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0

50 冒险的会面 

一夜过去,早晨阳光透过窗户洒入明楼房里。
阿诚在大床上赖着,虽然还闭着眼,但脑子已缓缓清醒过来,只觉得全身上下疲乏而沉重,四肢百骸都透着些许不适感。他下意识想往大哥身上靠,但却摸了个空。
阿诚缓缓睁开眼,发现床上只剩他一个人,大哥已经不在房里。
阿诚难得睡得比明楼晚,他一心想起床,身子却犯懒,只好继续躺着。
他人一清醒过来,昨晚的记忆瞬间都浮现眼前,肢体接触的感觉仍然残存着,大哥疼惜的言语犹在耳边。只是他没想到,做那事竟是如此折腾人。
堂堂军校出身,阿诚早被训练得精壮结实,但闹腾了一夜,不免弄得腰酸背疼。当然,身下某一点到现在也仍肿痛发热。
虽说是疼了点,幸好先向小佟讨教过,两人渐渐习惯对方后,随之而来的亲密感无时无刻不让人觉得幸福。想到大哥和自己的关系变得密不可分,阿诚觉得心满意足;不自觉傻傻笑着。
明楼端了早餐进房,打断阿诚脑中的想象,伴随明楼而入的是一阵食物的味道,阿诚顿时觉得饥肠辘辘。正想起身,明楼已经放下早餐,连忙坐到床边去扶他。
「阿诚,觉得怎么样?」明楼温柔问着,表情显然有些担忧。
「没事,就是有点腰酸背痛。」阿诚不想让大哥担心,一派轻松地说。
「里面还疼吗?是不是让大哥替你检查一下?」明楼没轻易罢休,因为他了解阿诚,就算痛也不会嚷嚷,一味忍耐的性格。
其实明楼昨晚已经很自制,随时都注意着阿诚的反应,但毕竟没有经验,多少还是弄疼了他。
闻言,阿诚双颊微红。大白天的检查那种地方,不嫌羞人吗?
「大哥,我没事,真的不用。」阿诚红着脸,坚持着。
「当真?」明楼挑眉再次确认。
「嗯。」
明楼看着阿诚,仍是不放心,但阿诚坚持没事,他也就不强迫了。
刚睡醒的阿诚,头发有些凌乱,落在明楼眼尽底是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明楼伸手为他顺了顺头发,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阿诚从刚才就被食物的味道吸引,忍不住指着桌上,问:「大哥,你这是做了早餐的意思吗?」
「法式土司跟牛奶。」明楼笑的一脸得意,赶紧献宝似地把他的作品拿来给阿诚瞧。「怎么样?」
阿诚看着有点焦黑的土司表面,终于明白方才食物混着烧焦的味道是哪来的了。他哑然失笑,问:「大哥,这什么?」
「法式土司呀!我知道是焦了点,但这已经挺好了,整个早上只有这个看起来接近成功。」
「大哥......你到底做了多少试验品?」
「呃,军事机密。」明楼顾左右而言它,说:「快吃吃看。」
「不让我刷牙洗脸就吃啊?」
「趁热吃。」
阿诚突然觉得大哥逆年龄成长了,像个孩子,第一次做了什么就雀跃地要人家欣赏。
他拗不过明楼已经拿到面前的土司,好脾气地咬了一口。嗯...... 味道尚可。
「怎么样?应该还能吃吧?」其实,明楼自己也不确定。
「还可以,只是你不能这样干煎,要先加点奶油。」
「原来是少了奶油。」明楼恍然大悟。难怪他试了一早上,怎么也做不出阿诚做的那种样子和味道。
阿诚看着明楼,内心有些感动。眼前这男人虽也是受尽折磨才成为一流特工,但他可是明大少爷,何曾需要这样拿锅动铲的在厨房累了?
阿诚微微一笑,伸手抹掉明楼脸上沾染的蛋汁,说:「虽然味道不太对,但我很喜欢,因为这是大哥特地为我做的。」
阿诚说完,开始认真的吃起那份有点焦了的法式土司。
明楼难得下厨,当然是因为舍不得阿诚起来还要忙这些杂事,看他睡得香,就想宠着他、让他睡到自然醒来为止。
其实,明楼自己也知道,他做的东西约莫不怎么好吃,但见阿诚仍吃得满心欢喜,一张小嘴动个不停,他忍不住抓着阿诚的脑袋,把脸凑上去就是一阵亲吻。

