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3


53 失散的儿子


都说这世界上一定有一个人永远在等着自己,不管自己心在哪里;不管自己身在做什么;他总会在夜里为自己点起一盏照亮家中的烛火。
可能很多人还未遇到那个人,但阿诚遇到明楼,自小就在他身边的明楼。
阿诚以前常常在想,如果父母没抛弃自己,这一切肯定会有所不同。可年纪大了一点,他便不再这么想。
如果父母没抛弃自己,他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跟在大哥身边,更不会爱上大哥。在他心里,这辈子能待在大哥身边就是最好的归宿,无论以什么样的身分,他无怨,也不悔。
他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大哥要扛的压力不会比自己少。为了不再加重大哥的负担,阿诚也只能先暂时压下自己的愧疚感。
大姐回家、桂姨也跟着回来,明楼跟阿诚不能再像前几天那样毫无顾忌。他们在桂姨面前,仍要保持着"分手"的假象,一样演出貌合神离的样子,免得在南田洋子面前露出马脚。
好在明台休学的事算是蒙混过关了,他们又能少操心一件事。
明楼将手下面粉厂交给明台管理,表面上说是给他有个自食其力的工作让大姐放心;实际上也给了明台做伪装掩护的借口。
明台心满意足,总算不再说只有大姐跟阿诚哥疼他了。
就在和罗芳雄会面后,许多资源在私下都流通了起来,阿诚跟佟光仁就是两方的桥梁,好在他们私交本来就不错,互相到对方家里拜访也没人会起疑心。
就着这样的便利,阿诚和佟光仁的来往比过去更为密切。

这天,明楼自己开车去出席一场金融会议,因为阿诚要送一组通讯码去给罗芳雄。
佟光仁在约定时间来到明公馆,准备要接阿诚去跟罗芳雄碰面,但明镜房里的浴室水管临时坏掉,正找阿诚帮忙修理,所以就让佟光仁在客厅稍候。
佟光仁闲来无事,便在客厅看看墙上的画,还有壁柜上的家庭合照。
桂姨泡一杯桔茶来到客厅,说:「这位先生,先喝杯桔茶吧,自家后院种的桔子,昨天才采的。」
「好,谢谢,麻烦您了。」佟光仁一脸笑意接过茶杯,态度温和有礼,说:「我是阿诚的朋友,别叫先生,叫我小佟就好。」
桂姨见到佟光仁,脸色微微一变,说:「小佟?」
「是呀,我姓佟,所以大家都这么叫。」佟光仁喝了一口桔茶,笑说:「对了,阿姨,还没问您怎么称呼?」
桂姨楞了会,被佟光仁一叫才回过神,说:「我、我是桂姨。」
「桂姨呀,您泡的茶真好喝,家里种的桔子果然不一样。」佟光仁笑容满面,与他说话常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桂姨痴痴望着他,忍不住问:「小佟,能不能告诉我,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嗯?」佟光仁有些惊讶,毕竟从没有人一见面就问他父亲之事,不过他见桂姨殷殷期盼的样子,便有礼地说:「家父是一名湘绣商人。」
闻言,桂姨「啊」了一声,又问:「你有兄弟吗?」
「没有,我是独生子。」佟光仁微微一笑。
桂姨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还想再问什么,但阿诚已经从楼梯走下来。
「小佟,抱歉,让你久等了。」阿诚说。
「别这么说,只怪我从不擅长这些,平时都是查理在修,不然我刚才也能帮上忙了。」
「哪有让客人修水管的道理。」阿诚笑道,一面把袖子卷好,说:「走吧!」
佟光仁朝他点点头,把手中茶杯交给桂姨,说:「桂姨,谢谢您的桔茶,我很喜欢,改天见!」
「好、好,改天见。」桂姨怔忡着,手里拿着茶杯,看着阿诚和佟光仁的背影,整个人看得都出神了。

