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2


52 愧疚感

与罗芳雄会面结束,阿诚开着车载着明楼回家。
路上,他们都在讨论这次会面之事。
原来罗芳雄一直都在负责北方的资源调动,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中继点,有一部分战略物资是透过他的小组来管理跟集散。因为罗芳雄在加入组织前就已是青帮成员,所以回国后,他隐身在青帮里面更是如鱼得水,组织上的事务,可以透过帮会专属的路线同时去操作。
透过与罗芳雄的会谈,明楼掌握了许多可用的讯息,包括杜仲亮的身分。
杜仲亮一直都是青帮重要人物,虽然没有参与组织,但他一直都是红色资本家。他知道罗芳雄和佟光仁的伪装身分,从很早就开始在他们背后提供金钱跟帮会势力的支持。
另外,明楼也特地问了梁仲春的身分。
罗芳雄说,梁仲春私下经营走私买卖已久,他以前从国外进一批货,就是透过梁仲春买的,后来两人交集频繁,这才成了友人。
根据罗芳雄观察,梁仲春应该不是组织里的人,他就是个在乱世中积极求生之人,每一方都沾点边,到时哪里有好处就往哪里去。不过,他觉得梁仲春骨子里就是个中国人,虽没多大的爱国情操,但只要不受性命威胁,他应该还是会在暗里偏袒中国人多一些。
当然,明楼也问了有关猎鹰的事。只是他没想到,罗芳雄竟不知道猎鹰的真实身分。
罗芳雄与佟光仁的父亲佟风是好友,两人加入共产党后一起去了国外受训,猎鹰虽和他们同期,但所学专业不同,所以他们在训练营时期并不认识。
回国后,罗芳雄回上海,猎鹰则被组织分配给佟风作为搭档,一起在江南一带活动。
猎鹰生性孤僻,不喜欢与人深交,因此佟风很少提起猎鹰的事,特工活动期间,罗芳雄和佟光仁都只和猎鹰有过一面之缘,但据说佟风生前非常信任猎鹰。
至此,他们仍没有掌握猎鹰的确切消息,不过这人本就不是他们行动中需要的人手,既然他如此神秘低调,那日后再且走且看了。
「阿诚,大姐应该回家了吧?」明楼问。
「这时间估计已经到了。」阿诚看了看表,说道。
「今天晚上可得费一番口舌。」
「谁叫你,把柄给明台抓住,只好委屈你了。」阿诚语带调笑,似是有些幸灾乐祸。
「我这为谁辛苦为谁忙啊!」在后座的明楼忍不住靠上前,一把抓住阿诚。
阿诚连忙告饶:「大哥别别别,你可别妨碍驾驶!」
明楼松开手,两手环过阿诚肩膀,从背后温柔抱住他问:「那这样算不算妨碍驾驶?」
阿诚微笑,说:「也算,不过可以破例让你妨碍两分钟。」
「三分钟,一会我还背黑锅。」明楼讨价还价道。
「好吧,让你妨碍三分钟。」


虽说好三分钟,但明楼在这种时候可没那么守规矩,硬是抱到了家门口才肯罢休。
阿诚拿明楼没辙,也不跟他计较。
两人回到家,果然大姐坐在客厅生闷气。
见明楼回来,立即拿了一张纸到他面前,气道:「明楼,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一张休学办理完成的通知书。」明楼平铺直叙回答。
「我自己会看好不好,我是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港大的休学手续不是要经过家长签名吗?明台说你帮他签的!」
「明台呢?」
「我罚他闭门思过,你别问他,现在是我问你!这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唉,大姐。」明楼两手抓着明镜的肩,安抚着她先坐下,说:「这几天您不在家,港大那边的申请时限早就到了,明台跟我哭得可怜,我想您要是听到,肯定也会同意他休学,所以我就作主了。」
「明台哭得可怜?」听到这,明镜火气稍降了些,急问:「他到底怎么了?」
「明台没跟您说吗?」明楼故作惊讶,道:「他说他在学校被同学欺负,骂他是汉奸走狗的弟弟、偷撕他作业,有时还会动手打人。明台放完寒假本来要回学校,但我看他最近情绪反常,一问之下他才向我哭诉。」
明镜听得瞪大眼睛,诧异道:「明台刚才都没跟我说这些呀!」
闻言,明楼叹口气,说:「我想,他大概是怕您心疼吧?宁可自己被误会,闭门思过。」
「唉呀!这孩子怎么这样傻?早晚不都得让我知道吗?都怪你!没事去当那什么狗官,瞧你弟弟让你给害的!」明镜对明楼一阵数落,然后急匆匆起身奔上楼,边跑边喊:「阿香,快去把晚饭热一热,拿过来小少爷房间!」
明楼看着自家大姐心急如焚往明台房里跑,低声说:「看到没有,这就叫做背黑锅。」
阿诚微微一笑,说:「谁叫大姐一向心疼咱们家小少爷?」
「那大少爷就活该,不用人疼了?」明楼故作一脸委屈问道。
「有,我疼。」阿诚笑说。
「那就好。」明楼伸手点了点阿诚的鼻尖,笑着回房去。