翌日,阿诚一到秘书处,突然收到一份朱徽茵转来的加密电文。
他匆匆走进明楼办公室,确认外头无人便将门锁上。
「大哥。」阿诚把写了译文的纸递给明楼,压低音量说:「我刚收到一封奇怪的电文,说今天下午要与我们碰面,属名是灰熊。」
闻言,明楼眉头一皱,急急接过译文仔细查看,困惑道:「可是我向组织申请的会面许可并未获得回复,灰熊怎会与我联系?」
「这正是我不解的地方,大哥,这电文有没有可能是个陷阱?」
明楼看着那张译文,反复思索,说:「不排除,但据我所知,特高课跟76号对于抗日分子的掌握,目前只有军统的毒蜂和毒蝎,咱们组织里的干部可是一个都没被查到。」
「是啊,若他们连眼镜蛇的存在都不知道,更别说行事更低调的灰熊。」阿诚想了想,问:「大哥,其实我一直想问,灰熊在上海究竟负责什么行动?」
「组织目前把谍战重心放在我们这组,相关人员也都由我负责调配,至于灰熊,我只知道他负责的是战略物资补给等相关的后勤项目。」
「既是这样,见不见灰熊似乎对我们没有影响,那我们还要冒险见他吗?」
「要。」明楼点了点头,没有一丝犹豫:「毒蜂的死间计划可能会扰乱我们的步调,灰熊比我还早来上海驻点,他或许会有一些我们没有的资源。」
「大哥说的资源是猎鹰吧?」
「猎鹰只是其中之一,最主要的是灰熊位阶与我平级,他应该也具备相当强的能力,既然我们都在上海,这种关键时刻去见见他,我认为是必要的。」
「好,我就去回复他,确认碰面。」
「等等,时间不变,但见面地点改在西松会馆,虽然我直觉这个电文应是灰熊本人传来的,可我们还是要有所防范。」明楼做事一向谨慎,他宁可多麻烦一点,也要确保百分之百的安全。
「知道了。」阿诚点点头,马上出去处理。
明楼拿出打火机,在那张译文角落点火,将纸张烧为灰烬。

午后,阿诚开车载着明楼,在约定时间前往西松会馆,才刚停好车,却看见76号人员围绕在会馆外头。
阿诚一惊,想要避开,但明长官坐驾实在太过引人注目,已有眼尖部下瞧见,急忙赶来向明楼问好。
明楼躲不了,只好镇定问:「你们怎么在这?汪处长呢?」
「汪处长知道今天有抗日份子在此出没,说要设陷阱将他们一网打尽。」那人恭恭敬敬回答。
闻言,明楼和阿诚互看一眼,心下都觉得不妙。难不成,灰熊发来的电文真是76伪造的吗?
阿诚让那人退下,想了想,说:「大哥,如果等等进了房间,里头的人真是汪曼春,那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我是她的上司,来关心她的搜查工作也属正常。」
「但她并没有报告这次行动,而你却来了,她事后肯定怀疑,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撤吧,灰熊的事不急。」他不希望大哥面对任何一丝危险。
「不成,76号的人已经见到我们,走也来不及了。」明楼摇头,说:「而且,若约我们的人真是灰熊,但汪曼春却在这,那表示她目标可能是灰熊,我们如不出现,灰熊肯定会有危险。」
「那......」
「一切照旧、见机行事,你先把枪备好。」明楼整了整西装外套的扣子,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说:「等等进去,你别管是谁都先举枪,无论是灰熊或汪曼春,我都自有说法。」
「嗯。」阿诚点头。虽不知大哥想怎么做,但他相信聪明如明楼,肯定已有对策。
他们一如往常步伐稳健地走着,接受路上一个个76号成员的问好,一前一后进入西松会馆。
西松会馆位于外滩法租界附近,这一带时常有政商名流出没,也有不少外国人停驻,所以广布许多类似这样的会馆,提供政商界举行晚会活动或者应酬、会谈等。
西松会馆是当中少数具有浓厚东方风格设计的。从大门进入,眼见即是富有禅意的盎然松柏,小桥流水的园林造景顿时让人感觉来到另一个世界。
明楼和阿诚依约来到竹厢房,敲门之后,听见有人走上前来应门的脚步声。
明楼与阿诚对望一眼,阿诚手中的枪已握好,准备按照明楼的指示进行。
门被打开,阿诚不发一语,倏地举起枪来。
下一秒,房门内外的人都傻住了。
阿诚看着被自己用枪抵住的人,惊道:「小佟?!」
佟光仁见门外之人,也顿时愣住,说:「阿诚?!」


待续...... 51 红色思想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到了50回呀!
一开始只是想YY楼诚日常恩爱,怎知光是两相坦白就写掉我40几回的篇幅……
而且目测现在的剧情,怎还莫名搞得有点正经了起来~~
不过看起来,明楼接下来应该都会是个实力宠媳妇的好先生~

其实我从来没想过会日更到50回,不过「一入楼诚深似海」,就当是今年给自己的挑战之一吧!
上一回多谢小伙伴们的包容,在众多链结中跳来跳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看到,真的谢谢你们努力的支持~每当有一个人跟我说他终于看到文了,我都觉得好感动!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 18 )
热度 ( 17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