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5

*本回小污,慎入

---------------------------------------------------------------

55 自私的忏悔

桂姨的话让阿诚陷入前所未有的震撼,小佟怎可能是桂姨的儿子?
「是的,我感觉小佟就是我儿子。」桂姨肯定的点了头。
「不可能,我看妳是想儿子想疯了吧?」
「他和他父亲年轻时的轮廓相仿。」
「全天下长得像的人太多了,光凭这点也不能断定什么。」阿诚内心抗拒着接受这件事。
「是,所以我才来问问你,因为你是他的好朋友。」桂姨擦着眼泪,说:「其实我去查过,刘岳......不,现在应该叫他佟风。他当年遭到水匪杀害,遗体被推入江中,我想我儿子大概也遭遇不测,可今天我才发现,老天竟然为我留了一丝希望。」桂姨说着,又是泪流满面。
阿诚听闻,不敢置信。天底下哪有如此巧合之事?这是孤狼用来蒙骗他们的说词吧?
可当他再细想,就发现桂姨说的是真的。因为她把小佟告诉过他的事,说得一丝不差。
桂姨竟是小佟的母亲......想到这,阿诚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觉得心底在错愕中交杂了空虚。
桂姨见到阿诚失魂落魄的样子,软语道:「妈妈知道自己过去错了,阿诚,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原谅我吧。」
闻言,阿诚像是忽然被点燃什么引线似的,一下就爆发了,激动道:「妳不是我妈妈!妳现在忽然忏悔算什么?就是想让我帮你们母子相认是吧?」阿诚怒目而视,大声说:「凭什么?妳到底凭什么?妳这个自私的人,在妳做尽坏事之后,凭什么觉得自己还有资格认那么好的儿子?!」
「阿诚......我知道你恨我,但我只是个可怜的女人,我希望你能宽宏大量原谅我......」桂姨潸然泪下,哭着说道。
「我不要原谅妳,我会让小佟知道妳有多恶毒,妳永远都没办法和他相认!」阿诚怒道。
「求你不要这样!」桂姨大哭着,倏然跪了下来,一把抓着阿诚的腿,说:「你打我骂我吧,打到你解气为止,我就这一条命给你,求你不要告诉他这些,求你答应我们母子相认吧!」
「妳!」阿诚见桂姨如此跪求,只觉得心中为之气结。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怒火,冷道:「我现在没办法答应妳任何事,妳回去吧。」
「阿诚......」桂姨哭得老泪纵横,她缓了缓气,然后点头说:「好、好,我现在不逼你,你好好想一想,好吗?」
阿诚根本听不进去,他只觉得脑子一团乱,无法思考。

桂姨离开后,阿诚感觉自己像个溺水之人,亟需一支浮木让他抓住。
他来到明楼房里,像个游魂,一脸茫然失措的模样。
明楼一眼就瞧出阿诚不对劲,柔声问道:「阿诚,怎么了?」
「大哥,我......」
阿诚走上前紧紧抱住明楼,一股脑把桂姨方才在房间跟他说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
从头到尾,他们的每一句对话,就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阿诚脑中。
明楼听完之后觉得震惊,他也没想到,事情竟会有此发展。
「大哥,我真的很生气,她凭什么认为多年的虐待,可以用几句言语就得到原谅?而且她的求和,字字句句都是为了跟小佟相认,根本不是因为她觉得对不起我。」阿诚的愤怒,毫无保留地在言语中流露。
「阿诚......」明楼轻拍着他的背,紧紧地回抱着他,说:「乖、乖,这事我们一定会有办法处理的,你现在先别想那么多。」
明楼深知阿诚这些年看似平静了,但其实他儿时的阴影从未消散过。自从桂姨回来,这些记忆又从心湖底端被打捞上岸,若不是为了反将南田一军,阿诚根本不可能忍受与她共处一室。
「我想让她得到报应,她根本不配拥有小佟那么好的儿子,可是......」阿诚把脸埋在明楼肩窝,身子颤抖着,声音忽然悲伤起来,说:「可是小佟一直无父无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若不对他坦承,那我是不是也没资格再继续当他的朋友?」
「阿诚,别这么想,你无论怎么做都有你的道理,我相信小佟能理解的。」明楼安抚着他。
阿诚深吸了口气,稍稍平复一些,问:「他能吗?」
「肯定能,我觉得你今天已经够累了,别想那么多,你现在应该好好洗个澡睡一觉,天塌下来也是明天再烦恼。」
阿诚抬起头看着明楼,这个男人在外虽冷酷,但私下总是对他如此温柔。
阿诚看着他深邃的眼眸中映照着自己,只觉得想哭。
「我还不想睡。」他主动吻上明楼的唇,明楼只愣了一下,随即就回吻住他。在唇舌相绕中,阿诚断断续续说:「我需要、做点、可以分心、的事。」
明楼听懂他的话,心中微微一动。
他不确定阿诚身子是不是好了,毕竟他一直不让自己检查。但明楼无法拒绝阿诚难得的热情,他吻着阿诚,然后动手开始帮他脱外套。
他们拥吻着往床边移动,途中,外套、領帶、衬衫一一掉落,直至床铺。
明楼趴到阿诚身上,两人紧紧纠缠在一起。
自从那次过后,他们再也没做过。一方面公务繁忙,另一方面明楼顾及阿诚身体状况,也没打算太频繁的让他这般操劳。
但毕竟已有过默契,两人对彼此都是驾轻就熟。这回,很快就进入状况。
撞击的声音,开始在房里有节奏地回荡,这是专属他们才能奏出的美妙乐章。

