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44


44 席勒的名言

阿诚一觉到天亮才悠悠转醒,眉头微蹙着,缓缓睁开眼。
他以为自己在家,但仔细一看,房里家具和装潢风格虽与明公馆相似,但位置和格局却不同。
阿诚心中一惊,连忙坐起身。
宿醉的头痛冷不防袭来,他反射性伸手按住头,休息片刻,这才抬眼将四周扫视一圈。
他记得昨晚在十二月酒吧喝醉前,曾交代小佟把自己送去饭店睡,可这间房并不像饭店,倒像是某个有钱人的公馆。
房间窗明几净,应是每天都有人在用心打扫。而且空间不小,隔成书房和卧室,是两个区块相通的配置,与......大哥房间一样。
想起明楼,阿诚下意识忧虑,不知道自己一夜未归,大哥是否会担心?但又想,以大哥的能耐,真要找到自己还不简单?
大哥若无声无息便是不急,既是这样,他已铁了心要生气,也不必反过来为大哥干著急。
阿诚下了床,发现地上铺着上好的楠木地板,自卧室一路延伸至书房那头。整间屋子从义式桌椅、英式双门柜这类大型家具,到画框、桌灯等细部摆饰,都是要价不菲的进口上品。
阿诚穿好鞋子,有些好奇的在房里探视一番。
他打开桃木衣柜,里头一整排衣服与他常穿的款式很像,而且,尺寸竟也碰巧吻合。就连书架上的书,也都与他喜欢的类型一模一样。
有种古怪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这房间贴切得像是他自己的房间似的。
唯一不同的是,柜里的衣服似乎没人穿过,架上的书也没被翻阅的痕迹。
阿诚打开房门,见到杜仲亮和白若兰都在外面的客厅喝茶,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阿诚哥哥,早安!」白若兰见他起床,一脸笑意走过去,拉着他到沙发来坐。
阿诚被动地坐下,此时见到杜仲亮,他虽然讶异,但也总算弄清自己身在何处。
「杜会长,早。」阿诚连忙打招呼,虽不知自己怎会来到这,但仍歉然说:「真抱歉,自己喝醉了酒,还来杜公馆给您添麻烦。」
杜仲亮见阿诚拘谨,莞尔道:「不麻烦。昨晚听芳雄说你没地方去,想是家里空房多,我就让小佟把你接过来了。若兰说她认了你做哥哥,既然如此,你也算是我的孩子。」
阿诚懵着,见杜仲亮温和笑语中带有热情,一时不知该回些什么。
白若兰笑看他们,然后问:「酒醒了,也该饿了吧?」说完便走向厨房,一面说:「徐妈,阿诚哥哥醒了,您去准备点水果吧!我来热粥。」
「欸!好勒!」厨房传来一妇人愉快的应答。
接着,就听见白若兰和她在里头说说笑笑的声音。
客厅只剩阿诚和杜仲亮,阿诚说:「杜会长......」
「叫杜叔叔吧,在家中被叫会长,感觉挺不自在的。」杜仲亮笑道。
阿诚想想也是,温顺说:「杜叔叔,谢谢您收留我一晚。」
「小事无需挂齿,平常只有徐妈跟小张陪我住,空荡荡的其实也挺寂寞。虽说芳雄跟小佟偶尔会来过夜谈事情,但也是若兰搬回来之后才比较热闹些,如今你又来,就更像家了。」杜仲亮看着阿诚,眼里总闪着一股笑意,彷佛与阿诚说话,是件令他相当开心的事。
阿诚笑了笑,对于杜仲亮的反应别无它想,只觉得他是个极为客气之人,但又或许他只是看在白若兰的份上,才对自己如此客气。
「我......刚起床见书柜上有许多书,略微翻过,希望房间主人不会介意。」
「不会的。」杜仲亮摇摇头,犹豫一会,问:「你......喜欢那些书吗?」
「喜欢,都是平常会看的类型。」阿诚正觉得好奇,为什么房间主人的喜好与自己如此相似,便忍不住问:「不知......那是谁的房间?」
杜仲亮看着他,脸部表情有些许微动,但细致得令人难以察觉。
「是我儿子的房间。」杜仲亮说。
闻言,阿诚有些讶异,因为白若兰曾说过,杜仲亮膝下无子。「原来是杜少爷的房间。」
「其实......我和他失散多年了,虽然明知再见机会渺茫,可总抱着一丝希望。你......能懂一个父亲的期盼吗?」杜仲亮看着阿诚,饱含希望的眼底,似乎闪现一丝泪光。
阿诚见他思子情切,宽慰道:「无论多么渺茫,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只要太阳照耀,希望也会闪耀。」
杜仲亮莞尔,说:「席勒的名言。」
阿诚点头,觉得杜仲亮和想象中的黑帮领袖不同,讶异问:「您也看歌剧?」
「是的,席勒写过不少好作品,我特别喜欢《威廉.泰尔》,虽然不及《阴谋与爱情》来得经典。」
「原来比起经典,杜叔叔更欣赏英雄式的浪漫。」
「人生悲欢离合已经太多,在黑暗现实下,人们总是需要英雄来燃起一点光明。」杜仲亮笑了笑,问:「听小佟说,你之前也在巴黎读过书?」
「是的。」
「都学了些什么?」杜仲亮好奇问道。
「财经、化学、医学,都读过一点,但最有兴趣的还是艺术史。」
「没想到你多才多艺,看来,明长官对你真是煞费苦心的栽培。」杜仲亮点着头,十分赞赏。
「我自小跟在明先生身边,他是我的恩人,也是贵人。」撇开生气的事不提,明楼对他恩重如山,这份恩情即使自己一生为他竭尽心力也无法偿清的。
想起大哥,阿诚虽然还在气头上,但仍是忍不住挂念。
「前几天在春酒联会才和明长官打过照面,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谈吐很是不凡,也难怪你跟在他身边,能成长得如此优秀。」杜仲亮停顿了会,说:「我原以为......你会陪明长官去春酒联会。」
「那天......我刚好有其他差事要忙。」提到春酒联会,不免又勾起阿诚心上的事,他略为愣了愣。
「可惜明长官那天急着离开,没能跟他多聊聊。」
「急着离开?」
「听说明董事长搭乘的列车出了意外,他才急匆匆离去,不过幸好证实是虚惊一场。」
闻言,阿诚皱了皱眉。心忖这事怎没听大哥提起?而且家里人似乎也不知道。
阿诚还没来得及细想,白若兰跟徐妈端着早餐上桌,热情地招呼阿诚过去吃。
杜仲亮拍了拍阿诚的肩,便将他带过去一起吃早饭。

