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1


51 红色思想

阿诚见来人居然是小佟,出乎意料之外的发展,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明楼很快反应过来,压下阿诚手中的枪,见廊上无人,赶紧将他和佟光仁一起带进厢房。
明楼关上门,看到厢房里站着的人正是罗芳雄,一瞬间已经明白了。
「你就是灰熊。」明楼说。这是一个肯定句。
「原来眼镜蛇是你。」罗芳雄有些讶异。他没想到新政府要员明楼长官,竟是他们的一份子。
看两位上司的反应,阿诚和佟光仁顿时也懂了。两人忍不住相视而笑,万万没想到,他们之间不仅是好友,原来背后还有相同的革命情怀、以及如此深远的渊源。
「大家坐下说话。」明楼点了头,张罗着位子。
不料才刚坐定,一句话都还没开始说,就听见门外走廊上有许多脚步声接踵而来。
下一秒,厢房的门被撞开,只见一批76号人员,各个持枪、破门而入。
罗芳雄眉头一皱,但明楼倒显得镇定。
76号人员入内,一见到自家长官,众人突然面面相觑,全都呆站在那。
汪曼春按惯例最后一个进来,脸上挂着杀气腾腾的表情,但她一进门,看到明楼竟在厢房里头,那表情突然从肃杀变成震惊。
「师哥,你、你怎么会在这?」汪曼春瞪大一双美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明楼将闯入的众人扫视一圈,故作怒道:「这是在干什么?都给我出去。」
闻言,76号无人敢悖逆明长官之意,连忙撤出厢房。
只有汪曼春还站在原地,义正严辞说:「师哥,我无意打扰你谈事情,但今天上午我们截获一个特殊频道,电译结果发现是抗日份子专用密电,他们说下午确认改约在西松会馆竹厢房......」
「妳意思是说,我是抗日份子吗?」明楼挑眉,低沉嗓音中夹杂不悦。
「师哥,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
汪曼春话还没说完,明楼便直接打断:「我今天是代表明氏企业,来和这位罗老板谈生意的,礼查饭店和明氏企业的合作案,妳不会没听过吧?」
汪曼春看了罗芳雄一眼,表情变得犹豫。恳请道:「师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明楼依然一脸怒意,但他站起来向罗芳雄说:「罗老板,万分抱歉,明某人的属下不懂事,让您受惊了,请容我和她稍谈一会。」
「明先生请便。」罗芳雄点头说道。
明楼和汪曼春走到厢房角落,他语气一转,对汪曼春低声道:「曼春,不是我要说妳,妳截获电文为什么不向我报告,就擅自出动这么大的人力?」
「师哥,那是因为......」汪曼春一脸为难,说:「上次在佘山没抓到抗日份子,害你肩上中了一枪,我心里难过,所以想趁这次一举抢个功劳,给你一个惊喜。」
「妳究竟截获什么内容?」明楼担心她有线索可巡,刻意问道。
「就是刚刚说的那些......」
「下午确认改约在西松会馆竹厢房?就凭这句话,连谁和谁碰面都搞不清楚,妳就大动作抓人?」明楼瞪视着她,又说:「西松会馆竹厢房很可能只是个暗号,因为我早就订了这里谈生意,不信妳可以去问会馆负责人。」
「对不起,师哥,我相信你,但我这不都是怕日本人说你不积极扫荡抗日份子嘛......」汪曼春的态度稍软了些。
「我知道妳为我好,但妳看看,现在这样,我生意还怎么谈?连个下属单位都管理不好,白白让人看笑话。」明楼叹了口气,说:「我不跟妳讲了,我还得去跟罗老板道歉,妳自己看着办吧。」
「是......」汪曼春低着头,一脸知错的模样。她走回房间中央,向罗芳雄一鞠躬,说:「罗老板抱歉,打扰了。」然后走出去,还帮他们把门带上。