进了房间,阿诚替明楼脱下西装外套,把皱褶稍微理平,然后挂到衣橱中。
明楼看着阿诚的动作,突然问:「你之前常常偷嗅我的外套,怎么后来不做了?」
闻言,阿诚愣了愣,脸有些红,不好意思地说:「原来大哥都看到啦?」
「从小到大,你有什么小动作逃过我的法眼?」明楼微微一笑。
阿诚有些不服气,说:「我当时只是觉得你身上的古龙水味道很好闻。」
「只是这样?」明楼向他走近,优雅地像一只豹子。他两手一伸,压上衣柜,将阿诚圈在自己和衣柜之间。明楼靠得很近,近到有些压迫,然后看着他的脸说:「不是因为喜欢我?」
阿诚被盯得窘困,反问:「那你呢?喜欢也不说,还弄了个陈萱玉来气人。」
听到陈萱玉,明楼倒真有些自责,毕竟就是因为她,阿诚才气得去喝闷酒。
明楼收敛方才压迫人的气势,软语道:「大哥不是故意的,那也是为了转移汪曼春的目标。」
「那现在呢?利用完就不管她?」阿诚说这倒也不是想找碴,只是觉得汪曼春因为吃醋就找人来对自己开枪,那陈萱玉变成目标,也是挺无辜的。
「放心吧,她有日军背景,汪曼春不敢对她怎样。」明楼分析道,又说:「而且说来奇怪,自从《申报》的绯闻后,她再也没找过我,难道我的男性魅力不管用了吗?」
「很惋惜吗?不如就去找她重修旧好。」阿诚双眸微瞇。
「你吃醋?」明楼笑眼,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看阿诚吃醋。听他说着平常不说的话;看他平常没有的别扭表情。
明楼就是喜欢阿诚这样,整个人不再唯唯喏喏,说起话来像个主子似地。
不过,阿诚这回却没给他期望的反应,脸上表情变得正经起来,说:「其实,我认真想过,我们或许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大姐若知道了,不晓得会有多伤心......」刚才大哥一提《申报》,他就想起那天早上,大姊拿着《申报》满脸喜悦问着"你大哥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
他知道,大姐不会在意他结不结婚,但是大姐会在意大哥结不结婚。
前几日大姐不在家,他倒可以忽略内心的犯罪感,可现在大姐回来了,他一见到大姐的脸,心底的愧疚如同泉涌,全都排山倒海浮了上来。
明楼一见到阿诚那藏不住歉疚的表情,心里顿时一沉。
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他现在不愿面对。国仇家恨摆在眼前,多少弟兄的牺牲、多少英魂的希冀全填在他们身上,没有喘息的空间;没有出差错的机会。
他只想在这喘不过气的生活中偷得一点点温暖,应该不算太贪婪吧?
明楼当然也知道,以阿诚的个性,迟早会因为爱上自己而感到愧对明家。
他什么都不怕,只怕阿诚会退缩。他将阿诚圈入怀中,下巴枕在他肩上,说:「大姐的事以后再想吧,你才说要疼我,马上就来吓唬我。」
明楼虽然故作轻松说着,但他密不透风的紧抱已经泄漏他的情绪。
阿诚心情复杂地伸手回抱住明楼,像是安抚孩子似地,心疼地轻拍着他。


待续...... 53 失散的儿子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明台被退学改成了休学,还因为”威胁”大哥
所以安然无恙~不用被打了呢!呵呵~

大哥只有在面对阿诚的时候,才会显现一点童心未泯
当然,也只有在面对阿诚时,才会显现出脆弱的一面
特别喜欢在车里最后那段小小的笑闹
他们之间这样温暖而深入彼此内心的感觉
不过也很心疼阿诚这容易纠结的性格~

评论 ( 22 )
热度 ( 15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