罗芳雄去找杜仲亮谈事情,所以佟光仁便载着阿诚来到杜公馆。
因为说好回程让明楼来接他,所以顺利将通讯码和相关使用规则交接给罗芳雄后,阿诚就待在杜公馆的露台上陪杜仲亮喝茶。
白若兰不在家,罗芳雄和佟光仁还有工作就先行离开,露台上只剩阿诚和杜仲亮二人。
徐妈把整组英式茶具端上桌,又张罗些精致小甜点,阿诚见这下午茶的排场,忍不住说:「杜叔叔,您这下午茶真比饭店还专业。」
「听小佟说你喜欢伯爵茶,来尝尝这个,刚从国外运回来的。」杜仲亮亲切地为他倒茶。
阿诚见他如此,连忙竖直背脊、正经危坐地双手接茶,说:「杜叔叔您太客气了,我自己来就好。」
杜仲亮俾倪着他,笑说:「欸!在我这没那么多规矩,你呀,就是太认真了,凡事都弄得自己压力太大。」
「杜叔叔说得是。」阿诚微微一笑,稍稍放松了些,但杜仲亮毕竟是长辈,因此他仍保持该有的礼节。
阿诚喝了一口,觉得茶汤醇厚,一股温润的柑橘香在舌尖蔓延开来。
他点了头,笑说:「这茶叶很新鲜,特别好喝。」
「喜欢就好。」杜仲亮慈祥地笑着,道:「一会让徐妈包一些给你带回去,喝完再告诉小佟,让他给你送过去。」
「这、这怎么好意思,杜叔叔您真是太......」阿诚想起身道谢,却被杜仲亮按耐住。
「坐、坐。没什么,这本来就是听说你喜欢才订下的。」
「您这样说,明诚受宠若惊。」他从没想过,在明家之外竟会有人对他如此关心。
儿时,他也曾享受过养母桂姨的短暂关爱,可不知从哪天开始,桂姨一夕之间性情大变,近乎凶残的凌虐,让他时时活在一种看不到天亮的恐惧里。
这种深入内心的恐惧一直到入了明家两年、改名明诚后,才渐渐散去。
他对外人的戒心很强,这样敏感的性格,在执行特工任务时发挥极大的作用,但在与人交际上,往往无法做到诚心相对。
可是自从小佟出现,阿诚的生活圈开始与青帮有所交集,这才发现,自己竟也能对明家以外的人放下防备。尤其在知道他们也隶属地下党后,更是建立起少有的信任感。
「老实说,您是除了家里人之外,对我最关心的人。」阿诚说。
「人一旦上了年纪,见到优秀的年轻人总是特别怜惜。」杜仲亮看着阿诚,连眼角皱纹都像在笑。「你知道吗?我儿子现在应该也跟你差不多大,每次看到你,我都觉得像看到他一样。」
阿诚被说得不好意思,笑道:「有您这样的父亲,杜少爷的人品才华肯定是极好的,我不过是个普通人,怎能与杜少爷相提并论?」阿诚想了想,又说:「杜叔叔,其实我一直想问,杜少爷是如何与您失散的?如果知道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帮忙留意一下。」
「其实我上次见到他,还是襁褓中的模样。」杜仲亮说着,思绪回到遥远的二十多年前。「我还记得将他抱在怀里的感觉,身子又软又暖。那孩子除了他母亲之外,谁都抱不了,一抱就哭。可我一抱,他就笑了,脸颊红通通的。那对眼睛生得尤其漂亮,跟他母亲一模一样。」
阿诚安静的听他诉说往事,杜仲亮喝口茶,又接着说:「那年,中国刚经历改革的新局面,北洋军阀闹得民不聊生、土匪四起,青帮也面临分裂的内乱。当时只有上海还算风平浪静,我先安排夫人带儿子逃来上海投靠我的堂弟,可是中途忽然就失去联系,他们母子从此再无音讯。」
「怎么会这样......」阿诚没想到,这位杜少爷的失散,年代竟已如此久远。
他想说些什么来安慰杜仲亮,可这情况听起来,找回杜少爷可说是机会渺茫。
但杜仲亮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绝望,他笑了笑,说:「你上次对我说,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我一直都抱持着希望。我相信有一天会见到他,我也相信,他会优秀得让我骄傲。」
「肯定是的。」阿诚点了点头。
他从小便没有父亲这样的角色在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来到杜家,杜仲亮总给他一种父亲的感觉,如今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杜仲亮总在自己身上投射了父爱的缘故。
阿诚看着杜仲亮,忽然觉得有些羡慕这位杜少爷。


待续...... 54 身世之谜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特别喜欢阿诚跟杜仲亮的一起的戏份,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温暖感觉
即使阿诚还不晓得杜仲亮和自己的关系,但现在或多或少也弥补了他一直欠缺的父爱
其实杜仲亮一直不对阿诚坦承自己身分,是因为他也害怕
事隔27年早已物事全非,他也不确定冒然的坦白,阿诚会有什么反应
当他知道自己儿子在明家过得很好时,他完全不想打扰阿诚现在的生活
在毒蛇与灰熊会面后,杜仲亮发现自己和阿诚在生活上可以有许多交集
所以他开始选择用自然而然的方式,出现在阿诚的生活中

评论 ( 23 )
热度 ( 159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