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4


54 身世之谜

明楼结束金融会议,开车来杜公馆接阿诚。
这是明楼第一次来杜公馆,虽只是开车来接人,但晚辈来拜访长辈家,仍不免要进门打声招呼,以免失礼。
阿诚跟杜仲亮已经喝完下午茶,回到室内客厅,一面翻着杜仲亮的相本,两人看着泛黄的老照片,闲聊杜仲亮年轻时在青帮的往事,也聊着阿诚过去在军校读书的辛苦。
「杜先生,别来无恙。」明楼一进门,笑着问候。虽然这才第二次见面,但明楼已知杜仲亮也算自己人,便不像上次在春酒会上客套的喊他杜会长,而是改以杜先生称之。
「明先生,一切安好?」杜仲亮见到明楼,也不称明长官了。
「托您的福。」明楼笑说。
杜仲亮看看明楼又看看阿诚,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终究还是咽下。他清了清嗓子,唤道:「徐妈,要给阿诚少爷的伯爵茶包好了吗?」
明楼听到"阿诚少爷"一词,有些疑惑地朝阿诚看了一眼,阿诚耸耸肩作为响应。
徐妈笑容满面地拿出一个小包裹走来,说:「有、有,早都准备好了。」
阿诚接过徐妈手上的小包裹,不住道谢。
杜仲亮看着阿诚,诚恳道:「阿诚,下周五是我六十大寿,芳雄给我在礼查饭店办了个庆生宴。老头活了一甲子的岁数,没有亲人在身边总是有些寂寞,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暂以儿子的身分,在那天到场为我祝贺?」
闻言,阿诚有些讶异,他看了看明楼,不知该怎么回答。
杜仲亮没忽略阿诚的眼神,他转向明楼,温和地说:「当然,阿诚是明家人,应该先和明先生知会一声。」
「我们家并不介意,一切都看阿诚自己的意愿。」明楼虽然也惊讶杜仲亮突然提出这种要求,但想是他觉得和阿诚投缘,所以对此也没太多意见。
见明楼和杜仲亮都看向自己,阿诚腼腆一笑,说:「杜叔叔一向待我亲厚,既然是杜叔叔的希望,又是这么重要的生日,那阿诚答应便是。」
「好、好,谢谢你。」杜仲亮连连点头,似乎有些情感触动了他,表情显得欣慰而满足。又说:「明先生那天若没事的话,希望你也能一起来聚聚。」
「没问题,我一定到场。」明楼点点头。

