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43


43 血浓于水的亲情

明楼虽可自己处理伤口,但受伤的是他惯用的右手,因此他无法自己缝合。
上回在陈萱玉家请了苏医生来,可苏医生的专业是普通幼儿科,打打止痛针还行,缝合伤口技术就差远了。
但明楼受伤这么大的事,若去医院,隔天肯定会被刊上报纸,所以那天他只能对着镜子,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教苏医生帮自己缝合伤口,折腾到大半夜,才勉强缝好。
现下,伤口又裂了,大晚上的,明楼还是只能找苏医生帮忙。
他的车轮已经焕然一新,下午76号的人帮他开回家来,所以他便开车去小诊所。
一路上,明楼脑子里想的全是阿诚。
他只怪自己沉不住气,一时头脑发热就跟阿诚吵了起来,他也没想到阿诚竟会那么生气。
其实他应该要懂阿诚的,阿诚一直都是那么信任他,可如今......
只怪自己,面对越在乎的人,越是不敢妄动,导致错过许多可以说明白的机会。
现下阿诚不领情,跑没了人影,还直说今晚不回家、明天不上班,明楼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所幸,阿诚能去的地方不多,这时大概也只有找小佟了吧?
唉!阿诚虽然平时体贴入微,总是一派温和有礼,但一发起脾气来,那可是连明台都要怕的。如果他自己没想通,恐怕谁也劝不了他。
想到这,明楼觉得让阿诚暂时冷静一下也好。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慢慢等阿诚消气,再好好跟他说。
明楼到了小诊所,苏医生早已接到通知,备好所需用品在里头等他。
苏医生从没见过明楼如此狼狈的模样,不免关切一番。明楼没说什么,只是要他再帮忙处理一下伤口。
苏医生一拆开满是血迹的蹦带,觉得惨不忍睹,摇了摇头说:「你这裂开了,得补线。」
「那就补呗。」
「可是伤口已经有些发炎,不能再乱来了。」苏医生语重心长道:「明楼同志,我认为你这还是得去医院治疗呀......」
「你知道我不能。」明楼叹气,说:「有什么药我可以吃的,都开给我吧,我还觉得头热,可能是发烧。」
苏医生看了明楼一眼,一手摸上他额头,然后说:「没错,这下真麻烦了,你确定不去医院?」
明楼注视着他,不发一语。苏医生只好说:「好吧好吧!我先帮你止血,等等能吃的药全开给你,再给你两支止痛针带回去,这总行了吧?」
「多谢。」明楼微笑道。
苏医生重新帮明楼清理伤口,止血后又帮他包扎好。
「血已经止住,我这技术还是别缝伤口,免得感染,你别再乱扯乱动,暂时应该不会有问题。」
「嗯。」明楼随口回答,心思彷佛在别的地方。
苏医生见明楼一副不上心的样子,随后又交代了一堆诸如多休息、别碰水,不要喝酒什么的。
明楼听得耳朵都快长茧,连忙说:「知道了知道了,这些年还少被枪打过吗?」
苏医生撇了他一眼,开始熟练地收拾纱布和绷带。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说:「你听说了吗?猎鹰开始行动了。」
「猎鹰?」明楼想了一下,不太确定的问:「是八六事件,跟他的生死搭挡海东青,两人前锋突围手刃三十几个敌人的猎鹰?」
「对。」
「可他不是九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吗?」
「海东青一死,猎鹰也消失了,这几年关于他死了的流言也不少,但也一直有传言说他还潜伏着。」
明楼想了想,说:「猎鹰是组织里藏得最深的特工,他消失这么多年,若现在突然有了消息,肯定要开展什么计划。」
「这......上海及周边城市现在以你和灰熊为首,如果连你都不知晓的情报,我更不可能得知。」
「灰熊或许会知道猎鹰的事情,若我没记错,他们在海外训练是同期,也有些交情。」明楼思索着,又道:「但我跟灰熊在上海一向各自为阵、互不知对方是谁,所以这事也是问不到的。」
「无论如何,希望同志们都能发挥所长,如今上海形势艰困,能多一个人就是一份力量。」苏医生感慨,道:「你的伤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明楼点头,微微一笑。