汪曼春走开后,房里终于只剩他们。
四人相互望着,才刚得知彼此的组织身分,没想到还来不及惊讶,马上就遭遇76号查缉。
「明兄,幸亏有你。」罗芳雄朝他拱手答谢。
若明楼不在场,恐怕罗芳雄和佟光仁现在早已因抗日份子嫌疑者身分被抓。
「不打紧,我很好奇,你怎会突然发电文约见面?」
「我收到上级通知,给了我一条秘密通讯的线,要我与眼镜蛇联系碰面,而且要越快越好。只是没想到你身处新政府要职,否则我们电文会回复得更迂回些。」罗芳雄说道。
「抱歉,这都是我的责任。」佟光仁说。
「没关系,现在没事就好。」明楼拍拍他的肩,安慰道。
「那么,容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罗芳雄,代号灰熊。负责战略物资的调配和传送,从武器到金钱资源,目前多由我这经手。」
「明楼,眼镜蛇。负责潜伏工作,军统代号毒蛇,新政府首席财经顾问、兼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明楼伸手握住罗芳雄。
上回两人见面是在上海工商界春酒联会,谁都没料到,再见面时竟是如此惊人发展。
「佟光仁,罗先生的副手,代号日蚀。」
「啊!我常在物资补给清单中看到这个代号,原来是你。」阿诚笑着,今天的会面真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跟着也说:「明诚,明先生的副官,代号青瓷。负责潜伏工作,军统上海站通讯联络人,新政府经济司秘书处处长。」
四人重新相互认识,这算是一次重大的会面。
过去,鲜少有机会让他们跨领域的碰头,更别说如此开诚布公的自我介绍。
他们相视而笑,虽还没开始合作,可心里已有几分踏实。

明楼和罗芳雄在竹厢房里进行单独会谈,阿诚与佟光仁守在门外。
他们看到楼下的76号成员已撤退,只剩下两、三个人留守监视西松会馆,总算松一口气。
明楼和罗芳雄谈正事,阿诚也有许多疑问想问小佟:「你是怎么加入组织的?又怎会跟着罗先生?」
「其实,我打从有记忆开始,就是个拥有红色思想的青帮人。」佟光仁看着远方,思绪彷佛也回到很遥远的记忆里。「我在私下都叫他罗叔,为了避免外人对我们关系有所猜测,对外就称他为罗先生。」
阿诚点了点头,他特别能理解称呼转换,因为小佟情况和自己一模一样。
自己在外也是称明楼为明先生,只有私下,才叫他大哥。
不过听到小佟说自己从小就是青帮人,他倒是觉得有点讶异。他以为,小佟是后来才加入的。
「我们佟家祖上是湘绣世家,家父年少时就与罗叔结识,随后也同他入了青帮,后来两人又一起加入共产党,去了国外学习。回国后,罗叔以特工身分回到上海,继续待在帮会。家父则是以本行作为伪装,活动于江南一带。」
「既然你父亲也是组织成员,那么,你之前说过的水匪一事,是真是假?」
「水匪的事情是真的。父亲当时参与八六事件身受重伤,我带着他北上逃亡,正等着罗叔来接我们回上海,可是却遇到水匪杀人抢劫。当时我才十八岁,根本无法抵抗群体围杀,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被乱刀砍死,若不是罗叔赶到,恐怕连我都难逃死劫。只可惜让那些人逃了,至今仍无法报仇雪恨。」
佟光仁说着过往的事,看得出他内心并未释怀这段仇恨,但可能是个性使然,他一向乐观开朗,所以说起这段尘封已久的事,面色也只是略带惆怅。
他缓了缓,又说:「不过比起家恨,国仇还是重要许多,我相信天理循环,这些人在乱世中必不能长久,肯定会有人为我父亲报仇的。」
阿诚不知如何安慰小佟,但听到他自我宽慰的话语,便是佩服地拍了拍他的肩。
之前,只觉得小佟与自己兴趣相近又谈得来,如今才发现,他那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隐藏的也是一颗为国奉献的赤诚,甚至比自己还更早,血液里就已经淌着红色的思想。
「你说你父亲参与过八六事件,那他认识猎鹰吗?」阿诚突然想起,大哥所关心的猎鹰,也是因八六事件扬名的。
「认识,他是我父亲的生死搭档。」
闻言,阿诚惊讶道:「难道你父亲就是海东青?」
「对,那是他的组织代号。」佟光仁点头。
「那你见过猎鹰吗?」
「只见过一面,在我十七岁的时候,可我不清楚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一切背景,父亲从不提他的事。我听说,在我父亲离世后,他也消失于江湖了。」
「可惜,刚听你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找到一条关于猎鹰的线索。不过也罢,能正式与你们见面,我已经觉得老天待我们很好了。」阿诚笑说。
「我又何尝不这么觉得?幸好眼镜蛇是你们。」佟光仁拍了拍阿诚的肩,也笑了。


待续...... 52 愧疚感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大家昨天下注有猜对人吗?
是的~灰熊终于登场,连带海东青的身分也介绍了,
这场戏难得正经呀~为了后面剧情,有些来龙去脉还是得交代,就请大家忍耐一下~喵喵喵
不过今天是难得的白色情人节,所以中午有先发了撒糖的番外篇

《晚安,我的先生》番外篇:白色情人节


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啰!!
今天接受告白,喜欢我的人请大声说爱我!么么哒!

评论 ( 6 )
热度 ( 14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