离开杜家后,阿诚开车载明楼回办公厅。
路上,把杜仲亮下午说的那些往事,捡些他觉得特别有感触的,也说给明楼听。
从上次春酒联会时,明楼就觉得杜仲亮对阿诚特别上心。
如今听阿诚说他儿子的事,这才恍然大悟。便说:「我看得出来,这位杜会长是真心喜爱你的,或许在他心目中,对于自己儿子早有既定想象,而你,就是他想象的具体化。」
看看阿诚,在外工作能力一流,身为一个特务,无论远距离开枪或近距离搏斗都完美无暇。就算坐办公室,也能把繁琐的秘书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
在家,既能出得厅堂;又能入得厨房,更别说那一身艺术和音乐才华,堪称能文能武最佳典范。最难得的是他性子好、内心又纯善。这样一个优秀到没法挑剔的人,任谁都想抢着收为儿子的。
「大哥,这算好事吗?」阿诚不确定,毕竟他从来没和父亲相处的经验,也不知道这样的牵绊,对自己究竟是好或不好。
「能多一个人疼你,当然很好。」明楼认真地点了头。
「可我只要待在你身边就觉得很好。」阿诚笑了笑说。
「只要待在我身边就觉得好?」明楼故意戏谑地问道:「如果我要你一辈子伺候我,你也会觉得很好吗?」
「很好啊。」阿诚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阿诚的话让明楼心中一暖,觉得他的阿诚总是让他如此喜爱。笑了笑,便温柔地说:「你真傻,我哪舍得?还不如我伺候你。」
阿诚一听,调笑问道:「明大少爷懂得怎么伺候人吗?」
闻言,明楼愣了愣。有些不服气,说:「至少你冷了,我会帮你盖被子。」但明楼说完,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晚间,阿诚在自己房里收拾外套,准备挂进衣柜里。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阿诚随口说了声「请进」。
门被轻手轻脚的打开,他回头一看,发现是桂姨。愣了会,转过头背对着她,语气冷然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诚......你一定要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吗?」桂姨语气有些颤抖,然后说:「好歹......我也是你的养母。」
「妳到底想说什么?」阿诚忍不住转过头,声音稍稍大了点。"养母"二字在他听起来很刺耳,那就是一个他不想面对也不想承认的身分。
「阿诚,我知道一直都是我不好,但我想要和你谈谈,想要化解我们之间的纠结。」
「如果妳今天是来忏悔的,我没有时间听。」阿诚走到书桌旁坐下,一副不想理会的样子。
「若是我告诉你当时发生什么事呢?」桂姨试探地问着。
阿诚对她一切都没兴趣;也不想知道,但唯有这件事,为什么一直疼爱他的养母会一夕变样?这是他心中十多年的问号。
阿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好,那妳告诉我,为什么妳要去孤儿院领养我?那年妳才20出头,为什么不找个人嫁了、生个自己的孩子?非要选择自己一个人生活,然后领养一个孩子?」
桂姨面有难色,缓缓说道:「这件事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很难以启齿的事。那时我还年轻,有些爱慕虚荣,跟一个名叫刘岳的富商谈恋爱就一股脑栽进去,后来还为他生了个儿子。」
阿诚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这倒有些出乎他意料。
桂姨停了一会,接着说:「你知道,一个女人还没结婚就生孩子是很可耻的,可他突然说他在家乡已经有了老婆、根本不能娶我,让我把孩子送到育幼院去。我当时伤心欲绝,只能和他分手。把孩子送走后,没有谋生能力的我,只能又回到明家工作。」
阿诚冷眼瞧着她,对于这个故事一点都不同情,冷声问:「后来呢?」
「后来,过了一年多,我发现我还是放不下我的孩子,所以就去育幼院,接你回来,院长嬷嬷说他们都叫你阿诚,所以我也这么叫你了。」
听到这,阿诚顿时弄明白了。直接说:「可是后来妳发现,我不是妳的孩子。」
「对......」桂姨面容哀戚地说:「我越养你越大,可发现你长得既不像我,也不像刘岳。后来我终于忍不住去问院长嬷嬷,她终于受不了良心谴责,才告诉我真相。原来刘岳早把我儿子带走,还收买院长隐瞒我,我整整养了你快七年呀!我当时真的是伤心透了、真的是疯了。」
「所以妳就把所有怨气发在我身上?妳忍心对个孩子下这样的毒手?」阿诚想到就来气,语气也凶了起来。
「对不起阿诚,我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无法克制自己。」桂姨说得真切,情绪有些激动。
阿诚沉默不语,听着桂姨独自啜泣,他只觉得满腔愤怒。
他曾以为是自己不够好,才让"妈妈"突然不爱自己,没想到这原就不关自己的事。童年所受的苦,竟是建立在这样形同闹剧的事上。
「妳说完了?说完就请回吧,我要休息了。」阿诚知道真相并没有比较释怀,他直接下逐客令。
「我还没说完。」桂姨站定着,彷佛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我今天,似乎找到我儿子了。」
「什么?」阿诚愣住。
「那个刘岳,是个湘绣商人,他在商业交易上还常用两个名字,于江海、佟风。现在,我怀疑佟风才是他的本名。」
闻言,阿诚把线索全接上了。湘绣商人、佟风、海东青、小佟的父亲。
阿诚瞪大眼,说:「妳该不会想告诉我,小佟就是妳儿子?」


待续...... 55 自私的忏悔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其实我对于这样的设定也有些犹豫,站在同人文的理想世界观来看,男神不该有渣母亲呀!
虽然我一开始想写的只是个YY楼诚的中篇文(强调无数次),
可是随着小伙伴们的支持与热情,一路走到现在,不知不觉超过11万字,职业病上身的我,连剧情也开始越来越讲求细节~
就从理想世界观中稍稍跳脱,开始趋近现实~
以当时情况来看,造化弄人是什么怪事都可能发生的,
小佟不是神,他已有一个被神化的父亲,再有神化的母亲就显得失真
这样的安排,能使后面剧情产生冲突,以及加重呈现阿诚对于童年阴影的纠结,对比杜仲亮对他的疼爱,
所以纵使我也有理想化的男神情结,但还是这样设定了~
其实人生处处不公平,好心不见得有好报,杜仲亮的儿子被桂姨虐,可是桂姨的儿子却在杜仲亮那被照顾得很好。
我还没决定桂姨的结局,但无论如何,这文是HE,会尽量各方圆满的~

说完桂姨这个沉重的设定,不得不轻松的吐槽一下……
明长官可是第一次到家里拜见岳父大人呀~喔齁齁齁齁齁!

“杜仲亮看看明楼又看看阿诚,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终究还是咽下。”

我说杜爸爸,您到底想要说什么?这么难以启齿??
虽然我没有写出来,但我个人觉得,小佟一开始接近阿诚本就是为了帮杜仲亮,所以他知道阿诚的任何事,应该都会回报罗芳雄和杜仲亮
因此在逻辑上来说,杜会长应该知道阿诚跟明楼是一对的呢~

埃玛~今天话特别多~

评论 ( 13 )
热度 ( 14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