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48


48 点火

虽然礼查饭店跟明氏企业的合作都交付佟光仁负责了,但在决策会议上,阿诚仍要以明氏企业代理人的身分出席。
阿诚按时前往礼查饭店开会,与会人员除了佟光仁、查尔斯跟几个之前见过的主管,这次还多了些陌生的面孔。询问之下才得知,他们是礼查饭店的股东。
原来今天合作会议结束后还有股东会议,有些人对合作案有兴趣,便提前先来参加。当然,杜仲亮也在其中。
会议上,一个先前未出席过会议的女干部,不知是为了拍谁的马屁,忽然提出阿诚担任代理人太年轻、不合适,希望这等重要会议能请明董事长亲自来参加。
此话一出,有些不明究理的高层人员竟还附议。阿诚身为代理人,自然每句话都代表着明镜,他字字斟酌、小心应对,不希望因此给明氏企业添麻烦。
没想到,杜仲亮竟开口帮他说话:「人家是明董事长指定的代理人,轮得到你们在这操心吗?老夫像他这年纪时,早管了几家公司,也没人嫌过老夫年轻。」
杜仲亮一开金口,自然没人再敢对此有意见。
阿诚觉得受宠若惊,本来,认白若兰当妹妹只是顺水推舟,想借机跟青帮有些人脉交集,怎知上回在杜公馆,杜仲亮竟对自己说出"若兰认你当哥哥,那你也算我的孩子"这样的话。
阿诚本以为杜仲亮只是客套,却没想到,杜仲亮真是把他当儿子一样,不但对他态度特别,在外也是百般维护。
阿诚从小没感受过父爱,杜仲亮待他的方式,竟让他有一种父亲的温暖,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合作会议结束后,阿诚特地去向杜仲亮道谢。杜仲亮说这没什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又继续去开股东会了。
阿诚跟佟光仁许久未见,两人便约去楼下咖啡厅喝下午茶。
查尔斯很绅士地送他们过去,主动张罗了安静的包厢座位跟餐点,佟光仁从头到尾什么话也没说,查尔斯就把一切事情都打点妥当。
「佟,还需要什么吗?」查尔斯站在佟光仁的坐椅旁,一手靠在他椅背,俯下身用英语问着。
「这样就好,查理你真贴心,别担心我们,有事就去忙吧!」佟光仁用英语回应他。
「好。」查尔斯在佟光仁的额上落下一个轻吻,然后起身对阿诚点头微笑,便离开包厢了。
阿诚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有些出神。
其实刚开始知道小佟的恋人也是个男人,他有点震惊,虽然在西方国家还算常见,但毕竟东方国家仍是相当传统的。可看他们在熟识的人面前并不刻意隐瞒,杜仲亮跟罗芳雄似乎也对他们恋情没有意见,一切那么自然,彷佛他们两个天生就该在一起似的。
阿诚觉得有些羡慕,因为,他和大哥就不可能如此公开。

佟光仁盯着阿诚,突然说:「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跟你的情人和好了吧?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他也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阿诚回过神,有点意外小佟忽然提起这话题。
「前两次见到你,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今天倒好了,春风满面。」
「有这么明显?」阿诚被这么一说,脸上不禁流露出难以掩藏的笑意。
「我猜,你的情人是明长官吧。」佟光仁睥睨着阿诚,眼神有一股暧昧。
闻言,阿诚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想装作没事,但小佟实在太过敏锐了,加上自己确实向小佟坦承过喜欢了一个男人,所以一时之间,阿诚也不知该如何转移焦点。
「那个、我......」
「好啦好啦,干嘛一副见到鬼的表情。」佟光仁失笑,说:「我不会说出去的。」
阿诚显得有些窘困,毕竟他跟大哥的事情被人知道,心里总觉得有那么些不妥。可小佟是他唯一能讨论这类事情的人,所以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会知道?」
「谁不晓得你们天天都待在一起?除了明长官之外,我还真想不出来,有哪个人可以抢走你一丝注意力?」佟光仁笑了笑,从桌上拿起咖啡杯,轻啜一口。
阿诚想想,也是啊,从十几岁开始,大哥就占据了他的生命,成为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要说这世界上有人能从大哥身上抢走他的注意力,那真是天方夜谭。
「你们做了吗?」
「做什么?」阿诚有些心不在焉,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品尝着伯爵红茶。
「上、床。」佟光仁字正腔圆,一秒一顿地说出这两个字。
阿诚一听,猛地一口茶呛在鼻腔里,顿时呛得他狂咳不止。
「看来是还没呀~」佟光仁好整以暇的继续喝着咖啡。
阿诚没想到小佟会如此开门见山,他被这话题弄得措手不及,也不知是因为羞赧还是因为咳嗽,一张脸倏然红了起来。
待阿诚稍微冷静了些,佟光仁才接着说:「阿诚,不是我爱探听八卦,但你既然选择这条路,身为一个过来人兼你的好友,我总是该尽点义务关心一下,对吧?」
阿诚睥睨着佟光仁,但见他笑容温和,的确不像是来凑热闹的样子。
阿诚清了清嗓子,镇定地问:「那你有什么建议?」
「建议嘛~倒是没有,大家都是男人,喜欢什么你该心知肚明吧?」
阿诚咽了咽口水,难以想象大哥做那些事会是什么样子。
「那你有什么方法可以......」阿诚不知该如何表达,虽然他知道男人之间做那事情是怎么回事,但毕竟他连跟女人都没有经验,有个参考总是让人比较安心。他在脑中搜寻适当的措辞,但这显然超乎他平日的用字范围。「就是一些技巧......」
「关于这个,其实我不介意示范给你看,不过我想,查理跟明长官大概都会非常不乐意,所以我只能捡些基本概念跟你说了~」佟光仁一点也不扭捏,十分大方地说着。
阿诚虽在巴黎见过不少男人喜欢同性的例子,但这是第一次与这样的人深谈,而且聊的还是如此隐密的私事。
不过阿诚一向好学,因此当他见小佟一脸正经解释着,便不自觉抛开害臊的感觉,开始认真听着他的过往经验谈。

