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47


47 雨过天晴

明楼受伤后,虽说有吃药,但由于伤口本身一直没处理好,所以身体实际上是一直都不舒服的,只是靠退烧药压制,并没有真正退烧。
阿诚这回重新拆线再补,虽是处理得当、降低发炎感染的风险,但身体也需要一些恢复时间。
如愿亲亲阿诚过后,明楼被阿诚逼上床去休息,或许是因为跟阿诚和好,整个人终于安心就放松下来,原本一直撑着的身子也像忽然垮了一般。
阿诚在床边照顾着,发现他才刚睡着就开始发起高烧来。他赶紧告知明镜,说大哥身体不适,明镜连忙找了苏医生到家里来看诊。
苏医生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在明镜面前胡乱安抚一下是什么最近流行的感冒,待明镜走后,才跟阿诚讨论情况,先替明楼打了退烧针,然后再开些药给他。
阿诚一直守着明楼床边,整夜都没阖过眼。他看着大哥的睡脸,想起上回像这样守着,是几年前在巴黎的时候。那晚下着暴风雪,没办法外出看病,也没医生可上门诊治,他就整宿趴在床边照顾发烧生病的大哥。
可这次,大哥不是生病,他是为自己挨了一枪。
明楼在睡着前,已大致将当天情况都跟阿诚说了,阿诚现在想起,仍是后怕。
若汪曼春再发疯一点,要枪手杀了驾驶而不是让驾驶受伤,那大哥这条命可就没了。
想到这,阿诚简直快崩溃,自责感排山倒海而来。
如果大哥因此有什么不测,他真不知道自己将如何苟活下去,他应该要档在大哥前面,受伤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可是大哥却对他说,中枪当时并不怨天尤人,反而觉得心满意足,一心庆幸"还好阿诚躲过一劫"。
这样的软语安慰;这样的真情爱护,深深刻划在阿诚心上,他再也无法为此跟大哥置气,只觉得满心都是对大哥难分难舍的爱。
阿诚守了整夜,直到天色微白,明楼的热度才总算退去,阿诚一放心,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明楼醒来时,发现阿诚在自己床边趴着,他睡得很熟,可手还紧握着自己的手。
明楼心里觉得感动,以往,只觉得阿诚对自己的照顾是出自感恩,现在知道他是因为有爱,才会如此尽心尽力。想到这,明楼忍不住微笑。虽然伤口还疼着,但感觉已比前几天舒服多了。

