在能向明台说多少。
不知道为何,阿诚突然感慨,说:「如果我是明台,一定会希望大哥早点对我说实话,毕竟谁也不能忍受身边最信任的人欺骗自己。」
闻言,明楼愣了愣,声音有些哑然,顾左右而言他道:「大哥总是为了你们好。」
阿诚觉得明楼的态度有些奇怪,潜伏地下多年,他们都有娴熟的试探跟伪装的技巧,可除此之外,他们也是多年紧密相依的兄弟,或许别人看不出明楼的反常,但他却能感觉其中的不自然。
明楼的弦外之音,让阿诚突然想起那封空白的杭州密函。莫非,大哥也瞒着他,执行了什么计划吗?
两人四目相望着,阿诚试探性问:「大哥,你会骗我吗?」
明楼看着阿诚,此刻的问话让他怀疑阿诚是否探查到什么,但他仍面不改色地说:「不会。」
阿诚默默从怀里拿出杭州的密函,问:「大哥,那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要我去杭州取一张白纸?」
明楼一时语塞,答非所问,道:「你怎敢随意拆开越级密函?」
这虽是质问的字句,但此刻明楼说起来,少了责怪的意味,反而多了一点心虚掩盖的感觉。
「我无意打翻水杯弄湿这封信,本想确保里头的字没有糊掉,怎知,竟是张白纸。」阿诚瞬也不瞬盯着明楼,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的答非所问。
阿诚果然是细心而聪慧的,明楼自知无法再瞒下去,叹了口气,开始缓缓说道:「阿诚,你听我解释......陪汪曼春去拿旗袍那日,从她的反应,我知道南田把我们是恋人的事告诉她,但我没想到汪曼春对你的忌妒那么深,我怕她伤害你,所以暗中交代夜莺观察汪曼春的行动,直到那日......」
明楼看着阿诚的反应,只见他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真实的情绪是什么,咽了咽口水,只得继续接着说:「那日夜莺发了电文给我,上头只写了"春酒袭言成",我不知道汪曼春打算对你做什么,但我知道绝不能让你去春酒......」
「昆叔竟然帮着你说谎?」阿诚打断明楼的话。他已经把整件事连结起来了,大哥为了让他远离上海,竟联合在杭州驻点的昆叔一起骗他。阿诚不敢相信,看起来一向老实的昆叔,竟然也会骗人。
他觉得莫名生气,被骗的感觉本就不好受,哪怕是一点小事。
而大哥居然为了区区一个不确定的行动,就大费周章把他调离上海一天一夜。浪费组织资源姑且不说,若在此期间,上海发生更严重的事情需要他的帮忙,他远在杭州又该怎么办?
但最让阿诚感到生气的是,如果他离开上海只是为了自保,而这期间大哥却遭遇什么不测,这是他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的。他还没死之前,绝不允许大哥发生任何意外,大哥应该要懂他。
「阿诚,听我说,大哥也是不得已出此下策。」明楼安抚道。
「你说过,遇事不许我私自做决定,可你自己呢?」阿诚觉得生气,语气也显得冲了许多。
「那是上级对下级的命令,不适用于我。」对于阿诚的倔脾气,明楼话也开始说得有点重。
「你要讲阶级?可以。作为特工,我们这条命随时都在准备牺牲,既然如此,更不该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阿诚瞪着明楼,一向顺着明楼的他,其实少有坚持自己想法的时候。
明楼的伤口阵阵作痛,被阿诚这么一回嘴,忍不住也火了起来,语气严厉说:「对,随时可以牺牲,但就是不能为了汪曼春这种吃醋式的报复牺牲。」
「你完全可以事先告诉我。」
「告诉你又能怎样,连我都不知道的计划,你又能如何防范?」
「至少我会小心。」
「怎么小心也没用的!」
「你怎么知道?」
「我......」明楼话说一半便倏然止住。那当然是因为,他确实中了一枪,所以他知道无论如何防范,这一枪终究有一个人要中。可明楼不能这么告诉阿诚,他既已决定扛下这一枪,就会一肩扛到底。
两人怒目相视着,而明楼的决定,显然触及阿诚一心要保护明楼的底线。阿诚执拗着,说:「大哥,我们都是战士,没有为了害怕受伤流血而逃离战场的资格,或许你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反正我在你身边就是个仆人,但最其码我以为你应该懂我。」
「你怎么又这么说话?」仆人二字对明楼来说太过刺耳,他忍不住对阿诚大声。上次才告诫过阿诚,不要再拿什么明家的仆人来贬低自己,一转头牛脾气犯了,又全都忘了。
阿诚见明楼动怒,自知措辞不当,但他也在气头上,不愿迁就,便说:「总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过度保护。」
明楼的枪伤疼入骨髓,脑子也热烘烘的,觉得一把火无处可烧,忍不住爆发,怒道:「保护你有什么不对吗?小心翼翼怕你受伤,为你心疼,想要保护你平安无事,这样的感情真有那么难懂吗?」
见明楼突如其来大发雷霆,阿诚愣在原地,沉默不语。