就在明楼伤势加重时,阿诚一个人坐在十二月酒吧里喝着闷酒。
他喝酒并非单纯心情不好,而是同时拥有太多复杂的情绪,让他一时无法消化。
突然得知大哥的心意,他不是不高兴,只是,这实在发生得太让人意外。
他和大哥之间,原本是很单纯的上下属关系,至多就是一家兄弟,如今突然可以用恋人的感情去看待,这样翻天覆地的转变,任谁都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更何况,他现在生气的成份还多了些。
打从他十岁进入明家,纵然大哥大姐对他无条件的好,可他永远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配沾明家光的。
他始终将大哥放在很高的位置,那是他怎样也不敢伸手触及的地方。对他来说,大哥就是他的信仰,就是一切完美的综合。
他深深相信大哥,把自己的方向完全交给他。唯一想要的回报,就是大哥能走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哪怕得踩踏他的尸体过去。
可今天,他才发现,大哥并不能让他全然信任。
这样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毁坏了他十七年来深埋心中的价值观。
这样的感觉让阿诚烦躁,又一口饮尽杯中液体。
罗芳雄见阿诚如此,二话不说,打电话给佟光仁,要他过来劝劝阿诚。
佟光仁急匆匆赶来酒吧,见到阿诚自暴自弃的模样,赶紧坐到他身边。
「阿诚,你别吓我啊!怎么又来这招?」
「心情不好。」
「前两天那样喝还不够?举杯消愁愁更愁,酒这种东西应该是开心时候喝的。」
佟光仁欲拿走他的酒杯,但阿诚却拽着不放,一对晶亮的眸底似有火光。
「我从未大醉过,今天就让我喝吧。」
佟光仁见阿诚坚决如此,知道自己是拗不过他的,只能缓缓放手,然后说:「好,那你就放心醉吧,我会送你回家。」
「我不想回家,你把我放哪间饭店都行。」说完,又将酒倒入杯中,一饮而尽。
阿诚上回喝酒是为了壮胆说事,黄汤下肚便侃侃而谈,这回纯是脑子郁结,存心要大醉一场,便是话也不说,一劲喝酒。
佟光仁对阿诚今晚异常行为倒是猜到了几分,也不点破,就陪着他喝。
都说闷酒易醉,上回阿诚还能清醒着,直到回家才显露醉态,而这回喝的总量并不多,却很快就不胜酒力,趴在桌上昏昏欲睡。
佟光仁搀起阿诚,对罗芳雄说:「那我先送阿诚回家了。」
「他不是说不回家吗?」罗芳雄困惑道。
佟光仁微微一笑,说:「不是那个家。」
闻言,罗芳雄表情倏然有些波动,像是刻意要压抑般。他点了点头,哑声着说:「去吧。」

佟光仁开车载着阿诚,去了杜公馆。
杜仲亮早接到罗芳雄的通知,披着夜露、心心念念地在门口等候着。白若兰陪在一旁,在佟光仁和杜仲亮搀扶阿诚入屋时,替他们开门。
阿诚被带进一间温暖的房里,在铺得柔软的床上躺了下来。
佟光仁功成身退,朝杜仲亮微微一笑,然后走开了。白若兰帮阿诚把枕头调整好,也出去打热水。房内,只剩杜仲亮一个人照看阿诚。
杜仲亮拉了张义式单椅坐到床边,仔细看着床上熟熟睡去的人。
阿诚,长得是这样好看。饱满光滑的前额,延伸出端正高挺的鼻梁,浓密而英气的剑眉下,一对紧闭的眸子镶着两排细长睫毛,薄厚适中的唇沾着酒气似是抹朱。这张脸,是隽秀的,但又未失男子惯有的英气。
杜仲亮看着阿诚,眼里流转深不能测的情感,他眉头紧蹙着,表情满是怜惜。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小张泛黄旧照片,里头是一名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望向镜头笑脸盈盈。他看着照片,忽然热泪盈眶。
杜仲亮终忍不住伸出因年迈而纹路渐深的手,颤抖着摸上阿诚的脸庞,似是害怕却又渴望,喃喃低语:「沉雪......虽然妳已不在,但我们的儿子终究是回到了家。」杜仲亮说完,低头隐忍地哭了起来。
白若兰端着热水和毛巾,进门见到杜仲亮老泪纵横,放下水盆,来到杜仲亮身旁,轻轻拍背安抚着他。说:「干爹,别难过了,我们找到哥哥,干娘在天之灵,肯定很欣慰的。」
白若兰的软言细语,将杜仲亮从悲痛中唤了回来。
杜仲亮抬头看着照片,用手背抹了抹眼,重新打起精神,泪中含笑说道:「是呀,妳看,阿诚和妳干娘长得多像。」
「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白若兰微微一笑,打湿毛巾然后拧干,准备帮阿诚擦脸。
杜仲亮伸手拿过毛巾,说:「我来。」
他帮阿诚擦着脸和手,心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感动。
身为上海商界与帮会的龙头之一,杜仲亮大半生辛劳,为兄弟情义、为帮会势力,孤身寡人奔走拼搏。活了将近六十个年头,这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儿子就在身边的温情。


待续...... 44 席勒的名言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杜会长的伏笔埋了辣么久,终于正式上线了!!
几个原创角色的交集总算也明朗化了~
可怜的大哥,暂时继续中枪无人知~喵喵喵


下方附上杜仲亮与罗芳雄的人物形象参考
服装、发型、长相各方面算是比较接近我对这角色的感觉

杜仲亮(参考人物:吕良伟)



罗芳雄(参考人物:張嘉譯)



评论 ( 30 )
热度 ( 158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