一场风波总算雨过天晴,明楼和阿诚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一样为地下党出生入死、把控军统、操持新政府工作,继续将这魔都玩弄于股掌之间。不过比起以前,他们两人之间,更衍生了崭新的默契。
他们重新盘点上海目前情势,试图理出一些头绪。
当然,关于经济司和商业项目就不需要操烦,谍战方面才是令人头痛的。
台面上的新政府里,共党叛徒许鹤已病逝陆军医院,南田洋子虽然扼腕,但似乎掌握了什么新行动。继汪曼春之后,她开始积极地拉拢阿诚和梁仲春加入她的麾下。不过她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完全不可信。
梁仲春是前中统份子,现为76号行动处处长,表面搜捕抗日者,私下却与军统做走私生意,又和黑道帮会有所牵扯。但他在日本领事馆入侵事件中,低调捡了明台的钮扣向明楼示好;又在青帮的生意上,承诺与阿诚是同船之人。看在他暂时没有危害的份上,目前被阿诚列为灰色人物。
军统方面,明台已知毒蛇真实身分,暂时可以先不操他的心。比较麻烦的是王天风要回来上海,还带着一个已经被上级批准的死间计划。这个疯子的计划一出,不晓得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冲击。于曼丽对明台死心踏地追随、所以应不构成威胁;郭骑云则是王天风的人,显然要盯紧他。
地下党的部份,听说神隐近十年的猎鹰重出江湖,但明楼权限不足,尚无法得知猎鹰相关情报。至于上海地下党另一个高阶长官灰熊,目前也是与明楼各自为阵。明楼已向组织申请,建议与灰熊碰一次面,好商量后续分工事宜,但还没获得组织同意。
有关青帮,主要人物杜月笙因与抗日份子过从甚密,目前暂躲在香港避风头,上海是由他的堂哥、青帮江南分会会长杜仲亮主持大局。杜仲亮为人八面玲珑、不管是日本或哪一方都不得罪,但根据阿诚旁敲侧击的观察,杜仲亮很可能跟大姐一样,都是红色资本家。他身边的罗先生跟小佟,应该也是同样身分。
盘点至此,明楼跟阿诚前几日分别获得的情报,都差不多拼凑完成。
明楼坐在书桌前,思索着是否还有遗漏之事,阿诚坐在沙发上,静静喝着茶。
「对了,咱们家跟礼查饭店的合作计划如何?」明楼问。
「都很顺利,目前也没我要操心的事,就都交给小佟去忙了。」
「喔......这样啊。」明楼若有所思,又说:「我觉得,你可以多跟小佟交流交流。」
「交流什么?」阿诚觉得大哥这话说得有些古怪,记得小佟第一次到家里,他就发现大哥对小佟似乎有点戒心,后来提起小佟,大哥的态度也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可不知为什么,现在他对小佟突然友善了起来。
「这个......喔,对了,你不是说他的恋人是礼查饭店的公关经理吗?我想,小佟一定对这方面事务也很熟悉,你们常来往也是不错的。」
阿诚听到明楼又提到查尔斯,突然想起,似乎,就是从他告诉大哥查尔斯跟小佟的关系开始,大哥就一直希望他能常跟小佟去吃吃饭、喝喝茶什么的。
「大哥,你是不是想交代我去办什么跟小佟有关的事?」对于大哥的反常态度,这大概是阿诚唯一觉得合理的解释。
「不,不是,我只是......」明楼欲言又止,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向阿诚开口。「反正我觉得你和他们多交流,总是有好处的。」
阿诚睥睨着明楼,顿时间似乎弄懂了什么。
大哥该不是在暗示那种事吧?可是大哥为什么一脸淡定?
阿诚想着,绯红的颜色忽然染上双颊。他假装若无其事,含糊的回答了声「喔」。
自从两人和好到现在也过了几天,为了让桂姨继续以为他们已经"分手",两人在家也是装了个冷漠样子。
晚上阿诚才趁无人注意时,偷偷溜进来大哥房里睡。不过明楼肩上枪伤还未痊愈,他们除了接吻倒也没做什么其他事情,但是......继续这样下去,他们迟早该有进一步的发展吧?
想到这,阿诚忽然觉得害羞起来。
阿诚偷瞄明楼一眼,发现他已经低头开始忙工作,一脸正经肃穆的样子。
他看着明楼棱角分明的侧脸,那不知已被自己吻过多少次的唇,此时微微抿着。
大哥的表情与平时相同,一贯认真而坚毅,但夜深人静只剩两人时,他眼波流转又是如此深情,每每都触动着自己的心弦。
阿诚也是男人,怎可能不被情欲所困?尤其自己最爱的人就在身边。
他们之间的感情终于坦然相对,过去多年的隐忍,彷佛随着他们关系的明朗化,立时转变成了一场反扑。
以前,他有多压抑着不敢对大哥有任何妄想;现在,就多希望能触碰大哥。
阿诚心里明白,他们现在就像站在悬崖边上,根本不该把心思浪费在儿女情长,但正是因为将来之事难料,自己才不时想要投入大哥暖人的怀抱,也越来越贪心的渴求他的温柔。
阿诚一口喝干杯中的茶,觉得自己继续待在房里只会胡思乱想,便说:「大哥,今天家里没人伺候,我去做饭吧,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都可以。」明楼抬眼,朝他微微一笑。
阿诚点了头,一溜烟跑走了。
他到厨房,把材料都拿出来,打算炖个鸡汤,再炒几盘菜,晚餐只有他们俩跟明台吃,这些菜绰绰有余。
阿诚把备料都切好,开始煮鸡汤,突然,一双大手从后方伸过来,环住他的腰。
阿诚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发现是明楼。「大哥!别吓人呀!」
「阿诚,」明楼下巴枕在阿诚肩上,说:「刚才偷盯着我瞧,不就是想要我抱你吗?」
心事被看穿,阿诚倏然脸红,急道:「大哥!」
「继续做饭,大哥在这陪着你。」明楼在阿诚肩上蹭了蹭,找了个枕起来舒服的角度。
「疯了吗?现在可不是在你房里。」阿诚压低音量说。
「那又如何?桂姨陪大姐出差,阿香也休假跟朋友去玩,这会没人呢!」
「还有明台在。」
「他就算看到也不能怎样。」明楼心忖那臭小子三番两次拿他和阿诚的关系来当作威胁,既是这样,那有没有被他看到根本无所谓。
「大哥,我记得阿香才放过假呀,怎么大姐前脚才出门,你又让阿香放假?」
「这样不好吗?明天把明台也弄出去,家里剩我们两个,就清静了。」
阿诚还没回答,明台从门旁探出头来,瘪着嘴,说:「明长官,你可别公器私用啊!」
阿诚见明台出现,连忙扳着明楼的手,低声说:「大哥!放手......」
明楼不为所动,继续搂着他,说:「我跟阿诚讲话,你插什么嘴?」
明台不理明楼,笑嘻嘻对阿诚说:「阿诚哥,我要吃糖醋鱼~」
「嘿!你小子!别得寸进尺,阿诚煮什么你就吃什么。」
「我跟阿诚哥讲话,你插什么嘴嘛!」
「怎么跟大哥说话的?我打断你的腿!」明楼作势要上前抓人,但手仍环着阿诚。
明台赶紧逃离厨房,嘴里嚷嚷着:「有了媳妇就没弟弟,偏心。」
阿诚听着,一脸尴尬,手肘向后往明楼腹部顶撞了一下。
「轻点、轻点,我现在可是伤号!」明楼放开手,故作可怜的说道。
阿诚瞥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继续做饭。心想大哥怎么一谈起恋爱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看他对汪曼春也不是这副德性呀......
不过明楼的态度让阿诚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他明白,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单恋着他,无论现实里的从属关系如何,但在恋爱里,他们是相互对等的、同样爱着对方。
阿诚向后伸出手,安抚似地轻摸了摸明楼方才被他撞过的腹部。明楼嘴角勾起笑,下巴往阿诚肩上一靠,伸手环住他的腰,整个人又贴回阿诚背上去了。


待续...... 48 点火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明楼表示:我家阿诚抱起来真是舒服~
阿诚表示:(继续默默煮饭
小明表示:尼马真是闪瞎我狗眼
楼主表示:小明你知道吗?听说明天还会继续闪(拿出墨镜

评论 ( 39 )
热度 ( 20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