明楼知阿诚心情不好想发泄,但也没因此乱了分寸,阿诚越是不理智的需索,他越是温柔的回应。
明楼吻着阿诚,他无法为阿诚赶走心中的魔障,但他能给阿诚光;给他水;给他空气。最重要的是,他能给阿诚用之不尽的爱。
「阿诚,我爱你,你知道吗?」明楼在他耳边喃喃低语。
「我知道,大哥......」
「叫我的名字。」明楼说。
「你的名字?」
「对,你从未叫过,我想听。」
阿诚双眼微瞇,蕴着水气,轻唤着:「明楼。」
阿诚第一次这么叫着,那是他的大哥;他的生命;他的明楼。
「再多叫几次。」
「明楼......明楼、明楼......」承受着碰撞,阿诚难以控制说话的节奏。
窗外忽然落起雨,诗意地敲打着露台窗框,彷佛是温柔的催促。
明楼握住阿诚的手,低语:「你也还没说过你爱我。」
「明楼,我爱你。」就着雨的旋律,一直没敢说出口的话,在此时也敢说了。
「听不清楚,再多说几次。」明楼的语气极为甜腻。
「我爱你、明楼,我爱你......啊......」
阿诚的话尾收在一声不合拍的低音里,明楼知道他快不行,便开始加快速度。
阿诚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他暂时忘了桂姨;忘了儿时悲惨的记忆;忘了一切让他烦恼的事情。此时此刻,他眼中只有明楼,让他爱入心底的明楼。
夹杂一声粗喘,他们同时攀上顶峰,历经一阵激烈的心跳,气息才终于逐渐平缓。

窗外阵雨渐渐停止,只剩屋檐偶有间隔的滴水声。
雨后清新的味道带点冷然飘入房中,闻着,似乎也让人冷静下来。
「心情好些了吗?」明楼在床上躺着,搂住趴在自己身上的阿诚,一手为他拨着乱发。
「好像有。」阿诚趴着,修长手指轻抚着明楼肩上的绷带,问:「你的枪伤还疼吗?」
「一点点,已经不碍事了。」明楼抓过阿诚的手,不想让他摸着绷带又瞎担心。
阿诚安静了会,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叫你名字?」
「挺喜欢的,不过告诉你一个军事机密,我也喜欢你叫我先生。」
「为什么?」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
「我是你的"先生",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丈夫感觉?」明楼笑道。
「可我在外叫你先生,那是对家主的尊称。」阿诚一脸认真地解释。
「但我总是想成老公的意思,况且我从不拿自己当主人。」
「原来平日你脑子里都在琢磨这些不正经的事。」阿诚朝他白了一眼,但心里是甜的。
「不如你私下叫我大哥,撒娇的时候就叫我先生吧。」
「那什么时候叫明楼?」
「要我伺候你的时候,例如......」明楼面露坏笑,说:「在床上。」
「好呀,明楼,那........」阿诚看着自家大哥,一字字笑说:「帮、我、洗、澡~」
明楼愣了愣,见到阿诚终于面露笑颜,连忙说:「在下遵命。」

【晚安,我的先生-第55回 番外篇:大少爷的伺候方法】

待续...... 56 毒蜂归来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埃玛~桂姨虽然是个不怎么讨喜的角色,
在这边为了跟儿子相认,还惹了诚宝宝伤心~
不过看在她这回的作为妥妥\贡、献、污、戏/的份上,
小伙伴们还是轻喷她就好~

楼诚之间太有爱了,真让我无法直视~

评论 ( 12 )
热度 ( 16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