晚间,阿诚开车去办公厅接明楼下班,可能是因为下午跟小佟聊了许多原本难以启齿的话题,他一见到明楼,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明明没做贼、却也莫名心虚的感觉。
明台说要去初中同学家庆生,不知是故意还是碰巧,就说今晚不回家了。
偌大的明公馆顿时只剩明楼和阿诚两个人,在印象中,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明楼和阿诚难得在家如此放松,一起吃过晚饭,他们又一起洗了碗盘。
明楼肩上有伤,手没办法举太高,阿诚晚饭过后便在浴室帮他洗头。他倒过来跨坐在椅子、把头枕在椅背上,享受阿诚的手指在他头上搓搓揉揉的。
明楼心想,如果他们再早个几十年或晚个几十年出生;如果他们都是不必背负重担的普通人,那他们的生活或许就会是这样吧?湖畔旁、树林边,一日柴米油盐后,携手坐看满天星斗。
虽然家里难得没人,但他们的生活自律惯了,倒也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两人各自去洗了澡,又腻在一起看了会书,眼看时间差不多,这才躺到床上准备就寝。
明楼平躺着,左手搂着阿诚。阿诚躺在明楼怀里,脸颊贴在他胸口,听着他稳定的心跳声。
自从下午和小佟聊过以后,阿诚心里其实一直乱哄哄的,憋了一个晚上,终于忍不住还是想问。他音量不大不小地,唤了声「大哥。」
「嗯?」明楼随口哼声,手指正在把玩着阿诚的头发。
「你和汪曼春以前是怎么样的?你......抱过她吧?」或许是经历小佟一下午的"教育洗礼",阿诚终于比较习惯开口讨论这类问题。
明楼当然听懂阿诚的意思,此时突然一问,他虽不知阿诚是何用意,不过他也不想隐瞒,便大方说道:「年轻人血气方刚,谈起恋爱,一时气氛好就意乱情迷,这也是常有的事。」
「那巴黎那个女孩呢?安娜。」
「有感情基础下的偶尔发泄,算是各取所需。」
「那陈萱玉呢?」
「我跟她真没什么。」
阿诚默默不语,他问这些并不是在探究过往,他只是想知道,大哥对这事的态度是什么。

明楼见他不语,问:「吃醋了?」
阿诚抿了抿嘴,说:「一点点。」
「从今往后,我只属于你。」明楼侧着低下头,鼻尖轻轻抵在阿诚的额头上。
要说内心不嫉妒,那是骗人的,但追究过去并没有什么意义。阿诚抬脸,将自己的唇凑上明楼的。
两人一接触到,唇舌便难以自持地深深纠缠在一起。
明楼感觉阿诚今天有点怪,他平时不像是会问这些事的人,但面对阿诚的热情,他仍回以相同的热度。或许是因为家里难得没人,他们都比平时大胆了些。
直到明楼发觉,阿诚的手隐晦地抚上他的腿间。
「阿诚,」明楼连忙揪住他的手,低语道:「别玩火......」
「大哥......」阿诚欲言又止,他把脸贴在明楼胸口,有些羞赧,但仍一字一句清楚的说:「我想更实质的属于你。」
闻言,明楼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阿诚的话令他意外,他从没想过阿诚竟会主动表示。
明楼收紧抱住他的手,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答应。
其实明楼自己又何尝不想?他已不知隐忍压抑多少年。但即使两人心意坦白后,他也因为顾及阿诚没有经验,而不愿太过冒进,总是点到为止。
每晚待在一起却没做任何事,明楼时常觉得燥热难耐,但也因此,他发现自己对阿诚的珍惜,是远超过对任何人的。
他清了清嗓子,低语:「阿诚,我也想,但这可能会很疼,我不要你受伤。」
阿诚贴在明楼胸口的脸缓缓抬起,看着他,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明楼微微一怔,听到阿诚这样的话,看到阿诚诱人的眼神,再也无法自持。
都说今晚家里没人,这样难得的机会,谁又真能把持得住?
明楼翻过身,趴到阿诚身上,低头吻住了他。


待续...... 49 不负相思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只能说小佟男神真是神助攻~
没有他,我真不知阿诚的感情线要拖到几时才能有结果呢~
阿诚跟明楼终于也走到这了,楼主表示欣慰
我想,大家都是火眼金睛,应该看得出来下一回有肉文,
那……吃素的小伙伴们明天请慎入~~

评论 ( 42 )
热度 ( 19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