阿诚一夜不归,最担心的人莫过明楼。
他昨夜打电话到十二月酒吧,听闻罗芳雄说已请杜会长收留阿诚一个晚上,这才稍稍放心些。
明镜一早起床没见到阿诚回来,倒也没那么紧张,明楼胡乱说个让他去办差的理由,明镜也就没继续多问,只提醒他别让阿诚太过劳累。
明楼一个人开车去办公厅,处理这几天堆积如山的公文,可他右手受伤,提起笔来写字格外艰辛。
为了不让人察觉他字迹有恙,明楼一笔一划慢慢写。他花费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但公文批不到一半,正是春寒料峭,竟还批出一额头的薄汗。
明楼放下钢笔,深吸了口气,拿起桌上话筒,随后不知怎么地,又放下。
他翻出手腕上的表看着,思索片刻,这才再度拿起话筒,快速的拨了一组号码。
电话接通后,交代:「告诉毒蝎,毒蛇约见面,下午三点半,浦江茶馆门口。」
挂上电话,明楼公文也不写了,独自陷入沉思。直到时间差不多,才随手拿上外套,离开办公厅。
他开着车,一路上都在想着要如何跟明台说。
本来,这个身分应该再瞒久一些,但王天风那个疯子突然要返回上海,这已然打乱他的计划。如果什么都不提,就让疯子这么跑回来,不知又要闹出多少事情。
这么想着,他便觉得,还是应该把毒蛇身分告知明台,至少在王天风想伸手搅和的时候,明台还会顾念一下自己这个大哥的意见。至于地下党的事,就静观其变、往后再谈。
明楼往浦江茶馆方向开车,见明台正好走在路上,他把车开到明台身旁停住,轻摁了两声喇叭,示意他上车。
见到明楼出现在此,明台表情似乎透着一点别扭,他急急靠到车窗上,问:「大哥,你怎么会在这?!」
明楼一想,也难怪他别扭。毒蛇好不容易约见面,结果自己大哥却出来捣乱。但他不打算解释,只简单说了句:「上车。」
明台一脸为难,说:「大哥~去哪呀?我、我这正跟朋友有约,准备要一起去看电影呢!」
「是吗?」明楼撇了撇嘴角,说:「我以为你是三点半,要去浦江茶馆门口。」
闻言,明台瞪大眼睛看着明楼,脸上瞬间没了往日嬉闹,取而代之是警惕的神色。
明楼看,这小少爷倒也不笨,便再说一次:「上车。」
明台不发一语,开了门坐上副驾驶座。他把门关上后,明楼便踩下油门开车。
明台目光如炬,一手从腰后抽出一把枪,直指明楼脑袋,冷声问:「大哥,你到底是谁?」


待续...... 45 保险锁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这两天在网上跟小伙伴聊了很多关于杜会长的事,

脑洞了许多像是:
大哥陪阿诚”回娘家”,结果两排黑衣人对阿诚鞠躬齐喊「恭迎少爷回来」

或是:
根据”明楼是家中食物链底端”的定律,遭老丈人花式吊打~等情节

我觉得我们脑洞都有点太大了,可是我好想这样写~23333

虽然阿诚有明家,所有家人也对他很好,可是他永远觉得自己身分配不上明家,
这是大哥给他再多爱也无法弥平的,是一种源自心底的自卑感。
所以总觉得,找到血缘家人对阿诚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这个家人是一个重量级的角色,
相信会圆满阿诚的内心,让他更能坚定的与大哥站在一起!
而且感觉杜会长宠儿子的实力或许会更胜大姐宠明台呀~
不过这样说起来,木娄已经在春酒联会拜见过老丈人了耶~~
看起来老丈人对木娄的评价还是不错的

评论 ( 16 )
热度 ( 13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