事已至此,明楼也忍无可忍,便直说了:「阿诚,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把感情把守得太严实了,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绕圈子。事实上,假扮恋人的计划根本就是为你而生的,我只是想要试探你的心意,可当我知道这个计划害你成为汪曼春的目标时,我真的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挖出这种坑。」
「假扮恋人是为了......试探我?」阿诚吶吶地问着,明楼传递的讯息量一次太过庞大,他有点不知所措。
「对......」明楼觉得阿诚的反应似乎与自己预想的不同,他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因为我想知道你对我究竟是什么心思。」
阿诚慌乱了。这么久以来,在无数亲吻、相拥的亲昵举动中,他一直在担惊受怕,怕会被大哥看出破绽,他反复纠结自己的感情,最后说服自己以执行任务的心态看待,却没想到,这一切竟只是大哥的试探,大哥居然欺骗他这么长一段时间。
「你有想过,我也是有感情的人吗?」阿诚觉得很不真实,心里有一种空空荡荡的感觉。忽然间,他不知道自己过去这段时间的努力,到底是在为了什么。
明楼见阿诚反应不对劲,连忙说:「我知道,因为我也是,我一直都喜欢你呀!」
「你一直都喜欢我?」阿诚愣愣看着他,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大哥是在开玩笑吧?
可他看明楼一脸严肃认真,顿时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是吗?原来大哥也喜欢他,原来他们早就互有情意,所以过去的一切妄想都不是妄想,都可以成真了吗?
这样的告白忽然像是从天而降,他是不是应该欣喜若狂?是不是应该感动落泪?
可阿诚没有一丝高兴,因为他们假扮恋人有多久,就表示大哥骗了他多久。
他不知为何,只觉得心底有一股憋屈郁闷的愤怒,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黑暗的负面情绪。
如果明楼早一点告诉他,他可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可是明楼却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试探着、逗弄着他。即使知道他的心意,仍选择隐瞒。而后又踩了他的底线,用欺骗的方式让他离开上海,完全不尊重他的意愿。
阿诚以为这世界上,他们两个是绝不相互欺骗的完全信任关系。又想,若是他今天没发现密函是白纸,那荒谬的骗局会持续到几时?
阿诚越想越觉得生气。或许旁人看来,他为这样的事生气很傻,可是他明诚的个性就是这样,要说他执拗也罢,顽固也罢,他现在就是没办法接受最信任的人,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
「你说过,不会骗我。」此时,阿诚恢复一贯的面无表情。
「阿诚,大哥是......」明楼想解释,却被阿诚的态度弄乱了方寸。
阿诚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我需要安静一下,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如果明长官对欺骗我感到一丝抱歉,就准我明天请假。」
说完,他不等明楼回答,开了门便兀自离开。
明楼傻在原地,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他正想追上去,但右肩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他不得不停住脚步。明楼顾不上阿诚,只能先处理肩伤。
待他把外套脱下一看,发现底下衬衫被染了一片血红,兴许是方才情绪太过激动,绷紧着肌肉让伤口又裂了开来。
24小时之前,明楼还以为他们很快就能互相坦白心底的感情,但自从中了这一枪之后,他只感觉自已像掉进一个漩涡,一直载浮载沉着,无止无休。


待续...... 43 血浓于水的亲情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埃玛~~大哥终于告白了呢!
我是不是没食言?(不要打我
今天楼诚同框整整一回的对手戏,不知道大家看得开心吗?
蓝蓝好开心阿,因为我终于把最让我头痛的这一段给码出来了~喵!
阿诚小小黑化了呢~目测大哥接下来只能正式领取食物链底端的牌子了

评论 ( 24 )
热度 ( 17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